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279|回复: 1

[原创贴诗] 参选第五届国际诗歌奖稿件+沙蝎作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10 02:12: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沙蝎@ 于 2019-7-10 10:19 编辑

沙蝎自选诗十首

作者简介:沙蝎,诗人,真名唐云,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兵团作协会员,鲁24届高研班学员;70年代生于四川营山,退伍军人,现居新疆图木舒克市;主张诗写从低处出发,从现实、民生、生存等入手;曾参加《诗刊》靖江座谈会、兵团第四、五届青创会,主要作品发表于《诗刊》等,入选多种选本。
诗观:突围名利的刃口,将更优秀的笔触伸向时代更广阔的痛楚,抵达诗的风骨。

大雪

银色舞裙给冬天带来暖意。
我看见的树身是
姑娘美艳绝伦的裸腿。晃眼在曼妙中,
我像觅食的斑鸠
扒开地上遗落的一层层鳞片。

循着那条黑色的道路,我听见
田野从慵怠的梦中醒来。
坎土曼和冻土的交响乐并不美妙,
但让人振奋。是的,

谁拥有此刻谁就拥有
万亩福祉。谁在大雪天心痛谁就能
得到上天的眷爱。
分开雪幕我看见暖饭盒

正朝这边扑来。
尽管大雪覆盖了此刻。但她美丽的
眼睑,眼睑中的道路却
依稀可见——

雾中的羊群

一群穿蹄子的云被冬神牵引,
被浓雾浩荡出真身。而寒冷正拖曳过地平线。
迷蒙中,我发现一条牧羊鞭已垂下,
勾住马眼睛产下的灯盏。

瞬息,我感到温暖在靠近。
福祉正向我穿雾而来。此刻世界恍惚如梦,
我看见冬天正被某个事物点燃,
并燃烧至天边。像牧羊人体内那条

永不知疲倦的戈壁路……
当浓雾隐退,我看见一群毡包突然窜出地面,
这冬天里的地火正被
一群壮实的哈萨克女人烧旺、蔓延······

晚上八点:牧场被毡包燎原。
但牧羊鞭、马匹、穿蹄子的云却安静下来。而栅栏内外,
生活在反刍。不,
生命在反刍。

秋天里的羊群

日子渐枯,牧人的脚步更慌了。
荒原上,羊群像叹息。
我看见一条河远逝,
枯草正在为镰刀举行葬礼。

荒原更荒。空空的栅栏落在原地,
像谁,不愿带走的遗书。
落霞寒冷,这遁鸡遗落的翎羽,
此时正被暮色收藏。

时值晚秋,冬天的蹄声更近了。
当牧人脸上刮起霜风,
我看见地窝子,
这世界最后一支香也

熄灭了——

雪地

没有寒风的戈壁。积雪:
唯一的布道者。一串凌乱的羊蹄印,
贴地倾听的耳朵听见
马背上:一条泥泞路在荒野寻找尽头。

积雪覆盖下的荒冢,
一个顶着白色被子御寒的人蜷缩在
胡杨树下。荒野充满孤寂,
但墓碑在眺望——

几株枯苇紧贴着墓碑,
那弓腰、衰弱的样子像极了
患有腰疾的老牧人在雪地里蹲久了,
扶着牧羊铲艰辛着,站起来

倾听远方。然后抖抖寒,
扎紧腰绳爬上马,将羊群赶到天上。

老鹰和羊群

一只老鹰蹲在河滩上回望,
在随它低下来的天空里汲取生命。
它很悠闲:看羊群从它锃亮的瞳仁里漫过
像迷上翅膀上扯下的云朵。

青草葳蕤。沿着羊群的嘴唇
一路冲向悬崖、山顶。牧羊鞭在青草头顶指引。
和蹲在河滩的老鹰一样,
羊群有时也会把自己赶到天上——

最先唤醒世界

在每个春天莅临之时,那唤世界
最初醒来的,不是枝桠上的惊奇;也不是
少女细腰上的微风,更不是
动物们被羁押了一个寒冬的欢快声

根在泥土下暴动。一寸一寸地撼动
世界,把孕育一个冬天的啼哭
抱出地面。在泥土黑色的产房里

手术刀、止血钳奏出的琴声
多么美妙。此时,被幸福的阵痛淹没

太阳是一尾帯火的鱼

太阳是一尾帯火的鱼——
它时常逡巡在夜晚的海底,向深处
征讨,用黑暗
作镜子,向天空投射出反光。我们是它
黑色幽暗里,迷途的珊瑚
有根也好、无根也罢,都是我们
活着的病因。它在为我们照亮一生的路途

这受难的启示。它时常上当,被我渴望
光明的鱼饵诱惑,咬住黎明的断钩

为了捕获更辽阔的光明
我多次把它钓出海面,又多次放生

候鸟

牧人转场。一群大雁
拖曳过雪山,把天空踩成一条
迁徙的路。云
浩荡过山尖如群羊奔腾。

短暂的弥漫。十一月的沙尘暴,
羊群奔跑的蹄子溅起的
碱土转瞬消失。一条长虹划过黄昏拖曳在
雁群身后是牧羊的鞭子,
生存洗亮的闪电。

群鸦归巢。宁静把
黄昏拧入夜晚。我感到落日停留在
雪山背后的空地上。像一个
被炉火烤暖的,
暂时搭建的简易蒙古包。

宁静把每一个疲惫的身体
拧入酣声。月光下,
一个牧人冰凉的影子穿过戈壁
穿过我。如同进入
悬崖上,一只掉队大雁的梦。

雨中天使

美是这个下午唯一的主宰。
这里雨点敲击着。
刺瑰花响成一件自己的乐器。
我看见天空一再
放低,直到放低成一个绿色露天舞台。

...那里骏马驰骋,训鹰在飞。
训鹰穿过密集的胡杨林又转瞬徒劳飞回,
驻留在戴着皮手套的手上。仿佛

音乐戛然而止。自然的舞台上,
那些谢了的刺瑰俏立成时间
美妙的节点。我陶醉在神赐予的节点上,
看紧握的粉拳轻捶着万物。

尽管天使体内储满沙尘暴的掠痕,
但摇篮曲的余音
还在。爱还在—我,万物酣睡在美中,

雨滴闪耀,是我们梦中
流淌的哈喇子。我们美成自己的岸。
而岸由刺瑰编织而成—

黑夜中的夏窝子

疲惫让夜戈壁的梦醒着。
凉风掠过,盛夏在梦中随风翻动身体,
像群羊囫囵吞下的鲜草。此时,
正被时间反刍。牧人蜷缩在夏窝子,

像一只蜥蜴瘫睡于洞穴中。
偶尔有鸟叫声蹦出深夜的骆驼刺丛是
戈壁疲倦已久的梦话。寂静被鸟叫声弹远。
鸟声:一根滑向远方的绣花针。

短暂的惊鸣。转瞬间,
戈壁又步入了惯有的静寂。但夏窝子醒着,
像一条半卧的警惕的牧羊犬。
而烛光闪烁:牧羊犬瞪大的眼睛。

苍凉。死寂。希望——
牧人醉在戈壁醒着的梦中。
而羊群如船,离黎明之岸不远。

 楼主| 发表于 2019-7-12 11: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候诸位师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20 11:35 , Processed in 0.058163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