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3082|回复: 0

中国优秀诗人写作史之十首精品展读|韦锦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1 08:54: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韦锦,原名王家琛,1962年冬生于齐河,1981年毕业于德州师专中文系,曾在胜利油田、中石油廊坊开发办、中石油管道局工作,现就职于中国对外文化集团。出版有诗集《冬至时分》《不倦的雪》《结霜的花园》等。有作品被《作品与争鸣》《诗探索》《诗志》等刊物设专栏讨论,在专业领域引起过一定反响。曾获《诗选刊》2015年度优秀诗人奖。近年来创作诗剧《楼和兰》《田横》《马可·波罗》《张骞和乌洛珠拉》,话剧《然而》等。根据诗剧改编的歌剧《马可·波罗》将于2018年5月首演。北京文艺网国际诗歌奖百优诗人。

精品展读
   
●富翁和乞丐都养不起闪电

唯独,今生还想再学的技艺。
肌肉和骨骼的最高存在形式。
还没学会。还没开始学

就放弃了。匆促的路上,
我容不得自己丑陋像一艘漏油的船。
容不得贪婪尝到甜头。

任谁说花朵开的只是表象。
“你找内涵和核心吧。别把
轮廓,色调和气息单独摘出来。”

我不和舞者搭讪。我不想结识。
我不用“他”或“她”。
我避开属性的限制,生物学的分类。

除了在我眼中,不理会它别的位置。
岩壁上的鹰巢和大地上的马厩都透支。
富翁和乞丐都养不起闪电。

为什么请主持人?为什么要弄清美的来路?
不准它感言,抱怨或感激,流烂俗的泪。
它舞台上的美只来自舞台。

灯光,布景,拉开的大幕,开场的
铃,乐池里的寂静,输送用不完的能量。
教导和苦练都不起作用。

它是一下子就这样的。
它自己就这样。为了不让我学会,
它自己一下子就成了这样。

●最好的地方

喂,伙计,那口井已干了
你为什么还往里扔石头

喂,伙计,那口井再也发不出
水桶碰到水面的声响
你为什么还往里扔石头

喂,伙计,那口井再不照出
你两鬓斑白的面容
你为什么还往里扔石头

喂,伙计,那口井里苔藓都死了
你为什么还往里扔石头

喂,伙计,那口井里不是有你
折断脖颈的小鹿吗
你为什么还往里扔石头

喂,老家伙,你嚷嚷什么
你说,这些让我伤心的
又硬又沉的东西,你让我丢到哪里

2009-6-18

●和平

我是世上最美的公主
爱着两个英雄
两座山峰,两匹骏马

我不能抽签决定我的爱
我不能用听天由命的方式决定我的命运

他们为我决战
我要选择那个最勇敢的
但不嫁给胜利者

●在人民中说到黑暗



一棵草,又一棵草
加起来
还不是草原

一个人,又一个人
加起来
还不是人民

一盏灯,又一盏灯
加起来
还不是光明

一次吹灭,又一次吹灭
加起来
还不是黑暗



一棵草,又一棵草
加起来
就是草原

一个人,又一个人
加起来
就是人民

一盏灯,又一盏灯
加起来
就是光明

一次吹灭,又一次吹灭
加起来
就是黑暗



在草原上说起人民
辽阔的心事堆满牧场

在人民中说到黑暗
弱小的光明火星四溅

●谁忘了谁是

直接的事物未必都是。你说
谁忘了谁是清水羊蹄,是猪,猴子,或者
小狗——压根就不如小狗,你说
在秋日的天空下。天空干净得让人想起一些
干净的词语,空虚,入梦的眼,午后的
街巷,浆洗过的不用熨烫的床单

你说是爱情的前兆和残留,单单不是爱情
不是正数,升起和走来
你说这样的爱情不会独自出现或消失

我说,除了爱情,还有什么让我们这样不管不顾

陡峭的旋律——跌碎的镜片
你说分手吧,不然两个人只剩下一双手
分手吧分手吧,你说,不然两颗心只有一个节奏
一枝箭为了折回来要拼命飞出去

你说。你又说。你开始说:当我的嘴唇
突然中断,你说这是
由于爱情;当我的瞳孔出现网纹,鸟鸣关进牢笼
暴露缺口的谎言等待又一次月圆
脸的苍白和随后的潮红,这些都是
都是由于爱情。当爱情成为账单,成为透支的
颈椎和受寒的关节,这是由于——由于天空

秋日的天空,从中心蓝到四周
蓝到金黄色大地的序曲和结尾
蓝到一个浑身泥土的孩子不耐烦的尖叫
——种完了!种满了!
红景天,薰衣草,罂粟花和麦冬
异质的爱情种满每个角落
河流把大地对折成契约

我们是在拼命挣脱
还是,要死命地抓紧
毫无关联的站台。11月1日的初雪
在雪中奔走,戴帽子的秃顶者
满腔爱情,却向爱情挥起锄头

2010-11-24

●但不甘于

不要在初冬的早晨——开始做绝望的事情
树枝里的水分请不要拧干,灯泡里的
灰烬请及时挑拣

当然,首先是真实,就像首先是美,是一卷天空
慢慢舒展,一块向阳的山坡摊开手掌
有希望才有力量——我孩童般仰起脸
要花开和云飞的真实,要坚果在硬壳里叮当作响

不要——不在,不在泪渍、血渍、污渍的边缘
绣出桃花的容颜

要适当的羞涩,对应不断增强的贪欲
还有,为了警醒、清除和排污,揭开积蓄已久的伤疤
而不招徕和展览

还要——向那些固守在另外事物中的兄弟伸出手
让分泌,排泄,呕吐,让自然的动作不再具备
人造的寓意,让目标在层层簇拥中悄然腐蚀

不要——哦我不会,不会鄙视那个酷爱行为艺术,而——
自食大便,而——借此出名的人,甚至——不吝啬
一小点的赞赏和佩服
但脆弱的嗅觉、味觉和生理要我转过头去

我知道,乡村的大便可以喂猪
大便喂大的猪可以喂人,之间的环节,转化或隔开
此处的省略让牙床跌落

现代的标记是给异端留有权利。然而,当异端
成为时尚,当权利的绝对武装异端的脸皮
当平凡地写作,极端地生活
对抗垃圾的方式是产生更多的垃圾
——面对作恶的强势只会作践自己

当苦难在民间蔓延,人心制造泥潭
当灰尘堆满天空,坍缩与崩溃让消声器疲惫不堪
落难的兄弟甚至听不到零星的声援

我肤浅的愿望就会多余,美走上绝路
真实的花开仅仅用于粉饰。我向未来伸出手
从胆怯到胆敢——

我要一万张嘴说一万种语言,即使只听懂一种
一万个美女有一万种风情,即便只靠近一个
我要有千差万别的真实去逐一辨认
从人性的本质到植物的性别

我偏离的航线——也许正好产生张力
但我无法变成电,让触手可及的一切
变成发光的金属

唯一的区别就是——哪怕艺术不能推进
至少不会阻拦——让美更美,让丑不能更丑
让人心保持水分,但不——甘于腐烂

2010-12-9

●顶尖

塔升高
塔不断瘦身
一寸一寸,一圈一圈,放弃,集中
一级一级,减少需求和欢乐。减少
帽子上的羽毛。袖口的铜饰。每天出门时

叮咛和细语。玫瑰。渴望
像挣脱汗湿的衣裳

为丢掉影子,它回到
暗处。或者,为惯于暗处
它丢掉影子。直至重新想念影子
想——还是沿着向上的方向

塔的追求未必在顶尖。但一座塔
有顶尖的追求。王权的极致
理性和实证的尖端。智慧的孤自
通过否定句——对尘世的肯定。一个人的尊严
让睫毛凝霜,目光适宜瞩望

如果心在塔的体内跳动,节奏摒弃旋律
你在生命外缘垒起砖,石头,静态的鸟叫
除了上升寸步难行
你就甘于荣耀,忽视,自身的结构,继续和攀登

你还会嗅到苦难的气息,灼热的花粉
露水打湿草根,霞光辗转难眠
但你不是先知。不要让实效大于象征
先知不在塔里,他不是世间最尖锐的,不是锥子

你停下的时候,更多的仰望刚刚开始
即使慰藉的云彩,也很快滑下塔尖
我在努力保持——让谦卑不构成伤害

2011-09-07

●还要多久才能洗净

你说太小了。太小太小的,钮扣一样的
小花园,还要多久
要多少微风和水,才能把你
从头到脚——洗净

像刚喝过咖啡的嘴对着镜子
你对着遥远的亲吻
夜深灯暗的椅子,一只脚踩着

横梁。小提琴在高音区
调低音量,色差和波长
欲望号桅杆反侧着身子

可见的花园依赖一盏灯开合
(它颤颤地仰视飞蛾——那莽撞的勇士
一落入黑暗,它就以为光不再来了)

赤足的人,提着水桶,提着
前半生,在夜色中心
慢慢洗一座花园

他不像我的诗句,急切地
追问或叹息。但对我们
不经意的唾沫,会突然瞪起眼睛

2011-09-15

●拉开向阳的窗帘

不说飘逝的红头巾,或幽州台背面的
古人,单是父辈的洪流,就给我
足够多的背影

熟悉或陌生,与生俱来的威严
足够我尊崇或迷恋,记住或遗忘
我在仰视中加速长大

当我置身更为庞大的洪流
更多的背影和汹涌
更多的淹没。更多的,在背影中溺水的呼吸

我跌进比梦还深的井。扳倒在地的井
我还能不能——回到岸上,逆着
磨损的脚步,看到后来的波涛

看到事物的正面。眼睛。脸。妆泪或花瓣

你会说这并不重要
固执的脖颈——我不为重要活着
但没有什么角度,比转身

比脸对着脸,灯对着灯更重要
源源不绝的事物拉开向阳的窗帘
时间相向而行。人迎面走来

2011-09-19

●熟睡的手

正好对着——针尖对着针尖
接触面积小到点
小到对峙

可以忽略的背景,立春前第三天
废弃的永定河,琥珀营的灰尘
对着你满身荒凉,我内心的葱绿稍息

宁静不再依旧,耳朵盛满歌唱,池塘
盛满波纹,胆怯中升起火热的月亮
我不一定非要和别人不一样。我可以
我是方形的。一个盒子,不会滚动

我在盒子里。我想让人看盒子里的黑暗
紧张的盒子。一打开黑暗就不见了
我还要合上。我还想让人看见

那些在封闭中长大的任性,独居和自由
在镣铐中熟睡的手。壳里的发芽
就是我全部秘密,刀子和鞘

望春的风里,一些心事聚集起来——
“拆开也就算了”。像一封信
一封拆开的信没有谁再去堵上

针眼里的惊雷
抵住满世界的喧嚣,强大。抵住咽喉

解冻的河,从坍塌开始
转弯,流成一条青鱼的颜色,以及
你用失眠禁止的梦想,它的筋脉和骨骼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2-12 04:19 , Processed in 0.053971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