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200|回复: 0

[原创贴诗] 参选第五届国际诗歌奖稿件 解永光作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2 17:56: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鸿雁之死》
有鸿雁新死于盐湖边……
                                         ——盐湖笔记
塌下的羽翅
结晶了盐的尸衣
这盐衣遮不住你
羽毛昨日的美丽
自由的呼吸在这里
                凝成霜
凝成孩子的叹息

歌之噎住不怨
            苦涩的风
魂之飘散不怨
            卤气的蒸腾
你追求一湖浩荡的澄碧
这并没有过错

这澄碧却是
一架立体的网络
                它的梦
                它的诗
它的绘画和书法
只有一件事
            结晶
它的愿望冷竣而神圣

于是你被结晶
结晶成一个孤零零的见证
结晶成一个不朽远游
云中的花朵凋谢
叠作一个选择的庄严
        一颗星陨落l
不是迷失也不是谋杀

附注:发表于1989年《青海湖》杂志某期



                                          《 忙年》
                                                   

圣诞节后圣诞树被儿子购回
高高低低伸展着叶绿枝红
近百点小彩灯明灭闪烁
塑料的树到处眨着眼睛

新买到小居室装修未完
已经请书法好的同事写一张《陋室铭》
——装修工回家探亲过了年再做
同为打工者女儿理解师傅心情

陋室就陋室,陋室里长成
彩灯就彩灯——常忆那花线彩灯
当年成人求学带回的新年礼物
那彩灯玩具让儿女没停做梦

跟家家户户一样忙年
跟周边老姊妹一样染发青青
陋室铭圣诞树在小家里相会
爸妈心如家乡海水一样清清静静
                                       2019-1-27晨草稿    下午修改    1-28再修改


                                                      《花儿匠》
                                          青海地寒,花儿开放得迟……
                                                                                    ——小序
早春
花儿匠
整地浇水
他撒着雨露
撒一片白雾,雾上
跳着一弧弧光谱

小鸟叽叽喳喳
像春游的孩子

冬天一碰就断的
    枯枝
变成羊蹄筋了
甚至那灌木丛
脚边的旧叶,也要
泛青   
再做一回绿梦

花儿匠
捏紧橡胶水管
泼墨    他说
爱高原花花草草
就像内地人厚爱
        梅蘭竹菊
            年年新生

初夏,地上将有
花儿匠之个人画展
一幅接一幅
百紫千红
                       1984·3·20写于西宁
                     


                             《致学普通话会话的韩国青年》
    调进开发区中学教书不久,有位韩国青年找我学普通话会话,教了他不长时间……
                                                                                                               ——小序

              明澈的眸子证明你脑力聪敏智慧
              宽阔的肩膀说明能下海劈波斩浪
              经人介绍找我学普通话会话的韩国青年
              留给我青岛地方话里“老实孩子”的印象

              吸引你的经济技术开发区名声响亮
              你是最早一批从韩国来山东地儿创业的“外商”
              教学会话的师生就当是学习改革开发的老兵新兵
              有时说到围棋和足球    你和我争议中韩谁弱谁强
               生活常用语以外你问过跟别人“怎样打交道”
               回答仅泛泛而谈    因为这在我也不是强项
               中韩交流:你离家外出闯荡    我教你说普通话
               回顾几个月的交往写成“诗意韩国”一小段乐章………
         
                                                                                    2018-6-22草稿
                                                                                    2018-6-24上午定稿



                            《 黄海海岸大青岛》
                                                
小学始踩栈桥水,
初中同泳碧海涛。
兵团回青西海岸,
始终爱海念海潮。

当年轮渡忙开发,
前湾黄岛薛家岛。
如今过湾海底隧,
或者人车同上桥。

金沙滩到灵山卫,
单车赶集购年糕。
小珠山行甘棠美,
齐长城前宅楼高。

曾经青黄岛间跑,
海边生涯亦逍遥
新区建设四十年,
海岸展开大青岛。

        附注:青岛经济技术开发区40年建成“西海岸新区”,回忆在开发区的生活,草成诗歌。诗里多提了一些地名,都是在开发区时工作生活涉及的区域。住处在濠洼濠南头(两个村名)一带,爬山坡过去能到烟台前(村),海边有金沙滩,开发后建成海水浴场,暑假可去游泳。有空时则往灵山卫赶集,相当于从金沙滩到灵山卫去。灵山卫是胶南县一个镇,集市兴旺,骑自行车去灵山卫赶集买年货,尤其难忘去选购年糕,热闹,是开发区人常说到的旧事。西海,黄岛开发区(青岛经济技术开发区)是青岛的西海岸新区。先是黄岛建了电厂后,开始有轮渡通航,解决“青黄不接”问题。前湾后来有了保税区。和学生同游小珠山曾有短文发表,公路边有古代齐长城,后来在古长城以外的坡地上成片地建起了民宅楼。如今过胶州湾走海底隧道10分钟左右,或驱车上胶州湾大桥过海,也好。      2018-9-17定稿


                《下夜班的女工》

无檐帽笼住
沉重的发辫
红水鞋托起
轻盈的疲劳
踩着夜的薄壳和卤壳
走进白昼里神圣的一觉

空气里没有欢笑
周身有雪花飘飘
女工的晨妆在车间完成
美的激情在盐卤上燃烧

日日夜夜
盐湖的卤水河里
你们浣纱
浣洗出莹洁的盐的精华
过滤机旁
你们纺织
纺织出连绵巨幅
——不是贫脊的苍白
是七色光的交汇与缠绕

绿妆的甘蔗林思念你们
浓妆的柑橘树倾慕你们
——遥远北方的盐湖女工
赠给南国这么多妖娆

日日夜夜
你们纺织着盐湖
纺织着闪亮的丝绸之路
夜的高原将在那时醒来
跟你们    走进自己的白昼


                    《致一位向往青海的大学生》

你说
纵使昆仑只是一个冰疙瘩
纵使青海只是一片碱水洼
我也爱

但愿你的爱
不像中学地理课本那么薄
也不像外国歌者的脚印那么窄

而你之爱这片土地
是你作为炎黄子孙的
“题中应有之义”

愿你爱得沉重
凭着你对美的执着追求
凭着你对人生的全部理解

愿你爱得轻松
就像女孩爱她的编织
就像男孩爱他的足球


                       《在拉萨,黄昏》

黄昏,十四的明月
布达拉的灯光,亮了
不像酥油灯的昏黄
八点,传来北京的报时声
亲切而响亮
布达拉前的文化宫广场
人们走进剧场
散步的、游玩的
甚至有一个中年人
在人工湖边的幽静处
读着英语单词
一位藏族父亲
在教自己的女儿骑自行车
那个姑娘
刚刚可以单人骑行
她的弟弟    在广场上
笑着,为姐姐鼓掌
是春天了
布达拉后面的古柳
罗布林卡园里的嫩草
都萌动着春意
藏历春节即将到来
人们欢天喜地

附注:1984年2月15日傍晚所见。当年带我们同去的货车司机程师傅告诉我们:(1984年) 3月2日是藏历新年。


                        《欢迎你,美国姑娘》

从娇芽探头的杨柳林中,
在坚冰融化的湟水河畔,
飞来只美丽的北美红雀。

翅膀还捎着太平洋的风涛,
脸上仍抹着落基山的阳光,
“莱卡”在胸前睁着好奇的大眼。

诗中黄河发源地的圣土,
书上塔尔寺金闪闪的屋顶,
如今在你浅蓝的眸子里,
映出斑斓的满足和惊叹。

宗喀巴和自由女神谁更自由?
酥油花跟照相式绘画谁更新鲜?
你在旃檀树下沉思的侧影,
忽然像一棵素雅的中国牡丹。
                  ……

“如果你是我们的同学多好,
假期里把中国西北看饱。”
——三个大学生向姑娘问候,
英语架一座稚嫩的舟桥。

欢迎你——中国坦率地开放,
青海的历历新颜和依稀旧貌,
相信你真诚的微笑。

一个年轻的美国走进中国心脏,
不会遇到仇恨和迷惑的目光,
在两个后来居上的“西部”,
开拓的一代,需要更多的会晤。

附注:我在自己的散文《昆仑山的诱惑》里曾写到:我们进昆仑山后逢到熟人,熟人L告诉我们一个20岁的美国姑娘骑自行车到拉萨去的事实。参见解永光著《青黄海去来》(中国环境出版社2016年2月第一版)第111页。


                        《致阿尔顿曲克草原》

我不知
是不是爱你
忧郁而迷离的深绿和浅绿

怀着模糊的憧憬
我向你走来
用青春的狂热幻彩
把你涂抹得百孔千疮
弓下老黄牛的脊背
挖掘土拨鼠的“丰收”

但愿你不必介意
但愿我没有伤害你的自尊
如今咱们缘分已尽
                怅然而去
                两手和心里
                一样空空

直到最后的日子
那时我们即将或已经躺上灵床
还会有一丝思念和追忆
牵系着你
那一片混沌和苍茫

———-——————以上10首诗共243行——2019-2-14    15:38理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3-20 13:25 , Processed in 0.057964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