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538|回复: 0

[原创贴诗] 有些痛不是我身体里的(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23 15:17: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有些痛不是我身体里的(组诗)

苏美晴

水中花


水塘微波不起,莲花静如处子
阳光轻轻的托住一只振翅的蜻蜓
那一定是菩萨打坐的莲花
仿佛尘世已经普渡
仿佛水塘成为生活的中心
有风旋来,菩萨腾云而去
轻减身体的花朵,开始随风摇晃


她呆坐在岸边观看
河塘的水面,落满阳光碎裂的眼睛
她不觉得,那些都是明亮
她脱下鞋,摆出一前一后的样子
然后,慢慢移下河塘
仿佛河塘里,有一个隐形的寺院
蜻蜓前世都是打坐的僧人


但我确信,这个女人
不过是想让自己像菩萨一样
坐在那朵莲花上
这样就可以压住它摇晃的身体
和水中暗起的波纹
这样关于阳光,爱和幸福
她都占据了上风

2016.5.19





哭着哭着,她困了
醒来的时候,天也黑了
她不知道这种黑白颠倒的日子,还要过多久
但她不怕,有的人站在白里,不见得
心就亮了
比如母亲,从阳光中挪进烛光中
一直在光亮里,白得耀眼
但她知道那个世界已经漆黑如夜
想着想着,就饿了
她打开炉具,为自己煎一枚鸡蛋
恍若是把一枚太阳扣在黑色的锅底
她看见母亲抱着柴火,添进灶坑
她说:够了够了
母亲一边撤着柴火,一边拍打
灰烬里的余温,映红她的脸颊
她愣了一下
她不能一一扶起那些火苗
她一关,就断了所有的念想

2016.5.12


雨的镜像


一块塑料布,扯着扯着,就不够用了
姐姐退了出来,用塑料布包裹好他的身体
他们快乐地跑着,大雨淋湿姐姐青葱的身体
打着打着,两把雨伞就合并成了一把
他搂紧身边的姑娘,像一只蜻蜓
爱着它的清荷


一间房屋,越转越小
他埋怨不曾出嫁的姐姐
姐姐跑了出去,背囊里除了雨丝没有装下什么
恍若父母在天堂,默默垂泪
仿佛她的青春,一场雨,就下完了

2016.5.19



雕塑
他和泥,用三岁幼童的想法
雕塑一只毛毛虫
胖嘟嘟的身子,只吃叶子
然后吐丝,把自己吊起来
像一个吊死鬼



吊死鬼在空中荡呀荡
知音除了那根细细的线
还有爷爷
把自己得了骨癌的身体
也吊到房梁上



后来,一场大雨
把他的雕塑化成泥
他大哭。之后
取下房前屋后的石头
放进眼睛里
恍若是爷爷的骨头
疼出花朵


孩子呀,他并不知道
一些人要超脱,必须要脱掉他世俗的肉身
即便是雕塑,也要化掉它
泥塑的身子

2016.6.2





老妈


上午,我们闲聊
无外乎,春花那年嫁错了人家
无外乎,天使都隐藏了翅膀
其实,这些都是南辕北辙的话题
母亲说着,我就看着窗外
梧桐开出好看的花
我总是在此虚构生活的疼痛
像风,刮过带刺的黄瓜


做午饭的时候,我一边备战厨房
一边防范她
她总是在你加过盐的汤里,再加盐
她总是在你加过油盐酱醋的菜里,再加一些作料
她说,这些熟悉的菜,开始不亲热她
她吃不出一个酸甜苦辣来
吃饭的时候,米粒总是从她缺齿的嘴里漏出来
她用两根不听使唤的手,捏起来
我低头,扒拉着饭,假装没有看见


午睡的时候,她突然很安静
我们脸对脸。谷雨走进她满脸的沟壑
我不知道,要在里面种什么
之前她是我,之后,我是她


2016.5.9


擦玻璃


它喜欢水,又拒绝水的流淌
它喜欢绵帛,摩擦时候的声响
它更喜欢一双肉手的挤压
十个指肚,放进去琐碎的事情
在一张玻璃上揉过来揉过去


我躲避着这种羞涩的感觉,拒绝对视中的
一双眼睛。如果你近,它就远
如果你远远的,它就恍若无
至于大好河山,不躲不闪


用力,似乎要擦薄一种隔阂
明镜的心里藏不住一丝尘埃
做为一个异乡人
总是无法做到与山近,与水亲的想法
再怎么擦,也擦不掉倒映在它身上的
道别,思念和悲伤


偶尔有轻风,咣当一下
碎裂的玻璃
保持着一个异乡人的清醒

2016.6.2


永安街


南面连着平四,左拐
有一家古旧的豆腐作坊
一头拉磨的毛驴
睡成蚀骨的美
它能不能醒来,我不知道
只是有风从平四吹过来
永安街,就会听到毛驴踏踏的脚步声


北面,有几处低矮的房舍
锔锅锔缸的,总是在此汇集
他们能缝补泥土里的硬
而生活,都当流水,截都截不住
只是他们一弹起手里的那块铁
波~~,整个永安街仿佛就在时光拉开的弦上
震颤一下


安逸,闲散,打盹
阳光晒旧了永安街
灰色的麻雀,落在不远处
拉人力车的,是电影上的杂技
这里只有步行的人,三三两两
像种植在生活中的几棵树
他们的根须,盘曲成年龄的可疑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外来的人
瞬间,就把永安街吵成鼎沸
永安街,像一截灌满事物的肠衣
“噗”的一声,裂开了


只有一只被抖动的空竹
代替永安街的震颤
时而被高高抛起,又被一根细细的线
接住


2016.5.24


这个下午,我看见了你的背影


我一抬头,你已独上拱桥
桥下有流水,云影似芭蕉
风从眼睛中跑出去,掀动你的衣袍
也许你生于晚晴,纳兰是你的兄长
也许你就是民国,烟花柳巷的一介书生
我看见你迟疑的步态,不想走出我的视线
肩膀过于单薄,怎可能担起我多余的二两红尘


我起身想喊住你
可我身上无锦绫,手上无素琴
古风的韵律也至于咽喉
我只有一缕长发,羞于挽起
每株莲花之上,坐着一个要供奉的菩萨


这个下午,我看见了你
一个安魂的背影,让我在诗行里追逐
然后,飞快追上你
乌云软了下来,我一张口
却喊出另一个人的名字

2016.5.13



自画像


不知山间有雨,头顶有刀锋
草色的裙子,暗合
一岁一枯荣
不软不硬的风,时刻雕刻鼻梁
它翘立,一副桀骜不驯的模样
有时春柳拍门而来,杏花不知所踪
有时天涯是好友,它欺骗春风
一度玉门,二度玉门
再而三地邀请我。时光有了沉浮
寒鸦沉默河塘
楼角倒挂晚钟

风吹有涟漪,暮下有钟声
流云四下奔走
怀揣一个永不出世的婴孩
天色转晴,偶尔长安一游
必有一个负累的脊背
扶我与山水同舟
夜幕有星光,每夜如此
心中有爱人,一生一世
命运不堪忧,随秋风芦苇
一摇一晃
偶尔像一枚精致的瓷器
被摆放,欣赏
随时又有碎裂的可能
于是,每夜写下诗行
缀满瓷的碎片和星光

2016.5.11


简介:苏美晴原名杨文霞。中国诗歌学会会员,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已出版诗集《在身体里行走》,《午后,落雪》。06年底开始写诗,作品散见《诗刊》《星星》《诗林》《诗选刊》《诗潮》《绿风》《青年文学》《青年作家》《散文诗》《中国诗歌》《草堂》《文学港》《扬子江》等等。入各种版本的年选。曾获人民文学“科学与精神”大赛一等奖。第三届“安居杯”全国诗歌大赛二等奖,第三届“中国·曹植诗歌奖”二等奖。第二届“千年银杏 ·诗画安陆”散文诗歌大赛三等奖。首届中国夏津椹果诗歌大赛一等奖,2017年武汉“新洲题材”全国散文诗歌大赛一等奖,金达-爱德杯国际散文诗大赛银奖,第五届诗歌里的城一等奖,“千年蜀道 雄奇剑门”诗歌大赛三等奖,第十届丁玲文学提名奖,第十二届叶红女性诗奖,以及各种赛事的奖项。



注:原帖丢失,重新补发 附:原链接http://bbs.artsbj.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68512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1-17 13:19 , Processed in 0.061092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