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12|回复: 0

[原创贴诗] 参选第五届国际诗歌奖稿件 冀星霖 南望山(长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28 13:19: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南望山(长诗)
一、沧浪之水
1
从我对岸踏入大江的是沮水北来的屐音
从我对岸沉浮江心的是漾水盛开的浪花
从我对岸迤逦而来,玉带河沔沔向东
从我对岸的龙庙河道,渔父鼓枻而去
斜戴楠竹斗笠,风声唳唳,吹拂簔衣的棕网
我结识你的秦岭,从白石山,经麦积山到崤山
横亘你的原野之间,北水河渭,南流襄阳
沧浪之水清兮,你的浮萍从水湄间漂移而来
沧浪之水浊兮,阡陌纵横,你的楚橘纷缊宜修
丹江口水湾间,天柱峰山腰里,你的炊烟缭绕
襄阳向南,你水涘的沙滩连绵
深深浅浅的足迹在芦苇笛声里若隐若现
芦絮飘飞,同你转向之后的翎羽在风中共舞
我依旧从你的东岸眺望沙鸥,江波沉浮
膝盖一阵沁凉,手心攥着你掠过空中的影子
2
你是两江之间杜若暗香,整装的汉阳晴川
你是细花伞下翩跹的彩蝶,离离烟柳
你是月湖的荷叶田田摩挲,宫商角徵羽
你的声息里,有我细嚼慢咽的莲米清甜
梦中的街衢幽深,拾级而下,你的埠头桥影清清
在你左岸,“西则汉口”,听惯的油轮汽笛长鸣声中
隐约有你前世的木簰号子悠悠,吊脚楼上酒旗猎猎
水杉皮屋顶、洞庭木屋、刁汊湖窝鸡棚自成街坊
我却是不善酒令的过客,绾起手袖大碗喝茶
听说书人的口头禅里,大大咧咧藐视朝野
当你落红遍撒回廊之间,我发现你的眸子
是最近的星辰,月色之中,在我触手可及的对座
秋茗如霞,横抹你的唇齿间,或是溪流清泠
晃动水草。虾米从从容容游走石缝树根之间
躬身掬起一抔水,我再次品味你的清冽,像一片雪
3
你却是我虚拟的鹦鹉沙洲,开门对汉阳
你就在我此生一万里江水环绕的中心
你的湍流如诉,排遣我徒劳远行之后的困顿
你的月亮升起,从武昌水岸的堤坝上
每次月圆,我会以为又是异乡新岁,匆匆的中秋
龟山如静,铁门关外,江岸水杉成篱
你的庭院深处,去冬的梅枝泛绿,淡妆簪戴
蜿蜿蜒蜒,你的蛇山蛰伏,两岸楼阁相望
远去的黄鹤,远去的唐朝,和你的背影
在午后迷蒙的细雨中,以及周末临窗的怅望
我年轻时见过你的春天,耳际垂悬朝露
我年轻时趴在你的车厢接头处做梦,哐哐当当跋山涉水
我年轻时在你东湖之滨游水,水影里有你软软的蓝天
在我喜爱的街头,满桌三鲜豆皮、面窝和热干面
像回到家中,桥下汩汩滔滔,我不分辨你的江水清浊缓急
二、候人兮猗
南望山南,我不相信从半坡飘来的会是一朵云
你盛开的模样,迷蒙的感伤,以及轻盈的步履
我见过太华山的雾霭,从林子里弥漫而来
你的袖口光洁,袖口里你的掌心有蜇红的印记
在前世,我采摘的栗子刺伤树下你的手
我望见黄河拐过一道弯,你抹了一把眼睑
扬起的笑靥里半潭泪花,仿佛清晨的东麓湖滨
你临水而坐,杨柳拂面;我从对岸看见你,是一朵云
你到来之前,我在同一个楼道徘徊,等夏天的午后
潇潇雨歇,你是雨脚里的彩虹,七种颜色涂在我的天边
循着水声而去,打马走过石拱小桥,转眼望不见你的霞光
从此,我漂流西东,踌躇南北
在异乡的阵雨中,我发现你的身影
不在天涯,在街市广场升起,形若纸鸢
坐地铁乘公交,换步行,经年辗转
我认错了好几个相似的发型,好几个背影
我将游轮上年龄相仿的人当作是你乔装的模样
搭讪,说你喜好的蝴蝶霓裳,皇室气象
权当是你,从船头撵到船尾,江水飘走了你的梅花手帕
我却置若罔闻,指给你巫山岚岫,瞿塘峡口的城
武昌滩头,我轻诺江流里有你读过的鹦鹉沙洲
从东门南去站前广场,秉夜候车。彩灯透过叶簇
疏疏朗朗艳照你的发梢,你的鼻梁亮堂堂
从南方向西方,我误以为同行的会是你,一袭黄裳银簪
你另一个模样是浅蓝的天,没有清晰的轮廓
我连做梦也找不到你的踪迹,你同样水蓝蓝的鞋
你如果长高了,我还认得你的嘴角,有水波一样的笑
你如果长胖了,蹙眉时你依然是月牙弯弯
你如果俊俏地在风中摇曳,就是格桑花里的一株
我能分辨出你簌簌的跫音和发梢间的箫声
当我老了,失聪失明,我的天际云卷云舒
你的椰风婆娑,从南海岸到北沙滩,碧海青天
三、采葛:你的秋日,鲜花和草
☆一路格桑梅朵
一路格桑梅朵,盛开在我右侧
粉红的你的脸蛋,瘦鼻梁
秋风是你的呼吸,风中有你清凌凌的口音
紫色的,你发髻散开,你的耳坠是落瓣忽垂
缓缓回旋,环绕洁净的你的脖颈
你对称的锁骨和水波纹边的肩
沉浸在花丛之中,蜜蜂掠过你的胸口
含苞待放,像壁灯拂照我画栋的西墙
你的倩影如塔,双臂低过腰身
淹没在花枝里的你的腿,和脚上的叶泥
蝴蝶沉浮,当你侧身向南
你的背景蓝色,和我记忆中咸涩的海水一样
☆半坡牵牛花
半坡牵牛花,三百六十五串
每个夜晚,我从前世的追忆之中醒来
念叨你的时候,就有一枝缠绵
露珠升起、逸散。所有星星倏闪之间
这一串花束延伸到荆棘枝头
次第点数,一会儿奇数,一会儿偶数
有几朵尚未开放,我左采右摘
望着你鼓起的腮帮子,你的风
从淡妆的唇间飘扬,以及泄露时春意盎然的哨声
一朵又一朵,牵牛花开,你的脸庞
甜甜涩涩,眯着眼睛,不看我
在晌午的熙阳之中,花萼隐藏你洁净的齿
☆水岸狼把草
水岸狼把草,扎在你雪纺的狭翅间
当你扯着嗓子喊,白鹭鸶轻点湖水起飞
我也牵住你,怕你纷纷扬扬,飘成天上的云
高高地,横在我苍茫的远方空中
我啃噬干馒头的街头,落不下你的影子
顺流而下徘徊的江渚,涂滩上不见你的脚印
所以借来弥漫的狼把草刺,牵挂你的裙裾
不惜潜入你的袜底,沿你的手背划一道痕
弯弯的,仿佛雨霁艳照。你的林荫
松脂香气氤氲。我等不到中秋月亮升起
你的睫毛如篷,你静谧的枝腋下
是我的家,帘外湖光山色,屋里有你暖暖的手
四、击壤而歌
苍茫的行囊里有南望山郁郁葱葱鞋子形状的山势
向西,和你一样迷信:日落之前,天不荒,地不老
掠过东湖,横越江汉,八百里大别山
南长江、北淮河。断层危立,昂首近天,天更远
饮马河渭,我却只用羊皮壶舀足九成
颠簸中应和沸沸扬扬你的水声,踏步邓林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五十亿年,不老的星球
蓄洪荒之力,我忖度禺谷云天里远远近近你的星光:
太古之初,褶皱跌宕,断层倾斜
流水淌过片麻岩沟壑,江河拾级而下,汇聚辽阔汪洋
你的海岸线上,我是漂流的水藻沉浮、菌类衍生
你的鱼群溯流而上,我在蕨草石松间浅斟低唱
左岸柏树成林,右岸石灰巉岩上,你的雪松参差
我背甲如铠,是寒武纪仰慕大地的三叶虫子嗣
绕山绕水,从你的红藻海峡到页岩断裂的绿藻海湾
结识奥陶纪笔石和腕足,摘珊瑚以为花,赶赴你的湖滨
在你的浅滩,长梦四亿年,我是你志留纪的粉砂岩
栉风沐雨,尘封的坡地上,长石石英砂岩斑驳陆离
破碎的星光水晶、霓霞云母,吮吸混沌初开你的热量
莽莽苍苍,你的裸蕨葳蕤,像坚毅的挥别。大海远远退去
页岩背斜两翼,亿载轮回,黄绿色的泥盆纪砂页岩间
你的湖水涟漪,唤来大潮乍起,菊石婉约
石炭纪礁石滩上,羊齿草状若翎羽。二叠纪硅质岩兀立成崖
海天一色,三叠纪褶皱的山岭上,银杏崔嵬
登临你的扬子板块,临江伫望中,断裂斜斜延伸
侏罗纪恐龙如同马帮结队,南来北往。凤尾草叶荫之间
翼龙和始祖鸟鲲鹏展翅。我不知道用哪一绺云絮
记载你隔江的火山,以及白垩纪木兰清香
攀越你的摩擦镜面和阶步断层,在你破裂的碳酸盐岩间
结庐为家,“凿井而饮,耕田而食”,你的黄棕壤土阡陌漠漠
采莲藕,结网捉鳙。畅饮武昌鱼清汤,我忽略人间世代
穿棉布衣裳,像你风吹山鞍,我的叶笛声中,海浪回声邈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5-21 12:47 , Processed in 0.055865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