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80|回复: 0

[原创贴诗] 往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3 22:39: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往事

2019/2/3 晴星期天

老哥几个说坐座 抽空散散心
做了一年全职的爷孙
也该给自己放两天假了
先说好 单位的事不提 孙子的事不提
这是有教训的 上班时谁坑了你
现在说没用 自己气自己
孙子的事说破了天还是你孙子
让没孙子的人心里不痛快


倒上酒几个人你看看我 我看看你
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真是老不中用了 一辈子了心思就那么点
现在社会上总说 不是老人变坏了
而是坏人变老了 这是什么混帐话
好像现在的老年人年轻时都是魔王
把一切罪责都安在我们这一代人头上
我们与共和国遭受了同样的灾难咋就不说呢


一石激起千层浪 老家伙们个个脸上放光
就是 开始我还以为是说个别人呢
后来才灵性了 是我们的后生再骂我们呢
真是不像话 欺负我们落伍了
要不是我们这一代忍辱负重 打碎了牙往肚里咽
能有今天吗 真是崽卖爷田不心疼
一大早我做了牛奶 面包 鸡蛋
结果人家说 你就不能变个花样啊 这还是老子花钱呢


打住 违规了阿 航舵要把正了 偏航出危险
我昨晚做了个梦 大家就开始不怀好意地笑
看吧 说是坏人变老了你们还不服
不就是个梦吗 你们就淫邪的思想不道德了
知道你英俊小生 才华横溢 艳福不浅
说吧 又梦见谁了 说梦话了吗
你们简直是不可理喻 我梦见小时候了
四岁那年 一个数九寒天的晚上 一段抹不去的记忆


三年灾害时候啊 那可是个抹不去的记忆
那时我家在西郊电缆厂 下午拉来了一车大白菜
分完大白菜已经很晚了 车开走了
车边堆起了好多白菜帮子 妇女们便捡拾起来
我母亲捡白菜帮子 我拉着跟我个一般高篮子往家运
路上摔了跟头 疼了呲呲牙继续往家运
多跑一趟那就是几顿美味呢 饿肚子的滋味从小就深刻心底
最后一趟是跟着母亲一块往回走 一瘸一拐的手脚都伤了


他们说我编故事 你爸哪去了 唉真的 那时候好像家里没父亲
没这么想过问题 老吕头说 那时候他家在格尔木
父亲是铁路的 荒无人烟的戈壁滩上那个苦没法说了
给养供不上就得饿肚子 一年四季的风吹得人跟柴火垛子
我那时候比你们大点 沿着铁路线捡煤核 车厢根扫黄豆
那时候时逮啥吃啥 肚子就像个无底洞 总也填不满
后来就慢慢的好点了 铁路上的补助还是高点
过年过节发的罐头 白糖 腊肉 舍不得吃 拿回家孝敬父母


老钱说 他们家那时候在阎良 家里的孩子说多不多
因为那时候每个家庭孩子都不少 只是说
他们家的孩子特别能吃 似乎比别的家的孩子吃的都多
因此家里的口粮每个月都不够吃
每到月底了就得到邻居家借粮 你想啊 谁家的粮也没多余的
我们家的邻居特别的好 每次借面都给我挖的满满的
我吗总是说 王阿姨一家真是好人哪
那时候我还不理解我妈说的好人是啥意思 后来懂了


啥叫难时帮人一寸线 抵过平时万两金
我们家邻居就是 这么多年了也没回去看看人家
今儿想起来了 哥几个陪我给我们家的恩人喝杯酒
遥祝一下 祝他们好人长命百岁 子孙福寿
是啊 有良心的人在什么时候都会记得对自己的好
这是我们社会道德传承得以延续的正宗传统
老陈说 老哥几个说的事都比较远
我呢记着哥几个对我的好 就拿我父亲去世来说


我们说 你就别说这事了 都是几十年的交情了
谁家还没点难事呢 能成为好朋友到这会了
你们说 还有啥能阻碍得了呢
老沈你就是眼里不容沙子 要不是上缴回扣 得罪了他们
你哪能是一辈子被压着不得翻身呢
说不说单位的事你又来了 其实东放不亮西方亮
在不是玩艺掌握着单位的行政权力的时候 抛弃他们
走自己的路 你们看我不是走得光明正大 老哥几个现在还夸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4-23 04:49 , Processed in 0.051539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