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361|回复: 0

[原创贴诗] 单车修理工(12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11 11:35: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梦到一座有座三角形大门的寺庙

  梦到一座有着三角形大门的寺庙
  那座寺庙就在路边
  不是城市的路,是荒郊野外的路
  门口的泥土被人踩得踏实乌亮
  当时天黑了,香客们都已经回家
  远处的群山与暮色融为一体

  庙门是三角形的
  门口坐着一个圆形的和尚
  因为他太胖
  我看不出他身下的是石墩
  还是木凳,或者莲座
  他既像一尊雕塑,又像一个活生生的人
  我并没有对那个三角形的门感到惊讶
  似乎明白它所是的样子的理由
  2018.11.10

  初冬的中午

  今天中午,我煮了一碗面条吃
  面条煮好后
  我在里面搁了酱油醋葱花
  以及红色的剁椒
  吃面的时候我想
  古代的时候,比如唐代的长安城里
  有没有一个年龄面貌像我的男人
  在一个初冬的中午
  呼噜呼噜地吃了一碗面条
  连汤带水吃得干干净净
  面条里煮了一个鸡蛋
  还拌匀了一小勺芝麻油
  2018.11.8

  一顶帽子

  朋友在午夜时离开我家
  他的帽子落在了我的书架上
  帽子是深蓝色的
  当我关灯睡觉的时候
  帽子和房间里的其他东西一起
  藏进了黑暗中

  我想起小时候
  喜欢一个人躲在黑暗的角落里
  觉得神秘,安全,虚无
  一直到今天
  我都是一个喜欢黑暗的人
  经常感觉到自己就是黑暗的一部份
  如同一顶帽子,戴久了
  就像是身体的一部分
  2018.4.5

  屋顶上的企鹅

  翅膀是黑的
  有的收敛
  有的张开
  腹部是白的
  脚下站立的地方
  也是厚厚的白白的一层
  局部地模拟着冰天雪地

  企鹅有三五只
  并没有挤成一团
  而是散落在屋顶的
  四个屋檐边缘
  我在湖边看湖中间的水鸟时
  发现了这群企鹅
  当时有一只野鸭
  飞向那群企鹅所在的方向
  2018.3.3

  在黑暗中,我咧开嘴巴笑了

  夜深人静,我在床上躺下
  在黑暗中我咧开嘴巴笑了
  我的笑容并非稍纵即逝
  而是笑了很久
  一直笑到两边嘴角微微发酸
  在黑暗中笑和在白天笑是不同的
  无人对表情的真假作出评判
  2018.11.9

  那喀索斯

  那么丰富
  一大早就有那么多渴望
  那么多树叶长出森林
  那么多移动的日子
  和奔跑的美
  神说,不可使他认识自己!
  没有办法
  悲剧都是从眼睛开始的
  岸边的水仙花只开了一朵
  那喀索斯也只有一个
  憔悴,悲伤,死和不朽
  都是因为爱
  2018.11.11

  单车修理工

  三辆自行车摆在眼前
  摆在城市路边
  樟树的阴影里,静静地
  养蜂人离开了大山
  成为了一名自行车的修理工
  这样的生活过了两年
  他白了许多
  他都不需要检修
  一眼就看出它们的故障
  链条,座位或者电子锁
  但他已经不再回忆起蜂巢的结构
  2018.11.11

  早晨

  早晨的时候,院子中央的石头
  湿湿的,就像是刚刚从地里
  长出来
  空气和树一动不动
  如果不是因为鸟鸣
  乡村早晨的那份安静
  是很难被打破的

  上个月25号家人离开了这里
  离开之前对菜园的蔬果
  清扫式采摘
  大地是一种奇特的存在之物
  无言而有效
  我们回来的时候
  蔬果重又挂满了枝头

  从表姐家拿来了钥匙
  打开了院门,我们看到了这些
  我们同时也看到曾经离开的生活
  向我们涌来
  就像越过堤坝的水
  蔓延到了脚下
  2018.10.5

  宾馆

  穿过小城的河水
  有一个好听的名字
  这家新起的宾馆
  就用了这条河的名字为自己冠名

  去年的某个时候
  我在这里住了几天
  早晨在阳台上
  看到西边的湖里有两个人撑船
  一个站在船头
  一个站在船尾
  湖边的大树遮挡了我的视线
  小船在树叶的缝隙里出没

  我现在经过宾馆门口
  突然想起去年的场景
  天并没有下雨
  撑船人都穿着黑雨衣
  2018.10.7

  实木桌子

  逢五逢十村里当闹
  四周的村民
  天还没亮就赶来十字路
  沿街摆下货物
  一直到临近中午
  街上都很热闹
  平时闲置路边转角处的木桌
  这时就成了肉摊
  猪头肉筒子骨五花肉
  白花花的猪油
  摆了满满一桌子
  卖肉的人有一副好嗓子
  他高高地举起刀,吆喝一声
  肉或者骨头就一分为二
  剁刀深深地嵌入桌面
  只有看到这一幕
  人们才会恍然大悟
  为什么这个桌板厚达八寸
  2018.10.5

  坐在大理石砌成的长椅上

  眼前的天空
  云是灰色的
  云后面的天堂大门紧闭
  刚刚下过一场雨
  也许还要下
  希望在我离开这里之后
  一阵冰凉从后背
  传递到心里
  就像一种情绪从平静
  瞬间抵达狂喜
  但我能够轻易地化解它

  我的前面湖面辽阔
  波浪涌动
  左边和右边都是密林
  后面的荒地似乎挨到了时间纵深
  从下午一点到三点
  我坐在这儿
  捧着一本神话故事
  天地空寂不见他人
  唯有左后方的一棵树上
  一只鸟偶尔发出寂寞的鸣啼
  2018.6.5

  骑马的人

  一个人骑马走在大街上
  这是一匹乌亮的黑马
  街上瞬间长满了草

  马背上的骑手吆喝着
  举起了手中的鞭子
  那马立刻变成了一头牛

  牛在十字路口停住了
  它不知道往哪儿走
  骑手已经不在了
  牛背上停着一只栖息鸟

  ——这件事发生在当代
  一半是现实,一半是梦境
  想到这吊诡的一幕
  我身处G86列车上,刚到杭州东
  2018.11.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6-20 17:42 , Processed in 0.052364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