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250|回复: 1

[原创贴诗] 参选第五届国际诗歌奖稿件 阿沛诗第五辑(十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16 17:21: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黄运沛 于 2019-4-16 17:33 编辑

【】塑像篇




一蓬荒草
从头顶石缝中长出
覆盖住,塑像
荒凉的前额




怕天公发怒吗
这尊雷神像,头顶
竖着一支避雷针




在思想者塑像的头顶
一只小鸟
来不及思想
便在塑像的头上
拉下一坨鸟屎

【】磕头机


磕头,磕头,磕头…
乍看,这些机器
像是忽然产生了良知
在给大地陪罪

事实是大错特错了
这些机器,每磕一次头
都是在对大地
的又一次索取


(附注:磕头机,是油田抽取原油的一种机器)


【】骨灰瓮


家乡的亲人相继走后
在外流动打工的老撇
干脆将父母亲的骨灰瓮
塞进行旅包

这样,漂泊到哪
便把父母的骨灰安置在那
省得清明时要来回奔波
想跟父母烧香说话也方便

带着父母的魂魄
从一个地方迁徙到另一地方
父母生前没坐过的
摩托车,汽车,高铁
都跟着儿子免费坐过了
老撇边想边开心偷笑

不便之处是
带着父母的骨灰瓮过安检
经常遭遇严苛的盘查
有一次如临大敌
被当成炸药包




【】火葬场的轻喜剧


亲友们
围着刚出炉的骨灰
仔细寻找着
果真有人找到了异常物
于是开始欢呼

施炉的伙计忍不住说
别找了
哪不是什么舍利
是烧剩的假牙


【】全家福

村里的老撇
卖菜时不小心收到一张
百元假钞
心痛了好些天

既不甘于丢弃
又不想去祸害别人

便将钞票的正面
夹进全家福的镜框内
悬挂高堂



【】吸血蚊


在殡仪馆的停尸间
我看见几只
伊蚊叮在死人脸上
我的心
咯噔了一下



【】对火


在火奴鲁鲁的火山公园
我不顾危险
独自窜入火山口
在流动的岩浆上
点燃了
一根



【】庆典鸽


这一群服役多年的老鸽子
绕着新落成的广场
隆重地飞行三圈

它们并不知道这将是
生命的最后一次飞行

当它们一只不漏地起飞
又一只不漏地飞回笼子
圆满完成了任务

之后,又一只不漏地
被做成烧乳鸽
宴请佳宾


【】乞讨过程


先生行行好
他已经听到乞丐
的第二次乞讨

他还注意到
乞丐夹在腋窝下的拐子
不大好使地承担起
少了一条腿的重量

他下意识地伸手进口袋
将一张百元的钞票
捏了又捏

他身上并无零钱
仅有的这一张
是刚从社保局领来的
自己三级残废的抚恤金

当乞者第三次靠近
不及开口时
他先发声了
给你十元吧
但你必须找我九十

他掏钱时不经意间露出了
那只一直插在衣袋里的
断了四根指头的残手
乞丐看到了,正想走开
一张百元的钞票已经递到眼前

乞者接过施舍
摸索着从兜里点出
十张十元的钞票
恭敬地递还了对方




【】卖毒药的人


老军曹是个乡间小贩
他的自行车后面
绑了个药箱
整天骑车穿乡过里

吆喝着
卖老鼠药白蚊药蟑螂药跳蚤药

多年在穷乡僻壤滚爬摔打的经验
告诉他
除了卖真毒药
还必须卖些假毒药

当他将药箱交给儿子时
郑重对儿子说

那些被医生判绝症的人
赌博倾家荡产的人
惹官非败诉的人
老无所依的人
被人抛弃的人
房子遭强拆的人
拿着百元钞票说不用找零的人
分明买的是老鼠药
却问能不能毒死的人
不怕贵要买天下最毒药的人
各种问题的人……

通通不要做他们的生意
实在推卸不了
切记,就卖给他们面粉做的假药
这叫良心药



发表于 2019-4-19 10:42:08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诗友大作,预祝诗友获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7-17 12:47 , Processed in 0.063919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