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27|回复: 1

[原创贴诗] 参选第五届国际诗歌奖稿件+萧逸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1 01:33: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萧逸帆 于 2019-9-1 01:38 编辑

萧逸帆十年自选诗



春日下午的一小时

我坐在湖南娄底的一个角落里
这种状态持续了一个小时
我想起那些灵魂没落地的人
巴巴地望着空了的椅子
刚刚在我面前晃过的身影
很快地回到了我的身旁
他们比存在更加的庞大
一阵阵抽空着我身体的每个角落
我不得不回过头来
重新正经的抬头搜刮着
关于时间旧帐的手记
哭出的文字没有了泪痕
泛黄在走不出的角落
摸不到的把手
扯不开有些厚重的门
它让我老实的呆在房间
用所谓的旁白安慰自己
这是一个持续美好的春日下午
我在一阵花香中闻到了生的气息
渐渐的瞌睡让我忘了这些
我在裤子上不小心压死了一只跳蚤
它让我的梦有点发抖
我坐不住了
这漫长的一小时
起身空出来一个座位


长一颗藤蔓

倚在木柱上
我缠绕
紧紧地往上吸阳光
嫩尖的触角
割了又生
思想的杂芜
逼我挤出叶里的绿色
土地的根
贫瘠的只剩下沙粒
雨滴不光顾的时候
蜷缩成一把伞
在地里往外撑
将我的伞骨
扩大,再扩大
也许
你看到的只是一根藤蔓
我却仿佛看到了
一把伞在悄悄地打开
在无人知晓的地方


中间没有什么

我听到一片笑声
远方传来的哭泣隔绝
中间没有什么
蛙鸣静谧的夜晚
一盏灯在舟中摇晃
激烈的暴风雨吹打
中间没有什么
地震,山崩,海啸
罹难的人去了远方
而我按部就班的工作
中间没有什么
战争,恐怖袭击,犯罪
电视上播着新闻
遥控随手一关
中间没有什么
医院降临了哭声
隔壁送走了病人
他们在走廊相遇
中间没有什么


不知岁月的云淡风轻

念叨了半百的生活
嘴里跑不出菜地的范围
不识字的远方
在站牌下等待乡音的认领
从浸了一生的泡菜坛中
揭开酝酿的酸
掏出一个发霉的橘子
让你领受果瓣里的甜
一生能叫唤几个名字
她就在里面数着
那日历上特别的日子
养一些鸡
生几个蛋
都进了别人的肚子
自己肚里留存
山里的风
井里的水
折腾的命运
时刻刮断你那干瘦的枯枝
你用它来引燃余下的火芯
对我们笑笑
感觉生活不曾亏待
她不知道
过去的年月
竟能如此的云淡风轻


农村的狗

它被抱走了
嘴里还沾着母狗的乳汁
它开始了自己的命运
生在一堆烂棉絮上
它被抱来看家
一根锁链套着
剩菜吃的满嘴响
小孩揪着耳朵玩弄它
大人偶尔发牢骚
对它吼掉生活的不满
免不了几脚踢
在绊脚的热情下
渐渐长大
毛起着球
不均匀的虱子睡着
晚上听到响动
忠诚的汪了几声
好坏在心里
标本似的成列着
它夹着尾巴
一瘸一拐
声音渐渐嘶哑
它没有流浪
得狂犬病
甚至被杀来吃掉
它习惯了这个家
这个家的争吵
打斗,戏谑,温情
还有那深深被压下的屋檐
它没有如愿的等到老去
在一个咳嗽的夜晚
回到了它的故乡
留下了一声叹息
在身后
房梁上久久的打转


战争总是失败的

所有的花绚烂绽放
没有哪一朵妄图消灭另一朵
没有哪一种思想能挟制人
观念,偏见,误解,隔膜
一件件外衣包裹
人无论种族,国别
都渴望爱,渴望一种亲近
战争另当别论
它让狭隘的更加狭隘
阴暗更加显露
战争总是失败的
哀恸的人还活着


困惑与安静

也许我们得到的困惑
只是具象的迷雾
也许安静
只给了我们安静本身
无解的困惑
给了困惑美感
安静的你
这个世界陪你安静
若论离去的人
他让我们长久的困惑
世界却还给他本有的安静


没有人知道我为何发笑

我待在自由的世界
海潮般的思想起伏跌宕
漫游几千年文明冲击的海岸
累累痕迹雕刻了几多片言只语
沙粒散落的名字平铺在海滩
有几颗成了海蚌中的珍珠
浪花将踩过的脚印轻易抹去
明天的沙滩依旧如初
人类智慧迷路的森林郁葱
有涯的人生在其中兜转
些许稀碎的阳光穿过枝叶
给暂歇息的人几颗黑夜的星
也去躺在午后的草地
看一场没有输赢的赛马
所有屋顶炊烟召唤的游子
终会找到梦想中温暖的归宿
我无法去对抗的事情
交给无比华丽的语言去推诿
只有握在手中的一些文字
替我说出料想不到的体验
我选择盯着爱的人,嚼着大头的书
写着蹩脚的诗,逗着可爱的孩子
我仅知道,我的每一步
都将遇到每一个回不去的自己
我将在每一个脚印的下面
都藏进去一个秘密
没有人知道我为何发笑
没有人知道那些秘密是什么




时光并不是海

没有水手窥探远方
航程,也未必有汹涌波涛
风帆异于往常的静穆
驶向无涯际,地平线一路延展
有人俯下身子用手掬水
那可怜的水滴在阳光中滚落
自唇间蒸腾出五彩祥云
实时的坐标已失却意义
定位就从此刻的出发
沿他人的航线和微澜
仅有几只白鸥停留
盘旋于头顶忽远又近
茫茫迷雾中闪现孤独
让另一杆船桅在晨曦中
发出颤巍巍的一声问候
时光并非无见底的深渊
那些绚丽多姿的生命形态
即便枯干了最后一滴水
在茂密丛林的山谷深处
拔开厚厚遮掩的荆棘
触向那礁石累累的水痕
总有波涛在胸中回涌
微微地荡,不带丝毫情感


静夜思忖

我醉心于美好文明的堆砌
它们绚丽在一个特定的时空
无数智慧与汗水,死亡与劳役
血泪的风吹奏累累白骨的孔洞
在没有灯的夜晚,月色亮的更加惨白
唯有高大雄伟匹配之私心与阴谋
高唱颂歌的尾音后面乌鸦哇哇鸣叫
我痛心于所有美好的丧失
越是精美华丽,对比之残阳废墟
那么多的爱,那么多的恨,那么多的人
都随时间乌烟般吹散尽
方圆几百公里的墓冢也塌陷成田土
连魂灵都早已不认得埋葬的归宿
我弗以为这世界有什么值得赞扬
当诚与敬在天地间渐失
所有本该与之相契的万物渐离
我弗以为这世界没有什么值得原谅
古老的传统没有原谅新生事物的冲击
上一代人的观念没有原谅下一代人的造次
老旧的建筑没有原谅高楼大厦
离去的人们没有原谅这个世界无情的抛弃
回乡的游子没有原谅故乡的物是人非
我还说不出真心的一句原谅
因为我还活着,疼痛但也庆幸
我还在替周遭的每一件小事感叹
人总有几腔热血在全身流淌
走过的地方也应余留温暖
勿论远处的战争,灾祸,不幸
每一刻的平静都值得回味
一切的喧闹总归夜晚的平静
黑色将世界万物淹没
月亮替我永远看管这个美丽的世界

发表于 2019-9-6 13:49:53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庆时时彩 北京pk10 重庆欢乐生肖66666666666666666,支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19 08:20 , Processed in 0.058174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