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85|回复: 0

[原创贴诗] 参选第五届国际诗歌奖稿件+发呆+是时候了,是该裸体在无影灯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12 16:43: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是时候了,是该裸体在无影灯下


不要再急于,抵达下一个营地
高烧久了,言语就多昏话
是时候了,我们是该好好体检了

在医院,这天堂和地狱的出入口
看一看,从人类伤口中捧出的新生儿
看一看,耗尽家财孤独等死的穷孩子
看一看,探望者络绎不绝如魔鬼集市的单间
是时候了,我们是该测测自已的体温和心跳了

举起的手臂像森林,阳光难以照到根部
请放平你的手臂,伸入天使的窗口
然后勒紧自己,使血管从光洁的皮肤上隆起
针孔内的道路,以疼痛告诉你
是时候了,我们是该检验献祭的血了

骨头与心的真实,被一种光
秘密地保存于胶片的黑暗中
准确说出它的,也会在处方上留下潦草难辨的字迹
是时候了,我们是该慢下来了
是该祼体在无影灯下了




像一朵花,爱着整个春天


像一朵花,爱着整个春天
我也愿意我的生命
只开放、落英于我的祖国一一
拥抱着泥土,孕育一豆豆星光

像所有长久深爱的人一样
我也不会,只是将她赞美
我会沉默、忧伤,迎风流泪
在深夜,踯躅在不舍昼夜的大河旁

历史、梦、以及无知的我
站在她的面前,都是一个结巴
乌云、苦难会重复,爱和真理
也会被闪电,一再强调

在阳光的倾诉,和夜晚的低语间
一场风和另一场风,达成了默契:
要让你翻山越岭赶来,要让你懂得在春天
为什么花朵,都憋红了面庞



  无题


寻找某老乡的电话号码时,
我发现一只蚂蚁,在压着中国地图的玻璃上
孤独地奔跑

它穿过额尔古纳河流域、巴丹吉林沙漠,触角碰到打开的书
而转向,继续穿过大半个江南、到达大海
然后,在桌子的悬崖上
沿峭壁爬下,钻入黑暗的抽屉

我拉出抽屉,像火车把我拉出隧道
取出风雨、波浪、尘埃,以及山体内
包裹铁轨的,一截必须的黑暗
父亲多年前的,一封长信
就重新呈现在面前

很久我不说话。很久以后
我反复洗涤抺布,擦试玻璃一一
以便放下父亲的信,以便我能按灵魂的比例
看清楚,生我养我的村庄


     雪能活多久


当我思索这个问题
不知不觉,雪就从苍茫的天空
落了下来

落到亲爱的唇、眼晴上的
活的时间,只有一秒
一秒却漫长如梦中的一夜

落到尘土上的
活得时间要久些,雪要努力使雪
落在自已完整的身上

活得更久的,是不断落在雪上的新雪:
一时、一日、一季......

再不断往山上走,落下的雪
在不断的上升中,会活过
植物的一生、野兽的一生、人的一生

而世界,无法避免寒冷
你是峰顶,积雪的千年
你也是谷底,雪崩的瞬间



         捍卫

据说,爱因斯坦有一个预言:
"蜜蜂消失之时,正是人类毁灭之刻"
但当一只蜜蜂,偶然落在我们身上,
为什么我们感到的不是欢欣,而是恐惧一一
身体如雕塑僵在原地,只暗暗祈愿
祈愿它,尽早飞离。

从课本上,我们曾学习它的美德:
勤劳、智慧、协作,以及舍己的奉献;
在花园里,我们也曾仔细地观看它,
俯身在花朵的深井里,汲取生之琼浆___
手颤颤伸出,却没有勇气触摸。

是的,还没有任何学校
教育我们学习疼痛、死亡;还没有任何学校鼓励我们
尾部须携带毒刺,以死亡捍卫内心的法则,
然后远离人群,孤独地离去一一

这,也许是美德中的美德。
这,也许就是与恐龙同时代的
小小生灵,延续至今的缘由。
而阳光如蜂群,年年岁岁照耀鲜花怒放。


火灾

夜里梦见着火。梦见我,
从漫长的梦中醒来,
如丧家之犬,逃到户外。

赤身裸体地,孤立在旷野上,
我,呆呆望着大火焚毁居所
然后是鳞次栉比的商铺,接着是整个城市一一
我失去了什么,又留下什么?

最终,我发现了纵火者一一
童年的自已,
在苍茫的暮色中,越跑越远一一
剩下的时间,该骑上什么座骑追赶?


        醉话

我的心,装着你
正如古老的坛子,装满了好酒
然后深深地,埋在树林里

生命是一场筵席。孤独
是个常客。悲伤、痛苦、
以及更多不速之客,
也不请自来

好在灵魂待客,他会把他们
安排在各自的座位
杯子已然就绪,像日子排开

一切,都等我把心从大地中挖出
一切,都等心把你向命运倾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8-20 11:40 , Processed in 0.05293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