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237|回复: 0

[原创贴诗] 参选第五届国际诗歌奖稿件+欧阳福荣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3 21:38: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欧阳福荣 于 2019-3-4 12:42 编辑

叩雪


纸已厌倦,就不再谈兵
天涯马蹄冰凉,明月顺手掀翻虎符
刀呢,在流水线救下楚王和虞姬
时间尖叫泄了一地。春梅拒绝开二度
小红呀,谈什么绵延矫情
桃花真厚脸皮,制造一场直白失血
青蛙伏在渡口弥留,许少年半句无字承诺
春光不杀人,只伤腰
兵也厌倦,就不临摹烟花发育
夕阳红烧半边脸,疾奔的马眼睑低垂
黄昏继续辽阔,照着无为路
也洒向朝右倾斜的子宫。圆的锥刺喧嚣如尘
调皮浮生十年,镜中查无此物




雪在窗前如此浩大


潜入黄昏,藏于天井
给每一道飞檐,涂一轮明月
那时白色与黄色,缠绵,射映
可以,兆丰年么?
无人应声。隐约处可见一片天青
青松仍旧傲立,孤单着孤独
后山有些凄凉
梅花考虑用一生奉献一次
咖啡感觉到了冷,
到某一处湖岸边作客
掸下历史,跌入旧梦,不愿被惊醒
宛转似苏格拉底,无力。
兰吐兰芳
收住迷人香气
优雅如病
欲望未在孤舟,
记忆,就不钓寒江
风从高处经过,连夜吹动河套
得不到一枚荻花原谅
水声凄迷
并不因为一场素白掠过琼枝
整个大地,竹枝词锁进小楼。晚晴
桥上无人流过
许多座城不真实,包括村庄
包括古旧遗孤城墙
一群驼鸟重感冒,在近处遗留一些猜测
一只鹞鹰,坐等天明




何地神仙把扇摇,留下霜雪知多少

自由,荒唐如麻
自由之人,荒废如夏花
礼炮轻轻弹,丧钟声情并茂
风急,雨暴,白雪真可爱
于是,男孩找爸爸,女孩找妈妈。
乡下,茅屋经年早破
无处可躲
夕阳总向天外描摹新店
与飞鸟对坐
换来秋燕衔了春泥;
春天,河水已死。
四海很大,有几处,可作喜相逢、曾到家
酷热、寒冷、暴风、阳光,拥抱着人们
拥抱着一切
稳定地前进,一会儿滚,一会儿爬
留下一些诅咒、喘息和哭泣与谩骂。
大地供奉着礼物一扎。
李白喜欢,杜甫不喜欢。
柳永喜欢,苏轼不喜欢。
李煜喜欢,赵匡义不喜欢。
……
农民喜欢,农民工不喜欢。
工人喜欢,临时工不喜欢。
孔雀喜欢,凤凰不高兴。
灵魂喜欢,中原不高兴。
你们,我们,他们
旧日言语相伤,如今不必涨姿势
可以于江湖上相忘
不必妒嫉,不必恨
不要踩着并践踏青芳草路,
人们所瞻望到那一些,并不是断言
那时,雨也纷纷,雪也纷纷
那时,白骨一定映衬落花




把雪花埋在山里

现在,潮湿的光线触击江南
成熟的白昼迅速离开三月烟花的火焰
三月也芳菲尽放
他们都健壮、体胖、心宽
我把雪花埋在山里
火热的手心缀满了桃花的种子
杨村的田野,鼎龙的丘陵。深切关怀新的生命
我与兴国,被一串墨绿的铜钱隔离
带着粉红的风在这个深情的世界漫游
桃花岛很遥远,秋天很遥远,
雪花在山谷发芽,好可爱
桃花在细雨中倾听鸭的喜剧,一队蚊子歌唱而来
几只红蜘蛛,织就万能的互联网
我知道有许多人在揣度
我想我只眷念桃花水红与雪的白
嗨,期盼北去的列车越轻轨,天色已暗
飞翔的小鸟啊,快飞上白雪的花瓣
桃花败,一股凄美点击进入了蓝色大海
在许久之前,直到最后,
我依然站在河的第三条岸




雪韵


春天,仅隔寒门巷。

是盐还是柳絮?都弦歌悠扬
到大地安放自己的心,模仿白的激情
沉寂
飘逐
刚落下的飞花,又从银杉跃往金桔
染了一身暗香
江南就从画上走下来
琴房,弦音骤升

琴瑟琵琶,可以试弹

最初,没有任何事物经过窗前
一夜春风
小麦将绿色还给了江南岸

风很浓密,又要打在葡萄或葡萄架的脸上。
初晴,说开,它便开了
掩覆了塞上的尘埃和污垢
六花开尽。并不数芳园银妆。




可爱的雪花,多么不幸


百鸟是否已经归巢?
(吊胃的新年不远)
新年是否还会有春风吹?
(可爱的雪花不远)
白雪,落入了白月亮
(杀手不远)
老爷的王天呀
(嗨,它端坐在云间)

人海穿梭离人的城上
唯独不闻飞飞翏翏的小模样
杨村,一个冬天的我的古老的童话
那里是低低带有森林的寂静的荒凉之乡
那里有绳索一拉米筛落下来的爽利的快乐

有什么好可怜

冷水里放一撮盐
滚水上也放一撮盐
在今年还没有开放花朵的树上
同一些和我一样新年依然回不了家乡的人们
诅咒倦人的黑夜
享受那寂寞而和谐的乐音
臆想着北方那可爱的雪花的冰甜




白沙收容所的雪

“收容所的靓仔多”
一个女声
一个女声
一个女声
这是一个女声
悠悠地
刺杀一切或者所有
来路明了
但归属地不明
这样开场白
柴怎么说
米呢
油盐酱醋茶呢
狗屎说
腰好等于活着

暮雪


仿佛灰尘一吹而怒。柳絮在飞
如湍流,击穿木化石的身体
引波澜为瀑,而折旧的跳跃如鱼
入流,藏于暗黑系充当一个欺世的贬义词
前世盗的艺名,今生弃于街边的黑洞
万物喧哗,永恒的泥土化为无尽的安宁
悬崖处悬着洗厌倦的焦烟
辗转不眠的奇迹世界布满荆棘
怪石与返乡人同饮信仰,灯火就莫名地颤抖
万花丛中,草的烂漫在山野打扰蝴蝶的小心思
辽阔而温和的平原没有深壑。小心代沟
不喜欢被钟声打扰
而雷的喧闹灿如花事




事物的雪


什么声音穿过了后山的竹林
匍匐的闪电,在青铜镜中
表针滴滴答答,为什么水波的话语没有答复
蝴蝶从亚马逊河冲出
斯人此刻,在仰望茧的光明
多年后,或有霁青
为什么荨麻的编织物没有颜色
城内无点墨,胸前全是桃花碎片
孤独与二胡在交谈中,竹枝被人写成抽象的词
过路人弯腰的时候,竹叶增添了笋香
木窗外已是暮色,不知是哪个年月
为什么没有人买碳御寒
人类各种姿势,迎接着另一阵风




望终南余雪


所有飞鸟都在春天的黄昏
观望幸福的憧憬
乘法口诀上的一盏灯破碎了
字母表终于邮寄去往四月的信
光和草才进入蝴蝶谷城
野蔷薇就遗失司南
地平线开始怀想中国皮影
狼和海燕消灭了夜间人们多余的食物
树与天空在城外寻找
雪和晨曲紧紧地结合在偷偷穿越的松针上
在目光与路径交汇处唯有蛇活动关节的声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5-21 12:45 , Processed in 0.05257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