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44|回复: 0

[原创贴诗] @傻人世界(2019选10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3 16:21: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幸福时代

那些年,天空,到处是白天使
和黑天使。他们飞过来

飞过去,无所事事。我和童年
阿云,拿把弹弓,追着他们打

从早上起来,一直到太阳落
我们几乎不做其他事。周末

也不做作业。从东山追到西山
从没看到他们,停下来过

落树梢,或者石头上,什么的
湖水中也看不到。他们躲闪着

在天空里。他们从来不看我们
好像飞,就是他们唯一要做的

我们父母,也从来不管我们
那时,大人有大人事

只要肚子饿,回家有饭吃
我们也不管他们是革命,还是

在勾心斗角,结党营私
我和阿云发誓,一定要打下

一个天使。把他带回家,好好
养着。飞那么久,他肯定累了



@水熊虫和它的芯片

人们,失去身体的光,打在我身上
这么短暂。无法肯定,它是否曾

容于——人世,卑微。在我就要去
流浪的荒原,众多水熊虫,和我一样

没有宇航服。我们裸露的笑,满是
皱褶,沉默。在一首献给永恒的诗里

我们保有最少量的水,词汇。不能
预测未知,是这么诱人,刺激着

这颗星球。所有堆积下来的有关生命
有关爱的信息,在这一瞬间,撒向

无尽,遥远的虚空。而不是,朝里
向内,在一片芯片里,崩塌为纠缠量子



@空杯

在他的桌子,有一空杯
阳光透过,照着,苍白手掌

阳光,不会告诉,这光
在抵达这尽头前,穿越了多少

虚空。他手背上,汗毛
正开始柔和,舒润,像一株

沾满甜蜜,刚刚,从黑暗
走出,放松警惕的,捕蝇草

他喝完水后,带着他空杯
回到黑暗中,虚空里

听到一声叹息。他摸过去
那些晃动,在文字间,肉体里

的灵魂,苦灵。他们
挣扎。他们,深陷自个空杯

那倾倒月光的人,多美
他站松树脚,像一滩,活着

流动,泉水,进入磐石
又自动,离去。可这杯子

从他手中。掉落,破碎
在他脚下,在他梦里

一次次,又重,复原
在神的桌子上,有一空杯

我们正透过,照他手掌
苍白。在神的桌子上

有一空杯,里面
容满——慈悲,泪水,和我们



@灯塔水母

它包裹着的,女人,它包裹着的男人
红色灯塔,暴雨后,悬崖上的灯塔

飘逸,迷幻。无法区分的形体,灵魂
生个孩子,写首诗,我在大海的

苍茫上,调戏着时光与衰老。死亡
算什么?百世,千世,同堂,高居

是什么概念?在灯塔水母殿堂中
神,普通,不能再普通。如果不性爱

不繁殖,光写诗,那就让我去死
可惜你看不到。隔着显微镜,读到光

读到返老还童。你就误认永恒
误认慈悲,与情色的力量。就像每次

我误认误读你一样。永远,春满
人间的女人,一转,再转,怡丽肉体



@悬崖上的挖机

走了很久路,周末,我来到
一座悬崖下。陡峭,崖壁

像一堵墙,直冲天际
阻断前行路。它伸出,弯曲

松柏。干净泉水,倾倒而下
潮雾,升起。一只孤独

的鹰,在悬崖旁,风里
巡视。沿着山谷,它被不断

上升的气流,托起,瘦骨
嶙嶙的胸,和黑色的,翅羽

正当,我准备回转。我猛然
看见,一辆挖机,在高高

崖壁上。它停在那,一动
不动。我看不见,驾驶室

到底,有没司机。它停那
多久啦。是去,吃午饭了?

我勇敢无畏的,开拓者。我
真想爬上去,爬进驾驶室

坐坐。刚才,那鹰
——仍在。安然,盘旋

而我们勇士,哪去了。还是
伏在,驾驶室中,瞌冲

还是,在我旁边的树林
小解。还是——我?——我



@跳舞的蚜虫

它们布满,一座又一座,绿色城堡
朝向天空,最近地方。我相信

它们能听见,神的呓语。一动
不动,这群虔诚僧侣,一整天都不

换个位置。它们拉的屎,有着
蜜糖般诱惑,和某些肥胖,吃素

政客,一样。分不清,风动
还是它们在动。它们中一些,偶尔

忽然,摇摆一下,短暂,而富有节律
就像政客们,偶尔,抽动的脖子

这些,流动的绿色血液,多美
美过我的文字。它们是真正的沉默

大师。我无法深入其中,无法被
一只带翅膀的细叶蜂,选中。它做

木乃伊,可万世不朽。可惜,我
无法跟上它的飞翔,不然,我会看见

一座存满伟人的殿堂。他们偶尔
仍会跳舞,在我不注意,看他们的时



@白粉笔

夜晚来临,他出了门。星星坐落荒原
只有他,和一群鬣狗

尾随,跟踪。这群鬣狗
不能察觉,这空气般虚无人的存在

吞食腐尸,甚至围攻丛林之王
善恶,美丑无法影响,它们吞咽速度

僧侣念着佛,它们连经书都已吞下
小女子身怀,未怀,它们吐出

满饱花香。血肉,并非所爱
骨骼才是最佳。灵魂居所,毛发净无

他多次感觉,它们所养。在月光下
撒欢。有时,他真以为,自个不过是

在放牧一群无害的山羊。它们
偶尔也会舔食少量泥土,和青草

压压,胸腹间,翻滚的戾气
这是他,所不能及。一辈子,吃素

却每每需靠一粒解食丹,一名女子
图册,他才能安睡

草丛,乱石,他一路捡拾
它们身后,一条又一条,白粉笔指向

他清楚记得,这条是大象的,那
条是取经人的。这在他,写黑板时

他会感觉出。有时,他会转过来
告诉我们。有时,他什么都——不说



@观察者

“让你看到你所想看到的”
事物,呈现出的双性,令人惊恐

被观测的物件,又从何得知
每一个观测者都会在一首诗中

看到不同粒子,不同的波
这世界竟然也跟着混乱不堪

“看我的人改变了我”“不看
我的人也改变了我”在一枚石子

中贯穿意识,不再只是疯子
专利。诗人所为。一束光有两

幻象。翻牌时,牌还在变
甚至,翻开时,也还变

只是此刻,观察者已走开
“城头变换大王旗”等五分钟

和等一分钟,肯定会不一样
一首过去诗会因你到来而,不同

一个过去人,会因你的念想
或生或死。可要由此突生爱意

提前还是拖后,时间在里
空间在外。宛若汤汁,所有物件

包括,观测者自身,依然
无法摆脱,当初的创设,与混沌



@傻人世界

“世界,终以随意,彰显”,这骑
在大象上的人,走在沙漠,滚烫

沙子上。走在甘泉,深邃,星云里
它们混乱,不堪,如同生活

令人苦恼,忧伤,绝望。像个无良
诗人。本性善良,摸不到,上帝

口袋里东西。黑洞中隐藏蛇
在这人类,起步星球,它看起来

和想象一样小,这美丽囚笼
仿若,芯片里人。“人类,一思考

上帝就发笑”这相关,这纠缠
安慰着,傻人世界里的,聪明人

也安慰着我,一个一想到你
就发癫,犯横,写字的男人。我

确信他们,已证明,我的无故
我的无缘由,我的无意义

不是你,我就不是个傻子。当我
骑着鲸鱼,遇见你时,我如此平静



@人蛛

他拉着一丝光线,斜斜下来
这栋建筑,附着了过多人

扬起物件。橡皮破损,气球
陈旧,药片白色橙色,迷幻

宠物和它们衣帽,还有无数
刷片。他一天又一天,在

窗户外。隔着一层玻璃,同
我们一块吃饭,睡觉,拉屎

100层小桃,想叫他进去
80层老李,想递杯水给他

60层天天,想剪断他的光线
他无动于衷,继续收集

和擦拭玻璃,进出大楼缝隙
日子长了,很难相信他看不见

我故意光着,爬在阿云上面
大喊大叫。只一次他把光线

紧紧缠绕,似乎厌倦。我们
则担心,他把他妻儿老小

带来。他们全拉着光线,在
我们外面忙碌,过活,无关

终于,有天他走了,屁股拉着
那细细光线,又斜斜上去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7-22 22:13 , Processed in 0.05026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