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584|回复: 2

[原创贴诗] 参选第五届北京国际诗歌奖稿件 淳本作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20 18:19: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淳本 于 2019-2-20 18:21 编辑

(组诗)问

问(1)
那堆沙子,日夜离开我的身体,为什么会唐突和消瘦?
我在清江两岸埋下的石头,为什么会长成了连续的山峦?
月亮挂在天际,从上弦到圆满,迅速如离弦之箭
云从山顶一晃而过,
我看了看水里的浮萍,多年来
这交错纠缠的人间,为什么总是争执不休?
河岸游人如织,为什么没有人在意我的张望?
我想得到又怕失去的表情,在长树长草,长不入眼的小花
长着长着,突然就结束了一段旅程
为什么我莫名厌倦,却学不会善罢甘休?

问(2)
入夜,有人在探索我的潜意识
他说得对,我喜欢将熟知的事物一一击毙
喜欢剔除多余的枝节,将身体暴露于荒野
假如马尾松还未认识我,透过他炙热的喉咙,
一路拍打的声响
是否还会引起我的注目?
我是否会做出无辜的表情,还羞红着脸,制造出绝望的堡垒?
微风万里,我们相对而坐。内心被一万个词语占据
为什么说出来的却是只言片语?
黑暗中,我快马一鞭
亲爱的人啦,天空多么沉重,它吞下三伏天的第一伏
为什么高举的双手,形同虚设?

问(3)
月缺,复圆,我得学会等待
像无数漂泊者,交过手,说过忽明忽暗的谜语
在树荫底下纳凉,成为某个国度的盲从者
在统计数字中忽上忽下
还可能会突然消失,变成垫脚石,毒酒,或千万只狂欢的小白鼠
我偶尔会看看来时路
把一首诗大声颂读出来,发现新的乌托邦从天而降
夜色太美,为什么我会被它收入囊中
显得笨拙而低劣?

问(4)
这个世界,饵料太多,扺抗力太弱
关键是自由之身都绑着绳子
关键是,每一种阴霾都难以描述
一个自在的聋哑人,掩耳盗铃的时候
世上所有的钟声都会响起,那么又是为谁响起?

七月,我努力减负,
减到空,到无,
到你们都忘了我。这又是为了什么?

问(5)
唱歌的人,唱着唱着,吞下一口清风
我的某个动作,使他停留在海岸
至今没有归来
那时月大如斗,正好落入我的杯中。我不会饮酒
对任何发酵过度的事物,均以冷眼旁观。
我举起的左手,由于贴近心脏,开始有了不切实际的幻想
我举起的右手,在空中挥舞几笔
像作画的人在画着热爱的空中楼阁
那时海浪默默推近,叠加着进入这座城市
她的心胸多么宽广,可以容下所有沙砾,和盐分
她从未想过她就是以后的桑田,能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种下毒物,便长出遮天蔽日的罂粟花
人们纷纷退却,抛弃躯壳和誓言,遁地而去
变成鱼和青烟
后来,土地下陷,河流返青
后来,被遗忘的哺育之德成了罪过。
后来每扇窗户上都挂着深谙人事的风铃,见有人来就会响一下
可恰巧我路过,怎么办?怎么办?
后来,喜好旅行的人,穿越自己的疆土
被分成多种类别:红的,黑的,不红不黑的
他们喜欢说话,散布谣言。喜欢画地为牢
指着一盘散沙,说什么是什么,就是什么
我知道,再没有人,可与我纸上谈兵
自魏晋以来,我每日闭门谢客,世间非我所有,亦非我所用
我能怎么办?

问(6)
一叶舟,被我赐予无数个人
而我呢?我也需要上岸,去往佛祖故里
我越来越腐朽的肉身
嫌弃八月太热,你在那里为世人唱情歌
可我正站在山林旁边,散发着无花果的气息
这种植物,把花开在自己心上
多么像我,一个顾影自怜的女人
准备好了古代铜镜,秘密的钥匙
开锁的铁和迷魂汤
在此岸等你
在彼岸等你
少年人啊,
为什么要用你的佛心,伤害我的另外一颗佛心?

问(7)
太阳这个阴谋家,为什么让世人躲躲藏藏?
知了无处可去,为什么要极端地哭出声来?
树枝偶尔动一下,诗人为什么就写出了清风过境的句子?
田坎上再无农人劳作
擅画者浓墨重彩,即兴添上一笔,为什么就变成了写意的山水画?
他们尚有亘古的记忆,依旧和祖先一样,
爱着田野,飞鸟,溪谷和鸣虫
优雅的科学工作者,还为产品们命名:伏羲,女娲
希望他们在空中交尾,诞下银河系,河外星系,如此之类
他们还可以替换更多消逝的,未消逝的,即将消逝的事物
而我爱过的事物叫渡过,我爱过的人叫昨夜的星辰
作为一种隐喻,我写完以上
本来想用白描,可是白描已经不能适应这个世界
他们的力量已经大到,可以消灭一个客观的修辞。

问(8)
镜头下的老牛,吃草,想往事
一个人慢慢悠悠地咀嚼着祖国的大好河山
山窝里装满白云,白云头顶还是白云
一个女人正做着白日梦,得道者已化为青烟
大地上除了老旧的山峦,还有几棵新长出来的树
炊烟停在空中,不让她过分描述
对面的男人,从少年时就成了浮云
对面的山坡,从来都是山坡
有人从山顶下来,有人继续向上攀爬
一切秩序景然,不知何时可以停止?

问(9)
我们一边清谈,一边抓虱子
一只苍蝇飞过来,企图亲近我的肉身
我拔剑追赶,从南到北,再从北到南
“你别想掘地埋我,别想掘地埋我!”
唏,可笑的家伙,
他是不是以为醉了,就可以不知所云?
他一身白袍,束发修冠
指着山河一会儿左一会右地踉跄倒地
“那些陪伴过我的花儿,那些花儿…”他笑得喘不过气来
此时月影偏西,路灯鬼祟
栀子花白着脸,拒绝我们回忆从前
高原上,山势越来越辽阔,星子是否会直接落入我们怀里?

问(10)
秋天的风,已经深入骨髓
牧野上的战事终止得迟了些
我念着咒语,扭动身躯,企图分散人们的注意力
可我实在微小,推不动身上的泥土
我所要对抗的不止是节气和病痛
还有疲惫地立于世间,
听你说:“宝贝,你要抬头看世界”的困惑
树叶落了,明年它还是树叶
一匹老马,它还是马。
而我呢,我是什么?
我读古书,通史,
闭门造车,不与人说半点是非
为什么我要养大内心的湖,得先给它造一座不动声色的小屋
先要挂起明灯和路标,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发表于 2019-5-29 21:26:2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诗!喜欢的!
发表于 2019-5-31 13:54:44 | 显示全部楼层
问你好!学习佳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8-17 21:15 , Processed in 0.05568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