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267|回复: 1

[原创贴诗] 后话(史诗,终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12 20:42: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
老子谈道,道即时间,
无色无味,无相无形。
时间,生成一切的魔法;
时间,物质的第一属性,
宇宙第一弹,爆炸第一波。
时间,创造之齿轮,创造之驱动。
一切,需依赖时间的画布展开。
时间不可战胜,蠢货才想战胜。

时间,万物之源;人类,万恶之源。
人类和时间对峙,强大而没有同情,
文明转瞬即逝,人类将失去时间。
人类在地球制造的动静太大,
对地貌的改变太大,以为他是谁?
若连时间失去,人类悲伤不停!

时间时间,孕育了一切可能,
促其诞生,促其壮大。
时间也孕育思想,
思想是星火,人中的王者。
平民之所以平民,因为将思想放弃了。
于是被高贵抛弃了。

一切赖时间而存在。
世间万物,无不是时间枝头生成的花。
我们,是时间枝头的花,果,凤凰,还是扬尘?
时间无求于我们,无法踢踹,不求报恩。

指望时间不改变流速,
在河平缓的一段有大量生命滋生。
时间河流,往上是小涧,往下是大海。
随波逐流,我们在去往宽阔的途中,
一路,将成长,喜悦和世界见证。
世界居于光的明灭,明灭之间。
是挑灯看剑?还是彻夜昏沉?
是纵身投入生活的巨轮?还是冷眼做旁观的看客?
生啊,追求什么,已有答案。

探寻源头,不如开拓将来,共创大千世界的广阔。
创无数商品,给众生居民。
创造之主角,
人啊,荣宠一时的小丑,还是名誉常青的英雄?
小丑,英雄,究竟该如何评价?
失败,胜利,凭角度各不相同。
聚啸当下,不算成功;千年昌隆,方为法度。
时间作为测量不朽的标尺,是冰冷无情又公正的称重。
是凡人就是凡人,时间面前,宿命无解,
富贵对抵抗风沙的侵蚀无用。
英雄也未必是英雄,尤其凡人认定的英雄,
巨富,攫取着海量的不义之财为我所用,
座下罪恶的火山待喷涌。
人类吃东西,太重口太贪;
人类在世上,太罪孽深重。

别人眼里的恢弘,我眼里的毁灭;
别人眼里的英雄,我眼里的无能之辈。
这些年,城春不深,草木不长,
荣耀的冠落谁家?
谁是圣人,或者科学的王?
谁在政治上有绝妙的举重若轻的建树?
都满足于写爱情诗,而非伟大的诗。
无名小卒的一辈子,心不痛吗?
大地开裂,众生生活在人类的胁迫下。
荣耀的冠落谁家?荣耀冠落
看轻自己,看重真理的智者。
荣耀纷纷,像忧愁一样的掉落,
掉落于枕衾 ,谁复找到它?

众生的花园里只有人类花开一朵,
这样的花园众神不爱,荣耀不来。
曾几何时,众生的花园里百花齐放,千姿百态。
那时候人还没有作为征服者出现,
后来人出现了,天下都是他的,
灾祸从此开始,开始便不停歇,
地球,众生,因为人类的出现
饱受摧残,永无宁日。
这样的貌似无所不能的人类,
他们个个幸福了吗?
他们纵有幸福,他们的幸福是假象。
他们津津乐道的幸福,
物质的幸福,光听名字就是肤浅的;
他们津津乐道的幸福,
富人的幸福,光听名字就是不义的。
他们的石油取自大地,
他们建房舍的土地不属于他们。
他们没有任何权力继承,
因为他们的祖上从未得到,只是占有。
他们富有,却孤独;
他们强大,却无情;
他们创造,又毁灭。
他们索求,却从不偿还,从不。
他们玷污地球,又把脏手伸到宇宙。
他们是流星带来的瘟疫,
他们顽强的占有欲显示他们本来不属于这世界。
他们掠夺,他们不爱。
该从哪里来便请回到哪里去?他们该受到驱逐。
可以想象,他们的祖星一早已毁灭,
一艘落魄的飞船载着瘟疫来到新世界。

孤独始于放纵的强大。
人类已经强大,却也陷入孤独,却也付出代价。
精彩剧集,无福消受;代价太大,能消受吗?
天地万物,唯我独尊?人不在时,众生喧哗。
我们作为树木,坐在林间吸收天地万物的精华,
坐在地头聆听世间万物的喧哗。
作为万物灵长,有时候理由在人的幸福的获得里停下?
当我离去,我获得启示:宇宙是世间一切的宇宙。
作为众生之一,却凌驾于其他;
大胆僭越造物,代替他行执法。
挥手灭绝他们,有何权力?有何必要?
既然他们威胁不到我们,还不能够好好相处吗?
成长,进步,何时会来到?
热衷于人的幸福,如何能长大、伟大?
辜负这美好年华,迟早为众生立法。
法律,基于众生而不是基于人类。
文明如果是花,舍命灌溉于它。
神在天上安家,这里就是我们日思夜念
唯一的家,永存的家。
为这样的家出力尽力,有疑问吗?
还犹豫啥?还自私啥?

撇下浮华,重塑繁华。
最后,史诗的最后,
最后允许我提几点建议。

              &  活在利益之上
活在利益之上,
利益,献给万物的福祉和磨难。
利益,在凡夫俗子手上只是短视的幸福;
在人物那里,它是工具,事业之余的犒赏。
看出利益的负面,走出利益的泥潭。
希望美好,然而现实里到处是利益的饕餮盛宴,
到处按遍利益手印,没有一厘干净地方。
寺庙尼庵,香火油钱,
利益深入人心,一切拿钱好换,
处女童男。
利益是世间的天皇,任何人休同它对抗,
就算你生活里明星,还是被利益掌拽住。
利益,利益是啥?是狗血,是空空的许诺。
顺从它吧,它将优待你;
对抗它吧,你才能伟大!
改变谈何容易,再多艰难不怕;
文明若要长久,必须改变进化。
利益香香,利益是芳华;
独占利益,利益是天花。
人,你必须,必须和万物分享,
趁文明还不是昨日黄花!

            &  把力量关进笼子
暴龙嘲笑人类:
太弱了,我轻轻一踩,大地抖三抖。
庞大的商业体嘲笑个人,摆摆手:
太弱了,任意谁,(经济)航母前都是忽略不计的存在。
我们嘲笑恐龙,庞大灰飞烟灭;
恐龙嘲笑人类,必将步我后尘。
我们嘲笑恐龙,恐龙嘲笑人类,
这一来一去,当真扯平了。
恐龙存活了数亿年,文明万年便摇摇欲坠!
我们一直在寻找力量,我们一直在滥用力量,
野性的力量,文明的力量;
自身的力量,身外的力量。
我们一直借力,又对慷慨的不予友好;
膜拜力量,而力量正助毁灭我们。
个人追求的终极,人类一直追求的真理就是力量。
祖先借用牛马的力量,后来蒸汽机、火轮机……
天空从昏黑到明亮,文明的事业蒸蒸日上。
力量力量,我赞美你。
制造深达宇宙的动静,证明我们来过;
证明人在宇宙的存在感,非你莫属。
核能,清洁的能源,
也能把你施放成热火,一瞬间造人间炼狱。
人类被力量炫瞎了眼;人类对力量着迷、沉迷、迷恋,
从火药到核能,越来越具破坏性。
文明不是对很具破坏性力量的妥协和纵容,
文明是对力量的净化,把力量关进笼子!

            &  建议你做政治家
唯利是图,百家姓只一姓:钱;
千种职业一种:赚钱。
为不务正业者喝彩,向不务正业者学习,
艺术、文学统统是不务正业。
及早顾及万物的感受,不务正业上更进一步。
就像歌德提示的,人最高理想——从政。
施政中考虑平民的感受,万物的感受。
心能够很大,包容万物;
心可以很小,只装自己。
我旁敲侧击,愿你远大,
争权夺利,你自顾不暇。
不希望你是商人,无情而强大;
不想你摆弄艺术,飘渺而不给人依靠;
不许你普通,沉重、乏味而无聊。
肩负时代的拔高,你要做思想者。
天才关闭了诸多阀门,专注一件事上取得成功,
人类的命运掌握在少数天才手中,
愿你是天才,得耀眼荣光!
作家要挺进时代的洪流,清晰表达细微的变化,
拒绝保守,要做思想的探索者。
如果可以,从思想到思想的实践,
政治,你要懂经济、军事、天文。
思想属于全人类;
思想的影响超越国界,涵盖万物,
有容乃大,思想最大。
思想,男人的标志。
男人,你的眼要高过女人的胸、
家庭、办公室、企业的利润,
这样时代才敢托付你。
如果逐利之余,你一点不盯紧其它,
你的生命昏瞎。
生命不能以长短衡量,
做乌龟,一万年,有意义?
生命都多苦,不构成借口,
不要到死才醒悟:
此生除利益,无其它,
陷昏瞎,最昏瞎!
吾生也有涯,吾生也无涯;
不轻言放弃,爱永不到达。
安定何时会到达?
或许只有等我们老,智慧木麻,
就像世界,一百年内还不会幸福,
有的只是为幸福奋斗的孤独、痛苦、憔悴、困乏!

                &  血泪繁华
抑郁等于自杀,谁又能够停下?
停一停吧,各种欲念、无知、谵妄、想法……
恢复神智方可繁华。
健康是繁华唯一标准,共存是健康唯一想法。
情人桥上多好笑话,亲朋好友转眼撂下;
时间最是无情的疤,万家灯火远望繁华!
繁华,繁华只是遮羞布,
让我们的人生不那么难看罢了!
都为利益在世上奔驰,都为私欲将宇宙糟蹋,
民不聊生,房价畸高,弄得家不像家。
稻田撤退,城市扩张;遍地开工,尘土飞扬,
静下心来,可有好好想过代价?
近看荒谬,远望繁华!
自私自利的繁华,万物刻满血泪;
人类目前的繁华,繁华也是灾难,
繁华直达,毁灭直达!

当我们在大地上一个个坑挖;
捕鲸船在远洋狂轰滥炸;
内陆河上筑起一座座高坝,
满足自己,我们不负责任的活法。
迟早我们也被有相同嗜好的外星文明扼杀。
日本捕鲸,就证明它不是文明的神话,
街道整洁,一国的素质极差。
岂止日本,瓜分南北极都争先恐后,唯恐落下。
稻谷产多了,却不见剩下,
每个人一张嘴,却会有更多嘴,真可怕!
人多了人更贬值,人多了互相践踏,
最后只剩累累白骨,两个眼窝深陷还不醒悟!
算了,就让后来的文明冷嘲热讽,自由评价。
他们造孽很多,必将错失悔过的机会,
让他们接着造,地狱无边无际容得下。
就让后来的文明拾起残骨,做研究,用观察。
日本,很多人向往,日本无需向往,
它虎狼的彬彬有礼,狭隘民族的狂妄自大。
让我们静待人类的堕落,文明的夕阳。
人多了人更乏味;机会多了,山盟海誓更假。

    &  长大,顺便为才华最后呐喊一次
在该进取的方向进取,该撤退坚决撤退。
在一切面前保持谦逊,彬彬有礼。
需永对自然怀着敬畏之心,我们吃住用全靠它。
需永对万物心抱感恩,我们借力它,返还它。
感谢它们默许文明长成,直到它们见证我们长大。
如果你愿意,我说实话:
我最看重的是紧贴个人标签,不被金钱收买的才华,
个人凭借它,喂饱世界长大。
人生路上一直奔跑一直杀戮,我们早已习惯,
停不下,必须停下。
最怕你没志气,只想着养家,养家糊口。
诸葛亮小有才华,却难成一统天下。
小志者,小天下;大志者,大空虚。
能耐就是,头破血流都愿意,誓放此生最光华!
小有才华,却又志向不大;志向太大,却又浮空踩踏。
啊,才华!谁教我们珍惜疼痛的才华。
年轻时候,我们就是才华,后来长大,天空也渐渐长大,
才华没有培养,有的不见,有的狠狠遭到践踏。
利益就是才华,就是这个时代的标准,
什么时候才华就是才华?利益不再追来践踏。
从利益到才华,要走过多少道路?今天仍要走过多少道路?
从利益到才华,社会的进步,多风雨,我们家。
生命一代一代诞生却又离开了它,迷人却并不幸福,
在广袤的天空下,在无垠的时空背景下!

                &  家,后话
火蚁的行军,以诡异的舞步,
在森林里制造骨架。
物尽其用,暴雨来了,
雨滴把骨架当做风琴敲打。
琴声,伴随着淅淅沥沥的雨声。
因为雨,雨一直下,一切的生计暂停。
众生静静地聆听着奏乐,昆虫躲草叶下,
各自孤独的感受着身边安乐又危机四伏的家。

世界是无情的,家是堡垒,
若不团结,不足以抗衡。
世界是无情的,一切是偶然的,
基于这种认识,你才会长大。
长大,很多只是世故,很多堕落萌芽。
长大,并不是每个人都会长大。
有钱人,有其乏;穷小子,也长大。
长大,不需要特别的灌溉;花朵,往往由于营养太杂。
长大,不是太完美的长大,每每都是这样。
都志在——消除贫乏。

谁来治,治这亘古的贫乏?我只能说说安慰的话。
小塘边的梧桐在无声地说话:它说水底鱼儿,
大地、天空可会永保它安详静谧的家?
小塘边的梧桐,还在每一片落叶上写满诗话,
它写:迷途倦鸟,快归来吧!
这里才是你日思夜想永恒的家。
春天的雨,春天的下,我们的家,笼罩之下。
请容许别人说说真心话;
别不容许客观改造,多风雨,我们家。

从归还到公正,我们努力,要让生命无价。
衡量人新的标准,价格即是才华。
从利益到个人的才华,从才华到利益;
从利益到更大的利益,从才华到伟大,
每个人都在变化,都在催造时代繁花。
并不幸福,而非不幸。

时代一朵无声的花,谁能凭本事将其夺下?
作为营养,供任发芽。
死亡就是把枯骨带入地下,再造繁花。
你能吗?不惧怕,
当死亡露出它狰狞的面目,尖锐的獠牙。
别再贪慕尘世虚荣的繁华,片刻肉体的欢愉,
还有杀伐,供后人骂。

我听见原野上终日厮杀,从始皇朝,或者更早,没有停下。
我看见残缺不全,布满血污战士的盔甲。
我想我们,我们的后代,后代的后代,
仍旧是战士,仍然要狡诈、奸猾。
一切以保持自己为最大,拒纳一切其它的想法。
血腥厮杀亦别不忍,都到现在还不进化;
如果任凭世风日下,亡种亡族不是空话!
不知为何而生的,不知为何而亡。
无知是一种罪过,指导是真的光荣。
知识和分享无价,人与众生
和平、和睦共处,赛童话。
前方即是如此,定要准时到达。
不惜付出一切,
去赴刀山,去趟火海,不顾一切也要到达。
到达,达到,心念人海,遍地如花。
如果没有生命的话,如果没有它,世界将是荒漠,永恒的它。
生命可怕正因如此,主力是它败下是它负责是它。
生命何时会将苦难融化?何时会开幸福的花?
只怕招来满天的嫉妒,经不起繁华,
像人类,一个个不听话。
如果生命是一段悄悄话,春天说:要发芽。
如果生命整个地发芽,因为你爱它。
让它恢复自然的繁华,让它彻底地将你融化!

可有关于人类明天美好的想法?可有关于人类明天美好的到达?
爱是啥?由你定。
爱是啥?爱是动物兽性的爆发,情欲淹没了一切。
爱是啥?爱是相同灵魂的御驾,不忍由她迷失,在江湖,到天涯……
害怕,害怕,就担忧人类心无敬畏,要挟万物同赴末路!
爱是啥?爱是尊重,你知道吗?
商铺不下上亿家,商铺里铺铺积压,是人类应得的吗?
爱是长大,爱是伟大;获取知识,摘除贫乏。
发表于 2019-4-21 19:49:54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诗作,问候诗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6-25 23:57 , Processed in 0.052429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