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457|回复: 0

[诗论随笔] 毛求了,紧倒拱不出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14 12:05: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现在,就是刚刚之中,我都不敢写书法了,因为需要更大的力气、更多的精力、更全面的心态、更充分的投入、更完全的准备,也就是最大的初速度,我才敢写书法了,不然,按照我现在所需要或设立的状态,写不出来或写不成。所以,很害怕,又想写,又不敢写。当然,这也就意味着我的书法正在到了正存在的临界点了。

2、我现在已经可以初步宣布,我的书法完成了。当然,这个意义上,我在本质与其形态对应的做法上,已经基本做到了。唯独需要以后的发扬光大。经过一年串无限制的境界突破、晋升与突破后,终于柳暗花明了。奇怪的,又雷同于以往其它方面突破的感觉一样,像极端无奈、失败、痛苦的窄路口,见到了桃花源一样。也就是说,从内容中走出来的那一霎,电闪雷鸣的隔壁就是大晴天。在最明亮的地方,一直是不断往下沉。也就是对积淀的自我突然弹开吧。

3、学书近两年来,前六个月没有什么建立起感觉,随后至今,天天进步,时时更新,幅幅交迭,不断积累于状态之间,感觉状态之千翻地覆,原来浩如海洋,何日是个头?本来沉浸于状态是一件美事,但始终只能沉浸于状态,却是憋闷和雍塞得紧,这时需要呼吸一下,需要重见一下天,需要在天外之天立着我这一个充氧的人。我不知道为什么,有的人,就是一辈子沉湎于这种状态之状态中,而乐此不疲,难道他们就没有超出于青天之上的感觉与要求吗?看来,是的。所以,他们从不承认什么从内容中走出来,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就当我在放屁一样。我看着他们天天吃屎,忍俊不禁。奇怪的是,他们连早已被历史定案的有我无我之境也视而不见,继续装疯丢人,欲霸占世界。社会真可怕啊,社会真丑陋啊,社会真不是人间啊。

4、我现在的书法状态是,千笔万画的语态,让我感觉到没有出路,我要质问自己:“话语出处在哪里?”。于是,我理解到,能够回答这个问题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必须有这个状态,我才能够凭借这一个最后的状态,而从所有的状态中迸出来,迸到青天里去,成为我自己,正在此时性我自己的正在此时性。当然,这一切是凭力量积累状态到自然天成的时候而发作的。即便如此,我现在还感觉到心有余悸,心有余而力不足,心里惶恐惴惴焉,不知敢下不下心,不知有没有。但,我到了这个临界点了,不敢动,这不正是我积累自我的时候吗?当然,这一切对我早已民轻车熟路的认知了,但当再次亲临这一幕,亦如同往昔,天闪雷鸣之中。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0-16 07:44 , Processed in 0.05242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