北京文艺网

查看: 230|回复: 0

[原创贴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13 15:10: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
       日夜反复,直至今日。
心里那个不断欢呼雀跃的我。
参杂着淡淡的不安还有惶惶不可终日,
默许的时刻毅然决然的与内心火拼起来。
      不愿滞留在墙的一角,
看镜子里的我,像是在看回放的录像。
      放映出:
      昏睡在慵懒的夏季午后,
沉溺在过去的无忧无虑的幸福时光里,
回旋在永无止境的梦的漩涡里,
在日后自造的各式各样的苦闷里,
在谁都不愿醒来的错觉里。
窗外的溪水,大槐树下窗里面的我,
盯着墙上的挂历,
画框里的画是五彩缤纷的结痂的僵硬的调色板,
屋内则环绕着某频道播放的偷工减料的音乐,
我和时间和自我一起同溪水愈流愈远。企图坐享其成。
带着欣喜的面容向着家的方向冲刺,
狂奔的我,
在热流涌动的蝉鸣不停的夏季的夕阳下,
忘我的嬉耍。
耍掉了反叛,
耍掉了正轨,
耍掉了现有的一块糖,
耍掉了我所拥有的一切,
于是等来了一席梦话。
          只是这个我还在流,
       流经畅通无阻的伏在草丛里的笔直的沟渠,落叶之日
          黄昏的林间
         手持枯枝的我,
              瞬息间
          秋去又冬来,
        直面寒凉的我。
        徘徊的我,
丧失信心的我,
不敢深呼吸的我,
就和那水一起流进漆黑的水潭,
静默不动,
犹豫不决的我,
任外力来拨动。
群山环绕间的一座庙,
驻足于此的我,
半山腰的寺内
暮钟敲罢。
自我觉醒的一刹那是记忆中的永恒一刻,
想去的总是这种那种原因最后难以或者没有去到,
不愿的却似命运之手肆意摆弄般,
无可奈何的我、束手无策的我。
稀疏的立着一个个旅客的车站广场上方的天空,
还剩一抹淡红,
欣然接受的我,
瞬间感受到内心的我,
脱掉过去的名为我的棉衣。
        一个活的如梦如幻的我,
        一个活的乱七八糟的我,
        一个活的缺乏实感的我,
        一个内心极其挣扎的我,
      这些个千百万汇聚起来的我,
  都活不过一条河流,活不过一个池塘,
       活不过一棵缓缓生长的桂花树,
更活不过夜晚黝黑的群山头顶上的那一轮皓月。
      充斥着我的全身的那个我,
             看见了原来的我,
       一个挤在车站人群中的我,
一个在工作岗位上日复一日重复着我的我,
   一个刚出生不久躺在母亲身旁四处张望的我,
一个垂垂老矣的满脸皱纹,满头白发杵着拐杖的我,
             走过幼年打过雪仗的空地,
             走过这条归乡时的曲折的道路,
             走过关门闭户的街巷口的石桥,
    走近包含了无数血和泪的残破的院子,
               面向陈旧的老屋的窗檐,
                   从门的缝隙望进去。
        那是一个对自己感而无知的我,
一个活也没活透活也活不出来活着活着就稀里糊涂的活不穿的一场戏剧里的我,
一个活也总也活不明白的无法理解的失去理智的我,
          一个手捧鲜花参加葬礼的我,
            一个逢人就满口谎言的我
                一个虚荣心作怪的我
                   一个幸灾乐祸的我
               一个在悬崖边侥幸的我
                     一个焦躁的我,
                 一个投机取巧的我,
                 一个自我欺骗的我,
                 一个飞檐走壁的我,
                 一个处变不惊的我,
                 一个夜不能眠的我,
                 一个孤独无助的我,
              一个感到弥足珍贵的我,
一个无法逾越与亲人之间的深深的鸿沟的我,
一个在婚姻演变成处处相互提防的冷战中的我。
一个被现实迎头痛击的我,
一个悔恨不已的我,
一个被何为有意义何为无意义的齿轮中卡住的我,
一个摒弃向往只为心安理得的我,
一个千姿百态的挥发过性格的我,
一个总想舍苦而求乐的我,
一个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的我,
一个纠结我的那个我真的存在吗?的我,
或者说这本身就是荒谬?
曾几何时我也真实的感到那个我的存在,
我之外,我之所谓的我,
它在我的体内,在我的内心深处,
在我的过去的所有的活出来的事件中,
也在我的失去自我掌控的手里。
且安身立命,且信口开河,且得过且过,
且忘乎所以,且奋发向上,且翘首以盼,
且生老病死,且神秘虚幻,且无可奈何,
且时乖命蹇,且智勇超群,且千奇百怪,
且到头来还是一个失去自我的我。
我还是我?亦或者是你?是他?他是我?你也是我?
避之不及而反遭恐吓的我,
是现时代的儿女,
是一个麻木的灵魂背后的跟踪狂,
一个我已不是我不是那个我的我的心里的真假难辨的我,
重拾那件被我亲手脱掉的名为我的棉衣,
在寒冬来临前,
做好在雪中寻觅,
做好在树下与一群人围坐烤火,
做好世事难料,
做好应付当前所有的准备。
做好从来就已经不是我的我。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1-18 15:10 , Processed in 0.06901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