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74|回复: 0

第四届北京文艺网国际诗歌奖获奖作品|张玛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13 14:24: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张玛丽,本名张莹,1992年冬天生于山东淄博,2017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现为上海交通大学思政教师,上海交通大学白岩诗社资深社员。日摩羯,月双鱼。喜饮酒,饮喜微酡。喜烹饪,不见章法。

自小酷爱阅读,曾尝试小说、散文写作,作品见于《萌芽》等;2014年于台湾中央大学英美文学系交流交换时开始诗歌创作,获第四届北京文艺网国际诗歌奖三等奖,作品也曾在第三十四届全国大学生樱花诗歌赛、第三届淬剑诗歌奖、上海国际诗歌节等赛事中获奖,作品曾被《“香樟的企图”白岩现代诗选:2010-2017》、《星星》等收录,曾印发散文集《别宴集》、诗集《拾荒集》(自印)。等待为心爱的作品集结付梓的缘分。



CCTV主持人、它基金理事长张越为张玛丽颁奖


张玛丽作品授奖辞
世界为每个人提供了它唯一的呈现,为张玛丽提供一种柔软和错构的良机。

张玛丽的诗创作,清楚彰显了九O后诗人在新世纪一O年代的新声音与新身影。有别于部分前辈作者时而曝现的“高、大、空”诗腔/臆想,她的诗以匕首似的相对精准,刺出知性感性并济、流露诸种感官美的对生活/生命之体会与玩味。告别历史悲情的罩绊,自在融合文言与白话、现实与想象,抒写自身内外与周遭世界或大或小,但始终具体、可感的生命情貌。这些得奖诗作是一个年轻灵魂张望世界、追索生活的自拍或贴文;抽离、世故的语调中流露青春的敏思与惶惑, 静冷、知性的文字背后满是烂漫的想象和凝望。期许诗人永葆不断翻新的实验精神,在文学路上“常常发饿”--如她《二十我悟》一诗中所说——因为“人间实在好味”。

鉴于张玛丽诗歌对当代汉语诗的贡献,经第四届北京文艺网国际诗歌奖评审委员会评定,授予三等奖。
张玛丽作品展读

●月经

“抓住”,海水涨潮时的余浪
一边逡巡,一边,匿迹

“走开”, 攀住一段脐带,当作最后的浮木
雀斑颤抖成河,执意向南流

如白日里陌生男子说你的气味
煮沸的猪肝
        
汩汩冒出的,是北投的地热
你今夜没来


●二十我悟

世间的真理短札,远没有秋夜的一场风力透纸背
童年像极一个被包庇完好的失语者
早前曾经巨大的梦想,被人群世事绑架,噤了声
看起来反而如同一个心里有鬼的人

已经失去的,以为还藏匿在唇齿的罅隙
或者无耻而快乐,或者小心而免于悔恨
葳蕤时光
庆幸人类犯下的多数过错在其中得以宽宥

每一个万籁俱寂的时刻,常常与自己短兵相接
譬如那时我们的名字集体叫做一种濒危的天真
现在我们在路上常常发饿
而人间实在好味


●盲徒记事

身体勤奋地行动,发亮的口齿拆解人心时
一部分属于高谈阔论,一部分扎进松弛的
腰带,认真扮演各式各样的角色,那可是
从世界上彻底消失的一面。让他猜猜看吧
那些从没相信过的彩色旗帜,简直就如同
一个普通人,享有色盲的权利。要避讳地
在风景画上署名,又需谨慎于经典曲目的
播放顺序;诞出另一个相似的人,或物什
不如模仿,微弱的血脉,加以证实,有些
命运无关乎意志和信仰,是无辜的骑行者
在夜中举办庆典,指出生命兼具其他美德
正襟危坐,譬如幽魂的童真,健康的跪拜
纠根结底,他说他思念人群。尚未发生的
天气预报,跨海大桥,在船舷外,一股股
再次到来,小腹的春潮安慰他凹陷的眼部


●肖像与变化

打蔫的蔬菜挂在菜市场,腥味吹拂着安静的鱼鲜
一种叫做摇晃的沸水,咬住竹木鱼竿,勾兑虚影
多年来我悬在日夜中间。在等着什么
竭力瞒过母亲,直到通红的正午迎上来
走近我新鲜的脚印
就在钉死的慵倦的墙壁上,
使除此之外的细节,热烘烘地蒸发
还有被碰倒的奥义,短暂似闪电,惊动
难忍如一截呼吸
你注定要变成远方,愈来愈模糊
托起神游和期望,与崭新的历史浑然一体

我不是失落。我有时下坠,有时祈祷
是谁瞒住了母亲?开始打蔫
掐断危险的夏天,蒲扇提前蠕动以及覆盖
拐角的冰块,耗尽一整个瞬间,流泻
这一天不产生变化,没有第二层的深意
平庸的停顿,屏息如同回甘
在傍晚的瓜棚下,火苗窜突
引来洪水,短暂的灭顶
有婴孩诞生
乌云飘过万户窗棂


●睁开的上海

我在上海,我在体验每一个沪牌经过的瞬间
“学习一种新的语言,跳舞,朗诵,让男孩子
在柔软的部分舒适地躺下,”繁华的光亮处
总有羞赧的粗糙的人。不适应精细的灯光。
其实他在街口站久了,也便有了几分主人的模样。

“女儿,你得保持端庄和神秘。”
闭塞的内陆,夹杂着旱麦,没有水流出来
倒是雪,趁着一个熟睡的夜晚,盖在跳跃的
马背上,偷运出城。“用建造房檐的木棍,
敲打你的天真,不要归类我为鹳鸟,”甬道又长。
一排高傲的柏树,滴在我干燥的头盔上

你问,什么时候才能实现真正的独立
“大概从摆脱形容词和比喻句开始,”忍不住怜悯
在穿梭的霓虹中,定位自己的身形
或是刚才在寒风中等待的一个人,“我始终
好奇信里的内容,它是忧伤的马匹。”
我们栖居的房屋还在,是我们不在了

“这城市开始涨潮和覆盖”,放不进多余的身份
我那烂漫的想象和真正的浪漫,适合
在疏松的干草堆上流淌。这里不乏风度
我常自说自话,吐露出金色的惊讶


●美梦

没有酸朽的谣言与炫耀
干干净净的
那神奇的一次

卵石蒸红扇贝吞吐城墙的碎屑
十字纹星象行将重合地貌,试图勾勒
每一步的道德禁忌与规范
从形状归纳成符号,定律公式成为泄露天机的渊薮
秩序搭建起帐篷,爱祭的人群在卡弗广场呼吸
仿佛黄昏孑然在风里暗去

从容的经验是约束精准的谬误
教导后辈顺从斗转星移
和引人嗤笑的家乡习俗,如约而至的

和平年代里,只有
公园的棋手们杀得正酣


●前往塞维利亚

我与一个瘦小的女人同路,手里各捏着一张狭窄的车票
挤进人潮的入口,我更能冷静地思考这件事

“你一点儿也不知道他厌倦了生活?”
我们撞在一起,发出钟表般虚掷的声音

世界永远对年轻人怀有无尽的好奇
我松开嘴唇的轮廓,佯作虔诚的听众

女人擦拭浆果,吞咽复杂的维生素片
在丘壑的起伏中,我们轮流看到山尖的太阳

我并未作声,观察雨季将天空压得很低
与己无关的议论中夹有高亢的情绪

是什么让自私的语言有了发端
车厢充满气味、手套和毛糙的坐席

女人为自己怀有的敏感的良知而感到骄傲
一节衣袖从隔壁的行李箱里流泻而出

“随便什么形状,都是胡说八道”
另一个有洁癖的人正穿过我胸腔扑通的斜角

剧场一边坍塌,一边创建新的希望
在萍水相逢的位置上,还是要编造永恒的物什

漂亮的风景旖旎至第二日清晨
我们凭借模糊的信任一同跃出事故的正面


●温泉

从遥远的童年开始
预感成熟的火山集聚

哦,火红色的桔子
一瓣一瓣围绕着鲜艳的舌尖

在细腻的耳颈之后
温泉里的恋人露出两颗甜蜜的头颅

蕴蕴然,如琉璃的一生
越喜悦,就越热情

雾状的颤栗滚落
一列列牙齿不痛苦了

收紧的浊辅音
缓缓注入温热的池塘

有十个挺立的指头
细致摩挲你松林般的气息

吟唔,或是沉溺在鲜花的醉态中
我们迟早会有如此盎然的会面

新月停留在活水人间
你与我的任何形态都是捕捉树上发亮的樱桃


张玛丽获奖感言
非常感谢第四届北京文艺网国际诗歌奖的肯定,北京文艺网国际诗歌节的深远立意和严肃品质,于我而言,获此奖项是一种巨大的鼓舞和无上的荣光。

我没有受过科班的文字训练,2014年在台湾读书时,22岁的我第一次尝试进行诗歌创作并也受到了奖励的鼓舞,而此前写过很多小说、散文,不过寥寥回音。诗歌创作于我而言其实是一场意外,但与文字、与文学的相遇与交织则是生命的必然。

在写作中,我依靠更多的或许是长久以来的阅读经验和自我的审美惯性,长久以来我无处言说在文字层面这种相和相知的喜悦,多少次,我曾在写着的时候想,活着可真好,又曾想,这一刻即使死去,也毫无遗憾,我已将我所有的尽数留下。纵然生命中,爱情有得有失,财富有亏有盈,权力尽盛尽衰,而文字,其灵有招必降,不移不朽,事后也犹堪回味,不怕幻灭、空虚。

我的诗歌创作大部分是有感而发,是在痛苦的状态下流出的文本,诗歌给了我一个出口,她是我的一尾红泥小火炉,她折射人的生活经验和历史,演练人性,表达天性,自剖与审视,祭奠与映射,她保存了人的自由。从我开始写作,我即真正开始探索天地和自我,在此过程中,我是自由的美好的奔流的。那些深挚而热烈、朴素而汹涌的感情得以在诗歌的沃野中栖息归宿。

感谢在我幼时,我的母亲便放任我阅读,从那时起我便与文学交织、深契;感谢在台湾自由写作的那段经历,在那里我曾写作过自己最心爱的一些作品;感谢我曾爱过的人,感谢我现在的爱人,感谢我生命中的朋友,和我的母亲,人间这些涤荡我心的情谊,是让我体会“活着”这件事的根本,是我笔下涓涓流淌的本源,是他们让我产生作品,并让我的作品产生光芒。

张玛丽诗歌评语:

语调有硬度,使情感显得饱满。语义有弹性空间。诗的整体结构能力也不错。

——陈先发

《母亲》一诗,写得有力度,解读冷峻,语言强劲。诗从母亲的日常动作写起,渐渐的,母亲的节奏和人生的节奏有了汇合。最后一句,“流血”的意象,准确地概括出了母亲在人生的真相中的真实处境。它比通常所用的“沥血”,要来得陌生,有一种震撼力。

——臧棣

张玛丽的诗歌有一种复杂又简单的美。她天马行空地建构场景,又能够轻轻地落下。阅读她的诗歌像是忽然被带离到很远的远处,光怪陆离,像是柯布西耶的朗香教堂,但当你回过神来,又恍然察觉这一切都发生在眼前,在你我都熟知的城市公园、菜市场里。那些炫目的东西,来自于我们熟知的事物本身,而看到它并写下它的能力,便是诗人的禀赋。诗人引导我们重新审视我们的周遭,我们身边的人事物,分享给我们带有温度的眼光,阅读这样的诗行,我心里慢慢地开始心怀感激。

——柒叁

张玛丽的写作兼顾了语词饱满的呈现形式和内在声音,擅于以女性的敏感、温度和灵性处理生命母题并与之进行对话,包括亲情、情欲和对周遭事物的体悟。在她笔下,诸多现实被提炼为新鲜而惊奇的观察,意象出众却显得扎实。“这里不乏风度/我常自说自话,吐露出金色的惊讶”(《睁开的上海》)既可视为诗人主体的姿态,同时也是张玛丽独特的诗意空间和气质的写照,这使得她的诗歌在同代人写作中拥有极高的辨识度。

——亚凡

张玛丽的审美质感是清晰、明亮的,正如她讲述的所有故事一般,精准而具体可感。她的诗有一种柔软的冲击感,能够将锋利的情绪“一寸寸松弛”,然后用敏锐的文字注入或大或小的世界中,逐渐蔓延开来。她成熟的经验让我更愿以跳出“九零后诗人”这一群体的视角来观察,对于城市、人物落地的触感以及崭新的性别经验,让她的诗坚实地生长、茂盛。

——蔡易林

张玛丽散文:

岛纪花莲

这名字美极,出口留香,轻巧描摹了占得人间的深红浅白。如约,一行人在桃园的绵密细雨中踏上前往中北部沿海花莲的列车,窗外飘忽而过一扇扇峨山,一垄垄田亩,一池池水洼,间或着盘山小路拨空而立的低矮陈旧居房,烟火味陡顿入闯,少年人,往往奇遇。

三个半钟头如疾驰列车窗外的风景一闪而过,抵至花莲,雾气朦朦,约好了民宿的老板娘郭妈妈来接我们。郭妈五十多年纪,圆脸,明亮的眼睛,仍漆黑的头发,常露着笑容,讲话带着台湾嗲嗲脆脆的平舌音和语气词,也会学着接待过的东北学生来几句逗人东北话和我们打趣,“吃了么”“干啥呢你”“好玩儿”,儿化音和后鼻音都咬得仔仔细细认认真真,令人忍俊不禁。

台湾的民宿多安排的贴心,交通不便的地区如花莲更是会提供包车服务,由民宿老板开车载游人观光,住宿导游一条龙。稍作歇息后,民宿老板郭爸爸沿着花东纵谷载我们车行其间,晚春的午后雨欲滴未滴,高耸绵延的中央山脉竖直泼到瑳然流云中渲染得一派墨色苍苍。水木清华,胜彼琳琅,在谷中犹置身仙境,共酌流霞。不再以游客的眼睛来看眼前陡立的峭壁和跌在谷外的深海,只妄想自己是个轻巧的居人,抛掷斗草功夫,豁免了一身的枷锁,让身心夺空歇一歇。我不再问你的来路,也不再好奇你的去程,对自己也宽容豁达许多,活在当下的含义一旦真切了然,便分秒愉悦。纵使青年时期是赶路人,心心念念攀到顶峰摘取高空楼阁的梦愿,在每一个屈膝与登援的间隙也不忘偷觑一眼脚下所踏过的石板,每个纹路都不尽相同,关于勇气,智力与爱的掌握是在每一个有所感的日子里才会得以孕育和生长。

阴雨的天际蒙蒙发亮如刚苏醒的清晨,谷中不知名的鸟儿啼啭纷纷,翡然雾气掩了山眸,我如同一个来问路的人。

车行半山腰,遇佛堂而止,此处信仰杂多却安全,不自觉在半山佛堂双手合一为你叩问,从不懂这里的规矩,只以自己的虔诚姿态向丰腴佛祖祈求,默念三遍你的平安平安平安,绕三圈,锁进对生死的畏虑。一面土墙颤悠悠悬挂满求福的木牌,各自上书尘世某个角落的熹微心愿,我从一旁上着香火的木桌上小心取下一块空白木牌,颔首写下居住了十几年而熟稔的居所和门牌,想着那里的疾驰车辆、化工污染、堪忧食品,祷念你们的健康和安福。爱的最高点是无比祈求有得来生。让我们再做一世父女,母女,爱人。这一世太短暂,了解生之穷尽,爱之有时,陪伴之艰珍时,必是已有身边的死亡为警示与开悟,那已是挽回不得。每每独我、食简、夜里,捶挠必究自己的晚知人事,然世间的时钟又向前大跨一步,岁月不客气地以霜白时刻日纪着父母的鬓。

自佛前青苔拾阶而下,太平洋上的风吹来,远处碧波深沉辽阔,追赶到及眼处的匆匆海浪重重拍在岩石上,涩涩海味窜到鼻尖下,才意识到自己离如此世界的距离实则这样近,海岸公路就在脚下,目之所及就是广阔的太平洋,张开双臂似乎就能与世界相拥,我只是在一个小岛上,但是它四面八方皆为世界。其实我何时不在其中。

之前大部分时间过得混沌不自觉,极少时不忍地想要清洗自己,灌大量的水,濯肠濯胃濯脾濯脏,厘清日常所进的油腻肉食、齁甜蜜食以及偶尔冒出的猥琐想法。花东纵谷恰有一处天然温泉,自然,也免费,郭爸爸说一般只有当地人才知道这里,很多当地人平日都带了衣物在山间干净整洁的卫生间中换好后去泡不远处的温泉,而我们并没有事先准备泡水衣物,于是就顺势脱了鞋子挽起裤管泡脚,地下的热气咕咕自泉水涌至脚底升腾至全身每处经络,当地人热心善良地给我们这些后来者挪出位置,而这并不意外,台湾的人心往往比泉水更暖。

坐在温泉池边的碎石上,听着涌动的迭迭水声,远处是层层的竹海翩翩,飒飒的风语呢喃,感慨在这岛上不断接近自然的天然的事物,山,海,花,树木,鸟儿,极简,极朴,好像头一次认真地观看它们,琢磨它们,那些原本就亘古存在的姿态、纹理。崇山巍峨,海潮奔涌,花容娇艳,树则枝繁叶茂,以及鸟惊乍飞的生命感,趣味横生。生命的存在与繁荣本身即是很感人的事情,而他们又极朴素和自然,不加任何添饰,是最原始的本我形态。尤令人动容。惑于人总是想隐退乡间、山林,其实大可隐退到自己的内心去,没有地方比那里更加宽广、安宁,心中有碧海蓝天,处处都寻得到诗情画意的附丽。实则一切纷扰也都来自于内心。山中一片寂静,不是竹动,是心动。

畅快的经历是在花莲的试吃,某记麻薯久负盛名,店里人头攒动,试吃处也爽快得很,颗颗完整的包装版花莲芋、花莲薯满满盛了一个及腰箱子,举喇叭的店员不必说“随意试吃,吃到就是赚到”,其香甜的薄皮、醇厚绵密的芋泥、薯泥馅瓤也让人吃到不想停下。这里关于味觉嗅觉的冲击为食物有其本味。无论是街边夜市还是餐厅食馆,鸡肉是鸡肉的味道,牛肉是牛肉的味道,芋头是芋香,红薯是薯味,大抵因其物真,是以其味正。

一直极爱台湾作家苏伟贞一本小说集,常读常新,不外乎对情爱、生存能力、人格养成的描摹。修业是很长久的事情,大部分修的仍是性格本身,为什么要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读书养成内在的自我,知识和思想使人有一个基本的形状,行万里路结交不同的人,于此磨练并不断调整自己的性格和为人,直至血肉扎实,形成一个逐渐固定而健康的自我。不情绪化,不喋喋不休地抱怨,学会宽容与自我接纳,不用华丽的言辞掩饰自己的思想,不再偏执,更加幽默,承认自己的无知。

随着年纪的增长,学会对更多的观念和意见保持尊敬和敬畏,包括信仰、思想和驳见,幼时遇异见喜反驳,现在才学会真正地接受和接纳。这棱角,是被收敛,而非被磨平。于生活体验、反省、与人接触中,渐渐习得这样的道理,锋芒毕露者,多不谙世事;好为人师者,多才疏学浅;自命不凡者,多井底之蛙。每个人的自我完善是从“性本善”的无知混沌到知恶识恶甚至长恶的“厌世厌我” 再到心灵层面的清洗与返璞,“认识你自己”这件事情是持续一生的追问,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清算智识上的无明,洗涤心灵上的污垢,同时必不可缺的,克服意志上的软弱,最终良识之人获得一个平衡的自我人格。

想到脚下所踏之花莲,谓之台湾保留下来的最自然最原始的一方土地,枕山面海,中央山脉纵贯其中,驾车途中岱山耸脊不时隐隐而现,沿岸太平洋亲颊而立,烟波满目。我们在花莲停顿的时日恰逢连日雨雾,黛色远山,海边日晚,皓月初圆,四处望去皆犹置身泼墨图中,惹起平生心事,一场消黯。走的那天,又洒着沥沥小雨,在民宿客厅作别郭妈郭爸,同行的一个男孩子简单一件长袖T-恤穿得单薄,郭妈从屋里拿来一件墨绿色毛衣给他套上:“穿回去吧小心路上着凉。”花莲的雨下得沁人心脾,倒映得出这番尘世的模样。

2014年5月于桃园中坜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2-17 19:02 , Processed in 0.054498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