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422|回复: 0

[原创贴诗] @突围(七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21 21:26: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水熊虫和它的芯片

人们,失去身体的光,打在我身上
这么短暂。无法肯定,它是否曾

容于——人世,卑微。在我就要去
流浪的荒原,众多水熊虫,和我一样

没有宇航服。我们裸露的笑,满是
皱褶,沉默。在一首献给永恒的诗里

我们保有最少量的水,词汇。不能
预测未知,是这么诱人,刺激着

这颗星球。所有堆积下来的有关生命
有关爱的信息,在这一瞬间,撒向

无尽,遥远的虚空。而不是,朝里
向内,在一片芯片里,崩塌为纠缠量子


@灯塔水母

它包裹着的,女人,它包裹着的男人
红色灯塔,暴雨后,悬崖上的灯塔

飘逸,迷幻。无法区分的形体,灵魂
生个孩子,写首诗,我在大海的

苍茫上,调戏着时光与衰老。死亡
算什么?百世,千世,同堂,高居

是什么概念?在灯塔水母殿堂中
神,普通,不能再普通。如果不性爱

不繁殖,光写诗,那就让我去死
可惜你看不到。隔着显微镜,读到光

读到返老还童。你就误认永恒
误认慈悲,与情色的力量。就像每次

我误认误读你一样。永远,春满
人间的女人,一转,再转,怡丽肉体


@跳舞的蚜虫

它们布满,一座又一座,绿色城堡
朝向天空,最近地方。我相信

它们能听见,神的呓语。一动
不动,这群虔诚僧侣,一整天都不

换个位置。它们拉的屎,有着
蜜糖般诱惑,和某些肥胖,吃素

政客,一样。分不清,风动
还是它们在动。它们中一些,偶尔

忽然,摇摆一下,短暂,而富有节律
就像政客们,偶尔,抽动的脖子

这些,流动的绿色血液,多美
美过我的文字。它们是真正的沉默

大师。我无法深入其中,无法被
一只带翅膀的细叶蜂,选中。它做

木乃伊,可万世不朽。可惜,我
无法跟上它的飞翔,不然,我会看见

一座存满伟人的殿堂。他们偶尔
仍会跳舞,在我不注意,看他们的时


@陌生的房子

坐在山梁上,望着下面
烟云中屋子。老感觉

我就来自它们中的某一栋
随我,拿出裤袋,整日

把玩,却未曾开过
任一道门的,这把钥匙

它应该能,就像我能
可我,只站在围墙外

偶尔,安静走过,所有
陌生人。他们,恍惚

每个都似我亲人。而我的
亲人,也开始恍惚起来

都似,陌生人。我熟悉
过的屋子,村庄,小桥

我再来,它已陌生
尽管温暖,还有燕子

出入,呢喃。可我始终
下不了决心,在这里

做间更大的屋子,吞掉
过往。或未曾有过,过往


@白粉笔

夜晚来临,他出了门。星星坐落荒原
只有他,和一群鬣狗

尾随,跟踪。这群鬣狗
不能察觉,这空气般虚无人的存在

吞食腐尸,甚至围攻丛林之王
善恶,美丑无法影响,它们吞咽速度

僧侣念着佛,它们连经书都已吞下
小女子身怀,未怀,它们吐出

满饱花香。血肉,并非所爱
骨骼才是最佳。灵魂居所,毛发净无

他多次感觉,它们所养。在月光下
撒欢。有时,他真以为,自个不过是

在放牧一群无害的山羊。它们
偶尔也会舔食少量泥土,和青草

压压,胸腹间,翻滚的戾气
这是他,所不能及。一辈子,吃素

却每每需靠一粒解食丹,一名女子
图册,他才能安睡

草丛,乱石,他一路捡拾
它们身后,一条又一条,白粉笔指向

他清楚记得,这条是大象的,那
条是取经人的。这在他,写黑板时

他会感觉出。有时,他会转过来
告诉我们。有时,他什么都——不说


@白驹

我们中有人看见过它,白光,恍惚
在条清亮河边,低头,吃草

草边吃,边长。吃过,却跟
未吃一样,草叶的光与这团白光

交相辉映。它胸腹,仿佛透明
呆若木鸡,子针立着我们

我们中有这时代最好骑手,可谁
能驾驭。四周的山岭,松木

仿佛浮动于底片。幽灵,跑过白驹
我们,忘记的呼吸,正慢慢

打开一片肺叶。黑影中,它同时
穿过。同时点亮我们和这油腻,世界


@突围

一池湖水,几世淤泥,最后堵住喉管
呼吸的,不过是手中这小小一把

早不上高楼,晚也不为伊,憔悴
扑泥时,那人却在这泥中,在这莲花树脚

糊住自个,这条白驹必过的缝
必走的孔。让它重回,词话的人间

“无我”“有我”你维持的优美
与宏壮。在现代白驹的蹄下,翩跹

是逃亡?偏安?是探索?是无畏?
当一个人,把黑马的足迹,撒遍银河

把心投向科技,量子。他却忽然,纠结
仿佛回到当初你身下,五月初藕,触动微微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7-23 15:31 , Processed in 0.050913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