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267|回复: 1

[原创贴诗] 参选第五届国际诗歌奖稿件+和慧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17 19:50: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暴雨冲刷的人间(组诗)

作者:和慧平

■乡愁一片白茫茫

大泽之国。晚归的乌篷船
停泊在渐起的月色中央。露珠腥咸
几只蟋蟀用吴侬软语的乡音拉家常
梦里的乡音最美
乡愁一片白茫茫

■这暴雨冲刷的人间

乌云过境。一阵又一阵的狂风
携带着情感充沛的雨水强势来袭
布谷鸟的叫声落地开花
雨水追逐着慌乱的蚂蚁
蚂蚁归家

暮色四合。一道又一道闪电的鞭子
驱逐着群山
群山纷纷后退
暴雨如注
如注的暴雨杀人如麻

在夜色掩映下
这暴雨冲刷过的人间
多像遭匪徒洗劫过的村庄
睁大眼睛  不说一句话

■山的脊梁,流水照见自己的悲哀

青铜照见历史,流水
染绿青苔。一只鹰如菩萨端坐山巅
一只眼打量着遥远的前世。另一只眼
打量着今生的尘埃
风顺着山的脊梁流淌
从一只鹰到一具枯骨
中间需要走多少弯路
流水才能照见自己的悲哀

山之阴。时光的雕刻刀
正剔除肉身。青草弥漫
骨骼里开出细小的花朵
幽蓝的火焰腾挪跌宕,用风的舞步
摇曳着忽明忽暗的未来

■新年辞:伤口或桃花

你打开生死之门。舌头在冰雪上行走
白茫茫的大雾锁住你。梦魇如影随形
天空还没挤出半缕笑容
就被松针冷冷刺破

那些不堪的旧事又溢出斑斑血迹
伤疤总在梦里孤独绽放。桃花冷艳
一丝风穿过昨日
开始就是结束

你肯定舔舐了它。你以为它是月亮
因为月亮昨夜栖于枯枝
它翻着冷冷的白眼看你
冷眼看着不远处人世间的繁华

苦难被隐匿。悲伤其实有两幅面孔
生命是一场喧哗。一些人
爱过。恨过。欢笑过。闹腾过
然后静静离开

■过玉屏山访无住,不遇

本该是拜谒。我理当三天前就沐浴
净身。麻鞋鹑衣拾阶而上
不过,闻道无先后,道统终归一
你清心寡欲
每日在松涛声中礼佛
我声色犬马
每夜在肉蒲团上参禅
你积劳成疾
对着松风晨露大声咳嗽
殷红的血像杜鹃花
一朵一朵绽放在古佛青灯前
你手抄的经卷上
我对着一棵成精的栲树指腹为婚
这个幸福的女人,突然幻化为千万个
幸福过又狰狞过的女人
摇曳着数不清的鬼魅身姿
每晚一合上眼便来纠缠我
撕扯我,噬咬我
直到鲜血洇湿了我的梦境……

无住禅师,你清静无为
看惯花开花落,月缺月圆
我从万千红尘劫酒池肉林中走来
阅尽人间悲欢,世态炎凉

尘世太污浊。等了三百年
肯定有许多话语憋在心头,而此时
我突然不想与大师说禅
只想看一眼你手植的九蕊十八瓣
同时用衣袂拂拭一下
你衣钵塔上的灰尘

■尘世不过是镜中幻像

我献出虚无的皇冠。我把乳牙
埋进荆棘。土地沉默
荒草像谎言一样疯长
我无数次被现实暗算
杀伐之声是朵朵盛开的玫瑰
我用鲜血洗干净自己
趁肉身腐烂之前
我用力抛出骨头
纷飞的萤火虫托举着灵魂
幽蓝色的舞蹈却遭遇暴雨清洗

花瓣跌落
暴雨的马蹄踏碎黎明
零落成泥碾作尘
一缕孤独的暗香
于镜中缓缓升起

■蝴蝶在现实主义里大声咯血

沾满尘世的露水
一行人在披星戴月打铁
披星戴月打造一个坚实完美的寓言
头颅里煮着芳香四溢的鲜血
太阳沸腾。月亮熄灭
鹿鸣呦呦,惊鸿阵阵
蝴蝶在现实主义里大声咯血

信仰不如一块面包更直接
诗人幽蓝色的骨头一直矗立在巴别塔尖
小丑头上永远散发着魔幻主义的光环
长长马队驼来的不是布匹和盐
而是掩盖真相的厚厚尘埃和白雪

马蹄得得。天空被擦洗得太像天空
干净得像一个天大的谎言
就像一根松针不想去刺破
一个个五彩缤纷的虚假泡沫
你的嘴唇只能缄默
因为嘴唇是一朵被铁水浇灌的花朵
 楼主| 发表于 2019-7-7 22:28:40 | 显示全部楼层
请各位批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8-23 19:10 , Processed in 0.054954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