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321|回复: 4

[原创贴诗] 参选第五届国际诗歌奖稿件+俞昌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12 16:27: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俞昌雄自选诗十首

作者简介:俞昌雄,72年生,福建霞浦人,作品散见于《诗刊》、《十月》、《新华文摘》、《人民文学》等200余种报刊杂志,作品入选《70后诗选》、《中国年度诗歌》、《中国新诗白皮书》、《文学中国》等百余种选集,参加诗刊社第26届青春诗会,有作品被翻译成英文、瑞典文、阿拉伯文等介绍到国外,曾获“2003新诗歌年度奖”、“井秋峰短诗奖”、“中国红高梁诗歌奖”、“徐志摩微诗奖”等多种奖项,现居福州。



春日读虹影

自以为她是轻的
好比芦苇上漂荡的夕光
后来梦到水,悬于两条河的中间
一个溺死的孩子是那沉重的
浮标,对应着整个春日
她的帽沿藏着哭泣过的钟摆
而袖子里,有一道彩虹
便于蝴蝶爱上母亲的眼瞳

风信子的香气逼迫她转身
满城的乌鸦在寻找同一面镜子
我看见桃花的年历陷于
一部戏剧,正是她纵横千里
却又委身于一杆悲伤的秤
她脱下衣裳,那与乳房等高的
夜晚,身体是一枚坚果
而灵魂如一句轻巧的预言

这是春日显现过的最好的背叛
她坐在诗中,文字就是花史
她在雨水里点灯,在女巫的腋下
做梦,在虚拟的泛着弧线的
国度里相爱,她是萨朗波
我从未因此而尖叫:毕竟
这个世界仍有饥饿的光,从草芥
照到坟墓,由坟墓而闪现青天
2019.1.11



旋转的重量

被风吹落的樱花时而旋转
一朵是情人的眼眸
十朵,就是一座迷宫
溪涧由高往低,间或有水声
轻涌,透明,充溢着粉色的香气
往来不断的人群
他们谨慎,保持端庄,如樱花叮嘱过的
情人的另一副肉体
夹杂着羞涩,甚至是颓败
该开的都开了,少许的蕊被窥探
劝诫,风来抚它
那漩涡般的鼻息随某声赞美而
翻卷,正是那样的时刻
我看见我在自己的眼眶里翱翔
没有围观的人,只闪现一片林地
那古老的炫目的樱花
以露水靠近太阳的速度
迎接我,携着磅礴的光和那
不可预估的迷人的重量
2019.2.7



夜宿高罗

海醒着,水波荡漾在夜里
远处的灯塔因它而漂浮
渺小的村落在蠕动,那是高罗
偶有蝙蝠飞过,某扇窗子里的人
恰好忆起深渊里嘶鸣的金鲳
海是前世的海,陈旧
空茫,黑漆漆一片多像
村落里的人在梦中呼喊过的
海神,我躺在它的身边
肉体的重量正在减轻
夜晚拿走了它该拿的那一部分
孤独的树,废弃的船桨以及
缠绕中的渔网的反光
这是高罗,村落里的人把梦
装进透明的贝壳,要它
长鳃,在黑暗的弦上舞蹈
我几乎看见了这一切
凝结成块状的,软软的一堆
谁也动弹不得,可是
村落里的人早已习惯海的声音
那巨大的肺叶,顺从于夜的传说
如果站在峭壁的高处看
大海的黑反而小于门前的
雨靴,窗棂下从未挪位的浮标
它们的主人,鱼群般
潜伏于更深的黑暗当中
带着水气,将与蝙蝠互换晨曦
在一切变得更为宁静之前
在海的猜想中,在高罗
村落里的人都和我一样
把身体摊得平平的
如那等待翻卷的波浪,涌动
起伏,在夜晚的雪线之上
2019.2.9



西洋岛三章

只有在西洋岛才能看到霞浦的
第二副投影,这被我们叫作故乡的
地方,晨雾中的渔人忽隐忽现
每一座岛屿都将记住他们的脸庞
当海神戏剧般地留下寂静
而更远的远方,他们消失了的亲人
正以波浪的方式回归海岸
                     ——题记

1、

雾爬升,整座海域开始折叠
微微露出尖端的岛屿只停留片刻
它的下面,鱼群在追赶天堂
偶尔透出的那一束光
让我看不见大海,像蒙着脸的
朝圣者,等待牵引
在渺小的肉体与伟大的心跳之间

峭壁上的风再一次扑空
赶海的渔人在更深处
他们有梦,他们学漩涡的样子
在所有被称为水滴的投影中摸索

这是西洋岛,雾从身体里散开
我是另一张下沉的网帘

命运的重量全在水里,带着
绝美的弧线,变轻,轻是剥了壳的
哲学,如海的肌肤
一双孤儿的手在那瞬间想握住的
恰恰是它托起一切的蓝

2、

所有的船只都含着饥饿的光
那盘旋中的鸥鸟忽上忽下
大海的路径,最终要低于新长的鳍

那是金鲳,在更为隐秘的暗流中
潜行。阴冷,宽阔,无边无际
也像人世,汇聚的水与失散的水
游成一座迷宫,同时
它也在自身的肉体上敞开一片黑洞

多么惊险的方式!无人知晓
每一个日子都藏着这样的补丁
掀开它,一夜不够,一世也不够
因为一旦裸露,便是那向死而生的人

这是西洋岛,我如此渴望
那打进身体的波浪,我如此期待
它将回归,如渔人跪落起伏的故乡

3、

岸边的亲人哪,请不要追踪
不论春夏秋冬海神都以他自己的
方式,给予庇护,哪怕是岛屿
哪怕有过颤栗,而后露出明亮的瞳孔

起伏果然是一种天性
进退也是,前者比起飞前的蛹
来得更为泰然,而后者
接近于埋葬或滋养,那是海的传记
我为它划下暮色,它却视作晨曦

渔人从不管这些,他们吞下的海
都在陆地更远的地方发出轰鸣
他们活着的日子,都隐着巨大的投影

在这古老而磅礴的西洋岛
生活从来不需要模型,那空气中的
腥味,比一整座大海还要真实
那大海中扬起的片片帆影
比所有身体中的骨头还要坚挺
我能说些什么,我也不敢说些什么
2019.3.27



弹弓与灰鹊

石子高过发际穿跃河岸在柳树的
上端,擦着灰鹊的身体射向云层
那手举弹弓的孩子,紧接着摸出
另一枚石子,而灰鹊已掠过头顶

随风摇摆的柳条宛如灰鹊的影子
它飞过,弧线如一道被刻下的光
孩子迷恋着,想要命定中的飞翔
而捕获与杀生像石子背后的石子

灰鹊啊灰鹊,世间有无数的丧服
一层一层地剥开又一件件地披上
死人在活人中叫喊,活人仍躲避
那坚硬的石子,石子背后的弹弓

我有时凝视自己的手,介于石子
和弹弓间的手,雪崩一样倾泻着
大朵大朵的云从指甲上滚了下来
而那灰鹊扑闪着,直逼我的心脏
2019.4.21



闻养宗戒烟而写下的句子

把身体从一段气味中分离出来
点了几十年的烟,现在暗了下去
偶尔还烫手,像空气中
多出的一只打火机,滑落的灰
在食指和中指间爬行
你喊它,它也一动不动
如老琥珀里早已凝固的虫子
再也没有更好的去路
再也无需惊醒,那越来越短的
夜,就要被放回黑暗的盒子
你无意中会摸到空壳
另一个时辰,它又塞得满满的
分出去的烟都跑了回来
而那吸食掉的,逐日往下沉
一口气,两口气,就要到
最后的那一口,它越来越慢了
怎么办?没有当初的样子
也不像卜算师还原过的
命定的类型,那燃烧掉的都去
哪了?在一截日照中还是
隐在发亮的星辰里,十指空空
你等了很久,等那身体里复燃的
火苗,成倍地闪过薄薄的镜片
如雨夜的门扉下,一个
失散多年的故友,猛不丁地
在你身后喊——
“养宗兄,借个火吧!”
2019.4.5



蝴蝶中的蝴蝶

你是一列火车,穿过黑暗中的
隧道。四野的树只在
那样的时刻,萌发新芽

教堂顶端的鸽子雨水般
停顿,整座城市宛如一件
空心的器皿,而我走在路上
人群仅是一堆失去发音的字眼

你是薄纸上深陷的星辰
黑夜是散落的花朵,它们谦卑
几乎代替你耗尽了光华

多么隐晦的季节呵
雪线之上的迷宫,芳香是杀手
那躲于烛火下歌唱的人
身体一次次燃烧,心如灰雀

你是羽毛里逃逸的飞翔
喘着气,如云朵卸下的密语
一寸寸显现,托着三月的反光

令人倍感伤心的是——
我无法成为蝴蝶中的蝴蝶
春天原本就是囚徒
你高高在上,我却触手不及
2019.3.3


日出花竹

我们选择一个时辰,从万丈光芒开始
描述彼此的相遇,包括你怀中
壮阔的大海,对着苏醒的万物说
熬过黑夜的花蕊已扑向心尖上的晨露

高地上的栎树在风中改变了色泽
三两飞鸟若即若离,我们各自眺望
日出如巡礼,石头教会石头歌唱

这是花竹,在不需要观察孔的东方
世界重新亮了一遍,带着无比贞洁的
音色,你是伟大的,要我,要我

像红霞那样鲜艳,从海底升到额头
我们在颤栗中交换身体里的大地
从逶迤的潮水,到石头里翻卷的乡音
我是你新生的婴儿,哭着,并爱着
2019.3.23



观风亭散记

观风亭坐北朝南,边侧有
两棵老榕,垂须过地
过往的风时有重叠,裹着飞越中的
春光。多么美好的日子
你在亭边静坐,投影如风里
刚刚敞开的花朵的底片

亭上的飞鸟都不算飞鸟
机警,胆怯,它们和我一样
有着不可逾越的界线
你微咳,不同的叶片留下了
不同的斑点,只有风
可以辨识,我想成为的那一种

你是无数陌生女子当中的
那一位,有山水的轮廓
而命运的火苗耸动如老榕上挣脱的
蛹,春光无限,我突然明白
风可观,可捂,可藏,流萤尚未
依附,而身体早已化为异乡
2019.2.18



那最苍老的一天

中年是旧事物里被抠掉的斑纹
乌鸦的气味,午夜里疾驰的卡车的笨重
没有什么东西被卸下来
把道路从醉醺醺的火柴里移开
把孩子的手从糖果里抽出来
雨天总有不可思议的雾
母亲说过的,那最苍老的一天
雨水比玻璃的反光还要尖锐
什么值得恐慌?不是肉体
而是躯壳中早已被人挖出的坟墓
这又等同于那从未到达的一首诗
河流短于夜梦,明月小于故乡
我有第四十七颗星星的荣耀
但它遥远、冷寂,如中年的脸庞
胡子刮了又长,衣袖里的风
追着奔跑的马匹
直到身体里的某个部位成为灯塔
成为雕像,被视作永恒
那光明的字眼终于赶上了世界
我额头发亮,胜过帝国明媚的早晨
也对,在这繁华人间
树是空的,弯曲的河流也藏着受虐的
骨头。不要迷恋晨曦里迁徙的族群
那最苍老的一天
母亲仍梦游,我如漂移的云朵
什么也蒙不住,低矮的光从楼宇一侧
爬成高大的灵魂
唯有街角那一夜未眠的老男人
独自念叨着:苍穹浩大
深夜里的酒总比清晨的粥来得好喝
2018.9.6







发表于 2019-6-19 14:27:43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意的庞杂的想象力
 楼主| 发表于 2019-6-20 15:28:37 | 显示全部楼层
古冈 发表于 2019-6-19 14:27
诗意的庞杂的想象力

问候古冈兄!兄多批评赐教!
发表于 2019-6-30 20:23:12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知道需要19个字回复:阅:)
 楼主| 发表于 2019-7-4 16:58:26 | 显示全部楼层
刘洁岷 发表于 2019-6-30 20:23
看了,知道需要19个字回复:阅:)

问候刘兄!19个字太多了,一个字足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7-23 17:12 , Processed in 0.054576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