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00|回复: 0

[原创贴诗] 参选第五届国际诗歌奖稿件+汪朝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春景
春天在一个人的身后。
他转过来,昙花开过了。
他转过去,青草长了三尺高。
他满肚子的话,是春天未说出的谎言。
他把所谓的谎言,抛向平静的水面。
这使水鸟飞起。
群鱼“哗”的一下向四周散去。
雪中漫步
我喊出了女人——
这个被定义为妻子、老婆的女人
我要与她漫步于一场雪中
雪花已把夜晚闹得沸腾不已
所有的灯火都朦胧到爱情初期。
各自撑一把伞,保持着牵不到手的距离,
再用心测评着每一句交谈是否有雪的温柔。
她说:下雨天,你不是不走路吗?
我说:是的,我是有原则的——
刮风不走,天太冷不走,下雨不走,
但我,没说过下雪不走。
我还是说:我劝过你也三不走,那对身体并不好。
她说:你车子上的雪厚吗?
我说:很厚,雪覆盖了车子,很美。
我心想,今天根本没想开车带你兜风。
一路上,我们都感慨——
街道上的积雪白天已被扫得很干净。
我说:明天周六,街上就会积雪,明晚走不了。
她说:明天单位上还会组织扫雪。
我说:不可能的,大家都要休息。
我心里有点快乐,看夜晚的雪花漫洋的好舒服。
她指着停在一座房子前,被雪覆盖的车子说:
好美,你的车也一定这样美。
我说:是的,我的车也这样美,不忍心把雪扫掉。
我突然觉得,她每天和诗人睡在一起,就是和诗睡在了一起。
她现在,就像这首诗歌这么诚实。
她轻轻说——喜欢雪,喜欢走在雪上嘎吱嘎吱的声音
我也轻轻说——那会有鸟飞出来
塞牙缝的事
十年了,那些塞牙缝的事都在电脑里
游戏,写诗时,塞点甜食进去。有时也
喷点烟气进去,有人劝我喝点酒,然后躲到
一边,像外星人悄悄窥视我,看我跟人脸红。
直到今天,我才知道他躲在电脑后面,听我
把电脑打成世界的机枪声,听我老婆数落我。
这个坏蛋,让我花了这么多年才发现,他一定是
尾随我好几世了。我有自己的记恨法,在脑子里
刻上几道痕迹。因为这痕迹,脑袋上一角总是翘起
一撮头发。理发师指着这里说是头旋。这么说,
我有三个旋了,一个过去,一个现在,一个未来。
这个新奇的发现,还只能搁在电脑外,扔给从小玩的
玩具乌龟看管,乌龟跟了我几十年了,还一点不老。
乌龟常在桌子上,面对面跟我说,它出生的那个年代
环境好,吃的东西都是原生态,所以能跟定我一辈子。
原谅
一只麻雀把身体从檐角里挺出来,
它想辨认出我。一张往世的面孔
被现世压缩了很多。
傍晚,我们上演,一个人的伫立
一只麻雀的伫立。谁将彩云抱走,
谁将会有不得安宁的夜晚。
我们都有足够丰富的经历,所以
不再敌视。满腹经纶会打破平衡,
我们保持彼此尽可能多的温柔
眼中充满水性的亮光,不同于
闪动起来的霓虹,会使一切变得
粗俗,狼狈不堪。
我惊扰过万物,包括这只麻雀
但它是原谅我的。
仙源镇
如果失去一种温度
仙源镇真像躺在苞片里的豆子
幼时的记忆会像瓦一片片损落
前后两片山会夹的更紧
桥上挤奶的妇人会不再说谎给孩子
她站在桥上仅仅是一尊模糊的雕塑
那亮闪闪的南门河,必将冲走谁的名字
连带滩石上的诗篇,让你像茫然若失的
陌生人,夹起这粒豆子扔进嘴里
盯着沿河的山水风光说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夜归
落幕,正在收紧很多想法
如网要归于船舱
不同地方的鸟
与不共呼吸的草木
将进入还不够严实的
坛子里。尽管黑色聚拢
并没有压迫
与星光离的比较近的
一只蝙蝠暗处窥视
不会有获得。当蝙蝠
扇动着翅膀飞过
她会卸去红唇、柳眉
会坚守自己的秘密
看上去在作茧自缚
爱着某个人
省略的部分
置放的器物上除了有留痕和香味
是没有时间的,容留着
想静止下来的一坨空气
他喜欢这种古来已久的感觉
应当承认,像小说中
省略的部分——
她把花瓶挪动一下
季节就更换了
存在
第二场雪落下
万物不再安静
我一个人虔诚的站立
漫漫一片之中
才像一个神教主义者
而他们,自立山头
套上了雪花式的
避孕套
躁动变得无休止
却适合
寒冷的夜晚
认真聆听雪花中
河流的声音
湿润的爱朝向了枯草
任何可生之地
任何一个躁动之外
那些激烈的脚步
会在明天
像印章一样
醒目
夜晚很亮
有人在指认自己。种子快发芽了。
我惊讶,春天没到。
人的知性。混沌的。
东方府邸的饭局。动物们
葬身冬天。
它们悬空
看清自己的肉身只是肉身
价值。夜晚很亮了
因为一种亮晃晃的冷。
我伸手接冷中的水,
想灭掉某种烟火。
场景
用脚辗着纸烟。
职业病。但可以
防止火情出现
甚至压住
心里的一点火
激烈伴有激情。他脱去棉衣
与老树一样精神抖擞,
踩住一只球。
说一朵花
会成为一朵云。谈遥远
就回到眼前的空无。
喝水
会朝鱼翔的方向
争流
场景,如同交上的人生
有运行的
正义的
弧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2-18 12:14 , Processed in 0.056419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