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389|回复: 2

[原创贴诗] 《五个假诗人》《父亲的土坟》《讨好风》(诗50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3 13:15: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孟祥忠 于 2019-4-16 07:40 编辑


5元人民币

北风吹
天气寒
一位拾破烂的老大娘
正在街边的垃圾筒里
寻找着可以卖钱的东西
我向她走过去
递给她5元人民币

老大娘问我
为什么要递给她5元人民币
我笑着对她说
我想请您吃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
在我的家乡公安县
一碗素面4元钱
一碗热干面5元钱
老大娘看见了我的真心真意
收下了5元人民币

今天
不知为什么
我又想起了
这位拾破烂的老大娘
她是否又在街边的某个垃圾筒里
寻找着生机



在垃圾筒寻找生机

有一天
我走进县政府大院内
看见一位拾破烂的老大娘
正低着头
在一个垃圾筒里
寻找着
可以卖钱的东西

她不知道
我在盯着她
她认真地
在垃圾筒寻找着
她的明天



五个假诗人

杨克是一个不要脸的假诗人
伊沙是一个不要脸的假诗人
张执浩是一个不要脸的假诗人
李少君是一个不要脸的假诗人
商震更是一个不要脸的假诗人
这五个无才无知无畏的假诗人
冒充中国著名诗人
在全国各地招摇撞骗
污染中国诗坛
糟蹋中国诗歌
你们该当何罪

这五个不要脸的假诗人
你们照一照镜子吧
镜子不会说谎
镜子会告诉你们
你们长得像汉奸
你们长得像太监

你们是汉奸
却受到重用
你们是太监
却讨权贵们喜欢
假诗泛滥
假冒伪劣泛滥
那些高喊为人民服务的现代和珅
需要利用你们这些汉奸
需要利用你们这些太监
掌控全局
于是无才的你们冒充著名诗人
到处骗吃骗喝
丢人现眼
却得不到广大读者承认

五个臭名远扬的假诗人
你们继续这么胡闹下去
会将你们祖宗八代的脸丢光
你们天天吃饭吗
你们对社会有用吗
反省一下你们自己吧




活着

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就叫
活着



底层

原谅我没有读懂你,失去你
原谅我模糊了自己,保护自己
风吹花草树木,风吹我
嘴含梅花,心开成一朵梅花
身披白雪,洁白刺激日子
卖火柴的小女孩在我的心里期盼
人们买下她的一盒盒火柴
用火柴点燃时间,点燃自己
万里江山变成一张张钞票
纸上富贵,海市蜃楼,无法长久
长久的永远是蒲公英
还有脚下的蚂蚁,它们有声音
也没有声音。我蹲下来
看见蚂蚁在动,知道它们还活着
给它们让路,让它们先走



努力了,就应该笑

看见几只青蛙活蹦乱跳
担心它们跳进菜盘子里
看见几只羊正低头
认真地吃着草
不知道我已经来到它们身旁
万物皆有规律可循
皆有自己的命运
今天该干什么
明天该干什么
都有自己的规划
五年规划十年规划闪闪发光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努力了,就应该笑
笑对风,笑对雨
看见蒲公英家族在风中飞翔
认为自己拥有蒲公英家族基因
轻轻松松播种未来




在原地奔跑

物欲横流的世界里
自己与自己交谈
风吹过来,有些凉爽
蓝天挺蓝,白云挺白
我停下来,看见几只麻雀
蹦跳在水泥地上,生机勃勃

多少年,我告别生机勃勃
戴上成千上万的面具
应付着妖魔鬼怪。我学会了孤独
孤独是一座巨大的宫殿
孤独也是一间安静的书房
热闹不再属于我。跑步机上的我
在原地奔跑,显现活力
我该学习什么?学习街边的树
饱经风吹雨打,仍没有逃跑
仍绿着微不足道的我



鸣叫余生

这些麻雀,多么朴素
瞧不起它们的人,正在犯错
对它们熟视无睹的人
缺少知识,缺少思考
瞧得起它们的人,会停下来
成为几只麻雀的粉丝
甚至想成为一只麻雀
一天到晚叽叽喳喳,知足常乐

价值混乱,几只麻雀吸引我
像麻雀一样生机勃勃
像麻雀一样渺小卑微
像麻雀一样简单朴素
就让我成为一只麻雀吧
栖在你的头顶上,鸣叫余生



我坐在湖边等你

我坐在湖边等你
你来
我高兴
你不来
我也不生气

我只是一个草民
没有多大吸引力
你扔下我
坐上富二代的跑车
我能理解

但我仍要在湖边等你
等你被富二代的跑车抛弃
想起我这个草民

我的心是小太阳
我的目光抚摸你的余生
让你永远不冷



我向火葬场走去

我向火葬场走去
尸体在火葬场排队
可以理解
我这个大活人去火葬场
想干什么呢

其实
我就是想看一看
火葬场的烟囱
冒出一缕缕轻烟

你是轻烟
我是轻烟
带不走一块土
带不走一块金



心里下小雨

风吹得这些树东摇西摆
天空板着脸
好像众人欠天空的债
天空想呕吐
我们把天空呕吐的东西
叫滂沱大雨

我朝同事们微笑着
公司里埋头苦干的形象
最帅
最有光辉
窗外下大雨
心里下小雨
脸在微笑




安宁

繁华世界张开巨嘴
我们争先恐后涌入
享受命运的牙齿
看不见摸不着的破烂
在风吹雨打中称王
身体里的战争
被西装革履轻描淡写
被坦胸露腿转移伤员

遇见你
我安静下来
放弃喧嚣
拒绝面具
把真实的自己作为礼物
送给与众不同的你
你愿意陪我看星星吗
让我们一起穿着月光
走一段安静的路

你是上帝派来的使者
送我一片安宁
这种感觉像丝绸
也像农民捡回家的一袋袋棉花
棉花叫我安宁
你是一朵棉花
我是一朵棉花
正好门当户对

让我们也成为路边的小草吧
小草们就是神
在生死中轮回
从从容容

当你把安宁的种子
种在我的心上
我用我的余生表示感谢
给我一个不大的地方吧
让我享受安宁
安宁是最贵的化妆品
安宁是小小的家

当一座座豪宅
像一个个冰箱
距春天多么遥远
当我躺在你的怀抱里
舒舒服服地入梦
你就是我的豪宅

人的一生到底在寻找什么呢
其实就是在寻找
能让你安静下来的那个人
那个人的名字
叫安宁




我们手牵手

在这车来人往的大街上
我们手牵手
算不算快乐
白头偕老是一条很远的路
要经过很多收费站加油站
要经过很多雨天晴天阴天
要经过很多雾霾
要一起品尝春夏秋冬
要一起经历很多弯弯曲曲
要一起面临很多诱惑和打击
爱我到老才叫爱我
爱你到老才叫爱你

如果有一天
我的皱纹喜欢你的皱纹
你的白发陪伴我的白发
我们今生将别无所求
手牵手逛公园
手牵手逛超市
叫乐园



一生何求

今夜,我的心
学一只小鸟飞翔
很快,栖在你的头顶上,鸣叫

房间里的灯光,安静而明亮
雪白的墙壁给我雪的感觉
窗帘漂亮,我的未来
像窗帘一样美

躺在床上想你
我渺小,你卑微
正好门当户对



面壁思过

活了这么多年,我发现
雪白的墙壁正在放电影
雪白的墙壁播放着我的前半生
让我看清楚我是一个什么人
我得到了什么,我失去了什么
我为什么要戴着很多面具
我为什么感到无聊空虚
我一会儿是一个好人
我一会儿又是一个坏人
人性之复杂,让世界更加复杂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最好看的事物是四周的花草树木
还有雪白的墙璧
它正播放着我的前半生
让我心潮起伏,双眼湿润

我的未来在哪里
我的未来其实就在路旁
长成一株无人注意的车前草
枯枯绿绿,习以为常
根永远在黑暗中呼吸
抓紧泥土,永不放弃



人人都欠一个个道歉

好多年没看见天边的彩虹了
天空脏了
天空拥挤
天空板着一张脸
让我发现
人人都欠一个个道歉
向天空道歉
向大地道歉
才可以看见
美好的明天



给孩子洗脚

孩子是灯
照亮我的余生

给孩子洗脚
让孩子的脚香香的
告诉孩子
脚要干净
人要干净

孩子
我现在用温暖干净的水
为你洗脚
等我老了
你会为我洗脚吗

孩子点点头
我笑了



堂哥给85岁的父亲擦背洗澡

堂哥的父亲85岁了
堂哥从深圳开车赶回来
给85岁的父亲擦背洗澡
他不理睬外面的世界
他专注85岁的父亲衰败的身体
安安静静地为父亲擦背洗澡
这时候
我发现堂哥像一盏灯
照亮了四周
照亮了人生



让孩子给母亲洗脚

母亲节
让放学回家的孩子
给母亲洗脚吧

让孩子学会感恩
感恩阳光空气水
感恩花草树木
感恩母亲

孩子低着头
认真地
给母亲洗脚
母亲笑起来
笑出了
眼泪



让孩子给父亲洗脚

父亲节
让放学回家的孩子
给父亲洗脚吧

让孩子学会感恩
感恩屋顶与四壁
感恩小麦玉米水稻蔬菜
感恩父亲

孩子低着头
认真地
给父亲洗脚
父亲笑起来
看见美好的明天




让孩子学炒菜做饭

孩子
你已经十五岁了
你必须学会
自己炒菜煮饭

爸爸妈妈不能太宠你了
你自己学会炒菜煮饭后
吃饭就不用求人了
自己做自己想吃的
不用担心地沟油
不用担心劣质肉劣质蔬菜
自己到超市买好肉买新鲜蔬菜
回家自己做给自己吃
最安全最放心

现在食品安全敲响了警钟
癌症患者越来越多
爸爸妈妈随时有可能离开这个世界
你必须学会自己炒菜煮饭
必须告别娇生惯养
必须勤劳
必须坚强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这八个字闪闪发光
会把你的整个人生照亮



街边的树·垃圾筒·老大娘

最好看的
不是影视明星
而是街边的树

最应该上头条的
不是某个明星离婚了
而应该是街边的树附近
有一个很大的垃圾筒
一位老大娘正在垃圾筒里
认真地寻找着她的明天

街边的树绿着
绿着来来往往的行人
绿着我
也绿着老大娘
老大娘不看我
也不看街边的树
她正在街边的垃圾筒里
认真地寻找着
有用的东西



前世今生来世

前世
我们在雨中拥抱
今生
我们在雪地堆雪人
来世
我们在风中歌唱



昨天今天明天

昨天
栉风沐雨
今天
摇头摆尾
明天
柴米油盐

昨天
形单影只
今天
一家三口
明天
互疼互爱




屈原的温度

吃粽子的时候
粽子的温度
是屈原的温度

我笑着对孩子们说
我摸到了
屈原的温度



五万股中国重工股票

孩子
如果我死了
我的遗产就是
五万股中国重工股票
它们会陪伴你
你会亲眼目睹
中国重工腾飞
你也会跟着中国重工腾飞
这就是你美好的未来




为国为民就会闪闪发光

四川凉山州木里县发生森林火灾
30名消防人员葬身火海
他们真的死了吗
不不不
他们还活着
像三十根蜡烛
在中国人民的心中
日夜燃烧
像三十盏街灯
四射光芒

为国为民
永垂不朽
为国为民
就会闪闪发光
30名葬身火海的人民英雄
还活在我们的心上



为中国而活

周恩来同志
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
方向正确
人生正确
成为一盏超越时空的灯
照亮我们

毛泽东同志
为中国而活
牺牲了妻子儿子
牺牲了弟弟妹妹
他像冉冉升起的旭日
照亮神州大地

每一位中国人
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
每一位中国人
为自己而活
为家庭而活
为中国而活
不枉此生




我的偶象是麻雀

社会在曲折中发展
人类在曲折中进步
我问自己
我是进步了
还是倒退了
我是堕落了
还是在飞翔

人生道路弯弯曲曲
哭是我的权利
笑也是我的权利
有哭有笑
才是完整的人生

妈妈
我现在想告诉你
我的理想
就是成为一只麻雀
一只麻雀没有斤两
一身轻松
一只麻雀无人注意
获得了
巨大的自由

有钱人
没有麻雀快乐
我心爱的女人啊
盼你也成为一只麻雀
两只麻雀一块儿飞翔
一块儿叽叽喳喳




诗歌招待穷人

诗歌最喜欢穷人
诗歌每天招待穷人
让穷人们告别贫穷
微笑着咀嚼人生

日子苦
吃几首诗吧
伤痕累累
吃几首诗吧
精神匮乏
感情贫穷
心灵荒芜
吃几首诗吧
诗歌
最喜欢招待
贫穷的你

诗歌啊诗歌
就是穷人们的
早餐中餐晚餐



我为什么写诗

新闻不讲真话
众人不讲真话
只剩下诗歌
仍在艰难地
无比勇敢地
讲真话

真话
才是金子
真话
多像
夜明珠

我讲真话
失业了
你讲谎话
升职加薪了
老天爷
睁开双眼吧
看一看吧



在黑暗中喝酒的人

在黑暗中喝酒的人
用酒点燃失眠
点燃记忆
点燃故事

卖火柴的小女孩出现了
她瑟缩在街角
用酒点燃她
酒是火

卖火柴的小女孩冻死了
在黑暗中喝酒的人
紧紧抱住了
卖火柴的小女孩的尸体

被黑暗狂亲滥吻
摇摇晃晃在人间
哈哈大笑
酒似泪
酒是火
点燃自己



杂病缠身

忍辱负重,委曲求全
看见你学一只蜗牛往前爬
我学墙,成为会行走的墙
走南闯北,寻找生机
见隙插针,起早贪黑,省吃俭用
积攒房钱,积攒奶粉钱,积攒学费
胃病肝病高血压风湿病脑血栓神经官能症
争先恐后欺负人群
年轻气盛用健康拼命赚钱
年迈体衰日夜花钱买健康
死后一分钱也带不走
才明白钱够花就好

杂病缠身,发现死亡
其实离我们很近
坐在草地上晒太阳,听鸟叫
每天散步,吃水果,朝孩子们笑



清明节

进入清明节,死人们复活了
死人们在喊叫。活人们给死人们烧钱
死人们有钱花了,渐渐安静下来



父亲的土坟

父亲活着,被活人欺负
父亲死后,父亲的土坟
被狗獾子欺负,出现了
几个刺眼的黑洞。多希望
这几个黑洞就是
科学家们在苦苦寻找的虫洞
我通过其中一个虫洞
回到过去,与父亲紧紧拥抱在一起
与父亲一块儿炒菜煮饭
与父亲一块儿喝酒聊天
聊着,聊着,脸上绽笑,眼睛涌泪

父亲的土坟出现了几个黑洞
我不骂狗獾子,狗獾子也是一条条生命
它们也要活下去。如果我遇见一只狗獾子
我会朝它笑,祝它平安,祝它好运
求它不要再在我父亲的土坟上打洞了

用铁锹挖土,将父亲土坟上的几个黑洞填补
父亲的土坟比以前瘦了一些
代表父亲在另一个世界也瘦了
我不允许父亲瘦,我要让父亲胖起来
用铁锹不停地挖土,让父亲的土坟胖了一些
我笑了,父亲在另一个世界笑了




我们要当影视明星

方向被偷走了
谁偷走的
心知肚明
偷走我方向的小偷
活蹦乱跳
我闭上双眼

小偷啊小偷
你可以偷走
我的钱包
我的金银珠宝
你干嘛要偷走
我的方向呢

小偷啊小偷
你可以偷走
我的方向
你干嘛要偷走
孩子们的方向呢
听啊听啊
孩子们异口同声一一
长大了
我们要当影视明星



你有用吗

有气无力
朝一小块韭菜地看了又看
韭菜们绿油油的
绿得人舒服极了

韭菜们长得好看
长得茂盛
很快被菜刀收割
韭菜们重新带劲生长
很快又被收割
如此反反复复
韭菜们一声不吭

母亲对我说
韭菜们有用
你有用吗




韭菜

我家门口
有一小块韭菜地
绿油油的
绿得我
也想绿

它们无比茂盛时
母亲手握菜刀走过来了
割走它们绿色的身子
它们一声不吭
重新生长

长到母亲满意时
母亲又手握菜刀走过来了
又一次收割走
它们绿色的身子
它们仍一声不吭
继续生长
很快又茂盛起来

我发现
不少人
像韭菜
被收割N次
一声不吭




我将无我,不负人民

习近平同志说
我将无我,不负人民
这朴素闪光的八个汉字
照亮中国,温暖世界

我将无我,不负人民
是八团火焰,八盏街灯
八颗在中国大地上
日夜闪烁的星星
指明了人生的方向

我将无我,不负人民
习近平同志发自肺腑的声音
感动天下人
像八颗灵丹妙药,治疗我
使我不好意思
天天进茶馆打麻将了
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就是人生的方向




给蚂蚁让路

我脚下爬着几只蚂蚁
踩死它们
多么容易
踩死它们
多么缺德

我在这几只蚂蚁面前
扔下几粒饭
这几只蚂蚁高兴起来了
争先恐后
驮着这几粒饭
回家

我微笑着
给它们让路




有一种活法叫燃烧

三月既温暖又亲切
一亩亩油菜花在争分夺秒地燃烧
我情不自禁地
向一亩亩燃烧的油菜花忏悔

我逼问自己一一
热情的自己
死了吗
死了很久很久吗

我无法熟视无睹
一亩亩油菜花在争分夺秒地燃烧
我不好意思
再冷漠
卸下防卫的面具
忍不住赞叹
有一种活法
叫燃烧



抚摸雪白的墙壁

抚摸雪白的墙壁
我以为
我是在
抚摸自己
我以为
我是在
抚摸未来

抚摸雪白的墙壁
想成为雪白的墙壁吗
像雪白的墙壁一样安静
像雪白的墙壁一样坚强
看见未来




活着=责任

我不喜欢
不负责任的男人
也不喜欢
不负责任的女人
活着=责任
责任=未来

没有责任感的人
过一天算一天
忽悠领导
忽悠同事
忽悠亲人
忽悠朋友
忽悠昨天今天明天
一事无成

有责任感的人
闪闪发光
温暖众心
纷纷成为
一个个小太阳
布置永远的春天




用手机炒股

星期一到星期五
用手机炒股
越炒越亏
亏损四十几万元
欲哭无泪

中国股市
像一只无形的老虎
股民们
被老虎吃来吃去
不喊疼
强作笑颜
仿佛笑
能医治一切

耐心持股五年
渴望牛市来临
救我这个草民



这就是爱

你开心
我就快乐
你忧伤
我也跟着忧伤

我和你
像量子纠缠
无论相距多少光年
心灵感应
瞬间开花

你的泪水
流在我的脸上
我的泪水
流在你的脸上
这就是爱




点亮自己

风吹我,把我吹向北京
吹向深圳,吹向上海
吹向山顶,吹向沙漠
现在,我行走在大街上
风仍在吹我,把我吹进一家书店
书是好东西,让书包围我
我要在一本本好书中寻找
生存的阳光
我要从一个浮躁的人
变成一个安静的人
在书房里坐下来
用一本好书
点亮自己



书与脑袋是邻居

头顶一本书
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书的地位是最高的
书与脑袋是邻居
书与脑袋成为一个整体

天上看不见太阳
雾霾厚脸皮
打开一本好书
文字纷纷变成阳光
照亮心灵
抚摸前程




摇摇晃晃在大街上

夜色刺激街灯亮起来
幸福在何方
快乐在何方
人生不只是吃喝玩乐
行尸走肉
应该走向何方

活着失去了方向
活着没意思
日子好无聊
无聊到
想疯掉

酒足饭饱
从餐馆里走出来
摇摇晃晃在大街上
摇摇晃晃
多么快乐
摇摇晃晃
多么刺激
刺激我
走向何方



月亮是我的好朋友

月亮栖在树梢
它多么干净
它没有阴谋
我盯着它
把它当作我的好朋友

在月光下散步
寻找什么呢
寻找自己
是一件挺快乐的事情

月亮是我的好朋友
吃月光
喝月光
用月光沐浴
我会变成一个更好的人



讨好风

风乱摸世界
乱摸美女
乱摸我
无法无天

我认风是我的老板
我讨好风
向风摇头摆尾
风啊风啊
给我涨一点工资吧
我老婆患上乳腺癌
我得用我的骨架
撑起这个家

风吹我
像吹起一个玩具
我这个玩具
把风逗笑了
我的未来就笑了








诗作者:孟祥忠    手机:13411897281
电子邮箱:mxz318@163.com

(434300)湖北公安县实验小学  殷波  转  孟祥忠  收

孟祥忠:湖北公安县人,为真相良知写作,一直活跃在中国诗歌网络阵线。

曾在《常青藤》诗刊《绿风》诗刊《诗潮》诗刊《中国诗人》《广西文学》
《湖南诗人》《回归杂志》《天下诗歌》《特区文学》等文学刊物上发表过
作品。有一些诗作被选入《跨世纪诗丛》等选本中。









 楼主| 发表于 2019-4-16 05:34: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孟祥忠 于 2019-4-24 15:55 编辑


中国二十一世纪先进文化

文/孟祥忠

中国二十一世纪先进文化
不在北京城
在湖北公安县瓦池村
孟大诗人站在瓦池村
摇旗呐喊一一
中国二十一世纪先进文化
在这里
瓦池村
欢迎大家的到来

中国官员财产申报制度
至今无法在北京城通过
北京城生病了
中国二十一世纪先进文化
在北京城无立足之地
逃往民间深处

可歌可泣的北京城啊
有万里长城
有明清故宫
有颐和园
有圆明园遗址
还有一群逍遥法外的现代和珅

于谦死在北京城
袁崇焕死在北京城
清朝的和珅死在北京城
毛主席死在北京城
1989年6月4日
一群爱国青年死在北京城
无法无天的现代和珅们
却好好地活在北京城里
他们吃国家吃人民
法律奈何不了他们
他们重用汉奸重用太监
掌控全局

无法无天的现代和珅们
害怕爱国者
害怕鲁迅
害怕于谦
害怕林则徐
害怕毛泽东思想
害怕中国二十一世纪先进文化
他们重用汉奸重用太监
将中国二十一世纪的先进文化
赶出了北京城
让汉奸文化
泛滥成灾
让太监文学
到处放屁
北京城乌云滚滚雷轰电闪
多少忠良贤能
摇摇晃晃在
汨罗江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5-20 07:33 , Processed in 0.060135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