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441|回复: 0

[诗歌奖投稿·短诗] 参选第五届国际诗歌奖稿件+蓝冰 诗七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21 16:55: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蓝冰 于 2019-4-21 16:59 编辑


蓝冰诗七首


共和国盐


这病变的喉咙,流着脓血
伤痛使它更加喑哑,黯淡
使整个人都陷入萎靡
它成为一个人一生中最隐秘的暗疾
从白天到黑夜
片刻无暇地撕磨着神经
而这一切,都是拜共和国的盐所赐


共和国盐,结晶体,细腻
含着雪的亮光
三十年,三十个日月春秋
从他十八岁生日那天起
喉咙就浸在共和国的盐里
受着盐的伤害
腥咸的盐,带着苦
如一把刀,闪着亮光
反复切割咽喉


这构成一种刑罚
漫长的没有期限的刑罚
宽广的没有边界的劳役
咽喉开始变得松弛,颓废
最终变为暗红,畏缩在一个人的角落里
储藏起一生的悲苦
没有人会知晓这一切
共和国也早已从它的册页上抹去
那是被遗忘的一族
肿痛的咽喉不过是岁月开败的桃花


而共和国盐还一直晶亮着
仍在消耗着众多人的青春和生命
用时间磨洗它的光芒
在内部反复奏乐着一支性灵的殇曲
共和国盐,这不可言说的伤痛
这不可更替的神秘物质
它持续地存在宛如一具硎石
在幽暗岁月发着绿色的亮光




这个春天我无话可说


这个春天我无话可说
嫩芽尚未冒出
恐惧的阴云已密布心头
令我噤舌
但某种潜在的欲念
以及对命运幽暗的渴望
不时撕扯着我心
如同野风裂帛大地
令我欣慰的是
我还能时时感到内心
阵阵涌来的痛楚
以及由痛楚带来的羞愤
然而这一切又让我感到生命的耻辱
所以我终将是一个无言的人
沉默地度过春天每一个日子
在花开花落间
等候那些虚缈的诗章
莅临我每一个黑夜



花叶般的夜晚


花叶般的夜晚,我们
轻偎炉火,讨论起
世界文字的部分
我们用一些久远事物粗砺的棱角
磨砺我们的内心
制造伤痕
我们隐忍地承受并享用这些伤痛
在时间中开出幽暗的花朵
没有谁来向我们宣示,但
我们是真正神的客人
我们熟练地操持起一些器物
并围拥美好



一个携带病毒的人


在春天,我成为一个携带病毒的人
头昏,流鼻涕,打喷嚏,嗜睡
病毒使我四肢酸软,乏力
使我意志衰退
我尝试着站起来,四处走动
但很快就困乏了,眼皮子在打架
整个人仿佛陷入一重迷雾
但我仍坚持着在大雾中游走
不让自己停下来
我知道,一旦我停下来
或许我就会永久的迷失
就会丧失重新站立的机会
我身上的病毒就会成为真正的病毒
把我的身体当成它们的阵地
在春天,开出所有的恶之花



今夜,我将关怀人类


夜色下,我谨慎地关怀人类
关怀他们身后的风雪
被他们遗弃的纸片,以及
抹去姓氏的婴孩


城市那么广大,从窗口
飘出的灯光,透露了他们的秘密
而乡村愈发卑怯,靠近
林地的边缘,在自我的时间里流放


唱歌的人越来越多,他们
结成新生群落,在草莽间野蛮生长
而我关心那个角落里的妇人
她把一生的时光过成了传奇


还有那些病患者,老去的人,和
物质的囚徒,得意的凯旋者
舞女,童话里的孩童,他们
将在今夜一一与我梦中交谈


我将握住他们冰雪的手,暴风雪的眼睛
以及魂灵,我将赠予他们春天般的微笑
我将放下一切修辞与技巧,只以午夜的面目示人
与他们共同领受迟来的启示



致大海


未名的海。自由
蔚蓝。白色细浪
从母体内部
涌来,翻滚,又
退去


鱼群在那里跃耀
带动闪光


被切割的
黑色区域
隆起弧度


海风挽起思绪
星空投下光荣与梦想


某人曾是它全部内容
是它的教义
站在它的中央
它的明镜里


被反复锻打,锤炼
一滴泪
咸涩的过程


海鸥的鸣音里有更深的悲切


不可复制的波段
再次出现在历史的书写里


一片海
便是一个国度
成就一种梦想


为涌泥的嘴
说出
不断吞吐
真相的骸骨


很久了
一个多世纪
暮色降临
女子降临


骄傲的下颌
倾抵海岸


是的,潮水
是的,落日


白的纱,黑的发

为涌泥的嘴
封缄

大海之默
大海之沫




致女孩


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
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
——汐颜


冷冬的手,攫取
温色。大片领地
沦陷,词语沦陷
城市与乡村大面积流浪


你的眼里融冰
映照出一个破碎的春天


阳光一直在前方
在灰色旷原
光里有更多的盲眼


你来到这个世界
每一条岔道
都引向歧路


每一条歧路都被着上上帝的原色


并不需要审判
不需要厅堂
你的心便是一座祭坛


高高升起


明日以前
你将献出自己。献出


手的掌纹


鸠的旗帜
染出血色


出走的秋风
会带来隐语


刹那回眸,你瞬时
找回丢失已久的童年


而你在世纪的光照中
再次升起焰火


再次温暖如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19 22:57 , Processed in 0.05643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