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62|回复: 0

[原创贴诗] 参选第五届国际诗歌奖稿件 罗帆作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3 19:52: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愿我是清醒而你是醉着
有个梦,梦了很多次。
很多次了,想和感性的你说说话
想看你醉酒时,腼腆
像个孩子。
很多次了,以为在酒杯里可以发酵
不再爱你这件事。
你总是清醒地看待世间的事,
而我总是醉着
始终未将你看清。
假如梦是反的,那么
愿我是清醒而你是醉着。

| “我”

城市在雾中静坐
“我”是其中隐姓埋名的一粒。
是黑夜走向黎明,那小瓣阴影
阳光立马消灭“我”
“我”不止一个。

| 在我人生的跑道上
我笨拙
后知后觉。
我也世俗
但不恶。
三岁,同太姥姥争火钵里的烤红薯
烫伤了大红色的新棉衣。
再大点寄养到聋哑的外婆家
我的世界从此有了秘密,无声。
一九八九年,母亲开了家小卖部
没空打理我长满虱子的长发
自此我有了一个外号“六分头”
这让我看起来一点不像女孩子。
小学四年级,第一次得了一张奖状“学习积极分子”
可我多么想要获得“三好学生”
德智体全面发展。

到了懵懵懂懂的年纪,暗恋班里的一位男生
同学们都知道这事,只有他不知道。
中考考砸,花了六千块买分进入重点高中
会考补考了两次,物理和生物
我哭了,母亲哭了,父亲也哭了。
十八岁,高考落榜
父母亲连夜求助,寻了一家好学校
我因校名听起来像女子监狱,不肯去。
后来去了隔壁省英雄城,绿皮火车坐一夜
学的是计算机专业,每天编程序
非要闯进男孩子擅长的领域。
二十二岁,回家,考试
进单位,学着一个人生活。
二十四岁,相亲,结婚
接着生子,又生子
唯一可喜之事。
我的平庸这么长,直至今日。
我的父母亲是世上最有耐心的拉拉队员
在我人生的跑道上。
没有终点。

| 自告诗体信
小罗:连日冬雨
湿了你很多念头,这或许不算坏事
脚印只在泥泞里才有所停留。

你得回望走过的路,为你的今天和明天
喝彩,别尽是妄自菲薄
让勇气与善良抬起头,始终成为信条。
也要朝前看,看清未来的轮廓
有良因才结出丰果。
世事沸腾时,你要装个软木塞
堵住膛内的躁动,而沉寂时
你要放飞快乐的小鸟,去流浪歌唱。
没有什么是绝对的对与错,别较真
我就担心你凡事太认真,敏感
挺伤人的,而你总是伤得最深的那一个。
没有才华有真诚,没有背景有勤奋
没有金钱有平淡,没有美貌有本真
人无完人,你的闪光点无需照见太多人
黑暗会悄悄盯上你。
公平是不必去埋怨的,小人是难以躲避的
容颜是会自然老去,道理要靠生活去领悟
别急着贪婪,亦步亦趋
人生的规律无人能打破,知命惜命就可。
等你老去的那一天,再读这封信
愿你还有片刻感恩。

| 这就是生活
                 兼致阿庆、七夜、光辉、老白、国洪

“悯悯岐路侧,区区平生亲”『1』
是近来读到颇有感触的古意。
我没有金钱与地位,也不再年轻
那浅浅的才华与梦想
唯有在你们酒杯里,才识得醇香。
可是,朋友们
我病了,不能再举杯豪饮
不能让你们看见醉后发酒疯的自己。
那是一个不堪的我,追着黎明跑的可怜人儿
医生已切掉我肺里的毒瘤,以及脑子里的。
献给你们的,是我的重生,是我爱的真诚
也是我浑身遍体最珍贵的品性。
在阳光明媚的日子,在阴雨天
我们相约,不必忌讳
担心取笑或出卖,说些体己话
恶劣的情绪会疲软下来。
人生无常,未来的日子会怎样
我们都在敲击迷茫,让它别打转。
阿庆还是嗓门大,为我们的聚餐提供各种好酒
老白的电影『阿中』处在配音和字幕阶段了
国洪乐在研制出一款美酒
光辉的农村题材小说,堪比余华
晓艳的儿童文学发出了嫩芽
七夜的诗歌之路仍旧漫长。
我的出路呢?c'estla vie『2』
这就是生活啊!
『1』出自《何水部集》之(临行与故游夜别)一诗。
『2』法语:这就是生活。

| 致小应
人们善于抛售光鲜的一面
像水果摊,店主挑出诱人的瓜果摆放。
我们就如同那歪瓜裂枣,上不得台面
只能在阴暗处腐烂发酵。
如此浅显的道理,你我都明白
时代的车轮滚滚而来,碾压了我们
只有似小草迎风低头、屈服。
你父亲的集团公司即将重组
卸下董事长一职后,曾经炙手可热的股权
千万资产摇身一变为废纸。
我取笑过你,富二代的名号徒有虚名
你同样取笑我,困在一个自由主义的牢笼里。
无非是杯摩卡,牛奶加咖啡
本质上都属苦味。
“当一棵大树拔地而起时,
是怪风太大还是怪根不深呢?”
你抛出了宿命论,寒风尽管凛冽。
脚下的路多泥泞,我们要赶在
黎明到来前,“百般经过。
且喜青鞋踏不破。”『1』
『1』出自[宋] 朱敦儒《减字木兰花·有何不可》。

| 爱人
我想到竹海呼吸余生
厉刃稀软成薄雾。
倘若你想起我,
那么找溪水问一问
我是其中的哪一滴
或许,蝌蚪此时摇摆着我。
晚上,你就去问萤火虫吧
不用担心
满山都是我的爱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2-18 12:13 , Processed in 0.055503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