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82|回复: 0

[原创贴诗] 大暑时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21 09:12: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url=]转载[/url]


大暑
当太阳到达黄经120°时,斗指未,节交大暑。
大暑,是二十四节气中的第十二个节气,
这时正值“中伏”前后,是一年中最热农作物生长最快的时期,
大部分地区的旱、涝、风灾也最为频繁,
抢收抢种,抗旱排涝防台和田间管理等任务很重。
大暑时节,萤火虫卵化而出。
天气开始变得闷热,土地也很潮湿;
时常有大的雷雨会出现,大雨使暑湿减弱,天气开始向立秋过渡。
大暑时节,是华南一年中日照最多、气温最高的时期,
西部雨水丰沛、雷暴常见、30以上高温日数最集中,
华南东部35以上高温出现最频繁的时期。大暑也是雷阵雨最多的季节。
高温多雨对农作物生长有利。
苏、浙一带有“小暑雨如银,大暑雨如金”
“伏里多雨,囤里多米”“伏天雨丰,粮丰棉丰”“伏不受旱,一亩增一担”的说法。
大暑一般处在三伏里的中伏阶段。
这时在我国大部分地区都处在一年中最热的阶段,
而且全国各地温差也不大。刚好与谚语:“冷在三九,热在中伏”相吻合。
大暑之后便是立秋,也正好符合了物极必反规律。
大暑节气,我国除青藏高原及东北北部外,大部分地区天气炎热,
35的高温已是司空见惯,40的酷热也不鲜见。
大暑期间的高温是正常的气候现象,
如果没有充足的光照,喜温的水稻、棉花等农作物生长就会受到影响。
但连续出现长时间的高温不雨天气,对水稻等作物成长十分不利。
长江中下游地区有这样的农谚:
“五天不雨一小旱,十天不雨一大旱,一月不雨地冒烟”。
伏旱区持续的大范围高温干旱的危害有时大于局部洪涝。
此时节,除长江中下游地区需要防旱外,
陕甘宁、西南地区东部、特别是四川东部、重庆等地也都年年防旱。
和其它节气一样大暑有大暑的习俗
民间有饮伏茶,晒伏姜,烧伏香等习俗。
送“大暑船”活动在浙江台州沿海已有几百年的历史。
“大暑船”完全按照旧时的三桅帆船缩小比例后建造,船内载各种祭品。
活动开始后,50多名渔民轮流抬着“大暑船”在街道上行进,
鼓号喧天,鞭炮齐鸣,街道两旁站满祈福人群。
“大暑船”最终被运送至码头,进行一系列祈福仪式。
随后,这艘“大暑船”被渔船拉出渔港,然后在大海上点燃,任其沉浮,
以此祝福人们五谷丰登,生活安康。
台州椒江人还有大暑节气吃姜汁调蛋的风俗,
姜汁能去除体内湿气,姜汁调蛋“补人”,也有老年人喜欢吃鸡粥,谓能补阳。
在大暑节那天,莆田人家有吃荔枝、羊肉和米糟的习俗,叫做“过大暑”。
大暑节那天台湾地区,亲友之间,常以荔枝、羊肉为互赠的礼品。
大暑节,
台湾地区东北海域有鱿鱼,基隆外海有小卷、赤宗、彰化海域则有黄鳍鲷等捕获。
这个时节的凤梨最好吃的时期。
另外六月十五日是“半年节”,由于农历六月十五日是全年的一半,
所以在这一天拜完神明后全家会一起吃“半年圆”,
半年圆是用糯米磨成粉再和上红面搓成的,
大多会煮成甜食来品尝,象征意义是团圆与甜蜜。
山东不少地区有在大暑到来这一天“喝暑羊”(即喝羊肉汤)的习俗。
广东很多地方在大暑时节有“吃仙草”的习俗。
仙草又名凉粉草、仙人草,唇形科草本的药食两用植物。
大暑是乡村田野蟋蟀最多的季节,
中国有些地区的人们茶余饭后有以斗蟋蟀为乐的风俗
大暑处在中伏里,全年温高数该期。
洪涝灾害时出现,防洪排涝任务急。
乡亲们正给春夏作物追肥耪草,防治病虫害。
给玉米人工来授粉,使棒穗上下籽粒整齐。
给棉花修枝打尖、追肥治虫锄地松土。
大搞积肥和造肥,沤制绿肥。
乡亲们忙着雨季造林,成片零星都栽齐,早熟苹果拣着摘,红荆绵槐到收期。
预防家畜高温中暑,查治日晒(病)和烂蹄。
矾水泼洒盐水喷,预防水中缺氧鱼泛塘。
大  暑,天上的日头像带着毒气的蛇信子,
舔在人的脸上,人的脸就起皮、发紫,火烧火燎地疼。
连风都被太阳晒得晕头转向,气息奄奄。
村子里,树林里,田野里,到处翻滚着白花花的热浪。
大暑节气,百虫知暑。最明显表现的是蝉;对节气特别敏感。
它们不仅在树上鸣叫着,
还在苞谷、高粱、棉花等的叶片后面或茎秆上啦啦地唱,放大着夏天的酷热。
蟋蟀,在草根下不知疲倦地左右翅相刮,簌簌簌簌,簌簌簌簌,
音阶短促而连绵不断,如急雨拂过,漫进庄稼深处。
穴土而居的蝼蛄,短翅,四足,善鸣的雄者藏匿得很隐秘,
呵呵呵呵地叫,常被说成蚯蚓的歌唱。
受了惊扰的蜢虫星星点点地飞起,嗡嗡嘤嘤。蹲在地里,
你可以仔细地听这种没有章法的合唱,大弦小弦高音低音。
而布谷鸟,在很远的高处,依然如故地催人勤奋。
田野里,玉米一片浓绿,正在扬花吐穗,粉红的嫩须在阳光照射下,鲜亮透明。
随风摆动,就像一名亭亭玉立的姑娘在地里翩翩起舞。
肥大的叶子上,在阳光下闪着微光,湿漉漉的夜露,
风一摇,露珠就顺着粗壮的秸秆滚下来。
黄豆长势很好,密不透风的垄沟都让豆叶子遮挡得严严实实,
黄豆孕荚了,一簇簇地藏在厚厚的叶子下面。毛茸茸的。
花生秧子上也已经开出了小黄花儿。
绿豆已经开始成熟,“一喷儿”“一喷儿”的,需要及时采摘。
丝瓜、黄瓜、倭瓜、豆角、辣椒等,比着为风和光的恩赐而表现出色。
高温多雨,正利于草木生长。庄稼和野草在比赛。
无论如何刈伐、践踏甚至施药,
野草长得一点儿也不差,
特别是在地头、沟壑间,没有肥水,碎石相间,反而郁郁葱葱,甚至超过了庄稼。
香附子杂在高粱红白的根须间,细长的茎秆举着紫色的穗状的花,
努力地去承接从高粱叶缝中漏下来的光芒。
野草把田头小路都埋了,黄唇鸟雀们不时飞鸣而出。
不过,这个时候的旺草正好可以做绿肥。
一池莲花,
拥在烈日苍穹,
点燃一盏盏火红。
水上荷叶连连,
水下藕节丛生。
河塘里的荷花最美,开放的,半开的,游动在荷叶上的水珠。
趴伏在叶上的青蛙,一跳,把浮萍砸伤一个水圈,很快,浮萍就又围拢了,
而青蛙在不远处顶出头,眨着眼,浮萍一片一片地掉。
如果是雨后的傍晚,
可以实实在在地听取蛙声满足塘面,还有点点萤火虫,披着月光。
和庄稼们一样,梨、枣、核桃等也可着劲儿地膨胀在风光中。
百合长在山上,绽放在草木之间,白得像天上的云朵。
山里的小伙子约会情人不用去鲜花店消费,
上山采几枝百合,就能获取女子的芳心。
山花,漫山遍野,房前屋后都是烂漫的山花,
山风一吹,飘来阵阵醉人的花香,
撩拨得山里的男子吼几声豫剧,
撩动得山里的女子唱几曲山歌,
招惹的采花的蜜蜂飞来飞去,撩拨得花间的蝴蝶翩翩起舞……
荷花是冰清玉洁的窈窕淑女,
是清水出芙蓉的生命咏叹;是池塘献给夏季的清凉,
让口干舌燥的夏天多了些许阴柔,
多了几分湿润,多了几分妖娆。
百合是百花园中的仁者,是居庙堂之高的君子,
一尘不染的廉士,是大山写给夏天的诗稿,
是天际泻下的流云。
荷花、百合虽然秉性各异,它们都是大地捧给夏季的礼物。
夏天的大地上如同一张油光发亮的宣纸,
乡亲们在纸上埋头写生,金黄的早稻,翠绿的玉米,
都被画成垂直的线条,田野被描摹得辽阔旷远。
一只蚂蚱停留在一棵饱满的稻穗上,稻穗有点倾斜。
画稿的一角,一位老农给玉米施肥,几滴汗水从脸上滑落在地,
拖出一道虚线,被大地吐出的热气蒸发干净。
稻地边上长着一棵李子树,像农人撑开的一把黄伞,
在大暑的风中肆意张扬;吊足了孩子胃口的李子,
红得像山里娃娃的脸蛋,向垂涎三尺的孩子陪着笑脸。
山雀儿扑楞起飞,摇落一地金黄。
乡亲们不用爬树,顺手捡起几颗李子,如同捡拾遥远的童年。
夏天连生长的瓜果蔬菜都满怀激情:
黄瓜、豆角、丝瓜开着花儿,结着果儿,
碧绿的藤蔓缠在一起向上攀爬,孕育出脆生生的果实,
它们脚朝上,头向下使劲儿成长;
鸡蛋一般大的核桃已经缀满了枝头,
孩子们迫不及待地吮吸着青皮核桃里边还未成型的果仁;
雏鸡在草丛中啄食蚯蚓,小牛犊在地头撒着欢儿,
蚂蚱和蝉儿还有许多叫不上名字的虫子此起彼伏地唱着……
勤快的孩子在玉米地里拔一背篓猪草。
大暑里的暴雨,说来就来,
几道闪电,几声闷雷,人还没有反应过来,
一场暴雨就劈头盖脸砸了下来,砸得村子里人呼马叫,
砸得院子里鸡飞狗跳,砸得房上的瓦片拍拍作响,
砸得房檐下的渠沟直冒水泡。
海拔高的山上,暴雨中还夹着冰雹,
连坡地里的玉米都被砸得躺在地上,
等天晴了人再一棵一棵搀扶起来,
就像搀扶不小心摔倒在地的孩子。
大暑了,斑鸠唤雨,丝瓜梅豆爬满了架,一串串小葡萄吊在藤上,
村边菜园子里浓荫碧绿,淡黄、浅翠、浓绿、深红,各色相间。
豆棚瓜架,高高低低,热热闹闹,错落有致,黄瓜、丝瓜都爬满了竹架。
一畦一畦的韭菜,长得十分稠密,有的已经开花了。
蝈蝈、促织、蚂蚱们藏在菜棵里,躲在草丛里,
不甘寂寞,弹奏着各自的琴弦,此唱彼和。
边上那些几棵果树,渐渐丰满的青果挂满了枝头,
一嘟噜一串的葡萄,鲜绿挂霜,弥漫着一种新鲜的气息。
墙外的瓠子,一条条嫩蔓爬满了墙,马上要开花。
地头儿上的野花,黄的,粉的,紫的,开得都很低。蹲下来看,
会发现它们都很灿烂,仰着脸儿在风中笑……
燕儿坐在梁上呢喃。
棵槐树阴凉如盖,伞一样护住半个房顶。
夜晚,躺在夏天的房顶上看星斗摆下的八卦。
生机盎然的田野,蓊郁的青纱帐,袅袅的炊烟,
还有鸡鸣和犬吠,井台旁汲水的轳辘声……这一切都漫散出无限淳朴的生命气息,
这一切都在季节的轮回中运化着。
黄昏里蝙蝠低缓的飞着,好象伸手可及,
又象在逗孩子玩。
月下乘凉,卧看星斗坐吹箫;
鹭鹚偷着踏上船来睡觉,
大暑的风被夜来香渲染,
箫声,飘过月光的栈道,
积成一涧清溪。
流星雨,划破了银河的宁静,
诗情,神游进桂树的枝叶中。
大暑,是乡村最有风情的季节
猪猪最会享福,吃饱喝足了,懒洋洋,躺在猪窝里,
舒舒服服地袒着大肚皮,小尾巴一甩一甩的不安生。
夏日黄昏,也是别有风情的。
下晌收工了,乡亲们用淳朴的微笑打着招呼。
孩子们嬉闹着,蹦蹦跳跳从街上跑过去。
倦了的鸟儿也呼叫着归巢,牲畜们踢踢踏踏着回圈。
炊烟慢慢从房顶升起,又渐渐散开,与西天晚霞融合互相映照。
凉爽的晚风徐徐吹来,传递着此起彼伏的欢笑……
馨香沁人的茉莉,天气愈热香气愈浓郁,给人洁净芬芳的享受。
大暑,生机勃勃的大暑,正孕育着丰收,孕育着画意诗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8-20 12:08 , Processed in 0.05010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