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443|回复: 0

[诗论随笔] 我的书法进入成熟前的最后一步:自我修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7 09:43: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坐镇宇宙 于 2018-8-7 10:04 编辑

1、业已找到内在的根的建立。

2、现在要做的就是不断复制这条根,在整个字的建立中,也相当于是对整个字的修复。

3、这是最艰苦卓绝、最万般投入、最惊心动魄、最谨小慎微、最大气磅礴的时候。

4、按以往的其它艺术行为的经验,前期就是各种成熟前的准备,并找好其内在本质的路径,且不得也没有必要进行任何修复行为,因为没有修复的标准。中期,就是进行漫长、无限次、无限折磨、无限精进、无限确认的修复过程,把自我完全与字贴合起来,让自我找到书法的极致标杆。后期,就是绝对不允许再进行任何修复行为,充分释放实现自我,实现对存在的践行。这期间若有修复,就不是修复问题,而是道德审判问题。除非无伤根本的片言只语的外围小问题,比如某个字写不起啊,可以留着后补,但凭我的经验,这样也不好,我只要一个字写不起,会影响后面的逻辑心情,所以写诗我最怕就是想不起某个词,写不起某个字,或者电脑打字不顺利等等。因为,前面的一个小小的细微的哪怕字没写出来的影响,也可能影响到我后面的逻辑心情,这一个细微的变化,会导致后面重大的逻辑失误。因为,艺术之真,重在一发千钧之间,而且无法修补,无法修补不是不能修补,而是不会修补,修补了也无法确认。因为差之毫厘,失之千千千千里啊。艺术的表面何以体现内在,往往就在那毫厘之间、深藏着雷霆万钧,它会影响最后的重大输出的,呵呵呵,这声音应该传得很远、很远、很远地。高深的艺术不在于表面有多么喧哗,而在于整体是否密实。这里应该有雷声。说穿了,艺术的根本,根本不是表现什么,那只是借道,而是深藏在逻辑之间自己的气息。这里应该沉闷起来。就像书法隐藏在变奏之间一样。这里应该把眼屎鼓出来,或把尿憋出来,有没有?中指战胜今日之地球儿。

5、我现在写一个字,比以前写一幅字还累。

6、其它的低幼的经验免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8-21 12:01 , Processed in 0.051339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