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203|回复: 0

[原创贴诗] 参选第五届国际诗歌奖稿件+杲子+《诗剧——逃兵》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1 15:49: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改编自莱蒙托夫同名诗
第一幕
(野战场,夜雾濛濛,枪声时作。远远落在队伍后面的加仑,鬼祟地四处张望。猛然,他一把抛下刀枪。)
    天哪,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唇干舌燥,浑身乏力。
父亲和两个哥哥已然牺牲;
在我周围,处处血尸横地。
幕外音  为你的父亲和哥哥报仇雪恨,
快振作起来呀,加仑!
    这是从哪里来的声音?
沙场浑似一座热闹的坟。
——别让我死呀,我还年轻;
上帝,保佑我远离残酷的战争。
我有母亲,她已是老态龙钟;
还有妻子,这个善良的女性,
一定又跪在神像旁,求我太平。
幕外音  加仑,别忘你肩负着沙皇的使命;
“为自由献身!”牢记这神圣的呼声。
    拾起刀枪,重新振作?
不为父亲和哥哥报仇雪恨,罪过?
天哪——不,这不是我的错,
我心力交瘁,禁不住战争的折磨。
何况,父亲和哥哥战死沙场,
母亲和妻嫂都是女流之辈,
没有一个男人撑着,
她们往后的日子……
父亲和哥哥哟,原谅我,
我逃避战争,并非贪生怕死!
幕外音  加仑,你别为逃跑找借口,
你为父亲和两个哥哥收尸没有?
兄弟们,快追赶这个逃兵,
让我们的英魂缠住他,永不放手!
    夜雾笼罩着沙场,阴森可怖,
像给英魂们披上惨灰色的丧服。
可怜我拼命逃跑不敢稍息,
胜过苍鹰追逐下的野兔。
——我有何面目去见母亲和妻子,
还是暂去投靠朋友塞林姆。
第二幕
(加仑朋友塞林姆家里,微弱的灯光似乎马上就会熄灭。主人卧病在床,形容枯槁。)
塞林姆  难得一见的客人哟,你是谁?
是谁,肯屈驾到我——
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兵家来?
    塞林姆,是我,你的朋友加仑。
几年不见,你咋病得这么沉?
塞林姆  加仑,你这么快就回来啦?
战争——莫非,战争已经胜利?
    胜利?胜利——
朋友,你叫我怎么回答你呢?
我们在峡谷中厮杀两天,
父亲战死,两个兄长也阵亡。
只余我一人从荒原逃生,
唇干舌燥,无食充饥肠,
循着豺狼留下的踪迹,
擦着锋利的荆棘树丛,
我孤苦伶仃地逃回家乡。
老朋友,我们已经彻底完蛋,
我们毫无获胜的希望!
收留我吧,好朋友,
让我伺候在你身旁。
塞林姆  加仑,你应该知道,
为这场战争,我付出我的健康,
现在,又添上我的生命。
就为听到胜利的喜讯,
我含着最后一口气守盼黎明。
谁知道,在战争的关键时刻,
我最信任的朋友要做逃兵!
加仑哪,就算上帝亲闻你的苦衷,
他也绝不会大发慈悲;
你这个可耻的懦夫,
即便钻到阴间也会遭鬼唾弃。
只恨如今我动弹不得,
就罚你马上离开,
迈出对你不表欢迎的门槛,
永不再来!
第三幕
(加仑黯然步向自己的小屋;往事似掠过眼前的幻梦。)
    妻子哟,快快举起
你那双娇嫩的臂膀,
你出征的丈夫就在家门外,
已感受到你拥抱亲吻的热烫。
你情意绵绵的抚慰,
将在我体内重新注满活力,
一扫我如今的颓唐。
——不就是我魂牵梦萦的爱妻,
在屋里把那首老歌吟唱?
    月儿浮游,宁静安详;
年轻战士,走上沙场。
神枪手把子弹压上枪膛,
痴情的姑娘轻声吟唱:
心上的人儿哟,你的姑娘
跪在神像旁,为你祈祷,
她祈祷你载誉归来,
但绝不可临阵脱逃,
山盟海誓不求你句句做到,
但愿你骁勇善战百折不挠,
她不堪耳闻你为自由献身,
更不容你手沾鲜血变节逍遥!
月儿浮游,宁静安详;
年轻战士,走上沙场。
    一样的歌,不同的味,
我真是又急又愧!
爱妻的拥抱不再温馨,
我征夫的眼里浑是酸泪。
母亲的家就在对门,
她是我唯一的救护神。
……
母亲哟,快开门,
我是个苦命的飘零人,
我是你的小儿子加仑。
穿过生死一瞬的弹雨枪林,
我好不容易回到你身边,
只为侍候你的晚年。
    就你一个人?
    就我一个人。
    你父亲和兄长们呢?
    都已为自由献身!
    你父亲和兄长们血染疆场,
你却不为他们报仇雪恨,
甚至不为他们收尸,
就自顾逃回家门,
你大丈夫的气慨何存?
你给我滚远!
我决不让一个懦夫,
来玷污我的晚年!
幕外音  加仑彷徨于熟悉的庭院,
形影相吊真是凄惨。
他抬头望望故乡的夜空,
滚滚乌云正在聚敛。
绝望的他猛地拔出佩刀,
长啸一声竟自腰斩。
这具为人们所不齿的尸体,
只引来一群嗡嗡的蚊蝇,
把从伤口流出的脓血叮食,
算是为他超度亡灵。
逃兵的孤魂总是惊恐不安,
远远避开正义的目光。
他每天深夜总会敲击窗棂,
并恳求让他进房;
但一听那首激昂的老歌,
他就会立刻抱头鼠窜,
一似他从弹雨枪林中逃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21 06:42 , Processed in 0.05496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