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300|回复: 1

[原创贴诗] 参选第五届国际诗歌奖稿件 阿沛诗第六辑(十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16 17:35: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黄运沛 于 2019-4-16 17:57 编辑

【】墙头草

请不要质疑我骑墙的姿势
也不要探究墙头立足的滋味

生存的十倍艰辛
历练我百倍的坚忍

背后总是谣诼纷纭
是我爱故作飘张么
抑是我身体摇摆立场不坚定

我不做争辨
飓风过后
谣言不功自破

看,合抱的树木都倒下了
我在墙头
伸了伸懒腰


【】拓荒者


村里,只有石老爹
仍使用鹤嘴锄锄地
昨天,我回老家
远远就望见七十开外的他
穿着棕蓑衣
在雨中挥舞鹤嘴的场景
一起一落的铁鹤嘴
配合他一抑一弯的动作
远远看去
像极了
一只蓑衣鹤
在荒地上啄食



【】告戒

写旧体诗的老章
告戒写新诗的儿子
切莫在如厕时作诗
他说:吃饭时可以
因诗是反复咀嚼出来的
不是痾出来的


【】狗尾草

曾经在故宫的金鸾殿顶
看到一簇野草
准确地说
是一蓬狗尾草
微风吹拂下
摇曳着毛绒绒的尾巴

与狗的摇尾乞怜不相同
这些野草
怎么看都像是高擎着
的旗帜

是草
也只能是草
才能立足于琉璃屋顶
敢于漠视
足下的皇权



【】背碑人

上山的路线事先规划好
工钱也讲定了
主人说
碑由一人背
半途不能让碑着地
不能说累和其它
不吉利的话

背碑人点头
驮上石碑
手里多要了一根木棒

半途,累得不行
就用木棒撑地休息

停停歇歇歇歇停停
背碑人将嘴唇咬出了血
就是不敢哼出一声

终于安全抵达墓地
轻轻将石碑放下

背碑人光着的后背,被碑石
拓出一行深深的篆书:
永受嘉福



【】无名指


我将所有指纹密码
都给了左手这根无名指
不为别的
只想让这无名指
享应有之名


【】徜徉在雕塑主题公园


青铜的,花岗岩,不锈钢
的各种塑像
占据了整个公园

这里,主题明确
塑像与塑像联袂
永恒与不朽并肩

徜徉在雕塑公园
我发现
阳光不但给塑像加冕
同时也是制造阴影的主谋

踩着地上塑像投下的幢幢阴影
我的脚步
忽然沉重了起来




【】盗泪者

我的泪腺丰富且不设防
经常被盗

被盗的次数多了
我也想成为一名盗泪者

现在,我盗泪的技艺娴熟
已然成为惯偷



【】游死火山公园

导游故作声张
要我们说话小声点
脚步放轻点
他说火山处在休眠期
随时都有被惊醒
爆发的可能

听了导游吓唬人的话

我掏出鸡巴
居高临下,对着火山口
射出一泡猛尿


【】晒舌头


路过腊味厂
看到数不清的舌头
在阳光下晒着

有微卷着作舔舐伏
有扭曲着如有话要说
有舒张着似在偷笑
有软软的刚被煑熟
也有坚硬如一片刀子

这么多形状各异的舌头
晾在一起
集体沉默着的姿势
乃是我平生所见
最为咋舌乍的场面

舌头很快被风干
被另一些舌头品尝











发表于 2019-4-19 10:41:36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诗友大作,预祝诗友获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7-16 17:18 , Processed in 0.052974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