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19|回复: 0

[原创贴诗] 参选第五届国际诗歌奖稿件+孙欲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7 15:32: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个现实主义诗人的对照检查材料

孙欲言



五月的天空风生水起

蜗居的池塘,泛起雷鸣的褶皱

局部的分割重组让人心波荡漾,血脉喷张

势在必行的撕裂与焊接,如火如荼

眼看着花开花谢,潮起潮落

改革的速度,终于撵上了时代的火车



但我一直漠然,显得无比拘谨

在剧烈的结构调整中,始终保持着旁观者的冷眼

自我的本色,普通、平凡,偏安一隅

固守着后院的真境花园,在透明的水晶房子里孤芳自赏

在利益蛋糕的分割中,从头到尾,小心翼翼地

关注着,自己固定不变的那份儿



这是红毛狐狸的典型心态,熟透了的野葡萄

晶亮地挂在蔓藤上,泛着诱人的青红

无数欲望的眼睛,巴巴地盯着,口水酸痒在嗓子眼儿里

期盼和冀望,像一阵犯了瘾的东北风

有点潮,还凉飕飕地裹着些袭人的鱼腥气

鼓荡着权威意志的标准预警,山雨欲来



我不屑一顾的样子,理应再次受到严厉的批判

识时务者为俊杰,违反历史的经验,便是个十足的傻瓜

不争不夺,哪来和谐;不打不闹,保不牢靠

我梗着脖子,却听得哑口无言,只好频频点头

绝对承认,绝对诚恳,虽然我不屑,可我信

这是世俗的几何,政治的黄金分割原理



我在日常生活的点滴中

屡屡让现实的风尘煞眼,熬得通红、流泪

鼻子梗塞,甚至流血,头上鼓起了大大小小的包

一群群程序的代言人,肆无忌惮

经常用金棒和法槌,敲击人群里冥顽的脑袋

好让大家思维灵敏,接受这必须忍耐的世故异常



有时候我观察:这世界真丫儿的叫个乱啊

许多道理老早都讲不通了,大的,小的,古的,今的

回过头来又想:这世界真是秩序井然

没有一条潜规则,不被严格地遵守

社会像一台机器,人在被绞杀的惨痛后变得释然

思想通了,精神的力量终于燃烧起无边的烈焰



我被自己天生的小农思想拘囿多年

每天习惯早八晚五,守着自己那片丰产的半山地

晚秋的收获,常像满清帝国的末世一样

玉米棒子浩浩荡荡,涌进铁制的悬空阁楼

白日唱诵之乎者也,夜里否定子曰诗云

这沸腾的生活,正被旋飞的狂欢无微不至地磨蚀



我检讨自己:我一直缺乏勇往直前的核心动力

曾经的豪气干云都是少年时敏感的小温馨

如今岁月流逝,一切早成了明日黄花

谁还能做着堂吉诃德的梦想,骑着瘸马,高挺长矛

嗒嗒着马蹄,一次又一次向着理想冲刺和拼杀

滑稽的悲喜剧,已经再不能在风车的舞台上同演



不要拒绝委婉地劝说:你有点另类

或者比较直白地确认:我有些不同

这让人愤怒,我不潮,也不黑

执著地爱着美女,在人像的下面随意划着对错

我思考,然后吐唾沫,并未超出方圆之外

这也是不成熟吗?我喜欢美元、欧元,还有坚挺的人民币



我是有点敏感,孤独,总感觉孑然一身

没经过山崩地裂的情爱,更无断背缠绵的癖嗜

事业上的成绩,是沙地上的巍峨宝塔

一生蹉跎,恐怕只端着维持温饱的黄泥小饭碗

站在一群人或者几个人中间

炫耀最多的,还是青草和沙粒般的平凡



我骑着自行车,有时衣衫不整,有点邋遢

在市区的一些角落里踯躅游荡

背负沉重,视线模糊,混迹于茫茫人海之间

我不要求被理解,也不想强迫理解别人

我走着自己的道路,甘冒风霜雨雪,电火雷鸣

我有我的世界和宇宙,我崇拜的诗歌和酒



我崇尚觉悟,坚持一生要做个明白人,明白什么

迄今未懂,后来明白其实那也是一种偏执,迷于一种思想

或者一个宗教,信仰的标签就会烙印在额头

心里的圣碑却并未因此巍然耸立

反而在理智的天空上,蒙上一片黑雾

许多世纪以来,人们都在此处温柔无情地掉进陷坑



数千年的酱缸文化,早已把思想腌渍酸腐

晾晒的满地和事佬与好好先生

溜须的拍马术和弄权的登龙术,居然悲哀地成为

时代畅销的秘籍,翻着那些发着霉味的线装书

一切都不神秘久远,我警惕地审视那些

技术性的数据,确实不如“道”的根深蒂固



仁义礼智,还有廉耻心深入骨髓

可是这能改变得了什么?这套老掉牙僵化的

枷锁,挟制了老要接地气的膝盖骨

却唬人地摆出一副英勇无畏的架势,狐假虎威

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我力挺:任它什么

圣言和天谕,吃喝拉撒永远最神圣无敌



既然这样,还谈什么清高?没有君子的牌坊

哪来那些喊着忠心的奴才!许多年我一直坚守着

孤立的山头,想自封为王,自加冠冕

可就是抵敌不过挣扎的内心,“厚黑”无门

我的意志不够坚定,甚至不够资格做个尽职的守墓人

这些,真的还得请各位长官和弟兄们,多多批评指正



我要深挖堕落的思想根源,掏心撕肺

打破阻止进步的藩篱和弊端

缺乏学习,造成了自己理论上的自大盲目封闭

背靠梁山,就把阶级仇恨全忘记

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大秤确实没分到金银

可是革命放纵,流行的全都是义气



这些危险的陈词滥调,像E时代时髦的转基因

一点点积累,最为危险和致命

隐患重于明火,如果还无知无觉,还麻痹大意

就会不断扩大工作堤坝上的蚁穴,形成

千疮百孔的局面,只剩下一副光鲜空虚的外壳

我丧失了意志、肌肉,还有珍贵的革命理想



富贵梦和荣耀观,一直纠缠不休

升官发财、封妻荫子,让人筋疲力尽

我幻想着一鸣惊人,一飞冲天,直到黄金的宫殿

很多年,坐在权力的宝座上

俯仰万物众生,然后露出洁白的牙齿

发出和蔼可亲,威严、庄重,还有点轻蔑的微笑



我的世界太沉重,我的太阳里

黑子太多,每当我一标榜,苍蝇、蚊子就飞过来

聒噪,一挥手,带雨的云彩就飘飘洒洒

欢呼万岁,幸福的生活多么生机勃勃

当光明无私照耀,多少局部都黯然成了灯下黑

夜深如墨,连伟大的群众化也被驱赶走向了边缘



是可忍孰不可忍,如果再不挤压思想里的杂质

二十一世纪只会是个梦魇、多米诺的骨牌

什么炎黄大帝的后裔,华夏龙族的血统

只会卑贱地匍匐乞怜,被人嘲笑侮辱,踏着脊梁骨

那些文明的野蛮人制定了冷酷的规则,还强加给我们历史

如果弱小,就必须接受被宰割和献祭的命运



作为一介瘦弱的匹夫,我深感义不容辞

过多地思考天然性的缺损,怎么提振萎缩的主观能动性

神圣的宗旨若被消解,前途势必一片渺茫

搂着铁打的江山,人们醉生梦死,艳舞笙歌

我痛心疾首,坚信必须祛除精神领域里的螨虫,重正衣冠

人也许不会脱胎换骨,可一定不再化学过敏



时不时地洗洗澡,好处多多,洗掉泥巴、虱子

腐烂的气味,未雨绸缪,有病治病,防止扩散蔓延

要扑灭森林里乱串的无烟火,要拔掉

口腔里流着脓水的后槽牙,要不埋怨,不抱怨

心甘情愿做一头老黄牛,自我升级,磨亮铁犄角

熄灭一切妄想和躁动不安的小火星



要始终如一地正视一个梦,它关于繁荣、复兴

它伟大、崇高,踏实又坚定

要始终牢记一些事儿,它事关身家性命

鱼在水里,船在水上,谁也不能忍住呼吸,壁观墙上

要摒弃枯燥的八股文,说真的,干实的

不误了这悠久古老的国,不辱了这文明可爱的家



要抛弃包袱,轻装上阵,跑步前进

要站着鞠躬敬先生,不跪着叩头骗陛下

要大唱国际歌,坚决否认存在神仙和救世主

我坚信五千年带血的历史,已经积累下无比的大智慧

它照耀着施洗的河流,让每一个灵魂

都前程远大,不远的将来,都会笑傲着青云腾达



我终于走出了历史的局限,沦亡的怪圈

站在了时代的峰顶,遥望着人世的袅袅尘烟

清风不绝,浓雾渐散,体制的断层里

遗留下无数宝贵的遗产,也有着惊天骇人的观瞻

我要认真反思,总结、继承、发展

重筑理性的万里长城,气势磅礴,巍峨蜿蜒



新的联盟即将诞生,未来的蓝图已明确敲定

一部分要消灭,一部分要建立,一部分要服从

纵横捭阖,分化瓦解,这些都与我无关

我仍要顶着朝阳,终日幻想缪斯的翩翩降临

在黄昏的小树林里,吟咏祈祷不朽的诗篇

还要端着闪光的玉石杯盏,虔诚地洒净心灵的荒野



是的,我有自由的权利,呼唤的欲望

我是一个公民,不是举着火把的殉道者

我说了一些话,比泰山还重;我做了一些事,比鸿毛还轻

我鼓起勇气抛弃了历史的沉重,再也不接受任何审判和清洗

我扛住了旗子,就要让它真真正正地飘扬起来

我要带动风,欢乐拼命地奔跑、奔跑下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8-20 11:54 , Processed in 0.05178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