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319|回复: 0

[原创贴诗] 参选第五届国际诗歌奖稿件+杨四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11 22:02: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试验场(杨四五)

必然有一具真正的肉体,在异乡
与另一具肉体依偎

月食是可耻的
阴影很快就会过去

阴影如一面突然而至的墙
立在树林中央
仿佛两个人之间一个中性的词语

但月食仍然是可耻的。虽然
让他在空旷的夜里囊括了所有的光明

他必然要区分出一具真正的肉体
和一面坚实的屋顶


◆链

碧空垂落的事物有一大段不为人知的回形
它居于开口之间
将其填补也露出对接的空隙

它是露珠,光芒,也可以是
雨水滑落前没有瑕疵的凝聚

它是门前路过的宠物,家禽
或者洞穴里冬眠的长蛇

它是她的童年和晚年,也是我们相遇时
错落的一段金属截面的延伸
它不仅仅如此单调,又确实如此简单

碧空仿佛一只漂染后的裤袋,也像是一根刷漆后的木桩
我未能听见头顶一瞬而逝的声音
却分开双臂拨动着若有若无的气息


◆他们说

他们说窗外是一片蔚蓝色的大海。我循声望去
窗外是一片乱糟糟的庄稼
是一片炊烟尽处,日光最后的徘徊

他们坚持窗外是一片蔚蓝色的大海
是一片大海的蔚蓝深处:
雪白的抹须鲸与乌贼,雪白的珊瑚与海参

在他们的数度坚持之下,我循声望去:
噢!窗外真是一片巨浪滔天的,汹涌的,奔袭而来的大海
庄稼卧守其间,几只耕牛木然的站着,像是习惯了等待


◆忽闻夜半哭泣声

纱窗稀释了窗外无尽的黑暗。乞讨者和受害者
都随白日而去了
他们同生共死的多种。残留在
对面小区一间难以判定的屋子

它是晃摆的没有令人眼花缭乱的移动
它引人关注却未有让人担忧的痛苦

黑色流失的凌晨,壳体因可控的碰撞面临瓦解
窗台上的植物
因丰满去除了尖利的针尖

我依然在倾听和徘徊,我的设想晚于我的习惯:
乞讨者和受害者都随白日而去了
一只空荡的核桃在地面无序地滚动着

(没有风,仍然无循地滚动着)它并不惊人的哗啦声
犹如弹弓上的皮筋
拉紧我的孤独,也拉紧对面相向的漫无目标的坚持


◆冬眠者

有些地方,已经是冷深深一片了
林子里的落叶叠起来,像是垫上
一层上好的被褥

她躺在龙宝山腰的小屋里,安安静静地,闭上眼睛倾听:
她散养的鸡鸭现在还未回笼
泉水从山上滑下来,通过皮管流入石做的水缸

她将窗户关上,反正窗外的人很少过来询问
窗内坐着的,多年未见的丈夫
学会了寡言少语。就像这屋子深处,虫蛇盘踞的道口
接受了低温者漫长的修养

她太累了,历经89年的土地,种下了太多
食之不尽的庄稼
收割粮食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却没有人
在太阳低垂的时候,注意她的脸孔

也许本来就是这样:窗外的人想要休息,她便打开房门
窗外的人想要离开,她便织好衣裳


◆瓷砖厂偶遇

桃子在冬日留下的形状,有三种触手可及的
可能。我更喜欢现在
我的中年,抵抗着瓜熟蒂落的撞击

我认为之丰美,滑落于对称的指尖
我认为之饱和,收缩于宽广的腰腹

九点三十一分的上午,她站在货运司机离开的门前
她和失语的孩子背街而立
(在这寻常的一瞬,我和他们有所停滞
我和他们瞧见她悬挂在白色的枝头)

谁也无法忽略她垂落的多汁而鲜美的果实
(不忍采摘的果实)
相较于另外两种,我的徘徊移除了我的虚伪


◆人性的消亡

我告诉他们,绝不允许我离去后的失败
但无人相信
但我在绞刑架中
怜悯远大于随意而生的嘲讽

屋子外面,青桐的叶子先于枝干舒展
我们面对面看着
我不命名它的眼睛以及眼睛闪烁时的悲喜

它也如此
我们在这寻常的时间,静静地立在泥土之上
我们无有高低(如果天空倒转)
我们无有昧明(如果文字覆灭)

但他们不会相信也不会承认。他们
在夜色下的倾听
多是贪得无厌的人声
我反对,强烈反对,我反对这世间所有人语
高于它们的界定。我反对我对它的理解
是它在泥土中扎根的契机


◆地铁

雨滴的溯源正如我们的期待与设想:
我们散落
便平添了敌对的存在

屋子是穿过雨滴的第一剂良药
汽车是第二剂
它是火车镜像的一剂
从雨水中脱离

或许还有很多未被发现的古方,以及
研制中的粉末的集合
我们在雨水与雨水的间隙中匆匆往返
它的粘性,越来越为人所悉


◆眠

带着它离开时,她站在潼射镇南街的
一处天台上。她的哭喊声我没能听见
由此她从天台的另一端跳下
我也未能听见。年轻的母亲告诉我:
她跳下之后再也没有回来
在烈日炎炎的正午,在一对新人
穿过鞭炮声中的正午(她跳下之后再也没有回来)
我无数次重复这难以扭转的事实
多年以后,潼射镇南街的房子已被拆除
天台仍然饱满地留在那里
天台一侧淡黄色的木门,一只插销杳无踪迹
她仍然无助地站着,穿着碎花小裙
她拍打崭新的门扇,唤我“哥哥”
而我在宴席上早已忘记了一切
——或许真实的情况并非如此:多年以后
潼身镇南街的房子已经拆除,她告诉心碎的我
上去找寻的时候,被她挡在了门口


◆赵立容

这是镜子里你给我的名字。会场上
他们放肆地笑
一所风雨不透的房子里
没有门,没有触手可及的百叶窗
你坐在他们的前面
羞惭地吟诵:
"为什么东边全是杂乱的路径"
你在吟诵的时候,仿佛有所哀求
你看着我看着你熟悉而陌生的脸
你的眼眶是清澈的,盛载着我的一切
而他们犹如一圈晃动的湖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5-23 21:26 , Processed in 0.053836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