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诗人福地

[原创贴诗] 爱与孤独——海子永失我爱1989 【诗剧】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6-19 01:21:26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人福地 发表于 2019-6-10 23:38
生如夏花:写给最后的樱花
  作者:诗人福地

一个人的湖,一个人的海

  今夜美丽的月光合在一起流淌
  ——海子

  那天我自人世跃入水中
  为寻找奇迹
  那天我把天空当成你的肌肤
  为倾入杯中



  那天,你不想说话
  你不再发出风铃的笑
  下雪的晚上,我们让雪花飘着
  就像灵魂出窍

  原谅我不能像三月的荒原
  又青了山坡
  布谷鸟叫醒了你
  却没有人等我

  在那熟悉的巷口
  两个单薄的影子穿过
  身后的月光
  冰凉,雪花飘飘如断章

  那天我自人世跃入湖中
  一个人的海从此吞没了天空
  有些梦,像玻璃
  有些光,在水的下面



  修订于2019年6月19日-1:11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6-28 02:15:20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人福地 发表于 2019-6-10 23:38
生如夏花:写给最后的樱花
  作者:诗人福地

樱花谷
  作者:诗人福地
  让我长成的身体上
  挂着潮湿的你
  ——海子



  风沿着湖边走
  所谓风行无非做到风一样的自由
  一带而过的感情谁也别谈永久
  那么多年

  那么多年
  头上的草像摩天大楼
  抵着日记本里的蓝色穹顶
  何处是归途?
  难道自己只是一颗会哭泣的树?

  为什么那把钥匙还压在胸口
  落下去的光线,从来不打招呼的就走
  于是在黑暗的列车上
  让一个老男孩哭到呕吐

  今早醒来
  意识到你不在我身旁
  而后又被迫回到梦乡
  回到夜色阑珊的树
  回到愉悦而又温暖的土

  回到她留足的那一处的风景
  此刻,小小的樱花推着目光退后
  退后;眼下一片片叶子被风吹着
  吹着;又翻过身子

  听说,那一年
  樱花开满了整个山岗,她没回头
  那里落樱后的山谷像围绕着累斯波斯的
  海

  修订于2019年6月28日-1:53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7-16 01:19:54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人福地 发表于 2019-6-10 23:38
生如夏花:写给最后的樱花
  作者:诗人福地

春水
  作者:诗人福地

  五谷的风儿吹过骆驼和牛羊
  翻过沙漠,你是镇子上最令人难忘的姑娘
  ——海子


  一、乡思

  子牙河,横穿灵肉的长河
  也是野草绕上房梁的小地方
  在河之洲
  我打马耕作,赤脚淌河
  抓住没长尾巴的
  青蛙,花纹的青蛇

  儿时的镰刀就这么一晃儿
  它的尾巴就被砍断成两节
  如今有人说我更像
  蛇,纠缠别人
  也不放过自已

  二、 青丝
  我是那么痴情着日落与云海

  你看,风拂动你的青丝
  如碧海掀起密密的松针
  而我,只能远远的抚弄

  拥有爱却不能拥你入怀
  我在欢愉中品咂漫天绛红的沉哀
  在酒沫浸泡的青丝里吻出芬芳来

  我举目向天
  我惊恐于那凉凉晚风
  吹你青丝到虚无的天空

  我双泪举着天
  我坠落绝望的云梦里
  这时有个声音耳边劝慰说:

  ——保留她的青丝吧
  保留你的小燕子
  它们会记得冬去又春回


  三、春水

  我想冬天过后
  就率子孙转战乡里,我要开垦五亩良田
  一律播种锦葵
  我拜托每颗花盘悲壮的仰头
  且偏向一方

  这饱满的花籽
  是心情,滚滚之水。在山林
  我们的一席之地
  你哭,你喊,你嘶叫

  做回风吧,拍击这一江粼粼春水


  修订于2019年7月16日 1:12分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人福地 发表于 2019-6-10 23:38
生如夏花:写给最后的樱花
  作者:诗人福地

新桃花扇  
  作者:诗人福地

  我要头上插满故乡的鲜花

  ————海子

  一、桃花梦


  夜将近白色,我还在等什么?

  一只伤兽
  蛰伏于流光中,静待安稳
  曾经爱过的人
  仍像一尾毒蜂
  刺入我的骨,扎进我的血肉,穿越时空
  盛开成春天的桃花,在秋季照耀

  破土而出的凉度,越照越白




  二、桃花扇


  当桃花从梦中惊醒,真的要过好几个春秋
  僵硬的身子才能从恐惧中恢复如初

  昨夜的我完全是棉絮状
  一千只蝙蝠逃出远古,黑压压得啄破
  长着四只脚的鱼儿

  鱼骨被一位好心人收留
  这样即使在恶梦中想念一个人
  也不忍再说
  桃花好冷,我好害怕

  桃花扇摇晃着晚风,摇晃着你眼里的一团火
  但今夜她是如此丰盈,比满天的月光还显沉重




  三、千万个人中找你想遇见的人



  她那天穿着藕白色的衫子

  出了门;立在村口的桃树下

  默默想着他,想得忘情了自己

  微风拨弄着绿叶沙沙沙沙响

  如同浆过的丝绸漂白的细纱

  其实只说了一句话:‘原来你也在这里’

  在他俩目光相碰的一刹那



  后来她漂洋过海,被人拐卖

  做了台湾土财的小妾,从此回不了家

  记得那盏昏昏欲睡的心中

  仿佛千万年过去她还记得他



  永远的桃树;永远的他

  ———‘原来你也在这里!’

  永远停在这里啊,多好

  赶巧相遇在这里我和你




  可她的心而今已渺如荒叶

  随时都会凋零谁去在乎飘零

  但愿那天遇见你的微风再度吹起

  将她的这瓣失血的桃叶送还你

  ————送还你

  可她怎欲离去

  可她怎忍割舍那时间的绵潜

  那相思的涟涟



  修订于2019年8月16日-0:51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8-23 19:22 , Processed in 0.052648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