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422|回复: 2

[原创贴诗] 参选第五届国际诗歌奖稿件+毕俊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9 15:42: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靠近村庄的地方有神光临(组诗)
文/毕俊厚

星空下的村庄

一个村庄对应一颗星
连在一起的村庄,对应着浩瀚的星座

大地之上,星空高耸,村庄下陷
安生的亲人啊,他们对应着不灭的灯盏

是会飞的石头,日夜不停地为亡人守灵
是轮回的梨耙,扶起走散的魂魄

炊烟压低身子,引渡一个返乡人回家
牧羊归来的人啊,他披着满身金光,立命于自我的天涯

总有西斜的落日,向星辰一一告别
总有赴死的事物,不为我们所发现

春天里

清晨的鸟鸣,叼在一个老头儿忽明忽暗的
烟锅里。树叶"刷刷"作响。风
蹑了手脚,还是没能捂紧
春风般的喜悦。

阳光又一次开在一丛丛狼毒花上。那个牧羊老头儿
不住地借光取火。上仰的嘴角
恰好被朝阳稳稳接住。

一条小路在额头越磨越亮。仿佛粗粗的
五线谱。哟喝声从山的这头飞到那头
从山顶飞到半空。又从半空轻轻落到山崖

一群羊踩着白色的云团在啃草芽,它们
有时在静静吃草
有时,会偷看牧羊人望山的样子

阳光顺着他的眉毛不紧不慢地流下来。他
凝望的样子,像是山外边的春天
正赤脚向这边赶来


在靠近村庄的地方有神光临

一个村子要讲究上风上水。要攀众神为邻。
在我的囫囵村,外围有光,有星星,有闪电,常常罩拂

在村北,迎着风向的是高高的打谷场
邻东常常有神光顾的碾房,磨房和一座破庙。而

村南几棵百岁古柳,逢年过节,挂满红色绸布
形成严密的屏障

那时,猫在青瓦上雀跃,家犬在草垛上放哨
夜游的蝙蝠,几个黑衣人,像箭头,射向天空

夜色中,恩人在不断运送佛的灯盏
秋虫鸣唱,月亮会送下一条柔软的梯子

有时,夜雨打通经络。大雪下捂着几十对幸福的人
有时,大风刮走恶鬼。劈雷和闪电也不会无辜冤枉一个好人

星空剪下多余的翅膀,一个村庄便有了根
越是靠近村庄的地方,往往会有神明在不断光临

祭祖记

清明。
阴,多雾。
烟岚升到半空。

一群光鲜的人,乘宝马,大奔突豸而来。
另一群褴褛的人,手提柳编筐,放满旧年的柴禾,今年的新衣,
一步一叩首,哭成泪人。

高高的墓碑与低矮的土堆,落差多么明显。
虔诚的叩拜与仪式感,多么刺眼。
这个世界与另一个世界,相隔多么遥远。

而跪地不起的两拨人,隔着九重天,
他们在跪拜同一个祖先。

风中的刀片

四月的风里,藏有无数杖
刀片。如果刮到清明
刀片会割出一道道疤痕。如果
再猛烈些,就会刮到坟地
刀片会割出一声声悲戚。我跪在
坟头前。一杖杖刀片,举着白色的刀光
从我身体的各个部位
不断地割着
我担心,风中的刀片
会穿透土层
割伤一个沉睡不醒的人

轮回

我曾多次想到轮回。想到我的
外祖父,一个一生只会放羊的人
在他拥有二百只的羊群里,五十年间
不知经历了多少次的轮回
新老交替,生老病死。因体壮而被杀掳
因羸弱,而抱疾死去。也有的羊,充当着
生育工具,羊群要依靠她们传宗接代
繁延子嗣。也有的羊,刚刚出生
就不幸夭折。更多的羊,经历育肥
圈养,享受短暂的优越生活后
被残忍地送上餐桌。而做为一只头羊
是幸运的。它像封建王朝的皇帝老儿
享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偏妃,享有精美的
饲料,鸡蛋,青青的牧草
现在,我的外祖父已躺进冰凉的土里
坟头的青草,正被他曾牧放过的羊
啃食,咀嚼。他的生命,将通过草
喂壮他的羊群。他的羊,经过反刍
拉出黑枣似的粪便,为这片牧场增加
新的养分。此刻,我躺在高高的山岗上
白云悠然,清风掠过。昆虫低语,空气中到处弥漫着
花草的幽香。多少年前,我曾来到过这里
多少年后,我将继续来到这里。时光真是个鬼东西
它会让我再住上一万年,让我一次又一次地反复轮回

乡村笔记

我描述乡村,不一定会去描述她的矮屋
碾谷场,石碌和飘荡在树干上风干的兽胎衣
也不一定去描述一堆一堆的柴草垛,沿路的
牛马粪,和挤在墙角下,晒太阳的几个古稀者

我只是一个结结巴巴的记录者,或者转述者。除此之外
我更愿意描述空。寂静之中的空。空无一人的空。
而并不是天空的空。
作为见证人,我可能会描述两代到三代,就像
袋鼠的袋。就像春归秋返的大雁
而我迟迟不敢提返乡。一批人在撤退。
另一批人在出走原乡。作为袋鼠的领跑者
他们正在新老交替
作为袋鼠的子嗣,他们正在接受变异

现在,我来描述乡村的变异吧。而这个时候
我的脑子突然卡了一下?不听使唤的笔
露出锋芒。让乡村最大的变化
完全陷于自我消沉之中

幽闭

我在说出幽闭。是的,幽闭的幽
幽闭的闭。就像突然关上的一扇门
黑漆漆的。光,透过门缝,挤进来
那个夜晚,光忽然散了。仿佛父亲
松开的手指。光,在他紧攥的手指间
慢慢脱落。我意识到,死神的
光临。死神从我面前走过,侧着身
紧贴我沮丧的表情。我微微感到,有一阵风
挤出门框。我甚至责怪母亲
门,是不能敞着的。一个虚脱的灵魂
很可能会夺门而出。六年了,我总是
习惯将父亲幽闭在一间黑屋子里。密封的
百毒不侵的,任何微小生物,都不会打扰
他的宁静。每逢清明,我会带上足够的盘缠
鲜花,带上幽闭之心,给坟头培土。我是想
储存光,让颤栗的身子,得到短暂的安宁
给坟头拨掉荒草,我是想
让幽闭的心,在这个阴冷的日子
打开一条通往尘世的路径
 楼主| 发表于 2019-4-9 17:05:42 | 显示全部楼层
特别感谢北京文艺网敬业的小编老师们。辛苦了。。
发表于 2019-4-19 10:47:04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诗友大作,预祝诗友获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8-22 17:37 , Processed in 0.054027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