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313|回复: 2

[原创贴诗] 叶明新诗作三十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30 20:36: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8年诗选(三十首)
  
   1、上午

  阳光
  穿过玻璃
  不用拐弯就灌进了房间
  它们具有与这个冬天不匹配的温暖
  闭上眼休息一下吧
  在这个冬天的上午
  无焦虑,无喜悦
  2018.1.12

  2、一只空碗

  一只空碗摆在桌上
  碗里的热气已经耗尽
  没有残羹冷炙
  无法推测此前所盛之物

  一枚瓷勺躺在其中
  一只空碗摆在桌上
  不是一捆稻草堆在田里
  也不是一艘船泊于江心
  更不是一种焦虑藏于胸中

  我走进这家小饭店
  带着越过午时的饥饿感
  我在桌边坐下
  服务员手脚麻利
  已将桌面收拾干净
  就像开始的一只空碗并不存在
  2018.1.9

  3、阅读者

  我打开一本书
  耳边突然响起哗啦哗啦的声音
  就像是幻觉
  后来才发现
  书中的文字提到了海洋
  后来声音消失了
  我安静地阅读着
  就像是一个坐在海边
  看海鸥飞的人
  2018.1.24

  4、雾中的生活

  街上有雾,能见度低
  来去的车辆闪着尾灯
  城市的上空有雾,遮住了蓝天
  请关好窗户,闭门不出
  雾中的生活,必须戴上口罩
  迎面碰上的陌生人,道路以目

  我们行之匆匆,各奔前程
  不爱这内容复杂的虚无之物
  我们不知道明天的边界
  我们退回到楼道口
  退回到自己孤寂的内心
  2018.1.25

  5、港口的上空

  港口的上空
  无名的海鸟在飞
  发出的鸣叫
  穿透白雾
  海鸟的上方
  天空虚无

  港口上人物杂陈
  人很小
  集装箱大
  工人们
  喘着粗气
  出没于货物的缝隙

  大货轮
  气势宏大
  趸船泊在水里
  像乡村的长辈
  一艘小木船
  停在一旁
  就像城市郊外
  矮屋中的一盏灯

  黑色防护圈
  是远航未归的人
  献给海岸上
  子孙后代的
  一枚黑戒指

  远航的船大
  也见识过海的大
  但是不再回来
  一方是永世的岸
  一方是永世的海

  船员的后人
  还在一句俗话中过活
  靠山吃山
  靠水吃水

  船越来越小了
  小得像一个
  无风无浪的家
  航程也越来越近了
  只要看到黑戒指
  就心生畏惧

  已无征服海洋之心
  对类似日历的数据
  也不再好奇
  口口相传的壮举
  就交给别人吧
  他们因此长寿
  并且活得
  像无风的池塘
  无起伏,无波澜
  2018.1.25

  6、异地

  泡了个澡,站在外面
  呼吸新鲜空气
  晚上要去参加一个宴会
  那时候,群山将隐入黑暗中
  而聚会的地方会亮起华灯

  现在时间尚早
  我要在空旷之处
  找一块干净的大鹅卵石坐下
  陌生让我感觉到自由和舒适
  别人也对我报以微笑

  其实我不会走远
  我会在路边的小店吃晚饭
  炒两个菜,喝一瓶啤酒
  那被华灯照亮的宴会是我虚构的
  这是一个僻静之所
  如果你是个孤独的人
  这里有的是寂寞与你呼应
  2018.2.1

  7、死神站在远方的树下

  他的样子很普通
  像我们中间的
  任何一个
  长相清瘦的中年人
  多数的时候
  他面无表情
  偶尔会笑一下
  只是笑得
  有点虚无

  他站在道路的
  拐角处
  或者两栋
  建筑物的中间
  更多的时候
  站在一棵树下
  看着这喧闹的人世
  他的影子
  被空气吸收

  有人欢笑
  有人悲泣
  他的脚下是无边永恒的大地
  有人发现了他
  向他走来
  就像钉子靠近磁铁
  有的走的快
  有的走得慢
  他唯独对慢的心生恻隐
  2018.2.1

  8、风雨之夜

  你站在我的右侧
  像一团影子,模糊不清
  你说的,我都没听清
  风雨声太大了
  我沉默不语,因为无话可说
  也许即使说了,也非发自本心

  我们等了很久
  列车终于进站了
  它带着呼啸,它的呼啸
  就像是风雨的一部份
  “别上去,上车就是分离。”
  这句话我听清了,它比雷声更响
  直到白天都没有忘记
  2018.2.17

  9、劳动者

  劳动者把深坑里的草铲起来
  铺在田埂上
  与原来的草挨在一起
  陌生的植物之间
  形成了亲密关系
  过一个春天就能弥补缝隙
  看不出先来后到
  劳动者铲来别处的泥土
  填在坑里
  他们把坑填得像田野一样平
  但愿坑底不曾隐藏揪心的疼痛
  2018.2.18

  10、山坡上

  我爬上了山坡,在平坦处
  停了下来。这儿真好,风吹着脸
  像被抚摸。金黄色的草长得一样高
  但无法看得更远,别处的山更高
  不妨坐下,往里看
  看自己无底的深渊。阳光
  把我的影子拉得长长的
  我不想离开,又不想停下
  我原地奔跑着,大地起伏
  影子在草丛里
  甩动胳膊,看起来就像一个
  向高处奔跑的人
  天高云薄,四处空寂。恍惚间
  像被人间隔绝。我独占了这里
  一块遗世之地,一颗孤独的心
  2018.2.22

  11、火炉

  炉膛里的火
  呼呼作响
  他们需要这种声音
  他们绷紧的身体松弛下来
  他们提了一年的心平放在地

  炉子
  散发着热气
  他们坐在一间温暖的房子里
  这间房子比春天还热
  几乎可以脱掉冬天的厚衣
  寒风从屋外吹过
  叩响了门上的搭扣
  他们就像没有听到一样
  围着炉子不开门

  聊聊张长李短
  也可以闭目沉默
  有人向炉膛里投入一段木材
  让火烧得更大一点
  火中传来哔啵之声
  似乎对他报以回应
  2018.2.22

  12、声音

  有人用钉锤敲击木板
  发出砰砰的响声

  公鸡扯着嗓子啼鸣
  这是上午十点半
  它是否叫得有些晚了?

  铁锤在拆解残垣断壁
  五月结婚的农民
  在起造他的新居

  农妇在远处大声呼鹅
  群鹅没有回应

  风从山谷吹来
  摇动了竹林和樟树的枝叶

  屋后的山路有小车驶过
  轰响一时,随即沉寂

  许久都没有听到鸟鸣
  喜鹊和黄鹂都去哪儿了?

  我没有吭声,只倾听,倾听
  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呼吸

  佛陀穿过茫茫尘世来到身边
  这不是听到的,也不是看到的
  2018.2.27

  13、场景之二

  一根木头
  很粗很长
  刚从山上砍下来的
  两端还冒着新鲜的汁液
  现在它躺在地上
  你站在木头上面
  从这端,走到那端

  一条溪水
  绕着山脚流
  经过岩石和芦苇丛
  还没有汇入大海就蒸发了
  你看到了它的源头
  也预知了它的结尾

  一个老农
  牵着三条牛
  越过田埂,穿过土地
  从牛栏到后山的草地
  他反复地走。也许厌倦了
  也许已成生活的惯性

  而你自己
  一个人呆坐的时候
  陷入冥思
  一个场景如闪电耀眼
  一个人呱呱落地
  顷刻之间就到了中年
  2018.3.6

  14、关于一座塔的叙事

  一座塔倒掉了
  倒在深夜里
  所幸无人伤亡
  周边的民居也安然无恙
  并非城建部门的定向爆破
  这事就来得有点蹊跷

  一大早市民议论纷纷
  有人说曾听到了一声巨响
  误以为是电闪雷鸣
  更多的人安于梦中
  只惊讶于早晨的亲眼所见
  塔究竟是如何倒的
  专家也语焉不详

  这是一座古塔
  伫立于闹市
  有足够的高度与现代建筑媲美
  历时数百年或者千年
  因无碑记铭文
  年代和身份一直是个谜
  也许这正是古塔的魅力所在

  该塔是一座无名塔
  早年有人在塔内拾到马蹄金
  俗世称之为黄金塔
  塔楼杂草丛生
  乌雀筑巢,虫蛇建窠
  扁砖到顶,通身乌黑
  大雨无法为之洗白
  阳光也不能为之增亮

  既然来历不明
  一夜坍塌也就不足为惜
  因受传说的鼓动
  市民们扛着铲子和锹
  涌上废墟翻掘
  使劲挖吧,掘地三尺
  也没有挖出沉甸甸的黄金

  有人打电话报警
  警车呼啸,驱散人群
  手持警棍的和持铁锹铲子的
  演绎了一幕紧张对峙
  毕竟“土地之上,均属国有”
  市民逐渐散去
  取而代之的是大型挖掘机

  只是政府亦无所获
  后来平整了残垣断壁
  清理了废墟。街道一端
  突现一大块空地
  饭后可供市民散步
  儿童嬉戏。夜幕降临
  附近妇女们放音乐跳舞
  曾经的古塔偶尔还被人提起
  2018.3.7

  15、村落

  离喧嚣很远,离中心很远
  有的是草料场,有一半是稻米谷
  年轻人走了
  很久不通音讯
  衰老之躯正苟延残喘
  有人偶然路过这里
  他眼里只见风吹草动,季节开花
  看不到别的

  “于三更时,行于街衢,能闻啜泣。”
  村口那唯一的道路
  晴时扬灰,雨时泥泞
  有人自远方带来了消息
  开口之前,未知吉凶
  2018.3.8

  16、梦中人

  一觉醒来
  正是午夜
  现在的自己
  告诉梦中的自己
  刚刚写下文字
  像山上的石头
  坚硬而不朽

  太阳东起
  晨曦砸碎玻璃
  那些句子
  藏进了现实
  再也找不到
  像荒唐的念头
  难见天日
  他在等待
  怀着俗世中的虚荣
  以及孤独中的静寂

  又是一个夜晚
  夜色有着
  朴素的美
  但他没有睡意
  已经失望一天了
  “我们在这世上
  双手空空
  再好的句子
  也等同于虚无。”
  2018.3.18

  17、熟悉的,陌生的

  说起来
  他们都是我的熟人
  但已多年未见
  在大树的阴影里
  他们的面孔
  有的模糊,有的清晰

  我叫出了一些名字
  有人惊讶地抬起头
  冲我微笑
  他们的形象
  因为他们的名字
  和我的声音而变得丰满
  另有一些来客
  其面目本身就不清楚
  相隔于年轮
  就像星星隐匿进云层
  成为新的陌生

  我们去一个礼堂听讲
  或者到一个阶梯教室上课
  弯曲的队伍已经远去
  我还站在原地
  眺望那一排排背影
  2018.3.30

  18、阳光

  阳光如此明亮
  心里的阴影面积都缩小了
  亮出藏起很久的面孔
  让苍白的皮肤多受些光和热
  阴雨的天气持续得太久了
  灰色的心情似乎已成必然
  当阳光令我们感到晕眩
  恰好一阵风吹来厚厚的一团云
  阳光为何远道而来?
  阳光又为何普照四方?
  世上未必会有确信的答案
  并不妨碍我们抬起头
  就爱上这永恒的热烈
  2018.3.31

  19、关系

  我写到一棵草
  这草因此进入不朽
  我说到一辆单车
  因为我骑着它远行
  我看到一条马路在立交桥下
  汽车来回穿梭
  我宏观地爱这个世界
  因为我置身其中

  那草缀着露水
  弯曲得再美
  也是卑微和渺小的
  单车现在太多了
  有的被人扔进了河底
  而公路上的尘土腾得老高
  要到深夜才落回地面
  这个世界你爱就爱吧
  它可能是聋子,听不到
  也可能是瞎子,不回应
  2018.4.3

  20、下雨

  雨越下越大
  我在等雨停下

  雨声越来越响
  我在等这声音静下来

  远处屋顶上浇顶的工人
  停工躲雨去了

  看来一时半会儿
  一切都会落空

  有人撑伞走在街上
  晴和丽日在她心里

  有人开车奔波于雨中
  命运未必就得到反转

  潮湿的墙和发霉的心
  都需要云层后面的一抹阳光

  雨依然很大
  雨声依然很响
  2018.4.21

  21、奇怪的声音

  不是发生在深夜里
  不是从窗外传来
  没有什么藏在你不知道的地方
  就像是来自心里
  你无法想象它是一种什么样的东西
  具备什么样的外形
  永不停歇,恒久固有
  像一根老式输电线
  横穿于我们的日常生活
  那么碍眼
  却又必不可少
  2018.5.9

  22、赤峰路上

  在赤峰路上
  一位老妇人
  走在我前面
  她穿灰色的衣服
  黑色的裤子
  灰白的短头发
  无论是背影
  还是走路的样子
  都像我去世多年的妈妈
  理智告诉我
  每一位母亲
  都会衰老成相似的样子
  因此我知道
  走在我前面的
  是一位陌生的老人
  尽管如此
  我还是流着泪
  跟着她后面
  走到了玉田路口
  2018.5.11

  23、垃圾处理厂

  一个家庭的垃圾
  就够多的了
  许多家庭把垃圾堆放在这里
  处理场的机器张开了
  钢铁的大嘴巴
  它似乎还能吞下别的
  生活的丰富性由此体现

  品种繁多
  色彩丰富气味杂陈
  走过的人
  抑制不住窥探的好奇心
  忘记自己
  只是这儿一个匆匆的路人
       要去前面的超市买蔬菜

  这些垃圾就像一堆
  字迹模糊的文字
  头绪纷繁,但各有线索
  最后总能上溯到
  一个家庭的温暖与悲伤

  眼睛就是镜头
  希望砖块瓦砾之间
  露出一张图纸的一角
  在太阳下发出光芒
  当你在环卫工人疑惑的眼神中
  附身把它从垃圾堆中抽出来
  很明显
  你看到了一张黑白照片

  照片上会是什么样的人呢?
  一对目光平和的老夫妇?
  一对羞涩的青年男女?
  一个神情严肃的中年人?
  一个小女孩正露出牙龈
  冲世界微笑?
  一张褶皱满身的全家福?
  或者干脆就是一张影像褪尽的
  空白相纸
  黄色的陈迹中一无所是
  这的确需要一定的想象

  这一切都未发生
  今天中午我经过此地
  短暂地关注了这堆杂物
  它们产自造物的平庸生活
  它们卑微的存在轻如鸿毛
  2018.5.21

  24、在一家小店躲雨

  我刚刚在街上,走在人群中
  现在坐在路边的咖啡店里
  我没有点吃的喝的
  我进来躲雨
  柜台里的女孩很友善
  她的笑容比任何一杯咖啡都值钱

  我没带伞
  所以我就像一棵冬季的树
  只有枝桠没有叶子
  我以为雨下一下就会停
  但它淋湿了我的头发
  又淋湿了衣服
  雨水甚至进到我的鞋子里
  濡湿了袜子

  这只是今天下午的一小段时间
  我觉得这个礼拜都是湿的
  我静静地坐在屋角的窗边
  透过落地玻璃
  可以看到街上移动的伞
  纷乱的脚步
  以及疾驰的汽车溅起的水花

  五月将尽
  我无法理解被阳光照耀的生活
  丢失了这么久
  雨渐渐停了
  天突然变得很暗
  仿佛宇宙闭上了他的眼睛
  看来一场暴雨正在酝酿之中
  身体和城市等着被清洗

  下一刻将不可思议
  汽车的灯光不时地从窗前划过
  就像黑暗中摔碎了一只玻璃杯
  然后又低头寻找碎片
  2018.5.31

  25、梅花鹿

  它长着一双分岔的树枝那样的
  好看的角
  它的眼睛像小牛的眼睛
  那么大,那么亮
  仿佛有一个老灵魂住在它的身体里

  它并不是出现在一块草地上
  也没有以山川树林
  作为活动的背景
  它也不在其中度过岁月
  当我躺在床上,闭上眼睛
  它就出现在黑暗中
  浮着,并缓慢上升
  当它浮到高处的时候
  就像海面上空的一朵云

  这时候
  我听到了外面走廊
  有人因走动而发出的声音
  他或她
  极力地克制着自己
  不想搅动平静的夜晚
  但我还是听到了脚步声
  就像一根树枝背面的
  一条蚕
  啮食着桑叶
  你可以说毫无动静
  也可以说听到了沙沙声

  梅花鹿消失了
  如同看到了猎人的枪口
  一转身进入了虚无
  当我们面对一只梅花鹿
  如果我们的关注力
  无法像一个梦境那样持久
  无论是动物还是人
  都会藏起来
  或者消失不见
  就像房间中的黑暗一样
  当你睁开眼,打开灯
  伸手摸索一把光滑的牛骨梳子
  2018.6.5

  25、乌有

  当我说出一个词
  并在这个词之后写出句子
  这个整体令我不安
  我觉得
  我没有说出我想说的事物

  当我想接近,这个就变成另一个
  所有的都离去
  当我想写,当我目击,当我触碰
  一切手段都毫无用处

  我说到土,土就变成了埋人的
  我说到花,花就变成了流水的
  我说到草,草就在夜里枯萎
  我终于发现我什么也写不出
  说不出
  我是乌有,是其本身
  2018.6.6

  26、水鸟

  一棵挺大的樟树,长在湖边
  向水面倾斜。像一个中年人
  渴望年轻
  樟树的影子,在水中抖动
  如同一颗年轻的心,初次为爱而哭
  一只长腿水鸟,歪着脖子,站在
  湖水和树叶之间。一动不动
  像睡在梦中,像垂亡者,更像
  一团深刻的阴影,阳光照不到它
  2018.6.8

  27、乌鸦

  乌鸦站在树枝上
  树枝向大地弯曲
  它左右看了看
  扇动翅膀飞了起来
  落在窗台上
  阳光把它的影子投进房间
  它发出的叫声
  听起来像啊
  又像哈
  还像是在说不
  后来它飞走了
  消失在远方的天空
  房间里的人
  没有看清乌鸦的眼神
  2018.7.4

  28、岁月

  一个朋友从北方来
  我们多年未见
  他一脸的孤独和寂寞
  他说,他很想念我
  我请他在湘菜馆吃饭
  我喝了一瓶啤酒
  而他喝了三瓶
  以前,他的酒量一直比我小
  多年过去
  他的孤独、寂寞、酒量
  都比我大了很多
  2018.7.6

  28、个人简介

  他死了
  灵魂漂浮在空中,俯视
  他的后人
  向悼念者作介绍
  “他是一位挖矿的工人”
  “他是一位行脚的苦力”
  “他是一位挥汗如雨的庄稼汉”
  “他是一位摆渡的艄公,穿越过很多急流”
  “他是……………”

  等等。确实如此
  他的一生曲折多艰
  他的后人最后说
  “他还是一个虚无的人”
  他的灵魂忽然获得了重量
  缓缓降临大地
  2018.8.15

  29、她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她取出钥匙
  伸进锁孔
  轻轻地旋转
  生怕发出一丁点声响

  她慢慢地推开门
  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
  这是她的家
  她想要给房间里的人
  一个意外

  她会得到一个热烈的拥抱
  或者一个吻
  她总觉得
  应该有一个人
  在生活的深处等候着她

  房间里安静极了
  她能听到自己的心跳
  室内飘荡着
  空气滞流特有的气息
       灰色的床罩上
  有一个人形凹痕

  那是她出门前
  躺着休息留下的
  她心里的孤独
  比上次出门时又翻了一倍
  2018.8.20

  30、洗车人

  连续晴了多天
  灰尘像青草那样覆盖
  他用高压水枪冲洗车身的脏污
  听那声音,就像正下着一场雨

  我经过他家院门口,透过木头的栅栏
  看到了这一幕:他弯着腰,左手撑着引擎盖
  目光专注,像看着秋天的农田
  而收成的喜悦如今已经变淡
  他行为的缓慢可以证明这一点

  他的右手反复擦拭车身的水渍
  动作像是收割,又像是播种
  这个动作并没有持续多久
  他就走到了车子的另一边
  我因此看了他的正面
  宽阔的胸膛,沧桑的脸
  2018.10.20
发表于 2019-1-4 16:20:29 | 显示全部楼层
岁月 ,推一下~~
 楼主| 发表于 2019-1-7 11:13:53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光临,谢谢推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3-19 10:07 , Processed in 0.05466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