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90|回复: 0

[原创贴诗] 行顺2018年第五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平衡术

要能釜底抽薪
要懂得火中取粟
把喜欢与爱用在不同的场合
区分政治和生活的关系
要能抽身而出
人世啊,有太多我不知道的事物
立于诗歌的反面
我还不懂得宇宙间的平衡术

桂花飘香

父亲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
我正在摆弄新到的尤克里里
窗外,传来桂花的香气
父亲去年手植的幼苗
如今伸出嫩枝
依在我的窗台
我听见他说,一个家族的成功
往往要经过数代人的努力
面对父亲,我不敢直视他的双眼
面对后代子孙
我将惭愧而怯懦
因为我的无所用心
你们要多付出一代人的辛劳



雷声滚过
乌云瘫了半边
狂风清扫着街道
人们拥挤在屋檐下
接受命定的秩序
只有雨在游行
只有雨奔跑在地面上
表达着对上天的不满

珍奇之物

牛黄、狗宝、珍珠
来自于身体最痛苦的那部分

翡翠、玛瑙、钻石
来自于地球最痛苦的核心

一个好人,因为痛苦
充满了悲伤

看山

不能看,山顶上的白云
爬上去,需要半天

不能看,山腰上的坟墓与雾霭
爬上去,需要更长的光阴

谁愿抬着棺木爬悬崖?
有老人,把炊烟建在山腰里

有老人预测到自己的死期
提前来到山顶上

月下吟

一个四海漂泊的人
配不上鲜花、权势、美人
上帝只交给他一首诗
作为对他的不遗弃声明

春天来了

春天来了,万物都在复苏
柳树吐出了碧绿的叶子
木棉结出了壮硕的花骨
但也有不再进行改变的
我看见,一棵光秃秃的桃枝
枯倒在墙头上
啊,又一代人老去了,他们
还没有来得及对他们所处的时代提出看法

中年书

开始喜欢棕褐色的家具
浓酽酽的普洱
一本古旧的厚书
头顶着白发的思想
那颗风月之心哪里去了?
爱人啊,我们的青春
因易逝而安全

我会把暂居的城市当作自己的家乡

我会把暂居的城市
也当作自己的家乡。
我会像清理自家的院子一样
把马路上的废纸捡回垃圾桶。
也会像地道的土著一样
在出租屋里招待远道而来的亲人。
那些在天桥下露宿,于人群里问路的身影
在我眼里是真正的异乡人。
我坚持自己的真理,
也可能再一次犯错,
像当初奔跑在泛着烟尘的乡间小路上,
曾经,我以为自己可以在那里长久地生活下去。

有时,我只希望能好好活着

最近,我突然读不进书
也写不出诗
当生活的洪流
让我无法面对……
我想起某一阶段
很长很长的黑暗时光里
我不得一字
我把自己交给了一种叫命运的东西
只希望能够日复一日地活着
直到许多年后
我检点过往
想找到为什么活着的答案
这些生活不能解决的问题
我又把它们交给了诗歌

期待之歌

一颗流星划过天幕
它闪耀的焰火
让我们可望而不可及
可是有一天,我看到新闻上说
一块来自天外的石头
砸破了云南一户农家的屋顶
这飞来的补给
足以成为支撑苦寒之家五年的口粮
当我望着天空思索
当我提笔而不知诗歌为何物
可否有一块石头
从灵魂的穹庐上划过
并以亿万分之一的概率
砸中我的屋顶

秋收

安顿好我睡下后
母亲就去前面的场院劳动了

黑漆漆的夜里
一颗小小的心无所依附

每当我因胆怯而想尖声呼叫的时候
一束光线就从场院射过来
打在窗棂上,鬼怪被吓退了

好多年后我仍深信
母亲手里掌握着一份光源
在我需要的时候,能帮我驱走一切黑暗

鸟语

一只鸟在鸣叫
它告诉我:
你不是一只鸟

我来到这世上只为……

我经过的地方
人们过得都很好
我生活的地方
人们过得都很好
我没有到达的时光区域里
人们过得都很好
我来到这世上
付出全部的爱恋
看到你们过得都很好
就能满足地离开了

慈光

墙角里的花
需要照耀吗
吃草的牛羊
畏惧屠刀吗
柴窠里玩耍的孩童
谁能帮他祛除头发里的虱虮
叛逆张扬的少年
会惋惜时光的流逝吗
生活优渥的富豪
能接受你的财富不断缩水吗
欺压良善的恶棍
他的死,算是自作自受吗
权倾一时的独裁者
他的雕像会永远屹立吗

万能的上苍
总能通过一个角度
找到垂怜你的地方

两面性

我越来越安于命运了
祈求一日三餐的温饱
接受上天的安排
遇到恶,也不敢发声
曾经举起的
这些年逐渐放下
我写诗
把那些文字随意地增删,组合
在密闭的空间里
我也是一个独裁者
迄今为止
我的统治
还没有遇到反抗

我也有

我也有乡愁
在越来越少的电话里
我也有爱情
在每日柴米油盐的磕绊里
我也有梦想
在仰望星空的刹那
我也有鞭子
在我忘了乡愁的苦,爱情的甜,梦想的遥远
它便开始抽打我

生命的尽头

一个人死了
他的血肉将养活虫蚁
他的骨骼将化为养料
小草毫无畏惧地从他坟头探出来
胆小的麻雀落在他的墓碑上
一个人死了
无论他生前多么蛮横霸道
他留给人间的唯有善良

归来记

我到过远方。
从太阳手里接过十万两黄金,
也从月亮手里取走了十万两白银。

我渴望明天比今天更富足。
我的鞋子从远方带回了无数细沙,
我的面孔从岁月深处携回了无尽风尘。

我怀有一颗漂泊的心

二十五岁时,爷爷从河北逃荒到河南
二十八岁时,父亲从河南去广州打工

爷爷临终前的愿望是回老家走趟亲戚
现在,父亲开始计划回老家盖房子

我啊,在河南十年,广东十年
剩下的时间分给了海南、湖北、四川

将来去哪里,我没有那么固执
我没有他们那样牢固的根

在兰州,我第一次见到黄河

黄河并不黄
黄河简直不像黄河
在兰州,黄河清澈、平缓
宛如一条与世无争的飘带
在兰州生活的人们啊
缓慢地走在中山桥上
他们肯定不相信穿城而过的这条河
以后会变成黄河的样子
就好像在我的乡亲眼里
那些离家远去的少年
始终保持着淳朴善良的形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9-19 23:33 , Processed in 0.057477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