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371|回复: 2

中国优秀诗人写作史之十首精品展读|刘洁岷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5 12:04: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刘洁岷,男,湖北松滋人,2003年命名并创办《新汉诗》,2004年创设《江汉学术》“现当代诗学研究”名栏,2016年与友人创设“新诗道”微信订阅号。出版有《刘洁岷诗选》《词根与舌根》《在蚂蚁的阴影下》等诗集,执编出版有《群岛之辨》《群像之魅》《21世纪两岸诗歌鉴藏》等。现居武汉。

因部分原因,文章无法完整呈现,点击下方链接可查看完整内容

中国优秀诗人写作史之十首精品展读|刘洁岷篇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发表于 2019-8-11 12:13:23 | 显示全部楼层
刘洁岷诗歌选读





●蛛丝迹:结尾



我的故事有两个开头,有许多个开头

可结尾编来织去的只有一个

我的叙述里没有读者代替主人公的技巧

两个互献初吻的人对处理溢出的口水感到困惑

那一年你带着廊坊和驻马店

你带着鸡公岭一派交界的气息来看我

在一个属于夏天的湖边



时间起初是在谷仓的角落低鸣

而后是在碎纸机里,不是窸窸窣窣而只是唰的一声

我看到一只被睫毛镶嵌的眼睛里流出两行泪

大大的眼睛,眼泪溢出眼眶的时候,分成了两串滴落下来





●岁暮抒怀或柚子树



打开旧报纸的时候

上面登载着自己的遗像



有位大妈在大街上突然意识到

出门忘记了携带自己的美丽



一本书有与其厚度不相称的重量

书页咯吱吱如铁门一样开启



现实都是乌托邦小说改编的或是续篇

一棵柚子树已承载不了枝头的柚子



每一个站立的地方都是痛点,寂静

是一种深深打入内脏般的寂静





●锦瑟,与李商隐同题



与蝴蝶有感应的人眼光在杜鹃花上起落

漂亮得有点夸张的弹拨乐器的弦子都断了

25根弦变成了50根弦,像大型相亲的现场

许多心情类似的人挨近了却齐刷刷地

转身,他们在秋天夕照中背向而去

拖曳的影子像墨迹发干的笔触那么的长



已届深秋,霜雾下得是既薄又晚了

当我一回回在时间的洪流中推着购物车

泪珠犹如祖辈早年生锈的箭镞在我心头发痒

缭绕脸庞的光晕啊也就是氤氲玉石的光晕

很多年以后我会想到我们在一起的时光

要是当年我们有张彩色的合影就好了





●空难



牙龈在飞机起飞的一刻肿痛

金黄明亮的彗星拖曳着炙热的尾巴

居民占满广场,观察空中的乘客

歌舞升平的不眠城市,机舱

像古老的信念一样在空中炸开



火在刺绣,镌刻出悬崖峭壁的轮廓

上苍咆哮发怒前脸上的一抹笑意

急性失忆的症状,燃烧的飞机冲进

节日城市的焰火有如一对交媾的猛禽

心脏的跳动通过红外线彼此传导



火光映红树梢后巍峨的保险大楼

医生在暗处做梦,新闻联播还没有

收到如此爆炸性的讯息,来不及悲哀

临终前仓皇拨打死神的电话号码

将军率领他的得胜的部队无处逃窜



一曲满是尖叫哀嚎的全金属打击乐

空中小姐的浓妆被热量烤化,容器里

机械的故障和又死又活的人体发动机

作者的意外,宇宙主题,入戏太深

跟主人玩耍的小狗玩具漂浮在夜幕上





●地铁上的姑娘

      

红唇皓齿睫毛浓密的姑娘

戴眼镜框的姑娘

腹部被挤压在钢管上的姑娘

在循礼门中转站台像石子一样

被挤得液体弹簧似地嘎嘎作响的姑娘

以及在深V的胸口飞出几只文身蝴蝶的姑娘

都和我大半生认识的姑娘长得一模一样

她们不约而同搭上4号转2号到光谷的地铁



有几个好姑娘下了车,星辰随之沉落

她们漫步到欲念与寒冷交织的地方,等待

激动的心电图在地平线附近平息了下来

熄灭的篝火旁是温暖安静的骆驼

而更多的姑娘像东湖发梅雨一样漫进了地铁

记得那年我在潜江的酒桌上遇到了眼泪

汪汪的大头鸭鸭,我满手满嘴小龙虾地告诉他

那些从地下开来的地铁会一车车地拉走所有的好姑娘





●灾难一课



上帝在玩牌,宇宙的

校长在摇骰子

女生赵未琪的马尾辫儿在跳动

课桌是纸糊的,身体是薄皮裹着的一滴血浆

三楼变成一楼,五楼的

窗子被扭为一道细缝,对面实验楼

整体坍塌激起漫天的黄尘

   

神是无辜的,神在责怪人

人盖了一座假房子,把孩子们骗进

门口钉着初二(5)班、小一(3)班牌子的教室里

坐得整整齐齐,时间掐得很准,老师们

已各就各位,走上了讲台

但课程有了很大、无比大的调整

   

仿佛一千台压路机碾过

孩子们去了哪里?那些中午

还活泼跑动的身影,那些上午

还嵌在红扑扑脸蛋上朗读的口型

那些尚未学习过临终惨叫的

童稚的嗓音,被

野蛮的教室捏没了



孩子们到哪儿去了

送子女到为省钱而建的学校上学的家长

请不要围聚在学校的遗址前大声哭嚎,因为

虽然生命的窗口被关闭,救援的黄金时刻早已黯淡

但你们还是不要压倒、淹没瓦砾深处

那些可能的,细若游丝的呻吟



印度板块向亚洲板块俯冲,使得

操场上摆满从混凝土里挖出来的书包

摆得也整齐,那些书包脏了

青藏高原的东缘向东缓慢流动、挤压

那些书包已相互不认识,因为

它们的小主人从此就没有了

那是些死去的书包





●西贡印象



我们从1932年建造的旅店出来

门童是老派侍者,干净的赤脚黑黑的

我们要到达的是纪念战争的地方

那里钢钉钉入脚跟,竹签刺穿

军用皮靴腿破碎指甲被删除

琬文秀沅文成被投入老虎笼子

陈旧的武器来自美国和中国



我们从那黑白世界里出来

发觉大门位于中央邮局与红教堂之间

我们看到比蝗虫还要密集的在大街

一波波涌动的摩托车车流,那些车流

有着异样的安静脚上的拖鞋安静

等红绿灯的骑手眼神安安静静,坐在

各自车位上隐约听得到佛经





●还乡:有人喊我妈的小名



和妈妈在小巷子里走

那是她和父亲小时候的地方

她73岁了,眼神不好

一起的还有从新奥尔良

回来的表弟的一家

当我们去一家银铺买手镯

我妈被一个更加老的人喊住

她喊她的小名她们彼此

辨认,当初小镇的两大美女

在岁月的另一端会合,戴着

满是皱纹和白发的面具

妈妈回来对我念叨:小樱姐

把我拉住喊我的小名

我提议我们再去看看小樱

于是下午我们就再去了一趟

提着银鹭八宝粥,期间

我和妈妈先去了那小巷子

小樱不在那儿问问周围的

也没人能告诉我们她在哪里

我们在整个小镇逛了几圈

再没有人喊我妈,她也没有

找到可以辨认出来的人





●自我的信函



我曾写下过一封长长的长信

用挂号寄出,那封信

是在一座有着八百万人口的城市里写下的

落款后我如释重负,我知道

我的一生中已永远少了点什么



我还写过一封短函,虽然简短

可有着烈火与星辰

信发的是特快专递,为此

我买了一张价格昂贵、非常贵的机票

在机场我亲眼看见穿蓝工装的工人

将邮包甩上飞机



我已近老年,我在最近封上的是一张彩色的

贺卡,我在外地,我

爬上一座座高楼看月亮

我在出差,过节,发了病,脸小多了

且新添了可怕的皱纹于是──



我坐上一艘慢船回来,船很慢很慢,还

误了点,还被查票、身份证,受喝斥

还称了一斤酸不溜秋的柑橘

正好赶上那张地址不详的贺卡

被揉作一团地

退回





●双城记或交换隐私



你的办公室越来越高地飘浮在大地上时

我的办公室却纹丝不动

一张张有面孔的脑袋耷拉着,我

后退着,在其中慢跑



你的外婆张顺姐在微暗的床边飞针走线

“针尖使人朴素”,为了

亮一些,她移到窗前



我的祖母李享珥一丝不挂地跌坐在堂屋

为了寻找她的失踪的不肖的小儿子

和逃避女儿的咒骂,她

移进了棺材



你的城市里有律师、小贩、工程师

侍者、宇航员、哲学教授、小职员

外交家、棋手、门卫、少女、钢筋工

探险者、会计、商人、旅店老板

秘书、电视节目主持人



我的城里只有一个被相声演员包围的农民



你的南苑公寓门卫有一张胆怯的脸

你的红脸服务员,因傲慢而充血

你的接到下岗通知的农药厂老李的尘埃、药粉

据我观察他惊慌得没有细节



你的工程师颅内的深坑犹在,他仍然

被淡淡的文字和符号,无穷无尽的数据缠绕



撕裂一个小职员的蔑视没有

被你真正地“吞下,又滋养着你”

你没有将心中的重量交出来,就“向后转”了

你的身后一片空白,空白中

只有你的葡萄藤你的小小女儿



同时,那些无形地活在我们中间的人

使我们的目光发蓝、发亮

你调准了你亲切、质朴的歌喉在无数个城市之间

唱来唱去,唱得那么感人

而我喃喃地嘀咕着,仿佛要同你交换隐私





●三盟集:王维来信



秋天的菩提树叶

落在空荡荡的院落



静在青松松涛里的泉声

菊花绽放出疼痛



绸缎更换深蓝的棉布

经案、药臼与绳床



回头怅望一千里的鸟道

掌心里写下病句



绕过永远也找不到的

明晃晃但没有榴花的石榴树林



管弦拨动柳色,出任了

敌方委任的官职
发表于 2019-8-17 02:21:35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一个人的诗歌,享受一方私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0-15 12:34 , Processed in 0.056152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