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52|回复: 0

[原创贴诗] 参选第五届国际诗歌奖稿件+李拜天《李拜天诗10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前天 09: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李拜天的诗


◎给小草读首诗

为了活在珍贵的人间,我必须低下高傲的头颅
按住内心的澎湃和诗歌,假装随波逐流
只有来到旷野,面对一棵棵小草
才能抛开一切顾虑和禁忌
像风一样自由自在。呓语、说笑、读诗,想大声就大声
想怎么读就怎么读。完全不用顾及任何人的感受和议论
那一片荒地,由于熟悉了我的声音
我每次到来,小草们都排成诗歌的队形
让我尽情的阅读

自从开始给小草读诗
我就彻底理解了那个对牛弹琴的人



◎  我经常把人生从这里搬到那里


为了避开尘世的喧嚣,我经常
把人生从这里搬到那里
铺天盖地的烦恼,总是尾随而至
迫使我,不得不再次搬离,就这样
我搬遍了全国各地,看透了人间冷暖
我知道,人生每搬动一次
岁月就沉重几倍,以至于积重难搬
于是我只好,侧着身子,钻进生活的夹缝
躲进自己世界。读书、写字
敲打意象。不为制造响动,只为拒绝庸俗


◎旧事


这些天,床几乎成了梦的舞台
一桩又一桩旧事在深夜轮流上演
看得我呼吸急促、心惊肉跳
我一会儿是旁观者,一会儿是亲历者
徘徊在清醒与混沌之间,不能自拔,冷不丁
还有人从往事中跳出来,手提恩怨
直刺我的心窝。吓得我,潜意识
仓皇逃窜,却又动弹不得。

回首过去,惆怅和慌乱都已苍老
时间之局牢不可破。或许唯有灵魂
不识大体,一直在梦中苦苦的挣扎


◎油菜花开

蝴蝶扇动翅膀吹来春天的消息
油菜花开唤醒苍茫大地
放眼四望。幻想郁郁葱葱
此时,我看到了绿油油的时间
由远及近在春光下摇曳
眼前的这种草本植物,虽然弱小
却健步如飞,穿越时空如履平地
历史上的这片油菜地啊
有多少壮士纵马穿过直奔沙场
又有多少志士曾在田间冥思
这片油菜地啊
老农们收了一茬又一茬
其实最幸福的还是他们
走在油菜茬垫起来的历史高地上
想不陶醉都不成



◎乱草时光

为了逃避审美和剪刀
它们躲到这里。虽然看起来
有点荒凉和杂乱。但又怎知不是
它们故意制造的悬念或假象
为了暂时远离喧嚣,一个冬日的午后
我来到这片乱草丛中,向每一棵野草打听
它们的故乡和亲人,它们集体摇动微风
吹走我的好奇。只在我的裤角上
悄悄留下几颗难以捉摸的词语
以示祝福。整个下午我都在拷问中徘徊
虽然我最终一无所获
却度过了一段难得的安静时光




◎ 植物园


我把童年串成一串落叶,秋天就远了
冬天就深了。太阳很好
往事没有融化的迹象。现实一岁一枯荣
铁打的园子流水的花,每一次季节的更替
都会落英一片。桂花取代玫瑰
梅花取代菊花,竹子挺立在寒风中
昙花一现的张狂开始迷失。

在我出发之前,一棵棵植物就抢先抵达
木兰、芙蓉、马尾松……
早已把天回塞满,草坪枯黄成一片
鸟鸣也被惊得落了一地。
植物占领冬天,场面
一片萧条



◎他乡


一旦离乡就像在沙漠里行走
踩出的脚印越多,留下的孤独越长
直至心酸消失在荒凉深处

滚滚红尘,到处都是陌生的欢笑
逼得慌张无处躲藏。哪怕是最小的微风
都能吹破平静的假象,内心摇摇晃晃

茫茫人海,有没有可以抹平伤痕的神医
匆匆而至的希望,经常冲垮绝尘而去
的绝望,让世界陷入混荒

我把苦闷打碎,再小心酿成惆怅
早晨一杯是隐藏,夜晚一杯是忧伤
千口万口喝仓皇


◎断桥

人潮退后,夜晚开始残破不堪
年久失修的内心,瞬间坍塌
平静的湖水伺机酝酿悲伤
借着模糊的视线,我似乎发现了世界的真相

也只有此时,我才算真正理解了断桥的意义
古代断送爱情,今天断送念想
长长的白堤啊,不知洒下了多少人的忧伤
最后才聚成西湖,汇成钱塘

当希望慢慢升起时,预示着巨大的
绝望将从天空滑落,世界一片漆黑
人间处处凋敝。凄凉肆虐,黑暗横行
狂风过后,世界只剩下一座孤山




◎阅读艰辛的父亲

并不是一开始,父亲的脸上就挂着严厉
沉默寡言的,童年的记忆是慈祥的
父亲,浑身上下总是悬挂着微笑和幸福
随着我们兄妹四人年龄和体重的增加       
父亲身上沉默的担子也越来越重

忙碌的父亲,比早晨更早
就出去了,夜晚一回家就被疲惫驮入梦乡
偶尔在家里遇到醒着的父亲
不是默默的蹲在屋脚抽烟,就是急匆匆
推着笨重的“永久”的背影

如今,父亲的沉默寡言里堆满了皱纹
一天一天的辛苦也变成了一根一根的白发
父亲老了,几乎是一夜之间背就驼了下去
我和父亲面对面坐着,我读着父亲,父亲读着远方
我第一次读懂了父爱的含义


◎絮絮叨叨的母爱

母亲总是絮絮叨叨自言自语
夜深了,对着仍亮着的灯光,母亲催我早点睡觉
天亮了,母亲拍打着静悄悄的窗棂,催我起床吃饭
天冷了,母亲提醒我多穿点衣服
天热了,母亲怕我炎热中暑

在母亲的絮叨里,我度过了童年
少年的乡下时光
在母亲的絮叨里,我出了远门,
走出了母亲日复一日的絮絮叨叨
那时,我想不清楚,是什么让我那么失落

来到这个世界三十六年,母亲絮叨了三十六年
母亲的絮叨有时让我耳朵厌倦
有时又让我心烦意乱
今年中秋,母亲突然停止了絮叨,住进了医院
母亲的絮叨却让我开始那么怀念

母亲一个月后从医院回到了老屋
每日静静地躺在比我年龄还大的破木床上静养
被子已经很破旧了,僵硬的棉花完全没有了絮叨的力气
我每天一个电话,从千里之外打到老家
探听母亲絮絮叨叨的消息,什么时候可以继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5-20 17:45 , Processed in 0.049989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