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56|回复: 2

[原创贴诗] 镇州2019年一月11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11 09:35: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镇州 于 2019-2-9 13:52 编辑

小镇故事

“有人花掉自己所有积蓄
喂养流浪小动物。”当听到这则新闻时
小茶馆里,我正将沏好的茶
倒进茶碗。
窗外天空高远,已达燕山
阳光和安静消失了自己轮廓
水乳交融
明澈的
有时穿上几朵白云。
这时,小镇和人们
忽然
有了沉鱼的容貌。

大妈的葬礼

几年前
大妈就为自己备好寿衣
死前几日,由老儿媳陪着
到五里外小镇洗过一次澡
一生养育了四个儿子,一个
在长春、一个在天津、一在贵阳
最小的在村里
这些生活束起的僵硬线条
弯腰,下跪,痛哭
重新汇集
送葬队伍缟素,被生死节制
形成一截波涛起伏的潮水
旷野中缓行
那下伏状态的水部分
要还原为新鲜土壤了
形成的空缺
将来有人填补

这是二月,大地空旷
尚未锦绣

吾爱我爱

苹果林、梨园、南山景,和几百亩良田
环绕的村子
只有傍晚,光芒黯淡下来
才可以看清
夕阳怀揣万古荒凉
浑圆的轮廓
我祖父母就是在浑圆轨迹上,一点一滴
如撒播种子
将自己变得琐碎
习惯并培养出农具和田园的和谐
现在,他们躺进墓地,消失掉最后行迹
暗哑的爱,已不可高声喧哗
经过父辈一代
我重新起草另一种形式
甚至收起光芒
浪费掉另一个自己
但我还是能找到他

这里豢养一种叫刺猬的小动物
在童年,我们就过过命了

桃花源记

少女时代的羞涩的
白裙子,白球鞋光洁小腿
读琼瑶,席慕蓉和红楼梦
不能容忍丈夫的平庸离婚
为孩子,她一个俯冲
辗转洗头房,三流歌厅
猥琐男人说起她的乳房,平坦的小腹
滋滋有味
直到有天她来到对座坐下
无所谓地点烟,朝我微笑
我已经丧失辩识星座的能力了
泯然顾客中的我们毫不起眼
忍住疼痛养活冰雪的人,就
这样走失的
为此,我读鱼玄机的诗温暖自己
薜涛、李冶,更多的她们,知道
一节节骨折下去,一点点
融化,流动起来
叫苏醒
桃花源也可以叫:
人去的椅子上,有两个眉目清秀少年

落叶

母亲步履蹒跚
一匹母豹子身体弯成弓
的力量
在苹果园
她咳嗽一声,秋风
击中一片落叶,果实
微微露出面孔
再咳嗽一声,果实会红些
如果再有叶子飘落,果实就会不安地
飘散出甜美香气
在秋风的初次抚摸下,他
忍受并感受到了生长——

地上那么多褐色落叶,像已
蜕换下的翅膀。

晚境

夜已深。劳累一天
身心俱疲的我,走出办公室。
路边水池水龙头下的
一滴余沥
溅起的水声传出很远,很远很远
惚觉脚步就轻了
似乎出政府大院
来到大街上
被它的力量推送着
夜岚里路灯并不明亮于星,门市模糊可见
恰到好处
掩护着不断放大的静谧
已在关照更远处的一两声狗叫,已经
抵达十五华里外的燕山了。
我默想第二滴余沥
落向水池
涟漪尚未来得及扩散
若街面再无行人
会留下
一枚完整清晰指纹。

蛤泊小镇

麦苗卷心菜在田野隔岸观火
我骑自行车和柳树说着风的发型
去镇中学
鹧鸪的叫声,从
更远方传来
二十年的无声愉悦
一路掠过粮库、派出所、超市、菜点
然后西拐
早点摊、兽医站、邮局、洗浴中心和镇政府
甚至掠过人群的头顶
让我听到
一种琴瑟
——这样微微的失控随处可见
小镇十年无刑事
水果摊边,顾客挑拣并买走最好桔子
几栋无人居住的老房子
保持了
清明上河图灰烬般静寂

小镇的雪

白色
从鬓角开始
暗示性的伤痛、饥渴,憔悴、悲伤
冷色调朔风
足以令人低眉弯婹跪膝
确是吾爱之名
到达极致,难以释怀的
心如刀割
如若解散它们
落角点一定精心选在父母亲过活的蛤泊镇
借晓以的雪:
“今冬麦盖三层被,来年枕着馒头睡。”

我是风雪夜归的人。

人世间

最好的相安无事
是农户六间砖土房
住着年轻父母和他们两个八九岁的孩子
门口老槐树上喜鹊筑巢
小屁孩淘气,狗都嫌。却不攀树掏鸟蛋
清晨。出门担水
喜鹊在水井不远处觅食,各谨守一份小心
画面生动和谐,似乎有着
小男孩心里,总说不清楚的东西
比如:村东一百亩的梨树
花为什么那么白那么芬芳
雪还未完全被小南风融化,五月天空越发明亮。
入冬以前,喜鹊心无旁骛叼来小树棍补巢取暖
我长大了啊
见年迈的母亲走路蹒跚样子
越来越
担心人间摇晃的事物

墓园

村庄另个别名
所有逝去亲人
生于斯,长于斯
一副洁白骨架注定销骨
于斯。漫山遍野桃梨苹果树
盘错交结的根倒映着人间
只有惊蛰能打破沉默
漆黑雨夜亲人提着小灯笼回来
漫山遍野花开
“提供着一场病的甜美芬芳”

在墓园西角
刚落好一座新坟
太新了,刚刚形成的花骨嘟
注定今年开不出花

在打窑村

身处
几百亩麦浪,满树的梨花苹果花
或者果实的
形于色
同一个庄稼人的局限没什么两样
村西,荞麦田的荞麦花开了
被暖风吹拂
一小块雀斑美得令人心旌摇荡
像点燃了蜡烛
照见的光晕,亦步亦趋
除此,我目不识丁十里外小镇的烟火和妓女
更密集的繁华
也无法沸腾

木讷人
总以心事设处自身,围成一座
荒凉孤岛







发表于 2019-2-11 11:37: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特色的一组。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9-2-12 17:24:14 | 显示全部楼层
松林湾 发表于 2019-2-11 11:37
有特色的一组。问好。

谢谢松老师支持。请您多多指正。祝福春节愉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2-20 23:44 , Processed in 0.060657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