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59|回复: 0

[原创贴诗] 参选第五届国际诗歌奖稿件+行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回答

打砸我摊位的城管,我要恨他吗
抢走我钱包的飞车贼,我该诅咒他吗
骗走我两个月工资的工友,我可以鄙视他吗
扇我耳光的上司,我能朝他吐口水吗
克扣我工钱的老板,我需要进行报复吗

我问这些话的时候
大地无言,白云抚慰着尖锐的山峰
拉卜楞寺的钟声穿过夏河幽深的河水

恩赐

我说过谎话
朝叫花子吐过口水
小时候偷过人家东西
中学时曾把癞蛤蟆塞进女生抽屉
为了解馋欲亲手宰杀过鸡鸭
至今仍没有放弃肉食
只是有一次一个无人照管的小丫头
跑向疾驰的汽车时
我轻轻地伸手拉了拉
我觉得人间对我的所有恩赐
都缘于这一次

春天来了

春天来了,万物都在复苏
柳树吐出了碧绿的叶子
木棉结出了壮硕的花骨
但也有不再进行改变的
我看见,一棵光秃秃的桃枝
枯倒在墙头上
啊,又一代人老去了,他们
还没有来得及对他们所处的时代提出看法

生存的力量

我留存人世的动力不多
爱情,正苦苦寻觅
亲情,长辈们垂垂老矣
书籍,很多都废在身体里
远方,尚需向破鞋子索取

直到前些年弟弟离去
我才发现我可以替一些人活着
替他多叫两声爸,替他多喊两声妈
生出双倍的感情替他爱,替他悲伤,替他把悲伤酿成酒

现在,我生活下去的意志更坚决了
就当这世界上只剩下我一个人
我要替所有人走完整个人类最后一段艰苦的旅程

大雁

落日西坠的黄昏
一群大雁收拢了翅膀
休憩于荒凉的稻田里
它们把头埋在了羽翼之中
意欲酣眠
是不是这个世界已足够安全
还是它们对生死有超出人类的淡然
我看到前方的灌木上
一只大雁游离于雁群之外
蓬松的羽毛接收着风中的信号
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都能引起它的尖声鸣叫
好像一个人,吹响了喇叭
整个雁群立刻活动起来
每一只都不敢忘记对未来的敏感
哦,我知道,一定有这样一只大雁
守卫在雁群周围
警觉着可能的危险
一定有这样一个人
潜伏于人群的边沿
为安逸中的同类保留适度的忧患

在兰州,我第一次见到黄河

黄河并不黄
黄河简直不像黄河
在兰州,黄河清澈、平缓
宛如一条与世无争的飘带
在兰州生活的人们啊
缓慢地走在中山桥上
他们肯定不相信穿城而过的这条河
以后会变成黄河的样子
就好像在我的乡亲眼里
那些离家远去的少年
始终保持着淳朴善良的形象

中年书

开始喜欢棕褐色的家具
浓酽酽的普洱
一本古旧的厚书
头顶着白发的思想
那颗风月之心哪里去了?
爱人啊,我们的青春
因易逝而安全

清明

一颗颗酸枣悬挂在树枝上
经年未落

两个寻找野花的孩子
带来乡村生活的意义:
因贫穷而更能获得简单的快乐

从村口望出去
更像是一种礼法
依次是小麦、油菜、灌木
邢进德和秦大麦坐在山坡上
观看着来来往往的人

邢进德和秦大麦是我的爷爷、奶奶
活着的时候不能直呼他们的名字
他们走了,我们需要将其镌刻在碑石上

我记住的萨达姆与卡扎菲

有几幅是他们大权在握时
踌躇满志,睥睨天下的样子
一身军装,挂满象征荣耀的功勋
锋利的目光
让所有接近他们的人不禁卑伏于身前
我更清楚地记得那样几张照片
他们满脸血污
被人用枪顶着脑门
脊背几乎要贴到地面上
骄横的面容显现出难以掩藏的疲态
和未日来临的沧桑
我记住了他们作为枭雄和阶下囚的形象
他们中间作为人的部分
被史家用春秋笔法轻轻绕过
因无足轻重而忽略不计

笼中兽

它发狂地在笼中踱步,从一头转到另一头
只是这中间的世界实在太短了
短到它辉煌的鬃毛撑破了笼子的天空
它被迫用爪牙和怒吼回应着茅草的戏谑
这悲哀的帝王,曾经的霸主
如果,如果此时给它万里江山
它的脾胃定能承受一切孤独

你永远不能理解一个生命在笼子中的感受
刑满释放的大舅放弃了满腔壮志
现在以开摩的为生
苦成了一个谨小慎微的良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2-18 12:25 , Processed in 0.054436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