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207|回复: 0

[原创贴诗] 格物(20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21 09:43: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四号铜粉 于 2019-8-27 11:21 编辑

格物



风物闲美。是玄妙的雨水
反复的枯荣。


明德似旭日初升,磨灭的诗文中清晰的水印。


草木欣欣然,今晨葱郁
不经意,一念后,心底的麦田已是黄了。


雁柱间谁在细数着风声?
无有我与故我,竹林结筏渡河而去。


恍然,我仿佛看见了桃花。


2015.05


格物之二

水从杯中缓缓溢出
流动,静止。

翠鸟栖居于虚无有更多的可能①
文者之竹,隐者之庐,觉者之花。

我并未因此而遁世——
化身为水,结水为冰,或者全都忘掉。

有诸多的景物等待修补
恢复它们的弹性。

2018.06.21

注①: 今见《栖居于可能性:艾米莉.狄金森诗歌读本》一书封面【美】艾米莉·狄金森;王柏华 Martha Nell Smith

2018.08.01

格物之三

       —— 夏日贴

而此
并非冠冕。

南山可见,在水之阴
清泉在侧,掬之可饮。

他曾数度使用修辞——
其叶阜盛
其枝散逸
其根虚静
其冠峨状。

2018.07.01

格物之四

我们始终在讨论一棵树
或者一根竹子。

在描绘一朵菊花
或者化身飞鸟——,或者把自己空掉。

在斫木为琴
或者歌唱:

山若庐兮水若镜
汝兮汝兮归去来!

2018.07.08

格物之五

葫芦飞起来的时候
我致力于藤蔓。

藤蔓飞起来的时候
我致力于流水。

流水飞起来的时候
我致力于丝。

2018.07.20

格物之六
      
        ——立秋之后

暴雨屡至
仰之弥高的空中确定有两道彩虹。

玉川河的水呀,一声高过一声
事物一个接着一个被‘命名’。

而蝉鸣几近绝迹
他只是尝试捕获几声。

2018.08.13

格物之七

金桂
被九月修饰的更香。

前几日是缠绵的秋雨,雨霁
也未出门远走——溪水的样子几乎忘掉。

明其所暗,暗其所明
物是格了一回又一回,格了一件又一件。

枝上的俨然是知
散落的茫然是行。

2018.09下旬

格物之八

        ——枯树赋

秋日,漫谈
落叶栖于枝下,丝竹盈袖
万物疾徐间释然
至善处
无意使用飞白。

枯草堪比明月
金菊辄醉浊酒
神在晓谕:
山川其大,经文如画
你之所见,皆是神的面容。

2018.10.26

注:流派同题枯树,而作枯树赋。

格物之九

       ——飞鸟

我看见它的时候
它作为一个意象出现在麦田里。

麦子刚刚割掉
夏播与否,还有若干的不确定性。

我可以认定,它没有排斥我——
给它荞麦饼吃,给它喝桑叶水喝。

它只是前行
然后扑棱棱地飞走。

2018.11.04


注:飞鸟,流派同题。

格物之十

        ——忘了

曲而为之妖。
诚之者逐次辨认之前的身影。

我,饮水,保持沉默
试图修饰一片哀伤的茅草。

叶子并未缓慢而落,湖水寄寓喧哗
一棵树停止向明月移动。

也许是徒劳——
金菊兀自开着,尚绿的已枯的依然活在自己的绿中。

2018.11.09

注:流派同题《忘了》。

格物之十一

       ——落发

弗言,弗预,弗思,弗虑
弗隐约其辞。

弗一一列举
弗于轩窗印上明月。

弗谓此生铺张奢糜
梧桐已非所指。

弗慎,弗独,弗示之与众
弗缀之以文。

2018.11.16

注:前几日读《中庸》二十章,11月16日流派同题《落发》而作。

格物之十二
      
时针向回拨了一圈。
博尔赫斯说天下的事都是旧的,事物都呈环形。

虫子异同人,人异同虫子
哦,艺术家是这样的怪诞——

而枯藤
冬日里无以言表,之绿,又用之不竭。

“霾散去,菊花是心外之物,预言的被言中。
一首诗衰败。正在……”
      
时针拨回了一圈,元小说,插叙
大雪之日,悉心以对流水。

2018.12.07
2018.12.09

注:“所罗门说:普天之下并无旧事。正如柏拉图阐述一切知识均为回忆;所罗门也有一句名言:一切新奇事物只是忘却。弗朗西斯·培根①:《随笔》,58”(《永生》,博尔赫斯)

格物之十三

墟市。人头攒动。

白菜,土豆,桂圆,山药,泛着光泽的小蜜桔
许以所需之雪和形而上学的晚年。

斧子,锯子,镰刀
我依然爱着它们。而枯枝,银杏,落叶
稽废着时日。

那盆兰花,鸟儿藏起鸣叫。
亦疏亦密的林子
在不远处,有如道体。

此次前来,只是走向人群中
然后从人群走出。

2019.01.19

格物之十四

一月是一块石头
呈青色。

不可道的枯枝,流水,银杏
呈青色。

镜中消逝的红颜
呈青色。

一月是一块石头
一块石头呈青色。

2019.01.28

格物之十五

除夕之夜,无月
无星辰。

阶前的青竹
身子绿着。车辙

也是绿的。
璀璨的烟花如落雨。

不厌外物
饮浊酒,咏新曲,守夜,道一声祝福——

2019.02.04子夜

注:不厌外物,见《传习录》下卷第四章黄省曾录。

格物之十六

他睡着了。纸上的词
也睡着了。

杯子中的水。静止,丝毫没有溢出来的可能。

桌子只露出冰山的一角。
画面有些倾斜,黑色的音箱占据着视野。

诗酒暖人心。他睡着了
头有些歪,有些疲惫,就像迎面而来的春天。

2019.02.06

格物之十七

云布垂落。灯罩把光投射到
某处。

这一天是铁质的。
沉郁的窗帘,分出彼此,已知未知,感性与理性。

玉手抚香腮。
秀发,螓首,蛾眉。

她在暗处。
等待着虚无之雪在形而上中慢慢化尽。

2019.04.11

注:图略。

格物之十八

己亥。六月。夏至未至。
所思依然在镜中。

彩翼,望舒,飞廉,设色的山水。
去了远处。

室中之物不可描摹。抚琴,习字,醉酒。
取法乎上,又暗自删除,只是想要做一回神仙。

2019.06.16
格物之十九

巫,伊。
卿,士,事,宗,祝,卜。

己亥,辛未,庚戌。
刚日而读史。

鱼纹,鸟纹,云纹,雷纹,饕餮。
荷戟之人啊,与酢浆草与‘枯藤’互文——

绿荫有未尽之毁。

2019.07.12

格物之二十

       ——颈腰痛


不可久卧。不可久站。亦不可久坐。
久坐伤神。

冥想,究天人之分而忘天下之物。
出定,步履维艰,腿臂不听其所使。

痹中有些许端倪。
端倪中有:孤。慎。与独。与佛老。

“此身非吾有。”
我以此指认——天下与万有。

2019.08.17

附残简61——84

61.

修辞·互文

秦时明月汉时关。王昌龄《出塞》
烟笼寒水月笼沙。杜牧《泊秦淮》
主人下马客在船。白居易《琵琶行》

受句式容量限制,必以其精简,故有互文之用。

2018.07.23

62.

62.

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郎(其一)

       【唐】韩愈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
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

一首完整的诗应包括题目在内。诗题已点名时间——早春,所以“草色遥看近却无。”

2018.07.26


63.

佛亦是尘

僧问云门大师:“拨尘见佛时如何?”
云门曰:“佛亦是尘。”

六祖偈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何拨之有?
梅花可见佛性,桃花可见佛性,尘亦然,尘与佛果真二乎?
“拨尘见佛,佛亦是尘。山僧脚布做炊巾,眼不见为净。”(释可湘《偈颂一百零九首》),眼根清净,无有净浊。

2018.08.26


64.

《大字阴符经》‘天字’

撇细而曲而柔,柔中有刚,如白石老人《葫芦》中之藤蔓枯而有力,正如《远大前程》里的一句台词:“男人柔软的是心肠,不屈的是脊梁。”
撇细而淡,捺重而浓,矛盾相构,阴柔与阳刚之美兼具。又如诗,结笔收住如诗之凝练,如拳生根。

2018.06.22

注:上篇,观天之道中的‘天’字。

65.

《送元二使安西》
  
       王维(唐)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前两句写景(清新),后两句抒情(沉郁)。
送别饮酒,酒寓离愁,互相浸染,一重悲切;目睹柳色(谐音留),此二重也;阳关之外,元二难觅故人,右丞亦难见元二,此三四重也,诗至此,已至孤绝。

2018.07.22

66.


重字诗



1 .
     《奉和湘东王春日》

        鲍泉(南朝·梁)

新莺始新归,新蝶复新飞。

新花满新树,新月丽新辉。

新光新气早,新望新盈抱。

新水新绿浮,新禽新听好。

新景自新还,新叶复新攀。

新枝虽可结,新愁讵解颜。

新思独氤氲,新知不可闻。

新扇如新月,新盖学新云。

新落连珠泪,新点石榴裙。



2.

               题临安邸

                  林升 (宋)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

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3.



黑湖,黑船,两个黑纸剪出的人。
在这里饮水的黑树往那里去?
他们的黑影想必一直伸到加拿大。



注 :选自《渡湖》【西尔维娅·普拉斯 (美国)赵衡毅 译】

2018.08.03

67.

诗见心性者为上。

2018.07.20

68.

虚化

“确乎有一个历程。”(李泽厚《美的历程》),‘确乎’表示意义的强化,而虚词‘乎’的后置于实词‘确’使用,反而有一种由矛盾带来的不确定的美感,诗的味道,这就是汉语言的魅力所在。再如”明月朦胧“(陶杰《喻体》一),‘明月’与‘朦胧’,词义相对,‘明’被虚化(‘朦胧’中亦有明月之‘明’),艺术效果从哲学化中诞生。

2018.08.01
2018.09.25

69.

或问:“人皆遁世而修,僧从何处来?”
答曰:”一切众生皆有佛性,然皆成佛耶?大修行人,其先亦大修行人耶?“

2016.?
2018.09.24

70.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宗白华在《诗(文学)和画的分界》(《美学散步》)中引用晁以道的:“画写物外形,要物形不改。诗传画外意,贵有画中态。”与王安石《明妃曲》:“意态由来画不成,当时枉杀毛延寿。”说明诗长于意态之表现。又进一步指出画亦可画意态,然达·芬奇《蒙娜丽莎》画出的美目盼兮由于物质表现形式限制岁月侵蚀,不再如新,而诗句“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给予我们的美感却千古如新。

       在此,需要阐释的是,画因其物质表现形式,直观,具体,形象,有其长也有其短,从而造成单一化,固态化。巧笑之倩美目之盼非一类也,不同时代不同区域不同族群不同个体有其审美标锥,画之所限,而诗句“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可满足上述所有审美需求。


2018.09.24

注:1.“但是若把画里每一根线条·····都包含着浓情蜜意······中国的元人山水。”(《美学散步》之《诗(文学)和画的分界》)
       2.晁王皆宋人,皆秉宋画之旨要,与元画追求笔墨、讲究意趣不同,具体见李泽厚《美的历程·宋元山水意境》之《有我之境》。

71.

1.

“其用工有三:曰起结、曰句法、曰字眼。”(《沧浪诗话·诗辩》),即今日所言诗之修辞有三:结构、句子上的以及词。

2.

李、杜与王、孟乃风格之分,非高下之别。严沧浪云:“李杜二公正不当优劣,太白有一二妙处子美不能道;子美有一二妙处太白不能作;子美不能为太白之飘逸;太白不能为子美之沉郁;太白梦游天姥吟、远离别等子美不能道;子美北征、兵车行、垂老别等太白不能作。”,李、杜与王、孟亦然,故“论诗以李、杜为准,挟天子以令诸侯也。”(引文皆见《沧浪诗话·诗评》),谬矣。

2018.10.31

72.



“诚者,天之道也。”,“诚者,不免而中,不思而得,从容中道。”见(《中庸》二十章)

1.   朱子注: “不免而中”,’安行‘’也。不思而得,‘生知’也。

2.   按,“从容中道”,中道,中庸也,诚者,必也乎中庸,必也乎推己及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论语·卫灵公》),曾子云:“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论语·里仁),诚者,必也乎忠恕。


2018.10.31

73.

1.

为人以诚,为文以虚。

2018.11

74.

《丰乳肥臀》第一章第一段:“马洛亚牧师静静地躺在炕上,看到一道红光照耀在圣母玛利亚粉红色的乳房和她怀抱着的圣子肉嘟嘟的脸上。去年夏季房屋漏雨,在这张油画上留下了一团团焦黄的水渍;圣母和圣子的脸上,都呈现出一种木呆的表情。一只牵着银色细丝的蟢蛛,悬挂在明亮的窗户前,被微风吹得悠来荡去。“早报喜,晚报财”,那个美丽苍白的女人面对着蟢蛛时曾经这样说过。我会有什么喜呢?他的脑子里闪烁着梦中见到的那些天体的奇形怪状,听到街上响起咕噜噜的车轮声,听到从遥远的沼泽地那边传来仙鹤的鸣叫声,还有那只奶山羊恼恨的“咩咩”声。麻雀把窗户纸碰得扑扑愣愣响。喜鹊在院子外那棵白杨树上噪叫。看来今天真是有喜了。他的脑子陡然清醒了,那个挺着大肚子的美丽女人猛然地出现在一片光明里,焦燥的嘴唇抖动着,仿佛要说什么话。她已经怀孕十一个月,今天一定要生了。马洛亚牧师瞬间便明白了蟢蛛悬挂和喜鹊鸣叫的意义。他一骨碌爬起来,下了炕。”

《白眼时代》第一章第一二段:“大学二年级时有一节热力学课,老师在讲台上说道:“将来的世界是银子的。”我坐在第一排,左手支在桌面上托着下巴,眼睛看着窗外。那一天天色灰暗,空气里布满了水汽。窗外的山坡上,有一棵很粗的白皮松,树下铺满了枯黄的松针,在乾裂的松塔之间,有两只松鼠在嬉戏、做爱。

    松鼠背上有金色的条纹。教室里很黑,山坡则笼罩在青白色的光里。松鼠跳跳蹦蹦,忽然又凝神不动。天好像是要下雨,但始终没有下来。教室里点着三盏荧光灯,有一盏总是一明一灭。透过这一明一暗的快门,看到的是过去发生的事情。”

2017.10.14

75.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老子》第一章)


      1.王弼注云:“可道之道,可名之名,指事造形,非其常也。故不可道,不可名也。”

      2."道可道,非常道。”之‘常’,冯友兰所言之事物变化中的‘通则’也(见冯友兰《中国哲学史》第八章之五)
       “复命曰常”之‘常’,张岱年所言今之规律也(见《老子注译及评介》,修订增补本,中华书局,1985版,十六章注释第三条,同时参考十六章注释第八条)。
      
      3.冯友兰云:“道为天地万物之所以生之总原理,非具体的事物,或形容具体的事物之名,指之,或形容之。盖凡名皆有限制及决定之力;谓此物为此,则即决定其是此而非彼。而道则‘周行而不殆’,在此亦在彼,是此亦是彼。”(《中国哲学史》第八章之三)。

      4.“可道之道,可名之名,指事造形“,形而下也;“其常”,形而上也。
      
      5.冯氏所称之‘通则’,即张岱年所言今之规律,并非道之体。
         
      6.“道冲而或用之不盈,渊兮似万物之宗。”“湛兮,似或存。”(《老子》第四章),其用为有,而道体本无。
故“道隐无名。”(《老子》四十一章),故可道之道非常道,可名之名非常名。(待)

2019.01.18


76.

“身之主宰便是心,心之所发便是意,意之本体便是知,意之所在便是物。”(《传习录》上卷  徐爱录)


1.“心之所发便是意”,“意之所在便是物”


   ①“意之所在便是物。如意在于事亲,即事亲便是一物;意在于事君,即事君便是一物……,所以某说无心外之理,无心外之物。”(《传习录》上卷  徐爱录,与上属同一问答中)


   ②“先生游南镇,一友指岩中花树问曰:‘天下无心外之物,如此花树,在深山中自开自落,与我心亦何相关?先生曰:你未看此花时,此话与汝心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你心外。’”(《传习录》下卷  黄省曾录)


2.“意之所在便是物”,“意之本体便是知”。

    ①“《中庸》言‘不诚无物’,《大学》明明德之功,只是个诚意,诚意之功,只是个格物。”(《传习录》上卷  徐爱录 与75则引文属同一问答中)

    ②《大学》八目之次序,格物,致知,诚意,“诚意之功,只是个格物。”“意之本体便是知”,知有生知、学知、困知,生知而安行,学知而利行,困知而勉行,是以上知不移(“唯上知与下愚不移”,见《论语·阳货》,此‘知’,朱子注,去声。音义与前有别。)

2019.01.18

3. 梁启超:“主张格物致知,即是诚意,因为原文说:‘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下面又说:‘故君子必慎其独也。’慎独,即是致知,致知的解释,不是客观的的知识,乃是孟子所谓‘人之所不学而知者其良知也’的良知。致的意思,是扩充它,诚意功夫如此。”   (《中国儒学史》第五章两千五百年儒学变迁概略(下)——从北宋到现在)      

2019.08.11

77.

傅大士四句偈

空手把锄头,步行骑水牛。
人在桥上走,桥流水不流。

1.
人在桥上走,桥流水不流。

从物理上说,是个参照物的问题。从佛理上说,是分别心的问题,桥与流水无有差异,桥流水不流又有何妨?

2.
步行骑水牛。

同上。步行与骑水牛无异,骑水牛是步行,步行亦是骑水牛。

3.
空手把锄头。
有即是空,空即是有,空手又怎把不得锄头?

2019.02.20

78.

元小说不仅让读者成为读者,还让读者一定程度参与到创作中来。

2019.05.30


79.

孔子删诗书,订礼乐

1.

“天下之大乱,由由文胜而是兴衰也。……孔子述《六经》,惧繁文而乱天下,唯简之而不得。使天下务去其文以求其实,非以文教之也。”(《传习录》上卷 第一章 徐爱录   爱问文中子、韩退之条。)

2.

“圣人述《六经》,只是要正人心,只是要存天理、去人欲。……或因人请问,各随分量而说,亦不肯多道,恐人专求之言语,故曰:‘予欲无言’。”(《传习录》上卷 第一章 徐爱录  爱曰:“著述亦有不可或缺者”条。)

3.

“但因时致治,其设施政令,已自不同……斯固圣人之所可略者。”(《传习录》上卷 第一章 徐爱录  爱曰“圣人作经,只是要存天理,灭人欲。”条)

4.

“孔子所定三百篇,皆所谓雅乐,皆可奏之郊庙,奏之乡党,皆所以资畅和平,涵泳德性,移风易俗……此必秦火之后,世儒附会,以足三百篇之数。”(《传习录》上卷 第一章 徐爱录  爱曰:“存其迹以示法。”条)


2019.06.12


80

兼爱



《中庸》二十章:“仁者,人也,亲亲为大。”
《墨子·非儒》“儒者曰:"亲亲有术,尊贤有等。"言亲疏尊卑之异也。”
《墨子》兼爱下篇:“然当今之时,天下之害,孰为大?曰:若大国之攻小国也,大家之乱小家也,强之劫弱,众之暴寡,诈之谋愚,贵之敖贱,此天下之害也。又与为人君者之不惠也,臣者之不忠也,父者之不慈也,子者之不孝也,此又天下之害也。又与今人之贱人,执其兵刃毒药水火,以交相亏贼,此又天下之害也。
       姑尝本原若众害之所自生。此胡自生?此自爱人、利人生与?即必曰:‘非然也。‘必曰:’从恶人、贼人生。分名乎天下,……兼与?别与?即必曰:‘别也。”’

兼爱

《墨子》兼爱上篇“若使天下兼相爱,爱人若爱其身,犹有不孝者乎?”
《墨子》兼爱中篇“然则兼相爱、交相利之法将奈何哉?子墨子言:视人之国,若视其国;视人之家,若视其家;视人之身,若视其身。”

按:儒家讲仁讲忠恕之道,这中间有一个别在里头,亲疏有别、人己有别。儒家之“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论语·颜渊》),”所恶于上,毋以使下;所恶于下,毋以事上;所恶于前,毋以先后;所恶于后,毋以从前;所恶于右,毋以交于左;所恶于左,毋以交于右。此之谓絜矩之道。”(《大学》第十一章)只是换位思考(朱子注:“尽己之谓忠,推己之谓恕。”或曰:“中心为忠,如心为恕。”(《四书集注·论语集注·里仁》)
); 儒家之“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论语·雍也》),“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天下可运于掌。”(《孟子·梁惠王上》)由人到己,有一个次序。而墨子是要取消这种差别,即人己无别。依此来看,儒家实际一些,墨子更理想化一些。“以兼为正。是以聪耳明目相与视听乎!是以股肱毕强相为动宰乎!而有道肆相教诲,是以老而无妻子者,有所侍养以终其寿;幼弱孤童之无父母者,有所放依以长其身。今唯毋以兼为正,即若其利也。(同上)这也就是墨子的理想世界,它只能通过实行兼爱而创造出来。”(冯友兰《中国哲学简史》第五章)
      
2019.06.13

81.

忠恕

1.

子曰:"参乎!吾道一以贯之。"曾子曰:"唯。"子出,门人问曰:"何谓也?"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论语·里仁》)

朱子注:“尽己之谓忠,推己之谓恕。”或曰:“中心为忠,如心为恕。”(《四书集注·论语集注·里仁》)

2.

冯友兰:“由此看来,如何实行仁,在于推己及人,‘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换句话说,‘己之所欲而施之于人’,这是推己及人的肯定方面、孔子称之为‘忠’,即‘尽己为人’。推己及人的否定方面,孔子称之为恕,即‘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推己及人的这两个方面合在一起,就叫做忠恕之道,就是‘仁之方’(实行仁的方法。)”(《中国哲学简史》第四章)

3.

子曰:"参乎!吾道一以贯之。"曾子曰:"唯。"子出,门人问曰:"何谓也?"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论语·里仁》)

杨伯峻:“忠恕——‘恕’,孔子自己下了定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忠’则是‘恕’的积极一面,用孔子自己的话,便应该是:‘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论语译注》)

2019.06.15

82.

道体

1.《史记·太史公自序》:“道家无为,又曰无不为,其实易行,其辞难知。其术以虚无为本,以因循为用。”

2.胡适《中国哲学史大纲》第三篇第五条论无:“所以老子所说的‘无’与‘道'简直是一样的。所以他既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一方面又说:天地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道与无同是万物的母,可见道即是无,无即是道。大概哲学观念初起的时代,名词不完备,故说‘吾无以名之’,‘强名之’,可见他用名词的困难。他提出了一个‘道’的观念,当此名词不完备的时代,形容不出这个‘道’究竟是怎么一个物事,故用那空空洞洞的虚空,来说那无为无不为的道。却不知道‘无’是对于有的名词,所指的是那无形体的空间,如何可以代表那无为无不为的‘道’·······又说: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这也可见老子寻相当名词的困难。老子既说道是‘无’这里又说道不是‘无’。乃是‘有’与‘无’之间的一种情境。······这便是‘天地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得历史。”

3.冯友兰:“道乃天地万物所以生之总原理,岂可谓为等于零之之‘无’。《老子》曰:“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二十一章,上篇页二十一)‘恍,惚’言其非具体的事物之有;有象’、‘有物’、‘有精’,言其非等于零之无。第十四章‘无状之状,无物之象’,王弼注云:‘欲言无耶,而物由以成,欲言有耶,而不见其形’,即此意。”(《中国哲学史》 第八章 《老子》及道家中之《老》学  第四节 道、德 )

4.陈鼓应:“老子为什么要用‘无’‘有’来指称‘道’呢?王弼说:‘欲言无耶,而物由以成,欲言有耶,而不见其形。’(十四章注)换句话说,由于‘道’之‘不见其形’,所以用‘无’来形容它;而这个‘不见其形’的‘道’却又能产生万物(‘物由以成’),所以又用‘有’来指称它。可见老子所说的‘无’并不是等于零,只因‘道’之为一种潜藏力,它在未经成为现实性,它‘隐’着了。四十一章说:‘道隐无名’这个‘隐’字用以形容‘道’幽隐而未形,所以不被我们所识知。因而我们既不能用感官去接触它,又不能用概念去表述它,于是老子不得已就用‘无’来作为‘道’的别名。对于‘道’的创生万物和蕴含万物来说,老子有用个‘有’字作为‘道’的另一别名。总之,‘无’‘有’都是用来指称‘道’的,是用来表现‘道’一层层地由无形质落实到有形质的一个先后而具持续性的活动过程。”(《老子注译及评介》之老子哲学系统的形成和开展 中华书局修订增补本)

按:《老子》第四章曰:“道冲而用之或不盈,渊兮似万物之宗;……,湛兮似或存。吾不知谁之子,象帝之先。”,《史记·太史公自序》云:“其术以虚无为本,以因循为用。”,即道体本无,其用为有(故言道非等于零之无,见上),相当于儒家之“君子之道费而隐”(《中庸》第十二章)

201?   
2019.07.30

83.

时间轴

1.

诗可以直言时间,“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李白《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

2.

空间不仅是空间,是处于一定时间的空间,空间景物具有其时间特征。“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苏轼《赠刘景文》),一年好景是什么时节?可通过空间景物“橙黄橘绿”,也可通过“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知晓。

3.

空间是出于一定时间的空间,但大空间内小空间的殊异,可引起时节上错觉。“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白居易《大林寺桃花》),常理,四月芳菲已尽,而山寺由于地理因素,气温不同于山下,‘桃花始盛开’,这是空间轴因时间轴的‘差异’。

4.

空间不同,同时间内景物殊异。“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岑参《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


2019.06.18

84.

1.    “是夜三更,……,(神秀)书偈于南廊壁间,呈心所见。偈曰: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坛经》行由品第一)

①“经云: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坛经》行由品第一)
②“祖曰:汝作此偈,未见本性,只到门外,未入门内……无上菩提,须得眼瞎识自本心,见自本性。不生不灭,于一切时中……”(《坛经》行由品第一)
③时中,“君子之中庸也,君子而时中。”(《中庸》第二章)
④朱熹:“君子知其在我,故能戒谨不睹、恐惧不闻,而无时不中。”(《四书集注》中庸章句)
⑤“佛告须菩提:‘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金刚经》第五品 如理实见)
⑥“而时,世尊而说偈言: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金刚经》第二十六品 法身非相)
⑦“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金刚经》第三十二品 应化非真)

2.“慧能偈曰: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坛经》行由品第一)

①“遂启祖言:‘何其自性,本自清净;何其自性,本不生灭;何其自性,本自具足;何其自性,本无动摇;何其自性,能生万法。’”(《坛经》行由品第一)

②何其:岂料;没想到。

③“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心经》)


201?

2019.08.1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20 07:28 , Processed in 0.06152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