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70|回复: 0

[原创贴诗] 参选第五届国际诗歌奖稿件+纳兰寻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28 13:27: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太阳雨》
 
我们在田里插秧
热火朝天
大汗淋漓
突然下起雨来
岔沟那边还挂了一道彩虹
好半天我们才反应过来
田埂上面的洋芋地
竟然是干生生的
用手去摸
还是烫的
于是我们就有得玩的了
爬上田埂又跳下
爬上田埂又跳下
妹妹突然滑倒在田里
爸爸妈妈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他们什么时候来的
他们正站在彩虹下
哈哈大笑
 
 
《一本小说》
 
少时读过一本小说
书名忘记了
(这让我很难受)
写的是一个历经波折
屡建功勋的军人
从一次会议里走出来
走在向晚的广州城里
断垣残壁中
硝烟尚未散尽
暮色又逼上来
他正在离开他的部队
去执行一次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伤人的是
这就是书的结尾)
 
 
《无题》
 
他们带来了梯子、桌子和斧子
我感觉他们就要对房子进行大修了
我仿佛看到了修好后的房子
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可是他们只是
一个站上桌子
一个爬上梯子
一个递上斧子
往屋顶钉了一颗钉子
便离开了
 
 
《四个人》
 
三个人
在山路上走
由于太远了
分不清男女
走着走着
其中一个人
突然停下来
看着另外两个人
消失在远处
 
 
《大海》
 
有一次大海
来到我梦里
她轻轻地
轻轻的
摇晃
在我以为
她要摇晃到我眼里
并且住下来的时候
她猛地一荡
去了远方
隐匿不见
剩下美丽
柔软的沙滩
我睡在上面
 
 
《我走在少年的山林里》
 
我走在少年的山林里
一条回家的路上
天已经黑定
隐隐约约的星空下
青松的树干比现在粗壮多了
它张牙舞爪地偶尔跳出来吓我
我能听见自己胸膛的搏起声
我的脚步越来越快
风刮得耳廓生痛
我随意捡起一根棍子
时不时挥舞一下
但我不知道我在抵御什么
有一段时间
我能清晰地看到所有沟坎
我在上面箭步如飞
但无论我有多快
至少有30年了好像
我一直在树林里走着
 
 
《君山》
 
马孔多的南面,这里
原本没有路,只有
兔的足迹,鹿的足迹
秋天,我们刨开腐叶
寻找什么,我们不会说话
你的眼神羞赧,温顺
像是百合,玫瑰,罂粟
云一层层盖下来
松针在你脖颈后面
在暮色面前
 
 
《浮世》
 
村道上
一个少年
一边奔跑
一边哭喊
“妈妈
妈妈
我要死啦”
 
 
《蜜蜂》
 
一只蜜蜂
停在一片草叶上
一动不动
我观察它好一会儿了
一只蚂蚁
从它身边经过
来来回回
好几次
其中一次
还用鼻孔
嗅了嗅它
正午的阳光
火辣辣的
我头有点晕
蜜蜂和草叶
都没动过
哪怕一下
直到我向它们吹了
一大口气
 
 
《好冷啊》
 
我连发15个晚安
没有人回答
她们都抱着自己的男人
睡着了吗
我醉了
我开车在街上乱撞
我希望撞倒一个
柔软的女人
我抱她上车
我说
对不起
我送你回家
 
 
纳兰寻欢,本名蔡逸秋,贵州省威宁县人,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居草海湖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19 08:52 , Processed in 0.05675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