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08|回复: 0

[原创贴诗] 纷纷的人世之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桑田- 于 2019-9-18 07:31 编辑


永夜。


只有一个人时我才是我的王,
孤独和黑暗构成我广袤的疆土。
每晚我都批阅成吨的雪花
那来自遥远星系的奏折,
关于远去,坍塌,和永劫不复。

只有无能为力时,我才像铁木真
又扩展了虚无的疆土。
他的马队疾驰,由远及近
所到之处,踏碎一截蝉鸣和无辜的小花。

只有月亮爬上窗口,我才摆脱炎炎烈日炙烤
宛若鹰隼对普罗米修斯内脏的啄食,
我卸下道德和虚荣,袭一身便装出门远行
我拜访我似曾相识的前世,在一个小镇
钟声和旅馆的大朵郁金香盛开,我们燃烧
湮灭,从各自眼睛里取出痛,“即使你不爱我”


纷纷的人世之殇。


仿佛都是设计好的,一辈子
你都在这里生活,你的小村庄,
不规则的房子,跌跌撞撞
好似散落在银河系里的星辰,
它内置的弹仓,秒针孤独地旋转,
像一枚叶无声卷入墨色漩涡。
一截斑驳之墙,是你人间的模样。
你,叶子和雪花,都偏爱独居高处,
又同时爱上坠落和轻盈,仿佛
肝肠寸断的碎片才是一种完整。
村口歪脖子老槐总是获取更多阴翳,
也常送走一个活得不耐烦的人。
一场雪,负责掩饰又致力于表达
一种末日之象,纷纷的人世之殇。



一盆走失的花。


总有意外,一盆走失的花又走回来,
你一脸错愕,仿佛已习惯她不在的
日子。她微笑看着你,既羞涩又丝
毫不感歉意且流露掩饰不住的幸福。

你在震惊里回不过神来,她便走进
厨房,开始洗碗,拖地,整理散落
一地的星星,哦,没有女人的房间
真是一片狼藉。你堆积脸上的肉块儿

制造微笑,传达僵硬和干燥两种意思,
她真是一个麻利爱洁净的女人!可
一切收拾停当她就拿起你苍白的手,
抚摸它暴露的青筋,与钢琴师一般

修长。她手臂冰凉,插入你清瘦的
腰间,像植入一把柔中带刚的软剑
又突然勾住你的脖子,挂在你脖子
上几乎要荡起,她说“来,吃掉我!”


中秋月。


你总是很晚回家,带回月亮和一身寒气
那是秋天的一声叹息;而月亮
总是容颜姣好的女子,
诗人们一再书写,都不曾将其用旧
茫茫宇宙,她是多么孤独,
坏女人的名声,一再被人误解
奇怪的是,唾沫和陨石一样重,
憎恨的人向其投掷,砸出的凹处,皆是六米
狂妄自大的地球人总是笑的猥琐
以爱之名,拥其入怀
此刻,她以她的清辉爱着我低矮的人间
荒僻的小村庄,疏落的庭院
我只想请她做一回信使
将瞩目和火焰转递给远方的人


2019年9月12日 有雪。



桑田,也用名“指尖流年”,黑龙江勃利县人。诗歌爱好者。有少量文字发表在《山东文学》,美国《新大陆》诗刊,中国诗歌网《每日好诗》。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19 08:24 , Processed in 0.053570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