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38|回复: 0

[原创贴诗] 参选诗歌奖稿件 《果壳大剧院》隋洪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7 17:11: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隋洪涛 于 2019-8-7 17:15 编辑

果壳大剧院

         隋洪涛


                                      (克里尔、克里尔,你的剧已开演。)

                                         我曾如此热衷于
                                         在时间中寻找一枚果壳,
                                         而果壳好像一直在我手里。
                                         我拥有的只是一个隐喻。

1 诠释大剧院

这并不是我想表达的
那些演员囿于时间的围墙
用语言做梯子
用肢体独立于斜上方的月亮   
用丝绸包裹剧本里旁逸的高音
他们的口型---
他们的口型不对
而装饰音总是起于哭泣之末
灯光也无法安抚
他们纯粹的感情又跌了跤
翻墙术也不过尔尔
让人误以为
会有夺路而逃的方向
指引着衰败

2 动物大剧院

昨日风吹桃花
今夜幼兽跌落沙发
可怜见的歌声就不会停歇
不会容忍一队人马
从半路上杀将出来
惊得奔跑的偶蹄目动物
撞折了导演的眼镜腿

3 伪装大剧院

先不说剥去伪装
看那些戏剧中的人物
低头沉思,接吻时口若悬河
天空的宁静也不能让接下来的纷争
有更好的辨识度
从幕后走出来的舞台监督
口袋里有一小瓶烈性酒
散场后他要去朋友家喝两口
以应对“穿帮已是必然。”
下一幕可以忽略
可以在黎明的镜子里讨伐番邦的叛乱
会有人错过了倏然而去的未来

4 内省大剧院

他总是拉动过去
反身汇入低吟的大提琴
倾听哪怕是退潮的观众
把些哀怨倒腾出来
这真是流水不能抵达之处
感知内省的悲情
已不可能用外来的身份
填补精神的虚空
谁还在乎一首曲子
把他的猛兽
从笼子里放了出来

5 屏蔽大剧院

我会慢慢适应黑暗,
黑暗料理,和追光灯追逐的不自由
大地的窄门开启
无形的大象抬起了前腿
江湖诗人的奋力一击
让我们微笑着把目光移出画面
接受动荡六月那粘稠理性之光

6 梦境大剧院

并不是说有多复杂
声音也是倾倒的麦浪
有着准备为下一刻收割的金黄基调
穿制服的引座员丢失了真爱
他把局部的想象
移情于调暗的灯光
四处寻找着猎物
他说就这样牺牲掉太过肤浅
最好是能在歌声里洗澡
在麦地里握有月亮的巨镰

7 裂隙大剧院

这有可能是一次误判
在乐池里露营的军队
有别于声音攻击的假想敌
出来吧,这障碍对瞪羚无效
对下一站,下一个路标
走失的观众,他们可以不信
我告诉他们可以用拆解术
来复原一个并不熟稔的舞台
那上面已长时间无人跳跃

8 蒙面大剧院

夏天不好上妆,不好把想法
超越现实,彩排的过程太过随意
不及一种闪乎的感觉易于记录
“烦您劳神,真的很抱歉。”
就算是云雾山庄的木门敞开
可以往返宋朝多次,马一个劲甩着马尾
化妆间里的谈笑仍像是一阵箭矢
在舞美师幽闭的暗黑布景里添乱

9 式微大剧院

对传统歌剧来说温度过低
显然低于人们的预期
也许还能有所补救
有人在咏叹中藏起了委屈
有人就跟着唱衰。蓄髯的乐队指挥
目空一切,对冷无感
用手势纾解季节更替导致的迷离
把未来的嘘声也转身送至后台
他的政治敏锐度降得如此之快
是不是换了个人,还是场景变换
让他更深刻地理解了曲解
也是历史构成的充要条件

10 飓风大剧院

他从中得到一个警告
在耳朵里安营扎寨
在头发里孵化蛋式恐惧
不想扩大的影响力
在思想中外溢
说与不说,演与不演
似乎不是一个选择问题
似乎从本质上消弭于无形
他听到发动机像一只
进攻性猛禽
到达了幕间休息区
蜷缩着卸下了盘旋的双翼

11 带鱼大剧院

怪异的调音师遇上了对手
那是风漏掉的合唱
下一刻的掌声不偏左
总是恰到好处
悄无声息地改变着剧情的饱和度
为一个不着边际的回旋曲
扣上了钢琴的罐头盒

12 未卜大剧院

他说过他扮演过帝王,
对其神态有过训练,
对声音也尝试改变
特别是对众生的怜悯
他说他理解不了角色的互换
在多大程度上改变了自身的命运
并不需要过多的强调
会轻易对剧作做出某种修正
显然没人记得他从剧院旁门出来,
沿后街藏身于人群
匆匆地像是一个食客

13 静静大剧院

静静的美不可描述
人们总爱用反问句
为什么不呢?有时男演员也会凑过来
加强着疑问,美并不是一种固有的形态
不代表语言也不代表思想
是一种弱意识,像一束细小的水流
在眼里被我们忍住
观看交叉着双臂略显倦怠的静静
领演了一个次要角色

14 拉拉大剧院

拉拉不会做麻辣鸡翅
她喜欢调色,有时也和领导层调情
她涂抹得有滋有味
“能够画出内心的饥渴”
我说这幅画我要了
她说拿去吧,值不了几个钱
多年后也不会升值。也许吧。
我抱着画走下盘旋的阶梯
似乎再没有一个夏天
能让我透过塑料隔栅张望

15 丁丁大剧院

丁丁以为沉重是最沉重的东西
他不了解轻是怎么回事
对角色的体验还很不到位
还无法辨析自身的盲目并非来自他人
看上去既无害又掺杂了希望
这多少出乎众人的预料
“你就是坐上火箭来,也还是来迟了。”
“还有更快点的未来吗?”看起来他是认真的
并没有具体的所指,也许是一个空舞台

16 虚妄大剧院

道具太多了春天又太短
那些繁琐的场景几乎无用
跑龙套的家伙扛错了梯子
树上醒来的子爵够不着
那就再睡会,接下来的桥段后延
唱词被挤到一边,国王从镜子里出来
惊到了狮子和背后着盛装的仪仗队员
没有谁喜欢如此稀松的表演
剧情迟早会从梯子上跌落,我会注意一点
把灯光投射到国王张开的嘴巴
他有一口刚从牙科诊所出来的白牙

17 失重大剧院

节目单不是菜单
门票也不能交换安全感
总有个位置为我准备着
在二层楼座的前排
我俯看着舞台上年迈的狮子
撕咬棒打的鸳鸯
社会的搅拌机
他进一步
把血色黄昏吟唱得
不留遗憾
不把朝政当回事
可以清楚地看到他的步态
已不比当年

18 退隐大剧院

坐在暮色的牛车上
缓慢地说不出话
内城区混乱的灯火
因月亮的开启也失了颜色
我抵达过吗
那家外墙加固的大剧院
传统的保留剧目正徐徐落幕
顺便给到来的寒夜也落上了锁

20176月—20196

隋洪涛,青岛人,现居滨州。著有诗集《旧日子的观察员》(2017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8-20 11:08 , Processed in 0.055389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