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19|回复: 0

[原创贴诗] 参选第五届国际诗歌奖稿件+张岩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30 15:26: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张岩松 于 2019-9-4 10:21 编辑

《初春与晚秋》(组诗)

              张岩松

〈初春之一〉

树说:我要节省每一朵花
这些开在树皮的麻木之上

我的感觉被剪去
呜呜的空间里
有麻醉师在专注

人,在人身上留有痕迹
这知觉
在醒悟过来后
练习排成行
在雨声里
不回头
并且有死枝在匿名在失踪
远看
有一群人在中学课本里
诵读

〈初春之二〉

我的棉袄后面
是无数件棉袄
串联成的青色树际线

嫩叶是个问号
而我的皮肤贴上封条

温度喂过农药
喂过尿素
几乎一夜长高
大嘴来不及嚼食鲜花
邋遢一片
草被拙劣的外科医生手术后
缝制的线头绽开
一个长歪的叶子
吞吃太多的水
撑在枝头喘息

我不能写字
因为字写出来
马上会发芽
变成别字

〈初春之三〉

该说的
小湖、小径不容易弄干净
旁边的土自言自语
偏执
不回家
打碎了玻璃
鸟戴着头巾
零落的玻璃渣滓四散
我也有了裂纹

一根草茎
把自己搞得膨胀
在为鸟打造一个迷你鸟笼

二月
土地的屏幕
不会出现删除键
我染了脱衣服的病
蓝色的夜
天空布满药片

〈初春之四〉

冬天的原野
树在晒咸树
砖头晒咸砖头
人汪在风中
地球被放进冰箱里

我的游泳姿式瞬间冻结
为一尊拒绝的雕塑

而我的同类开始模糊
却是泪珠中的酱肉

这时,喜鹊有点儿喘
踩在枝头一滑

枝头进水了,雪在
我的莫斯科下落
打着虚幻的窗户

鸟儿画家
蘸一笔树头
抹了一丝绿出来



〈晚秋之一  秋风〉

须草长短不一。可以埋掉
一些骨头,当嫩嫩的春风变粗、变厚
有灯芯䘬裤子的风吧
没有人穿在身上,只在野地悬挂
它留恋,它说。在雪之前
草挺立且妖娆。拉链是坏的
风也是坏的,坠地时压迫一下
我没有嘴能把风吃掉
树也不能,生命总要吃点食物
它起来,走了,跳跃着
我说,跳得并不太好

〈晚秋之二〉

背着黄叶走
很轻薄
在松弛的村庄旁
一大群枯朽的蚂蚱中间
干树枝戴着小绒帽
尖尖摆动的针叶是她的睫毛
注视着一块热——夏日残迹
那个喷水口
热气袅袅
用嗓音
轻哼着无含义的季节
秋,目瞪口呆
告诉周围旋转的石子
我们互相倾倒吧
摔伤也在自己的季节怀抱
摔疼也没关系
于是青春的、未成年的、乳臭未干的、流鼻涕的秋
动弹了
仿佛树雀的仰头一歌


张岩松,生于1961年。当代诗人,合肥市人。出版诗集《木雕鼻子》、《劣质的人》两部。在中国主要诗歌杂志以头条发表诗歌。参加诗刊社“十八届青春诗会”。有诗作入选《中国现当代文学史》和《大学语文》。中国作协会员、世界华人艺术家协会理事。
电话:13705512338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19 08:53 , Processed in 0.052769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