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132|回复: 0

[诗论随笔] 用月光填补静寂的人 ---------评析明素盘的诗《墙边的月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9 18:41: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用月光填补静寂的人
     ---------评析明素盘的诗《墙边的月光》


文/谷风



《墙边的月光》是诗人明素盘的近作,诗歌美而大气,具有一定思想性的介入和诸多隐藏了的可能性解读行径。首先,这首诗在整体上呈现了一个心境的“隐射”的心理真实,是诗人在面对这样一个景场“墙边的月光”所触摸到的一系列相关的“问题”,但是,这些必然存在的“问题”,实质上是她的情感的凸显,不过是一种很隐形的行径。情感,在这首诗中依然是贯穿主体的主线,以情感的事实来延展诗性的发挥,这也是明素盘一贯的写作风格和姿态。那么,这样的诗从理论角度上说是超现实主义的进入和融合,她极富有个性又富有理智的领会,让诗语言的表达形式表现出神秘,渗透,开阔的心理视野,事实上达到了“深度现实”深切向往。这属于意与象统一的外在世界与内在世界的全部融合的一种侧影,她不断从日常和自然中探寻着那个被隐蔽起来的幻化的现实。像伽达默尔说:“文字的解释是一种解释的形式,甚至当所要解释的东西在本性上不是语言,即不是文本而是一尊雕像或一首音乐时,我们也一定不要让被自己非文字性的,而事实上是以语言前提的解释形式所迷惑”。也就是说,所有这些表达形式被理解,在这个过程中,作品本身被注入了生命。那么,明素盘的诗歌在理解和不可理解的诸多层面上来说,已经不是一个针对性的理解范畴了,她的语言行径在绝对内化到一个点的时候会突然转向到另一个界面或者范围,这让读者有时候真的是措手不及,可贵的是她能在文本中及时的回应到本位,让诗在回转的境况下达到被捕获或者说获释的可能,这是她的诗写惯性。这首《墙边的月光》有一种被莫名的撞击感,这种撞击带来的是“切实的语言带着唯美的姿态,以智性的渗透或反衬效果”,让诗沉迷,让人沉迷。这让我考虑到一个诗写的事实,明素盘所给予的写作状态是自动写作意识,完全让综合的心境,在自觉的状况下通过语言所导出的这么一个语言的现象---------“所指性”和“非所指性”。就是说语言的两面性导致了在阅读上的双重收获,这种收获的确能让读者在两个语境的界面得到更有效的情感体验。因为她总是让语言在不动声色的发生了暗指。

天空用月光填补夜的静寂
它以另一种名义出现
让更多的白留给想象
缓慢地铺展开冥想
在身体的墙边
月亮仅作一个悬空的词

诗人明素盘将天空作为一个固定的“导词”来与自身对应,可以说,天空又是一个身体,是一种巨大的“墙”,在相互映照的可能下,在诗歌中明素盘对应了天空的身体的“假象”,而是,以此引荐出真实的自己。这种慢慢递进和转乘是温和的,几乎你看不到任何断接现象,这种自动化的化解能力实在是在语言中有所自省的动机了。自身的自省直接影响到语言的自觉,这在她的诗歌中表现的尤为突出。事实上,抒写的对象也好,还是被抒写的情感对象也好,都在相互对接中产生了互动效果,这种互动绝对是有效的诗性来源。那么,她“用月光填补夜的静寂”并且是“以另一种名义出现”这就给读者大大的想象和思考。月光填补的是寂静,是另一种名义出现的,说明并非是事实,这里的虚设实际上给下文带来了无限想象空间,因为她“在身体的墙边/月亮仅作一个悬空的词”,在这里发生了小小的视角转移,就是她将身体作为“墙”的本身,作为诗意的实现可能的条件。这种超越和超现实的写意让诗歌文本发生了“虚构现实”的可视性的具象化。这是她的一个深切体验,不管是精神上的体验还是情感上的体验,她将身体作为“墙”本身就大大超脱了文本本身的诗之设置,也就是说,她在有意无意的释放一个丰富的信息,在这里,“墙”有所指涉和暗示性。那么“月亮仅作一个悬空的词”仅仅作为一个发生源,其实真正暗指的含义也是宽泛的,因为这一切都指向了现实的一面。明素盘的诗从来都是一点带面,以自身说起,并映射到整个的理解的现实,这也是她诗歌的导向和宽泛的理解性。她几乎遵循了艾略特的非私人化写作意识,而,她首先是一种“自身的体验中的延展”。诗歌带有一定的神秘色彩,通过这些神秘的语言,可以清晰的看到和感到语境之外的想象,这也是好的诗歌所带来的意外效果,好诗要发生意外。

斑驳,若隐若现
如一个符号,或忠告
默认又看不清的秘密
如你,难以窥探的静寂的心
保留最初的灼热与秩序
欲言,又止
落在最深处的联想,起伏
安放于抽象的排列间
被衔接,被记住,辗转半生
心爱的人,每个晚上
月光都毫无新意
所以你我才一见倾心
才会被我误读,一次又一次

那么,明素盘接着说,月亮像一个符号,其实,这并没有什么特殊性,关键是月亮在这里发生了变体,是一种语境的转化,直接对接了“忠告”和“秘密”,这些都是“如你,难以窥探的静寂的心”,这是很值得关注的一个地方,诗歌中的“你”是很有代言性的,这里有双重存在的价值,第一是本人,第二是抒写的对象,可是还有一个被隐藏了的指代可能的对象,所以说这里的“你”具有一定复杂的面孔。这种含混写作意识让诗歌在简单中承担了复杂性,这也是诗歌中排除单一性和单调性的抒写意识。这让我想到一个问题,就是如果任何事物都拥有它的意义和潜在的意义,那么把它们叠加起来才叫“准确彻底的表现”。当我联想到庞德的“意象”,艾略特的“客观物”或者说他的“关联物”,甚至是斯蒂文斯的“高度虚构”都是一种混合物的文本产生,包含了意义和潜在意义叠加的无限可能解读性。那么,就明素盘的超现实主义写作来说,必然有了一个超现实的存在的“墙”。“墙”是自身的身体,是天空的身体,这太大有深意了,她直接替代了一切现实的象征,这种生命的体验是很复杂的,复杂到一种抽象,因为“墙”作为一个有隐喻性的意象,在这里起着关注的作用。也就是说,自身化解为“情感之墙”和“现实之墙”两重意义的出现,让她的精神更透彻的消隐到文本中去。事实上,这种超现实存在大于或等于文本所持有的意义,已经导出了文本自有的设定范畴,已经带着超现实的动机突破的架势,给读者大大的联想和思考了。可以说在《墙边的月光》诗中,呈现出来的绝对不是文本设定和自身体验的本身那么单一,而是通过这都些意象去指涉和映射到更多的可能,不管是情感的原发性还是情感的延展性都带有一定的“自身解惑”和“事物的突破”性。在这首诗中,诗人在承接上述所言又会转到自身的情感上来,试图加以印证。她说:

保留最初的灼热与秩序
欲言,又止
落在最深处的联想,起伏
安放于抽象的排列间
被衔接,被记住,辗转半生

“保留最初的热度和秩序”本身是说的“墙边的月光”,还有一层意思就是她作为“墙”的一种深切体验,达到了“欲言,又止”。有意味的是,她将一个词拆开了,这是值得警醒的一个诗写现象,那么,欲言的含义表现的是上一句的语意,这里释放了沉默意识,让读者思虑良久,可她笔锋已转到“又止”于“落在最深处的联想,起伏”,这种语言的放置试图让读者跟随其心境,有种被牵制的效果。那么,这些将“安放于抽象的排列间”,这里的“抽象的排列间”是暗指月光映射的现象和她自身作为“墙”所感到的外在的影响,这是一种暗合,也是很神秘美妙的语言表现,她从来不直接去说出什么,总是在暗示下给予获得多重感受,我说她的诗语言神秘,神性,一点也不夸张,关键是带来了阅读上的极度的扩张力。而,这些诗写的动机都隐身于词语的背后,构成了诗歌的意图,反回来说,诗人自身几乎是被压缩到诗歌的表层,其实成了一个“词语的人”,可是,诗人的写作不是用来解释事物的,不是用来抒发情感的,也不是用来满足感官的,而是打开了一个外围空间,用开发想象力以最高的“虚构形式”来冲击现实所带来影响。这让我想到一朵花的开放,原点是花蕊,花瓣不断向外扩张,鲜艳夺目,而,这些扩张就是一种力,这种力给予的是让你通过花的形式放大到一个更大的季节的存在性,这也是类比到明素盘的诗写主义上的一个比较。那么,她并没有放弃个人性的回归点,在整个诗的主题中所导出的都是意义,而真实性是在意义的出发点上,她接着说:

心爱的人,每个晚上
月光都毫无新意
所以你我才一见倾心
才会被我误读,一次又一次

事实上,这是对以上一切意义无着落的一个情感的归一心态,这里更凸显了她尊崇情感上的最大化缘由,这一切来自于情感上的突发。这是一段扣人心弦的“话语”,这些“真”最后揭开面纱,让读者再一次回归心灵,这也是关于什么是结局,什么是归一的问题。一切源自于爱。爱,让她大于现实,让她通过情感的体验应和到一个情感的现实,这也是她此诗的真正意图。“月光都毫无新意/所以你我才一见倾心”。这绝对是一种悖论式,有这种悖论才有真正的好的诗性体现,毋庸置疑。正因为“月光都毫无新意”,你我才一见倾心,这里有一个很宽泛的理解途径,就是说,月光在这里并非指代个人性的鉴赏存在的价值性,而是将月光现实化了的一个影响的现象作为一个指代性“符号”,事实上,这里暗藏了一种悲悯情怀,关键是悲悯的确是自己的,因为她感到了外部的“毫无新意”。社会现实是美好的,但,对于明素盘来说,这些已经被破碎,在她心中唯有最钟情的人才是最安心,最值得欢喜的。所以她才一次又一次的误读,这个误读绝对是针对现实的理解而导致的一种错误的观念,事实上,她已经纠正了这种混淆了的心迹。那么,通过这首诗整体上来说,诗人试图通过一个现象去验证或矫正一个现象,可以说都是心理真实的影响到的诗性延展。她的诗是沉默的,低调的,低到你感觉不到那种力无意中就击中了读者,她的诗是消隐的,是最末的“真正”呼唤。记得斯特兰德曾说过:“一首诗也许是一个内在的紧迫性留下来的东西,自我希望在其中表达自身,通过写作让自己进入存在-----一首诗是这样一个场所,超越的和内在的状态在那里变得可以触摸,而想象就是去感受那些可能的东西,它让我们去享有我们因为奔波劳碌而没有过上的生活。更具悖论意味的是,诗允许我们活在我们自身之中,仿佛我们刚好在自己能把握的范围之外”。斯特兰德的这些针对诗歌的阐述不偏不倚的正对到明素盘的诗写意义上来。实质上来说,明素盘的诗有些“虚静”的成分,这些几乎是构成她诗歌主体的最重要元素。“虚静”产生的诗意不仅仅体现了一个场和自然和社会的现实,而是蕴藏了“更为隐秘的世界”,这个世界是精神的,高度情感的,是对外在现实的把持度,更是构成内心与外界的一个始终诗写意义上的矫正过程。好诗推荐!

2018/12/9 上海

附原作:


墙边的月光

文/明素盘


天空用月光填补夜的静寂
它以另一种名义出现
让更多的白留给想象
缓慢地铺展开冥想
在身体的墙边
月亮仅作一个悬空的词
斑驳,若隐若现
如一个符号,或忠告
默认又看不清的秘密
如你,难以窥探的静寂的心
保留最初的灼热与秩序
欲言,又止
落在最深处的联想,起伏
安放于抽象的排列间
被衔接,被记住,辗转半生
心爱的人,每个晚上
月光都毫无新意
所以你我才一见倾心
才会被我误读,一次又一次

2018.12.5 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20 03:18 , Processed in 0.050809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