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68|回复: 0

[原创贴诗] @幸福时代(13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4 09:48: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幸福时代

那些年,天空,到处是白天使
和黑天使。他们飞过来

飞过去,无所事事。我和童年
阿云,拿把弹弓,追着他们打

从早上起来,一直到太阳落
我们几乎不做其他事。周末

也不做作业。从东山追到西山
从没看到他们,停下来过

落树梢,或者石头上,什么的
湖水中也看不到。他们躲闪着

在天空里。他们从来不看我们
好像飞,就是他们唯一要做的

我们父母,也从来不管我们
那时,大人有大人事

只要肚子饿,回家有饭吃
我们也不管他们是革命,还是

在勾心斗角,结党营私
我和阿云发誓,一定要打下

一个天使。把他带回家,好好
养着。飞那么久,他肯定累了


@天上掉下来的人

这天上掉下的人,落在
大街上。没个人认识

拉过他的手,我告诉他
“你是我捡的”就算是片

雪花,也只能,化在我手
化我心口口。这裹花瓣

的男人,是一头猛兽
被我牵在手中。他随时

可能杀人。把我吞下囫囵
为此,我骄傲无比

这天上掉下的人,落在
烂泥中。没个人识得

谁也不能送回。我时常
抬头望,他来地方

白云一片片生长,星宿
一枚枚闪亮。还好,我有

不同于他另一身体,不同
于他另一灵魂。在爱

死前,不至无趣。这天上
掉下的人,落在渔网中

他有双,华美无比的翅膀
可已被我剪掉,在他

熟睡时。在这平凡人世
他应该习惯行走,就像

习惯我一样。哦,我
胸口栖息的鸟,我的双峰

升起华表。我们一次次在
黑暗里接头,在床上舞蹈


@看不见的邻居

走入这栋大楼。从一楼至十二楼
每个房间,阿云都“咚咚咚”

敲了三下。然后,贴着门听了听
在他们,还没入住前

这些空房间,便先于邻居有了
阿云制造声响。阿云,终于敲到

十二楼,121-204房间
“咚咚咚”,然后,贴着门听

他拿出钥匙,不舍得打开
仿佛,看见整栋楼,进进出出的神


@猜想第一天

谁也不会把未来,放置在
高高的祭台上。有人看见风月

落满这血污城市。我出出进进
好似一只满意的鬼。可我

就是丢不下怀中,这片薄纸
一片秋叶,不停滚过这个寒冷

冬夜。拒绝腐烂,有用?
穿红背心有用吗?当春天再次

来临,我是否还有,浸泡
松墨的勇气,和筋骨?用黑得

透心的骨髓,点画骨刺上梅花
当猜想成为过去,当我

第一天,成为你手中,薄纸
符咒。我,还是我。且已忘怀

当初。一次次与你翻滚,缠绵
成为,世间,别人,乐趣


@鲜花盒子

他扶在我墓碑上,听我死后呼吸
老了,满头白发,他,仍在天上飘

他和我之间,隔着满满花香
隔着一群野鸟,隔着一只盒子

他说,他希望每次打开
都能看到我,躺在鲜花丛中

我接过盒子,告诉他,我多想
躺到里面去,美美的,睡上一觉

现在,在我睡的时候,他守在旁
像一朵忠实的云,在不被疾风吹散前


@空房间

活一千次,我也只想
活成自己。请别再诱惑

和考验。我放下罪行
它不能在成为桎梏。我

曾经,蹲于悬挂树梢的
囚笼。眼看月光和树下

鬼魂,把我一次次
烘烤成,绝望的勇士

还好,我善于贪生。今
后也只贪生。不再贪念

另一道上风景,和另一
彩虹中的你。天地空无

却只坐着,我的微薄
真好,能在人世活成

一间空房间,活成一溜
霞光,或一片黑暗,虚无


@你从身旁走过

很快我就能看见,你是什么样的人
为了入住象牙塔,我费了不少心思

首先,从多嘴婆那听说,你就要
逃离她的魔爪了。为这,我苦等了

二十年。从第一声啼哭,奶大
胸大,屁股大,腰细腿长,脖颈长

她叨叨絮絮,已说了二十年。在你
死鬼父亲去了后,在你继父到来前

而我,在包租婆那看到你,租住房间
趁机定下了你隔壁,你的后半身


@记忆从黑暗中升起

敏感之树,摇落的叶子
是怎样,重新回到

它掉落地方。路人
在光明中,看到未来

我在黑暗里,看见过去
沦陷的城堡,灰烬

一样的火光。一路捣毁
的玫瑰,铺满酒醉后

呕吐的床榻。回去
与跪在佛,神前的我

接头。是我一直想做
之事。可每次,走到

那孩子面前,我就忘了
那句暗语。尽管看见他

清晰脸上,一滴滴泪珠
又重新,回到他空洞的

瞳孔。我,看着他
一次次走上,这条崎岖

之路。看着他挣扎
在虚空中呼喊,和仇视

又一次次在这张薄纸的
空白处爬起,留下血水

多希望,他能在明天
或后天,追赶上我步伐

看见我此刻,眼睛里
黑暗中,手上,升起玫瑰

和太空中,不落的
星云,鲸鱼,与——长吟


@空楼梯

超过,三级楼梯,我就只能
坐下。空无一人,空间

坐多久了?我的童年,我的
少年,我的中年。这蹉跎云彩

回转人间,几轮?有人时候
我等他们,走完。这楼梯

便属于我了。不用,往上
不用往下。甚至,我可以扶着

扶手,睡会。这人间,这劳累
躯体,其实不想,过早回到

这张孤独的床上、尽管有时
上面有它欢爱女子,和一本

白色的书。他们从我身旁走过
上去或下去,天堂或地狱

“阿云,你又喝醉了”“阿云
快走啊”神们,坐着电梯

出没云端,地心。我一遍遍
耽于抬脚抬手,刚转过

一道楼梯,就害上了晕厥症
上面一道道,三十九级台阶

下面一道道,九十九道台阶
踏空人,呼啸而过。躲到一片

云里,躲在一道风中,躲
在咕噜,咕噜,滚下的球中

我拼命,爬啊爬,还没爬上
这梦就醒了,这楼梯,就没了


@危险风景

几块残砖,旁边,闹市已静
睡在城市,月光下的人

看见风景。当初你,是这样吗?
睡在儿时梦里,门前

梧桐树,一对乌鸦好黑
可奶奶说“没变,太阳时

它们都这样”。变太阳乌鸦
哪去了?它是否,还在这本

儿时,图画册里。看见未来人
你的未来,如此荒凉

看见过去的人,你能
看见我吗?我给你的笑容

在我站起后,在我,还活在这
繁华世界。对面那面高楼

一盏灯都无,一扇窗没安
多美啊,一个乞丐睡上面

一个醉酒人站顶楼,看阳光
一下穿透这栋大楼,这座城市


@空杯

在他的桌子,有一空杯
阳光透过,照着,苍白手掌

阳光,不会告诉,这光
在抵达这尽头前,穿越了多少

虚空。他手背上,汗毛
正开始柔和,舒润,像一株

沾满甜蜜,刚刚,从黑暗
走出,放松警惕的,捕蝇草

他喝完水后,带着他空杯
回到黑暗中,虚空里

听到一声叹息。他摸过去
那些晃动,在文字间,肉体里

的灵魂,苦灵。他们
挣扎。他们,深陷自个空杯

那倾倒月光的人,多美
他站松树脚,像一滩,活着

流动,泉水,进入磐石
又自动,离去。可这杯子

从他手中。掉落,破碎
在他脚下,在他梦里

一次次,又重,复原
在神的桌子上,有一空杯

我们正透过,照他手掌
苍白。在神的桌子上

有一空杯,里面
容满——慈悲,泪水,和我们


@悬崖上的挖机

走了很久路,周末,我来到
一座悬崖下。陡峭,崖壁

像一堵墙,直冲天际
阻断前行路。它伸出,弯曲

松柏。干净泉水,倾倒而下
潮雾,升起。一只孤独

的鹰,在悬崖旁,风里
巡视。沿着山谷,它被不断

上升的气流,托起,瘦骨
嶙嶙的胸,和黑色的,翅羽

正当,我准备回转。我猛然
看见,一辆挖机,在高高

崖壁上。它停在那,一动
不动。我看不见,驾驶室

到底,有没司机。它停那
多久啦。是去,吃午饭了?

我勇敢无畏的,开拓者。我
真想爬上去,爬进驾驶室

坐坐。刚才,那鹰
——仍在。安然,盘旋

而我们勇士,哪去了。还是
伏在,驾驶室中,瞌冲

还是,在我旁边的树林
小解。还是——我?——我


@仙药

他知我身怀匕首,可他
不说。警察拿走又拿来

“一些涂料罢了,不是
血”他看着我,我惊恐

沮丧,并未褪去。他把
匕首,还我,安慰几句

他就走了。这是我祖父
传我的。他显然不相信

它能杀得了人。我把他
抱到床上,用被子盖好

我坐床边哭泣,手里
拿着,他给的药。一只

大鸟,白色,捂住胸
扑扑,从窗口飞出飞走

我手上仍沾有他,白
色的血。我不得不报警

可他们就是,查无此人
左右街坊也说,没所见

他,化白虹,又化大鸟
我不舍,吃这药,只能

一面把玩,一面写下这
感激悔恨,在纷乱世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3-20 13:29 , Processed in 0.050474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