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299|回复: 1

[诗歌批评奖投稿] 我写诗,寻找的七种艺术图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12 23:48: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江南七剑 于 2019-9-29 20:38 编辑

引子
     我是一个诗人?我从来没有感觉自己是个诗人。我甚至不知诗歌的真正样子,我拿笔写诗还不到一年。所以,当我写下题目,我有羞愧感。
   
      我曾狂热爱过音乐,而不是诗歌。我来到诗坛,其实也是为了寻找好作品,用来研究和谱曲。但有完整结构,可应用在流行音乐方面的诗歌,能打动我的一首也没找到。所以,我开始自己写诗,我想以诗歌的方式提高歌词的内涵。这个写诗时间的起点应该从2018年9月份开始计算。
   
     但写着,写着......我发现诗歌,在特定情况下,用歌词来表达实在太困难了。 我想说,如果年轻10岁,我的歌词一定会有诗歌的高度,深度,广度和厚度。但现在,我要把这个机会留给比我更年轻的人,让他们去完成。因为我陷在“诗歌”这个泥坑里,可能需要很多年的时间才能出来。

      记得当初在网络上找诗歌,看诗歌,第一感觉是当代诗坛的作品“什么都不是”,“全是垃圾”,“用古怪的词汇堆积造句”,“没有一点儿价值”!

      这是一个非诗人,对当今诗坛的第一印象。所以我必须记下来,为了日后我能看到自己写诗的初心。
     
      我一直问自己,我需要什么样,想找什么样的诗歌作品?后来,我开始总结,归类。 大致上,“音乐感,画面感,灵动感,立体感,空间感,新鲜感,真情感”,是我寻找的七种艺术图案。



1:音乐感

    音乐感,很好理解,就是一首作品应有音乐性。有高低潮,有起伏线条。音乐感为“外韵”和“内韵”两种    “外韵”很好理解,就是句尾押韵,可以转韵,交错押韵等,古典诗词是典范。


例1:

时间转动漆黑的轮盘,雾气散成雪白的花瓣,
那戴着镯子的手臂呢?

生活以毁灭的海浪侵溺我,鸟儿飞去,
而我的心拍打不出一丝声音。

驼铃清脆的戈壁滩,
信号失联,
你跪在我前生的坟墓前,
手捧玫瑰,
不留一滴泪!

我们爱过吗?
谁用泡沫之力踩踏活着的尊严,
这根部震颤的曼陀罗,
顶撞千万次,
终于钻出了地平线!

谁,弹指江水,数流年?
一只苍鹰腾空而起,它想震耳欲聋的老去,是你吗?

你在我的凝望里荡秋千。这风摇树影,马蹄声乱,
我幻想,以旁若无人的方式为你戴上,
——青草枝叶编制的王冠。

“内韵”,以内在的情绪形成一条旋律线,句尾不一定押韵,
但能感觉到高低起伏的情绪在跳荡,像江水一样在奔流。
例1:



这是一头,被摁住头颅,蒙着眼睛的驴,
忍受鞭子的驱使,在石磨旁打转,
生活有何梦想可言?
——脚下,路已走绝。

例2:


攀出九万米的深渊,我知道,
我和命运还有一战。

我,被摔得鼻青脸肿。猝不及防的
狼虫,虎豹,背叛.....将我俘虏。
那,赖在我体内的孤独,像蛊毒,
需要更炙热的火焰,焚化。

因为爱着,所以笑着,
我沉默,并不代表无动于衷。
劈刺、点撩、绞扫,生活早教会我剑如飞风。
这落叶,星霜,和落荒而逃的月色......
看过世间太多的苦痛。

遍体伤痕,并不代表,想哭,
我的行囊装满欲言又止的寒冰和朝阳的火焰,
它们以最原始的方式清洗我的骨头,让我活着。
尽管,我的肉体,
亏欠灵魂那么多,走投无路时的债务。

我知道,我必须和黑夜再战一场,
这是我唯一的退路。


2:画面感

画面感,也好理解,古典诗词是典范。
但画面感,并不完全是写景,当代诗人的作品,百分之九十九所谓的画面,都是写景,而且色彩搭配不协调。

——要么偏暗,感觉沉重。要么偏明,感觉造作。


下面举例画面就不是单独写景。



例1:

此刻,踩着被荒芜的沙漠,
衣衫褴褛,一只肩膀完全裸露在风中,
我,活着回来了!

你转动太阳轮轴,点燃我火焰的激情,
却又悄然停息我发狂的心。


例2:

我在地球的中心推倒你
你嚎啕大哭,手臂挥舞,像要沉溺水面的小斑马
——被风卷入无梦可握的绝境

星光缩成一滴盐,葡萄藤挂满遗忘的石头
你是一只蝴蝶还是一朵花蕾
为了生活,我们要演什么样的戏剧?

如同一块石头落入游移的森林
我在地球的中心靠近你
你的身体比蚂蚁还要轻,生命的篝火很微弱

谁在那儿咳嗽,偷笑,看热闹?
树叶倾听你的哭喊
——而春天很遥远

我在地球的中心拥抱你。可痛苦的风拖着我们
像磁铁一样
——吸住落英缤纷的青春

我的血液,曾经流淌在你的脉管
吻下去吧,你闭上霜雪的眼睛。无数只鸟儿逃离,惊叫
——整个天空,一片玫瑰红


3:灵动感

灵动感,就是一首作品不是那么静止无趣,要鲜活起来。

例:

梦想,丢在荆棘丛生的路上
天狼星捡起了它,那是我赠你的唯一礼物
——如今,全丢了

月亮,落在小溪
我高举手臂,向太空狂追
但没有翅膀的蚂蚁
——不能飞

被命运降服?
你的眼里燃着痉挛的火焰
泪珠滚落在草地
连悲哀都不再哭泣的女人啊,震颤了片刻
——又转过身来拥抱我

我不知道怎样爱你?
痛苦又在捶打我的胸膛
它不允许我,向世界,发出任何求救的信号
悬崖跪在身后
——前方是沼泽地

我知道,未来是个更加残酷的现在
你抓着我的手
——迈动左脚......


4:立体感

主要有两个方面:一、作品的思想纵深度。  二:分行结构, 这个是我以后努力加强研究的方向之一,当代中国诗人几乎无人研究。
例:

例1:  一个人的红尘墨,一个人的瘦秋天


A:《红尘墨》
我的心沉睡在身体之外,只能感应,不能言传,
我的梦清醒在距离之外,你若感应,即为遇见,
我的爱穿越在生死之外,你若遇见,即为有缘。
我仅愿以白莲根,红尘墨,写孤单:
一个人哭,
一个人失眠,
一个人吃晚餐,
一个人尝遍冷暖,
一个人走山路弯弯,
一个人跨越沧海桑田,
一个人把生活逼到极端,
一个人读浮世清欢九万遍,
一个人风浪里回望似水流年,
一个人握过十亿人的重逢聚散,
一个人踏着十万八千里的苦与难,
一个人过完三百六十五天的冷与暖。
......
一个人,一转眼,老了。
  
B:《瘦秋天》


这鲜花姿色再美终太短,春天穿过,必会枯烂,
这时光厮守再长终离散,死亡到达,必分两端,
这人间恩情再多终迷乱,生活上演,必有抱怨。
我仅愿以酥油灯,木鱼声,伴余年:
一个人笑,
一个人呼喊,
一个人扫屋檐,
一个人跪在殿前,
一个人痛哭于今晚,
一个人飘零形单如雁,
一个人奔波于山高水险,
一个人望眼欲穿彷徨不安,
一个人日日夜夜吻你的照片,
一个人收集五千年的离合悲欢,
一个人蓦然回首瞥见你如花笑颜,
一个人在没有菩提树的星球往与返。
......
一个人,瘦成了,秋天。


例二:玫瑰恋曲


梦想,还是梦想,初春,你盆栽的玫瑰如约绽放。
遗忘,还是遗忘,盛夏,我最爱喝的还是酸梅汤。
失望,还是失望,深秋,你吻过的枫叶随风飘荡。
悲伤,还是悲伤,寒冬,我伴舞的雪花纷乱飞扬。



在那颠沛流离的路上,

你可曾找到家的方向?
青春是那么美的荒唐,
没有翅膀的你会怎样?


流浪,还是流浪,北京,你足迹踏过天安门广场,

方向,还是方向,上海,我的故事沉溺在黄浦江。
疯狂,还是疯狂,广州,你行李遗落在白云机场,
歌唱,还是歌唱,深圳,我曾想偷偷陪你去香港。


这世界太多的冷漠冰凉,

改变了你我当初的模样。
我的心早已不属于我,
不记得那时的豪情满腔。


星光,还是星光,洒满,你曾经许愿的那片海洋,

风霜,还是风霜,遮掩,我灵魂深处的极地霞光。
月亮,还是月亮,拥抱,你词不达意的那点倔强,
太阳,还是太阳,温暖,我漫无边际的孤独凝望。


5:空间感

空间感,也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心理空间,另一个是意向空间。例:

如果天空是一张纸
我真想,画上一匹不眷森林的小斑马
——嗨,你疯了吗?

它肆意奔跑:不知锁链为何物
它自由不羁:轻轻跳过悬崖
它琥珀般熟睡:
——比你更安静!

说明1:意向空间通过:天空——纸——画——斑马——锁链——悬崖——琥珀......
这几个大小不同的意向,构成了时空交错的变化感。

说明2:心理空间:疯——奔跑——熟睡——安静。
可以看到从动到静的生理,或者心理活动。


6:新鲜感:

新鲜感:就是要不断创新,不雷同任何人的作品,包括自己写过的。
这也是我以后要加强的重点。
下面这首诗,不管怎么样,味道是新鲜的:


我在花盆里扦插了一个月亮,
你笑而不语,又在枝上挂了九颗星星。

——世界瞬间透明。
我仿佛回到那个童年的村庄:
喜鹊声“喳喳”,外婆在树下缝衣裳,
小鱼儿冒泡在池塘。

——时间漫过楼顶,
我把一个微笑抛入万物苏醒的清晨。
“太阳城,37号楼,九单元,第七层,”
我们属于移栖的鸟群:最孤独的一代人。

“谁还记得我的乳名?”
你欲言还休,又在天空画了一扇门!



7:真情感

更好理解了,就是一首作品一定要来自肺腑,喜怒哀乐皆是诗。
例:

我一个人站在悬崖上,看月亮
谁在弹琴?可你撬开春天,收割所有花瓣
独剩下我,这只蜜蜂
——嘤嘤嗡嗡地唱

我一个人站在悬崖上,看太阳
看时间之海烟波浩荡
看从未等到的影子长
我仿佛不记得你是一只狂野的烈马,早已逃离
我确认我没有爱过你,所以,我
——不哭,不笑,也不忘

每滴泪,都闪着光
每颗心,都在流浪
我把潮湿的记忆,还给黑夜,森林,以及你眉间的雪山
——不留,不恋,也不讲

我一个人站在悬崖上,看故乡
看八百里惆怅连天接地,看云腾雾升遮不住这胸膛
难以驯服的梦想......
——道路,却又如此荒凉!


后记
        对我个人而言,我喜欢的作品偏文艺一点。 因为不自觉受到音乐的影响,我的诗作偏摇滚,民谣。
       我明显感觉到了我现在写的作品倾向厚重,现实,和迎合大众。从明天起,我要保持初心,不为名利而写!

且歌且行!

注:本文所有引用的诗作,均为我个人的试验品。



当代诗歌,需要更换一次骨髓的勇气:
打破所有规则,
从零开始。

我清晰地感觉到了,
另一个风起云涌的时代,
即将到来。

它,属于一群,把天空与大地缝合的
人。















 楼主| 发表于 2019-9-22 16:54: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江南七剑 于 2019-10-10 12:28 编辑

我的个人搜狐号,每天都有作品更新。希望能听到不同的声音,以及各位老师的指导。下面是地址:

https://mp.sohu.com/profile?xpt=ZTA4YTVkOWQtZTk1Yy00OWZiLThiZDctMzJjYzFhNzkyMDk2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0-15 17:26 , Processed in 0.060330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