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321|回复: 0

[诗论随笔] 诗和远方——第四届北京文艺网国际华文诗歌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4 09:53: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栾复吾 于 2018-11-10 12:12 编辑

《诗和远方——第四届北京文艺网国际华文诗歌奖》

  北京文艺网第四届诗歌奖已经圆满结束,首先表示祝贺!
毕竟现在我们这个社会关心诗歌写作群体的人不多了,甚至没有人愿意再去读诗更不要提给诗歌一个什么奖项。
这几年我所遇到的诗歌奖大多都是别有用心的个人或机构承办的,以敛财为目的(诺奖除外)。
中国迄今为止还没有那个诗人获此殊荣,不禁要问难道中国真的没有好的诗歌作品吗?难道中国没有优秀诗人吗?
答案“否”
时下有些人责怪文化体制,有些人责怪导向错误。
北京文艺网举办的第四届国际化文诗歌奖我把本届加精作品通读了一遍,里面不乏顶级的优秀作品有些作品可以说达到了极高的层次。
欣喜的看到诗歌写作已经不局限于小情小调,风花雪月的书写,一大批年轻的诗人开始人性关怀的终极写作,对过去苦难的反刍不是意味着要记住仇恨恰恰相反为了我们的社会更加自由更加人性化,为了当前文化不至于让子孙后辈感到羞愧!
但有些人就怕了,这脱离了他们一贯信奉的轨道他们经历了各种文化运动疲软了,扛不住了,屈服了,被眼前各种诱惑奴隶了,这些奴性思维对诗歌以至于对所有艺术都是一种灾难。
  我很早以偶前就说过诗歌应该是一把刀子,能剔出积垢已久的社会弊病,当然诗歌就是诗歌,诗人在很多方面是无力的,不堪一击的。诗人不是国策的制定者,更不是法律的执行人,
大多数诗写者的作品是在自觉状态完成的,他们不是革命者然而这个群体一直在用生命歌唱
,用血在写诗!
今天一大批诗人开始对自然环境以及社会环境给予深刻的透视与剖析。
莫言曾经说过人类的好日子已经不多了,战争、疾病、污染道德底线的一次次突破,我们是选择坐以待毙还是努力修补,显然诗歌是苍白的无力的,诗歌是抒情的艺术他承载不了更多的内容,诗歌只是一个特定群体内心的自我救赎,虽然它一次次试图拯救世界。奥斯维辛之后诗歌已经死了,南京大屠杀之后诗歌已经死了,火烧圆明园之后诗歌已经死了,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之后诗歌已经死了,流浪汉冻死与街头的时候诗歌已经死了……
人性分化向善或趋恶,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
我自拟一份获奖名单,估摸着至少半数以上的诗人会获奖,甚至诗歌由北网开始会出现一个新的局面也未尝可知然而现实还是败给现实,愿望还是输给愿望,愿望总是美好的,现实如此狗屎!!
北网贴出来获奖诗人的代表作以及颁奖盛况图片,令人感慨万千我看见了一些久慕大名的诗人、诗歌评论家,感谢上苍他们还活着!
依然关注者诗歌并且热爱着诗歌(此处可以有掌声)
诗人食指的精神还不错,脸色红润精神也算饱满,只是不知如果有一天遇见他不知是叫他食指还是郭路生!还有闭着眼看世界的谢冕教授也许今晚群星过于璀璨,有点晃眼!对了还有穿花衣服的艺术家加诗歌奖出资人杨先生,感谢你们对诗歌艺术的热忱与支持。但热闹归热闹,我却看见盛典之外的暗淡,繁荣里的巨大的荒芜,所以有些话如鲠在喉不吐不快,拙文不妥之处还望见谅
陶杰作品选读
《喻体》
“明月朦胧”。十三四岁,她的身体
刚好呈现出此病句之美。
她把水弹到我的脸上,命令我
不许说话不许动,然后
飞快地跑开。她还没长到
嘴巴让我做个木头人心里却
盼着我去追的年龄。
嗯,我不动,我静下来
听着泉水“叮叮咚咚”地从身上流过
幻想自己被某种飞行物镇住了。
如果她大一点,芒果晃动,我就会
像狗一样胡乱在墙上蹭痒痒。
芒果渺茫,风吹不动它,手够不着它
我的舌头上有一片海洋。
上午我把它画成圆的,下午
改为椭圆。一会叫它“芒果”
一会叫它“梨”。直到今天
我还不能确定自己喜欢酸味还是甜味。
算了吧,请来一杯
白开水。要不就练习
望梅止渴。她还小,尚方便
转化为喻体,比作陷阱也正适合跳出跳进。......

她还小,不够丰满,只适合
挠胳肢窝。她笑的时候,一个人
颤动成几个。这年头,
谁都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满足自己。
有人从20层楼往下跳,有人躺在一缸水里
将脚伸到龙头下淋浴。我的做法
比较简单:伸出食指
向少女的腋下挺进。
别担心,就像纸飞机
不管怎么飞都能安全着陆。
她笑糊涂了,要我叫她老师
叫她姑姑,叫她企鹅,叫她枫叶。
她语速过快,一天换一身衣服
我抓不住她,跟在她后面,一脸
小毛孩追蝴蝶的呆相。
回到家,我继续说胡话。
妻子让我照镜子,朝我泼冷水
最后她不得不露出白花花的肉,口袋一样
摊开在床上。她一点也不理解
我要在她身上涂一层水彩才能脱光衣服的感受。

我不知道为什么评委们会选出这两首杰作作为诗歌获奖的理由跟凭证,也许是陶杰诗人的诗歌艺术已经完全征服了评委的眼睛,也许诗评家的审美取向与这两首作品不谋而合,所谓幸甚至哉歌以咏志都是同志加亲人理应加冕,让我们在这个秋天一起舞蹈,一起狂欢,一起意淫诗一样的女人!虽然她才十三四岁,虽然她的芒果还没有成熟,但她的身体刚好呈现出此病句之美,我好喜欢,我是诗人!
我也不知道谢教授是否在读这两首诗歌的时候曾睁大慧眼忍不住拍案叫绝好诗,好诗!问一下郑愁予以及各位评委你敢不敢将此诗推荐给你的子孙后辈去读,如果敢我服了!

如果她大一点,芒果晃动,我就会
像狗一样胡乱在墙上蹭痒痒。
芒果渺茫,风吹不动它,手够不着它
我的舌头上有一片海洋。
上午我把它画成圆的,下午
改为椭圆。一会叫它“芒果”
一会叫它“梨”。
…….
她还小,不够丰满,只适合
挠胳肢窝。她笑的时候,一个人
颤动成几个。这年头,
谁都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满足自己。
……
这并非断章取义,来亵渎这两首神圣的诗歌作品。还请宽恕在下对艺术的理解过于狭隘和浅薄,无论从任何角度看这都是都觉得这是对未成年少女的一种意淫,进而成诗。其实早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两首作品都受到很多诗人的唾骂,实在没想到今天在北京文艺网竟然抱得大奖归,恭喜陶诗人!
还有《无题》这首诗写于十几年前栾复吾的作品,曾在各种媒体发表。今天意外发现北京文艺网获奖诗人莫卧儿的《一个终生以自己为敌的人》与其《无题》如出一辙,但愿只是巧合......至于两首诗的艺术水准瞎子也听得明白!《老愤青》 - 第三届国际华文诗歌奖(2014-2016)•投稿专区 北京文艺网  http://bbs.artsbj.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65008
《无题》-栾复吾
那个人好几天,没有抛头露面了
那个安排好后事,重新检测遗漏的人
那个蓄谋已久,策动反攻曹营的人
那个希望用诗歌纪念他
每次念及,人民会以泪洗面的人
那个脑后没有反骨
扬言要在另一个春天登陆的人
那个把一坨影子,拉到云端
需要喝点白酒,才能睡去的人
那个只有两只睾丸,一只嘴巴的人
那个挖空心思,手捧灰尘
埋葬自己的人
那个走在下坡路,遇见老虎
骂过我的人
那个病的不轻,嘴生痔疮
哦!那个坏了的人

今夜,我忽然想起他
并且想到了一个一点意思也没有的笑话




《一个终生以自己为敌的人》-莫卧儿
那个坐在火山口上吃火山灰的人
那个爬上山顶从悬崖轻轻跃下的人
那个扛着尸体来回行走的人
那个乳晕粉红把水当成毒药的人
那个大腹便便影子枯槁的人
那个在泥浆中跳脱衣舞的人
那个一分钟前细细描眉一分钟后爱上死亡的人
那个眼睛明亮身后拖着长长血迹的人
那个头顶白云脚踩棉田的人
那个怀揣玫瑰刚刚掐死一只企鹅的人
那个扯着头发把自己从土里一点一点拔出来的人
那个挥动双桨在天上划来划去的人
那个拿着问号和风声打架的人
那个一边垒纪念碑一边失眠的人
那个蒙着面在镜子前反复端详的人
那个头顶下弦月玩躲猫猫的人
那个日夜嚼着词语永远饥饿的人
那个从墓园回来的人
把胎盘、夜色、蜂针一起埋到了地下
……

这年头,
谁都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满足自己!呵,到底是诗歌中奖了还是诗人中奖了,一声长叹——我呸!
最后请我记住公元2018年的这个10月。
这个10月是一个过于悲情的月份不仅对于诗歌
更对于文艺界不幸陨落的戏子、说书人、作家......
以及南京大屠杀的幸存者93岁的王秀英王奶奶
愿天堂气候宜居,有诗相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1-19 23:34 , Processed in 0.06236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