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87|回复: 0

[原创贴诗] 参选第五届国际诗歌奖稿件+蓝天一嘘十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7 23:18: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参选第五届国际诗歌奖稿件+蓝天一嘘十首(以此为准)

1.知道

一匹马,跑着跑着,突然倒下
没人关心,这是什么原因
只说了句,马不行了,换吧
一头驴,拉着拉着,突然躺下
没人问为什么,只顾扬鞭
而我,用一条腿拖着另一条腿
知道,它曾经为救我,本能地跪过

2.又听蝉鸣

又一年夏。又听蝉鸣
蝉已不是昨日之蝉
鸣已不是昨日之鸣
只是听蝉鸣的人未变
听蝉鸣的人心境已变
他的冤一年高过一年
他的鸣一年低过一年
低过一只蝉,低过蝉的命
可他又像一只蝉
鸣一次就被埋一次
埋一次就蝉蜕一次
只是声音越来越低
以致树林中
多了一只哑蝉
一只又一只
……


3.夜把自己聊得很远

开,上帝的语言。烟花,碎柳
夜把自己聊得很远。我沉默着星星
一朵花开放的时候忘了,给泥土打声报告
风迂回了过来,说云不开心
雨滞留了下来,说太阳惯坏了村庄
一电线杆树淋在雨中,在想
这样的夜里结什么果更好
在亮着的灯光下,几只暖鸦进了乌巢


4.一堵墙在动

一堵墙移动了过来,我沒有呼喊
我试着把酸痛颠过来,还是酸痛
一个满格的心跳,还在
那棵树从去年冬天就没有醒过来
会飞的语言如叶飘过
再也没长出新芽
写书的人和看文字的人
站成三棵树
以致夏枯了秋,秋异化了冬
一颗沉闷的春雷,在墙院内憋着……

5.我们不知

我们经过一片山林
鸟兽飞了
我们经过一条河流
鱼虾绝了
我们经过一个村庄
年轻人不见了
而我们却还在
经过一群孩子……
在给进入冬的树林
安装一双猫的眼睛
令那群倦缩在智慧树底下的孩子
用灰色的泪水
浇灌一棵抑郁的树

我们打着救世者的旗号
抹黑一片自然纯净的天

6.荷,这棵在人间寻找归处的草呵

一棵草不知道要经历什么,才会选择,爬进水域
炼狱,重生。还要深潜泥底,埋葬自己的魂
不露痕迹。举着锅盖,是要接住一柱光,绿
——将一份世俗,煮沸
炎炎夏日,任由它们
在自己的腋下,沆瀣一气

一朵花错过了春天,还要开放,盛放佛音
一瓣白,一瓣红
白过人事,红过酒坛
凝霜;艳影
这棵在人间,寻找归处的草呵,
多像一阵风,把守来的露珠,又阵阵吹散

7.我要将一段河流抬上岸

我沉默的时候,只想将一段河流抬上岸
有头,有尾。那翻着的语言会跳舞,会流逝
这些蹦蹦跳跳的鱼虾们,多乖
每一天的早晨,它们会来朝拜
我赐给它们,风、云、雨、电
在头上种太阳,尾上种月亮,两个球
坐跷跷板。树会游动,在河堤上排阵
人类的双手,举成枯着的树,静止地长几颗星星
没有上游,中游,下游。水会倒过来,流过去
它会轻轻地推搡着伙伴,伙伴推搡着它
河里的水藻,伸个懒腰。深埋的石头会起床,
洗个澡。沙滩的水鸟,滑翔弹奏……
只有坐化的我,端坐如沙,被河舔了去

8. 《时光熨斗》

把一件时光之衣,熨平,棱角处剪成丝絮
流畅,似水,耀着金光
将隆起的部分压了压,让它渐趋平整
薄如银翼,着红,点着心
是为让折叠的时光变得有序,轻巧,成形
破损的地方,用光鲜的亮线修复成花蕊
就像那段痛不曾有过,亮成一盏灯
将一份美好,凝成一颗宝珠,镶于衣领
兰花指,一捏,捏成一段曲目,回放独赏
伸手进那件衣底,摸到青春的心跳
听它读一个个美,关于爱与性及其他
那个拉链,如门,关成一条缝。神秘需要爱慕开启
一次次试探,风忘了四季,乱了方寸。撕裂成一种凶险,一道闪电
就像那个她,汇成一颗泪,不曾有家
就像一对冤孽,空成一座寺庙,不曾恋家
那件时光之衣,需要熨斗熨平
那段故事里的故事,熨出了浓烟,烧焦了一段爱

9. 《用时光的堆积掘一口井》

没有力气挑水。就用时光去掘一口井
每天就掘那么一点,不急不慢
把烦恼掘成土丘。养花,种菜
用一根扁担,坐在井口。坐成一尊雕像,吸烟
让烟雾喷出思想,随云流浪。如果有鸟衔走一片
变成雨滴。那是我的哭泣,沉不了海,就让她们
蒸汽。就让她们再次……在风言风语里遗弃

没有力气挑水。就用时光去掘一口井
每天就掘那么一点,不急不慢
把潮湿掘成涓流。浇水,种地
用一个栅栏,圈成一园。圈成一块领地,打禅
让冥思海出翅膀,随心静坐。如果有蝶着情一动
变成精灵。那是我的结晶,上不了天,就让她们
飞舞。就让她们再次……在寒冬冷月里锤音

用时光的堆积掘一口井,让自尊、伤感、情绪
得到收集。只等夜里,泉水偷偷放出

10.《紧箍咒》

悟空,你等会。能和我说会话么?
在人间我没了朋友,亲人。
哦,亲人有!
可他们也无能为力。唯一有的是紧箍咒!
五百年,你是怎么过来的?
如何头长了草?草长了鸟窝,你也依然活着?你学了道如何又从了佛?
说是救你,怎又在你头上上上紧箍咒?
你是猴子对吧?喜欢犯上作乱?
那些有主子的妖魔不也作乱了么?他们头上咋就没有?

你走吧,悟空!我知道了!天是不会变的,变的只是天气。
要你的时候指条路,西天取经?他们在上面看你,纯粹耍猴!
几分钟的事,给你整个九九八十一难!
让你走了个“猴”年“马”月!回来时给你转正,临时工的春天?

悟空,你怎么还在?天王和地王有什么区别?区别是:地平线就是一镜子。
你师傅是既得利益者!顺从,假慈悲,喋喋不休!有功是师傅的,有祸是你的!
你那花果山的兄弟,蜗居水帘洞就不患风湿吗?你成仙了,你的徒子徒孙呢?
地鼠一样,暗无天日。

不说了,去吧。雪芹来了,满屏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20 07:19 , Processed in 0.058635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