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62|回复: 0

[原创贴诗] 星辰,唾手可得,又遥不可及(外七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11 22:23: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星辰,唾手可得,又遥不可及
星辰,唾手可得。在眼睛到达的地方皆是可取之物
密布尘埃,像累积多年的蜘蛛网腐蚀眼中的光洁
雕塑隐晦中雾气沉沉,乌云阴影间构筑囚牢
吞食未发生的自己。
缺少一双手解脱虚构
世界在面目全非。痘痘是星光坠落的新纪元
草木成就疤痕的化石
一切都在未知。只有星辰和尘埃无法更改
依旧沉闷,以及明亮不已
我希望
在我手指够得到的星辰上面
你隐匿其中,在我的头顶闪闪发光
晴朗的夏日,在不需要点缀的光波里
你竖立成夜空永恒的钻戒
星辰遥不可及,无论怎样延展躯体
都是在向天空的虚无发号施令
脑中复制假肢,无数臂膀走向你
类似枝干努力伸向空中。
徒劳的令人感动,作为意志被歌颂
看见你的耀眼,却无法靠近你
身上的光生来就是残缺的,为了讨人欢心
灵魂中佯装的酣睡都是为了高度赞扬美梦
也可以惊心。在我脑海里划过闪电、流星
我都以为是你投下的暧昧不已
这粉红色的光圈烫手,我却想接下
作为在乎的印记,永恒捧给你
4.28
  
画完这幅画便不再想起
画完这幅画便不再想起。
人都爱在无情里沉沦。画中的景物心领神会
静立成淡漠,或者与毫不关己的一片云纠葛在一起
天鹅和大雁吝啬翅膀的每一片羽毛
土地不会因太阳的照耀而感恩
薄情是成人最大的敬礼。高处俯瞰低处的池塘竟是那么的明亮
镜子从水里打捞出来,还有余温
你不能说太阳无私或者别的添加物附带热量
挖掘深层的光和热,这是更大的格局
最后一次的罪孽
第二天,继续美中赞叹或沉思
好似人间没有罪恶,我们都是圣洁的子嗣
天使恶贯满盈
生来就带有一副翅膀。富有孩子状的眼睛,妄想人间更纯洁
和面前的这副画等同
每个人复杂,和完成画作的人一样
多卖些钱,给家里的壁炉多添柴火
其实,他只是继续维系着苟延残喘
画完这幅画便不再想起
无情的对待这幅画,无情的对待自己
19.4.28
美丽的不幸(组诗)
(一)
大人们食用自己的心脏
起床前,戴好挣扎的面具
荼毒灵魂
浸泡躯体在社会发炎的部位
这美丽的不幸,我们称之为成长
经验修缮破损的心——
适应浑浊和深黑色的天空
浮动的白云、晴朗的日照,好似独舞的精灵
家里频频奔跑
它不敢大张旗鼓地张扬自身躯体
多么纯洁,多么绚烂
连一颗蜜糖在他人惨淡的人生中都是
炫耀牙齿的洁白
小孩子的笑面可供幸福参考
一场雨倾盆在城市中央
每个人准备为洗濯的躯体临盆
干净的孩子得到一段跑动距离
卸下风尘。躲雨似乎在成为一种使命
召唤滚烫的心在大雨结束前
放纵孩子驰骋
(二)
羽翼丰满,身形姣好
金币叮叮当当
人间也不需要天使的施舍。
翅膀斟酌,折翼给孤儿院的孩子
许多双手托起他们的梦想
翅膀做成的一叶扁舟,驶向家
后天对这些孩子做的第一件事,便是
给他们折翼翅膀,上面沾满无情的血腥
他们要学会和世界和解,和无情的社会坐下
共同聊聊。不公平如何从一出生就
蓬头垢面
人间幸好足够多的羽毛,做成飞毯
无人的地带终于可以像一个孩子,大喊大叫
不再屡屡练习懂事
不再换一任又一任的父母,或在不同的家庭里周转
好似会被忘记的一阵风。他们轻盈
但不会被人遗忘
这美丽的不幸,
造就频繁上路的流浪家
最大的自由
星辰因你而黯淡
天空的星辰被你一饮而尽,像一阵风让树林倾倒在她的怀中
星辰本来是属于黑夜的礼物。此刻
她是手中的挂件,围绕泛起涟漪的湖面摇摆
眼见滴答声从脚尖溜走
你踏着舞步缓缓走来
尘埃比你还要慢一些
它是来自东方一颗树上的尘埃。躲在相貌精巧的果子里
他以为这样就可以有十足的把握飞到天上去
可惜黑夜让他无处躲藏。
幸而你是那么的明亮
皎皎白月光、星辰退居到舞台的一侧
黑色所覆盖的周边,拾起古筝和琵琶
奏响东方黎明的号角
星辰因你而黯淡
在你横空出世的一角,鲜血做好的纯酿早已备好
所有人蓄势待发
一张网,捕捉暌违已久的明朗
我们期待了太久
如同一个人的一生那样漫长,漫长的
好似一生所有的灰尘要搁置在星星的头顶。为你盘算的一生
星辰因你而失色
像失去钨丝的灯泡
似失去灵魂的守夜人
我已经谋划好做一个守卫者
随时为了你的熠熠生辉,做牺牲者、做引路人、做垫脚石
星辰因你而黯淡
当我爱上你的时候
19.4.14
爱情,建立对彼此绝对的专制(组诗)
(一)
我是你的专制国王
在你生命的中心地收税纳粮
我不能呼风唤雨
也不能保证风调雨顺
我只是在一代人走了之后,又来的一代人
天地依旧是象征性的,旧的物件
生命最欢乐的部位飞涨在麦田
手里的血液流向温暖的天地
草场里的聒噪从春天涌向灵魂
更加澎湃的一面——
春心泛滥的洪水时节
这些都是崭新的
崭新的监狱
崭新的流放地中央
(二)
我文思枯竭、泪如泉涌
到底是为艺术掉泪,还是为你
把我的艺术变形,然后抽离
因世界从未有你的神情而痛哭
死亡在闪电奔袭时来了一回
取走肝胆。炙热的火种被灵魂的残羹冷炙虚度光阴
在记忆面前,冗长的海滩被海浪
反复拍打。像是抽打不听话的孩子
脚印浮现或隐去,像从未来过
鞋底的泥沙还曾记得这段回忆
预防下一次失滑,串联成凝固的薄土
脚底绽开我的领地
泥土上不曾盛开鲜花和流水
踪迹占领任何一片土地
只是一种希望,展开笑颜
灵魂流落到哪个街头
灵魂便要在此地生根,努力
成为可以发芽的种子
(三)
要携带胶水
这随时可能破碎的心,需要一剂救命药
在碎裂的正前方,穿好防弹衣
迎接来自四面八方的进攻
三言两语可以输得体无完肤
眼神中的灰尘厘清爱——
持续降调,手里的琴键逐步复位
鹅毛在你的身上是一种难以言喻的重量——
满载着我的洁白伤口
一阵风就能吹逝一份感情
玻璃心需要止痛药遏止恐惧的烦恼
美国的宪法规定,天赋人民免于恐惧
我想大书特书,在你魂魄的核心区域。作为法官
判定前景。你天生就有让爱
免于恐惧的权力
(四)
手指挟持了一片落叶——竟掐住了它命运的喉舌
明明回归大地
不经意间找到另一种返乡的方式——
掌心中奔腾走火
在掌纹的千军万马里平躺下来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树叶的脉络和掌纹何其相似,错落有致
当手紧紧攥住落叶




指纹
(一)
我此行的目的,是为了不被脚下土地硌的发慌。这个村落太过老旧,身处其中,我只发掘了衰落。
野外开拓新的太阳
荒凉的土地,除了太阳外,一无所有。
正如我此刻的心情,飞快地疾驰
除了奔跑本身,没有其它的状物供奉久违的眼泪
在远方埋下一颗种子
每一个过路人见证它的不同时期
像父母一眼一眼地将你喂大
而不是物质堆砌的金山养大这颗奇异的种子
大树参天前需要每一滴泪和每一口清泉
悲伤和润养都不可或缺。原生家庭长出骨骼,支撑你一生的行走
我们加倍效仿从前的大人,甚至变本加厉
所有的教育,也无法根治手中的指纹
上班打卡,犯罪取证
指纹识别你一生的基调
静下心来改变
你别无他选
一生命定地指纹,在你手中慢慢溶解
19.3.26
(二)
向前走,还是一切向后退?
参照物堕化卓绝的向往
我是宇宙中心的王
存在是想象力外延可看到的全部
不停地创造,新生
无法调停的宿命,如一匹没有缰绳牵引的马
四周遍地花香
还有清草,号令整个蓝天
人间有无数面孔,好似从来就没有相同的人出现
迥异裂变成各式各样的橱窗
展览遐想的空间
这些都没有满足欲壑难填地想象力
它是一座黑洞,吸收任何独创的画卷
你的手指,你的掌纹,寄存在生命的周期,它不属于你
设想一种可能。一粒沙从手中流失的光景
是几万亿年孕育出的磐石
所有的可能,都在效仿还未出现的自我
19.3.26
少女,你还好吗(组诗)
(一)
年华正盛的花朵还未开出,口红还没有笨拙地涂满嘴唇
少女就要扛起整个家庭的风尘仆仆
卧床的老爹像僵死的虫,除了一声问候再也提不起任何的重担
被人充当赚钱的靶子,还要变为如花似玉的出气筒。不像卖花女孩这般冷厉地寒风
少女还有汗流浃背的温暖挂在肩头
每个夜晚,看见爹爹呼吸的步伐
生活升起一股绿色的炊烟。在死亡以前
还有春天和晨曦
黎明被悲伤叫醒,少女在啜泣
女孩懂得不浪费任何一颗眼泪
左眼被生活逼下,右眼是希望不断复苏着
(二)
光芒时常被大山锻造成阴影。这影子竟成为整个村庄一生都不敢跨越的大山
信息闭塞,交通不畅
世世代代流淌着河流,更为祖传着心灵的渺小
少女浣洗衣物看见的倒影,像看见自己的命运
就是在狭窄的河流里冲洗自己的一生
被人当作陪衬嫁给偏狭的丈夫
她不要毕生局促的跟墙壁上的画像,要人用来怀旧
她是从世界降生
不是来自一个村子
也不是在丈夫的一生中充当任何重要的角色
她替村子里祖祖辈辈的女人讨债
用尽一生,成为嘲讽的中心
成为议论的中央
成为吞吐的对象
她,只想成为不落入坟地里的俗套
(三)
有些命运,一出生就要顶天立地
拥有钻石的硬度和闪亮
女王的桂冠?玛杜莎的毒蛇诅咒?
只是一个普通女孩拥有一切,并失去一切罢了
(四)
窗外知了不肯停歇。和热浪搅拌在一起
胸口起伏地频率好似被热烈捉弄,清晰而具体
需要一把吉他和冰棒消暑
这个夏季却只有课业代替青春的纷扰
在脑中汇成一座牢笼
要学着像大人一样忙碌
现实,从小就无情。到死亡乐章结束前可能都是一个基调的命运
(五)
天才少女的慧眼与胆识,注定要在宿命中过活
居无定所、漂泊一生
持续远游的少女,何时才能找到可以依傍的故乡
她没有,从来就没有退路可走
没有一个可以仰仗的住所
家是温馨的港湾还是限制狼群的桎梏
锋利的牙要咬在世界的中央
不是咬在一摊腐烂的肉上面和
苍蝇争利
人间有太多的约束给天才和罪犯
少女的天才发端于
从拒绝做一个淑女开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7-16 16:39 , Processed in 0.05292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