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66|回复: 4

[原创贴诗] 参选第五届国际诗歌奖稿件+林土生

[复制链接]
匿名  发表于 2019-4-9 20:17:57 |阅读模式
重回中原(组诗三首)
题记:那天,我看到鸟儿从高楼跃下,没有去张开翅膀

(道)小斧头

传说

这片陆地的雾中

有一只野兽

我那是盲人的爷爷

提上菜刀
寻着声音

就进了雾里

当他躯体被发现时

不完整着

是断在肉里的兽牙






多年后

父亲披甲持戟

一人一马

像一位英雄那样

冲进雾里
是一位英雄

没有再回来



到了我

带上心爱的小斧头

由太阳的碎片铸造

也进了那雾

我不害怕

因为有心爱的小斧头

以生命之力 

定将野兽驯服







前进

脚下是暗着红着的条纹

每一道

都如快被血液胀破的气球

里面是惨叫 要溃堤而下

而那每一道深深的痕迹

又是咬紧牙关

即便咬碎

也撑着的不吭一声







我不害怕

我有心爱的小斧头

我定能将野兽干掉








斑驳着延伸

握有菜刀的断骨

远远消失在身后

前方隐约处

是端放在地上的马头

未能合上眼睛

直勾勾看我








我不害怕

我有心爱的小斧头

我定能将野兽重创

即便我无法再回去




我闻到了野兽的气息

仿佛从四面八方而来

幻听到野兽的心跳

像就在自己脑中



“驱散黑暗”

小斧头似炸裂的日

耀眼 去所有的雾

我看到了那兽



曾以为
比陆地大的只有天

现在,望不到了天




我是战士

无能为力




我是懦夫

无处可逃








(义)食人花

“有人跳楼了”
“有人猝死啦”


阴阴云层下
十二月寒风
处处春的气息

“你知道吗?他是从三楼跳的”
“那人打开水时就忽然死啦”


喜悦的芽
掩饰掩饰不住
冒在每个人脸上

破皮而出的感觉真好
豔豔食人花
细细脖子上摇晃
一颗颗
一颗颗
炸裂著绽放

人群成了花丛
一定是我喝得太多
跌倒 爬起 跌倒
柏油路上奔逃

不可以不可以
快冲出去
不远处宿舍高耸
有我卷缩回的洞

爬著 滚著 冲著
电梯入口
按下八楼
咕噜噜上升


从肠

到胃

到嘴


呕吐出我


万幸

庆幸

荣幸


逃了回来


幸福如我
兴高采烈

舍友午休醒来
睡眼惺忪


“你在高兴个啥?!”

“有人跳楼了”


“你知道吗?他是从三楼跳的”


“有人猝死啦”
“那人打开水时就忽然死啦”

我扭头向镜子
食人花开得豔丽


穿著我的衣服
口含我的头颅



(情)等你

走入风平浪静的城中村
只有一个人的喉咙
空荡着泄出正午
全在这街角涌现而又消失
堕去了宝宝的子宫
避开正点钟声
默默地等待
等待冲进隧洞的火车
从戈壁的油井中射出
等待潜伏入动脉的吸血虫
在某场两百人的讲座中爆发为掌声
等待你我接过的每一个吻
于橘子皮中膨胀至腐烂

而后静静地逝去
和痛饮下的美酒随污物漩涡入水槽
一同沉入高楼之下的
还有那么多梦见来世的夜
手指纤细过钻戒
却冰冷为今生破土而出的墓碑
来扫一扫碑上的二维码吧
随着帕金森颤抖的荒草唠唠着
没有人止步
匆匆生命如蜻蜓般点水

好吧
由我来扫
出现的不过是无码的视频
快进中烟囱长出树来
独留湛蓝纯空破裂出一片猩红
任由鱼群们撕咬
你看见了吗
在那些鱼腹中
截肢了的字母和偏旁
若能从地板重回向餐桌
包裹住跌落的花束
每一瓣都有恋人私语的承诺
由浅渡深 决堤而出
来吧 来几粒泄痢停吧
来吧 来一板安眠药吧

而这瓶78年的敌敌畏
我只留给自己
你说不想离开我
所以我去了前方等你
发表于 2019-4-11 00:01: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觅 于 2019-4-11 00:08 编辑

怎么删除帖子,,有没有朋友知道的,,,昨天注册时没弄明白,,发错了
发表于 前天 10:46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诗友大作,预祝诗友获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4-21 16:24 , Processed in 0.05197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